第13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拓也将保时捷停在公寓前时,星子惊呼一声“哎呀”,摸了摸他的右耳。他一面将脚放开煞车踏板,一面问她:“怎么了?”“你这种地方居然有伤痕,我都没注意到。”“噢,”他用头发盖住。“我平常用头发遮住,一剪头发就会露出来。”“那是怎么弄的?当坏孩子时留下的勋章?”“嗯,可以这么说。”拓也想起了受这个伤时的事。阴暗狭窄的家、肮脏的衣服——这是被酒醉的父亲撞倒,撞到柱子时受的伤。人人并非生而平等,从一出生就有阶级之分,而我身在最底层,像我这种低贱的人想要爬上顶层。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不惜杀人——拓也吻了星子的嘴唇后,下了保时捷。星子移动到驾驶座,挥手向他道别。他也挥挥手,站在原地直到看不见车影为止。但是后来他没有回家,而是前往自己的停车场,然后坐进MRII。他发动引擎,开上刚才保时捷消失的路。弓绘一觉醒来,发现床铺旁边没有人。她坐起身子,叫唤道:“悟郎。”但是无人回应。她一丝不挂地下床。一旁的茶几上放着一个白色信封;正面写着:“抱歉,悟郎。”弓绘忐忑不安地打开信封,里面有三张写满字的信纸。

她看完第一张后不久,激动地开始哭喊。这一晚,MM重工的实验大楼里,没有其他人在工作。当然,拓也是知道这一点,才选择这个地点的。三楼是机器人专用的实验室,拓也白天事先拿走了这里的钥匙。他走进室内打开主电源,日光灯点亮时开始响起地鸣般的声音。拓也走到布鲁特斯身旁,打开这名忠实家臣的电源,试着移动它的手臂,它的动作犹如鞭子般迅速。身旁响起脚步声,拓也拿着布鲁特斯的控制器,望向一旁。眼前站着酒井悟郎。“嗨,”拓也朗声道:“你来得正好。

”悟郎默不作声,一动也不动,定定地盯着拓也的脸。“要不要过来这边坐?”拓也指着一旁的椅子。但是悟郎好像不想靠近他,倒是开口说:“找我来有什么事?”“有什么事啊?”拓也说完,放下控制器。“首先,我想跟你确认事实。如果我有说错的话,希望你指正。”悟郎稍微缩起下巴,仿佛在说:请说。“那就开始吧。首先,就从你犯下的第一起罪行开始说起。你杀害了高岛勇二。对吧?”悟郎霎时垂下目光。但或许是他坚决不那么做,马上正面对着拓也说:“嗯,没错。

”弓绘赶紧穿上衣服。穿衣服时,泪水不停夺眶而出。但是她心想,得赶快才行。她不希望一切以这种形式收场。“我杀了勇二——”她想起悟郎信中的一句话。弓绘的内心随这句话彻底崩溃。……我一直很喜欢你。很久以前,我就喜欢上你了。但是我进公司遇见了勇二,带他回群马的老家之后,我的梦想一点一点地幻灭了。因为你和他坠入了情网。你之所以进现在这家公司,也是因为想待在他身旁吧。但是愚蠢的我却没有发现这件事,一个人欢天喜地。我竟然还笨到约你。不久之后,我才明白一切。

我是听勇二亲口说的,他说他打算和你结婚。弓绘如今也清楚地记得当时的事。当时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正因如此,勇二的死是她在那之前从未经历过的悲惨经验。我恨勇二,还有另外一个理由。你也知道,我和他日夜交班,负责检查全自动工厂的工作。每一天只面对机器人。这份工作简直不是人干的。当然,我和他都希望调部门。但是就我得到的消息,上级只接受了他的申请。理由是高岛最近即将成婚。不用说,勇二得到了你这个天使,也确定能过像人过的生活。而我什么也得不到,注定得继续过和不知何时会寿终正寝的机器人为伍的生活。

于是我开始心想:勇二死了最好。弓绘离开宾馆,拦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去MM重工。出租车司机没有回应,驱车前进。她祈祷:一定要赶上。不过我之所以杀害他,或许不只是基于这种嫉妒。坦白说,我没有自信自己当时的精神是否正常。每天只面对机器人的男人,到底是谁呢?而我就像个梦游患者,杀了勇二。“当高岛勇二在巡视时,你偷偷接近停止机器人。而当高岛想补充零件时,你再度启动机器人杀了他——是这样没错吧?”悟郎闷不吭声,拓也将之解释为他默认了。

