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朝阳初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黄金沙滩,此时卡尔斯浑身破破烂烂在小腹上甚至有一个茶杯大小的洞,然而恢复速度却异常缓慢。 欢迎访问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小说城,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并且伤口周围已然有一拳灰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而在卡尔斯对面,一个供着身子全身长满灰褐色的毛发并且在脸部有很多黑色斑点的海军中将正在猖狂的大笑。“是腐蚀么?因为豺狼是食腐动物,所以在你的爪子上会带有大量的细菌,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恐怕会就此感染吧。

”卡尔斯看着自己腹部的伤口皱紧眉头。“哈哈哈,你猜的很对,动物系在开发到第二阶段的时候就能获得自己本身动物的一些习性。 而在第三阶段的时候就能彻底释放动物的本能,野性本能,也可以理解成为暴走。哈哈,虽然老夫并没有到达那种地步,但是由于豺狼的特性,只要被老夫击中不及时治疗的话不可能有存活的可能。”斗犬用得意非常的神情解释道,仿佛这样才能显示出他的才华。卡尔斯慢慢站起身子,从手臂上抽出一把骨刀仔细的将自己小腹上受到攻击的部分挖掉,并且将身体内受到感染的内脏全都挖掉,不一会身体就恢复如初。

斗犬看的目瞪口呆,甚至连攻击都忘掉了,因为他从来看见有人几乎割下自己全身五分之一的肉量,并且面不改色。 “真是麻烦的能力,我一向喜欢将威胁尽早铲除。也许你真应该呆在本部不出来。”卡尔斯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虽然的确任何伤都会快速修复,但是并不代表受到攻击的时候不会痛,只不过自从吃了骨骨果实一有刀伤剑伤都已经习惯了。但是此时紧急处理的时候还是疼的卡尔斯咬紧牙关。卡尔斯从心口抽出墨血苍天,轻轻的抚摸着:“因为下巴碎了,所以豺狼最有威胁的牙齿没什么用,呵呵,真是不知所谓,六式作为杀人技巧被开发出来,他是为了暗杀,一击必杀而创造的体技,却被你改的声势宏大,牛头不对马嘴,所以结局注定是悲剧,还有别一口一个老夫的,听着很刺耳。

就你这点东西跟老头子们比起来差远了。”“小鬼,别以为自己什么都懂,你根本攻击不到我,在见闻色霸气面前,你的攻击都是那么苍白可笑。”斗犬说道。“呼”一阵海风吹过,月光被不知道从哪个方向飞来的云彩挡住。“指爆。”“砰”斗犬的攻击就像是砸在了巍峨大山上,阵阵发麻。“噗”一声利器刺进人体的声音响起。“怎么可能,你明明没有动。”斗犬捂着肩膀退到原处,而此时笼罩月光的乌云也移到了别处,月光重新洒满了沙滩。“的确,见闻色可以预判对手的攻击意图,但是你只感觉有东西会刺穿你,但是在你的感知中我的身体并没有懂,这是为什么呢?呵呵”卡尔斯微笑着拍了拍胸前并不存在的灰尘。

赤犬面色凝重,再次窜了上去,右腿在空中旋转四十五度重重的朝卡尔斯胸前扫去。“是因为我没有想要攻击你,呵呵”在斗犬撞上卡尔斯的一刹那,查尔斯的胸前浮现出水晶骨铠甲,并且迅速从铠甲上攥射出无数骨刺,将斗犬的整条右腿刺得如同马蜂窝一般。“啊~~~!!!”斗犬痛苦的扯下鲜血淋漓的腿脚,一瘸一拐的向后退去。“明白了么?只要你攻击我,那么骨骼就会自动防御,反击。他们的运作完全是本能的,我只是给自己的意识下达了让骨头保护我,遇到攻击反击这样一条命令而已。

