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打的好主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名就叫朵朵,齐家人简直就是疼的掌中宝,心头肉,心怕冷了热了的。就在他们还在说话时,一个奶娘抱着一个两岁多的小胖丫头走了进来,小丫头确实白的和雪团子一样,眼睛又大又亮,小脸肉的呼呼的,脖子上带着一个一极大的紫金长命锁,脚上手上都是带着金手镯,只要她一动,就会有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来。“哥哥……”嫩嫩软软的声音,让几个少年一下子心都是跟着软了。“过来,朵朵,哥哥抱抱。”明瑞连忙的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小胖丫头,朵朵弯弯好看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如同两把小刷子,她揉揉眼睛,好像还没有睡醒。

“哥哥,朵朵要喝果果。”她拉着明瑞的袖子,不断的摇着“好,哥哥带你去喝,”这明瑞一见朵朵撒娇,一下子没心眼了。结果他还没有走几步,就感觉怀里一空,朵朵已经被庭远抱到了怀里。“大表哥,”明瑞抱怨着,“你们天天在府里都能看到朵朵的,我这宫里一来一往也不方便,也不让我多抱抱?”庭远将怀里的孩子交给了秋浛,“她吃坏了肚子不能喝果汁了,你怎么又是忘记了?”明瑞啊的一声,然后看向秋浛怀中的正在玩手指的孩子,不会吧,朵朵这丫头,莫不是故意的,这精的,怎么跟小姨一样啊。

他这不到了晚上才回到宫里,如果不是宫里有人在催,他还真是不想回来,朵朵真的太好玩了,如果是他妹妹就好了。他这刚回来就要去给锬帝请安。十五年的岁月过去了,锬帝也是老了,两鬓间的头发也是渐渐有了白发了,也有了老态。“去了相府了?々他问着。“是的,父皇,刚回来。”锬帝只是恩了一声,没有多在的反应,然后他看着自己这个儿子,容貌品性都是上乘的,姿质也极好,江山给了他,他也放心。“朵朵那丫头好吗?”他顺口问着,不过,也是想那个胖呼呼敢揪他胡子的小丫头了。

“刚闹了肚子,比起平日到是安静了很多,”明瑞如实的说着,他可不相信,这在相府内的事情,他这个父皇不知道。“明瑞,你喜欢朵朵?”锬帝突然问起了这样一个问题。“是啊,”明瑞一笑,那笑自然的如沐秋风,暖意融融,“朵朵是我唯一的妹妹,我当然喜欢啊。”“那为父让你娶了朵朵如何?”锬帝这突来的一句话,差一点没有将明瑞给吓死,娶朵朵,天啊,朵朵才两岁,他父皇也能想的出来,“父皇,这万万不可啊,”他连忙的跪下,“为何?”锬帝不明白了,当今的皇后也是他的表妹啊,有何不可呢“父皇,”明瑞连忙的磕了一下头,这要是真成了了,他还不被几个表哥给揍死,朵朵这么小,就打她的主意,他都感觉头皮在发麻。

“父皇,小姨说过,有血缘关系的不能成亲的,不然生出来的孩子会有缺陷。”“是吗?”锬帝想了想,好像确实是如此,皇后生的第一个孩子早夭,这第二个,又是脑子不清楚的,“算了。”他摆了一下手,“你下去吧,”他也累了。明瑞连忙退下,小路子跟着上来,伺候着锬帝。“路子,你说朕是不是老了啊?”“没有了,皇上年轻着呢,”小路子连忙的说着。“年轻,唉……”锬帝摸摸自己的脸,“确实是老了,朕其实是真心喜欢朵朵那孩子的,那孩子和宫里的不一样在,一点也不怕朕,叫朕一声伯伯,让朕这心里都舒服。

”这年纪大了,好像很多事也都是看的开了,看来,他应该早些退位,到时也像颜浩夫妻一样,到处走走,也不枉此生了。这宫里的事先不说,就是大房那里,前几年死皮赖眼的非要搬到京城来,可是一见顾氏和齐中竟然住在希望村里,那个收容难民的地方,不知道气的吐了多少血。他们自以为自己身份高贵,才不住在那里,非要齐中给他们找一个大宅子不可,齐中这到是愿意,可是顾氏不愿,最后吵来吵去,就在二房的旁边找了个小宅子,够一家子住了,人家二房的现在开了了一个店,专卖齐南儿做出来的那些小布偶,生意极好,这些年也是赚不少了,女儿也是嫁的好,还嫁人给了一个京官,日子是过的顶好的。

而大房虽然说和人家的住在一起,可是一年的光景不如一年,齐老太太每每死皮赖脸的向齐中要银子,到也是能要到不少,可是这数十年如一日,自己不赚钱,偏生的就要二房养,这谁也不愿意。一来二往之间,齐中也就烦了,银子越给越少,这齐大家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这高氏不断的走来走去,心里也是焦急无比,心想着,这现在还有齐老太太在,他们还能多少有一些好处,这要是齐老太太没有了,他们这以后要怎么办,他家的女儿如意嫁的也不好,不向娘钱要银两都已经很不错了,还能帮衬他们吗,这二房跟他们关系一直都不怎么好,三丫也是狠性子的,要是齐老太太真的走了,难道他们还要回家种田去吗,他们都已经安逸了十几年了,早就种不动地了,所以他们一定要想些办法才行她这知道想了多久,终于是想出来。

“娘,你看我家那几个侄子都不错,人长的好,样子也好,四丫头不是有个女儿吗,你说将她嫁给我家那倒子怎么样?”齐老太太瘪了下嘴,怎么可能不知道高氏打的什么鬼主意,不过这事,她也同意,二房这银子是越来越难要了,结个亲,以后也好少说话,这也没有考虑什么。就同意了。这一天,高氏带着自己的两个侄子就到了右相府,这一见右相府里的的气派,都是看直了眼了,就见里面又是卵石小径。又是人工湖,又是莲的,心里嫉妒的要命,心想这齐中家几个丫头,一个比一个嫁的好,怎么他家如意条件也不差,竟在嫁了一个酸秀才,这都考了多少次,连一次都没有中过。

“小公子,”下人连忙的进来禀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