“动机是那个女孩子吗?嗯,她长得挺可爱的。当我盯上你、跟踪你的时候,看见你在跟她约会,吓了一跳。当下,我就确定自己的推理是正确的了。”即使如此,悟郎还是不发一语。拓也接着说:“但是有人知道这件事,那个人就是仁科直树,他亲眼目睹了吗?”“在我要离办厂的时候,”悟郎这时开口说:“那个人碰巧来巡视深夜的运作情形。”“原来如此,你运气还真背啊!”拓也先是这么说,然后改口道:“哎呀,或许幸好是被他看见。毕竟他对你下了完全不同的指示。

他要你做伪证,说机器人白天也同样发生了不按指令动作的情形,你只好乖乖按他的话做。”拓也心想,我对直树的想法了如指掌。他憎恨他父亲的一切。因此,他想透过机器人不按指令动作一事,折磨仁科敏树。“直树还进一步对你祭出了鞭子与胡萝卜。鞭子是服从他的命令,胡萝卜是调部门。仁科直树为了更容易控制你,将中森弓绘调到自己身边。话虽如此,据她所说,直树心里好像多少对她感到愧疚。对了,仁科直树是不是对你下了很多命令?”但是悟郎摇摇头。“结果只有一个。

”“他只命令你杀害雨宫康子。”拓也说:“但是你必须更狡猾一点。你想想看。关于你杀害高岛这件事,是以意外事故的形式收场,你只要别理会仁科的命令就好了。”“可是如果他告诉警方的话……”“你只要打死不认就好了,他手上毫无证据。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其实仁科直树也发现自己手上没有证据,所以他才会彻底调查那起意外事故。为的是找出证据,但是应该没有那种东西。”悟郎露出懊悔的表情,但旋即又恢复原本的面无表情。拓也见状,说:“我想知道仁科直树对你下令的详细情形。

”“详细情形?”悟郎皱起眉头。“没错,我看了你的打卡单,你那天提早下班,中午过后就结束工作了。仁科大概也考虑到这一点,而选择那一天作为执行计划的日子吧。你离开公司之后马上前往大阪对吧?”悟郎点点头。“新大阪车站前的停车场里,停着一辆车身漆着山中木材加工的厢型车。车钥匙用螺丝钉固定在后保险杆上。仁科直树指示我——你确认这一点之后,在五点之前前往地下楼层的咖啡店。康子在那里等我,所以你假装是替我跑腿的人,让她坐上厢型车,载她到没有人看见的地方杀了她。

然后开上名神高速公路,将厢型车丢弃在名古屋交流道附近的空地。”“空地?”拓也问道,“而不是停车场?”“是的。”悟郎答道。拓也心想,这是怎么一回事呢?这和约定好的中间点不一样。他感到不可思议,说:“但是你没有按他的话做。你认为既然要杀人,不如杀了手中握有你的把柄的仁科?”悟郎默默点头。“你在哪里下手的?”“他指示我丢弃厢型车的地方。当我盖着蓝色毛毯等他的时候,他就来了。他好像以为我是尸体。我等他坐上驾驶座后,从背后袭击他,用手中的尼龙绳勒死了他。

”原来是这么回事,拓也想通了。直树打算让悟郎将康子的尸体搬运到名古屋交流道附近,自己再悠悠哉哉地搭新干线之类的交通工具前往,然后将厢型车开到和拓也约好的地点。其实他原本大概想让悟郎直接将尸体搬运到和拓也约好的中间点,但或许是害怕两人见到面时会出什么意外。直树八成打算搭新干线回大阪后,在十点左右事先制造好自己的不在场证明。若按照直树告诉拓也他们的计划,他的空白时间是六点到十一点,但实际上却缩短为六点到十点。如此一来,万一拓也或桥本被警方逮捕而供出计划时,直树就能主张这件事与自己无关。

而直树为了制造这种状况,当时才会用扑克牌魔术吧。“那,你杀害仁科直树之后,发现了我们的联署书吗?”“除了那个之外,还有画着他和你交接厢型车地点的地图。坦白说,我吓了一跳。我没想到杀人计划中,还有其他两名同伙。”“于是你姑且将厢型车开到地图上的地点是吗?”“因为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其他方法。”“你把我害得好惨。”拓也缓缓站了起来。事实和他的推理没有太大出入,听了这么多,剩下的就没问题了。“杀害桥本的人当然也是你。你看了那份联署书,认为我们也知道了你的秘密吧。

”“我做了对不起桥本先生的事,”悟郎说:“但是他也想杀了人,这也是命中注定的吧。”“或许吧。”拓也话说完时,悟郎举起角钢。弓绘下了出租车,冲进大门。这种时间不可能有女员工来,但是守卫没有叫住她。实验室……他说要去实验室——弓绘只负责行政业务,从没去过实验大楼。她像只无头苍蝇,到处乱窜。当时,我失去理智了。令我失去理智的,是那群在建筑物楼上制造机器人偶尔沾沾自喜的人。弓绘,你说得没错。那些人疯了。我看见那个叫做末永的研究人员,用脸颊磨蹭机器人。

被这些疯子连累,我的人生也毁了。找他到这里来,乘机用布鲁特斯杀了他——这就是拓也的计划。然后拓也会做伪证——我请他来帮我做实验,他趁我不注意的时候乱动机器人。但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了。悟郎挥舞角钢,击中了拓也的大腿,令他痛得站不起来。悟郎又瞄准拓也的头部,将铁条往下一劈。拓也勉强闪过,角钢打中某种测量仪器,随着一声闷声,许多零件飞散一地。“如果杀了我,你就再也逃不掉啰!”拓也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右脚感到剧痛,只凭双臂和左腿逃命。

“我知道。”悟郎说:“我没有打算逃,我只想杀了你而已。”悟郎继续发动攻击。然而拓也这次很走运。悟郎挥舞的角钢在击中拓也之前,打中了一旁的机器人机体。“砰”地一声,角钢朝反方向飞去。接着悟郎似乎感到肩膀一阵剧痛,当场单膝跪地。拓也见机扑了上去,用双手勒住他的脖子。但是悟郎挤出吃奶的力气,用右腿踹了拓也的腹部一脚。拓也承受不了这一击,被踢到后方。那一瞬间,一支大型扳手映入眼帘。拓也二话不说一把抓起,几乎和悟郎攻过来同时间。拓也忘我地挥舞扳手,顶端准确地命中了悟郎的额头,他的眉间破了一个大洞。

他用双手捣住脸,殷红的鲜血从指缝间淌下,然后当场蹲了下来。拓也对着他的后脑勺又补了一下,悟郎发出野兽般的哀号。弓绘费了好一番工夫,才找到实验大楼的门口。到处都上了锁,无法进去。总算找到大门,弓绘首先前往电梯处。但她不晓得悟郎在哪一楼。她一面冲上楼梯,一面叫他的名字。他不在二楼。二楼一片漆黑。于是她爬上三楼。她看见实验室里灯火通明。走进实验室之前,她呼喊悟郎的名字。弓绘觉得有什么声音,往内侧前进。机器人一字排开,简直像是一座巨大的坟场。

个头娇小的她,无法完全看见前方。继续往内侧走去时,她吓得倒抽了一口气。她看见有人倒在那里,花了两、三秒钟,才发现那是悟郎。鲜血四溅,他俯卧在一片血泊之中。“悟郎!”弓绘冲过去。但是同时从一旁的机器人后面,出现另一名男子。在她尖叫的同时,男人用力抓住了她的手腕。她心惊胆战地看了男人一眼。他是个表情扭曲的陌生男子。不,在哪里见过他。最近见过和这个男人神似的男人——男人将手搭上她的脖子。弓绘心想,自己要被杀了。拓也掐着女人纤细的脖子,心想,我到底在做什么呢?明明一切都顺利地按照计划进行,自己现在却在做无可挽回的事。

杀了酒井悟郎之后,现在还想杀这个女人。拓也在心中低喃,一定是哪里出了错。自己肯定是在作恶梦。到了明天,一切都会一如往常,未来在等着我。我将能到达那个谁曾说过的阳光普照的世界。这个女人是谁?我在做什么?我为什么掐着她的脖子?下一秒钟,拓也的脖子受到一阵剧烈的冲击。作用力使得他放开弓绘的脖子。获得自由的弓绘,弓着背用力咳嗽。拓也回头一看。在此同时,脖子感觉到冰冷的刺激感。是布鲁特斯,布鲁特斯的手抓着他的脖子。他看见悟郎趴在地上操作控制器的身影。

“布鲁特斯,你在干什么……”当他低喃时,黑色的金属手指无声地动了起来。感觉脖子受到压迫,只是一剎那的事。眼前闪过一道光,继而消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