”卡尔斯笑着解释道。“但是这并不能杀了你,所以,为了杀了你,天国,第四篇章,兜率宫,七星拜月。”卡尔斯突然邪气森森的说道,卡尔斯将墨血苍天举起对准斗犬,墨血苍天周围开始汇聚起大量的斗气,一颗颗紫色的珠子呈螺旋状围绕着剑身不断旋转,从紫色变成红黑色,并且不断放射出红黑相间的斗气闪电。(斗气闪电只是形状像闪电,并不是真正的是闪电,是用来形容斗气凝聚到一个顶点才会出现现象。)“呵呵,能遇见么?我下一步要砍你。”卡尔斯一步步朝斗犬走去。

而此时的斗犬不断地退后移动,甚至跑大盘卡尔斯身后,可是依然只能遇见到自己会被砍。七星拜月,真正的兜率宫剑招,只有用墨血苍天才能引发的剑招。“想知道为什么逃不了么?因为剑招已经锁定你了,你是不可能避开的。”卡尔斯解释道。“不能避开又怎样?你和我实力相差不大,就算不闪不避硬撼也不会输给你”斗犬的身体不断膨胀,并且将双手交叉对准卡尔斯,猛然腾空跃向卡尔斯,带起狂风向四周卷去。“的确,如果紧紧是这一招,最多只能伤到你,但是如果是这样呢?苍天式,天涯。

”卡尔斯双手握在墨血苍天的剑柄上,高举过头,而七星不断狂闪,爆发出来的斗气闪电甚至可以笼罩到卡尔斯周身数十米。这就是菲蓝家族的剑招,最简单,最直接,也是最精华的苍天十二式。当苍天十二式与天国地府结合的时候,就会存在着无数可能,哪怕是大将此时面对卡尔斯的斩击也会有被击败的可能。对于苍天十二式来说信念越强,那么招式威力,越强。“斩~~!”随着卡尔斯斩下手中的剑,方圆一千米之内弥漫着对人毫无伤害的红黑相间的斗气闪电以及一阵阵狂风,冲击波。

(斗气闪电和冲击波差不多,不会对人造成伤害。只是一种表现形式。)“呼,我留你一命,如果你还能或者回到海军本部的话,告诉政府,我总有一天会向天龙人,问候的。”卡尔斯看着此时几乎被从中间斩成两半,但是依然还能喘气的斗犬说道。而此时的斗犬,虽然不会有性命之忧,但是由于斗气的霸道,就算治好了,也注定是个废人了。“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这些所谓的武道大师都喜欢将毁了别人的希望。”斗犬很明白自己以后将会是什么人,响起曾今的疯子,和眼前的卡尔斯,斗犬不甘的问道。

卡尔斯停下脚步,并没有回头,只是低声笑了笑:“斗犬中将,你认为你这些年幸福么?疯子大师并不是想毁掉你的前途,而是不想因为自己的无数伤害更多的人。而我,你有想过在你当海军的这些年,毁掉过多少海贼的梦想么?仔细想想吧,结束也许是新的开始。试试过平凡的日子吧,武道之路不适合现在的你。抛却执念,那么你还有一丝机会重新站到巅峰,从某个角度上来说,我又何尝不是给你新生呢?今晚死的人太多,太多了,我不想再杀人了。曾今有个伟大的剑客说过,为了保护自己最想保护的人,斩出的剑是最强的剑。

呵呵好好想想吧。”(这句话是索隆师傅说的。)斗犬不断念着卡尔斯最后留下的话,而就在他不得其解的时候,从东方透出一点光亮,驱散夜色,一轮朝阳缓缓升起。斗犬眼中突然爆发出强烈的色彩。一个月之后斗犬回到海军本部辞退中将职务,割掉自己的舌头从此不再开口说话。在南海一个普通的小镇定居下来,数十年后有一个位不会说话的武学宗师再次回到黄金沙滩,向东方升起的朝阳恭敬地拜倒。而卡尔斯再回到要塞之后听说米霍克重伤昏迷,顾不得休息立即去看望米霍克和海流。

不过还好医生说米霍克并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是失血过多,而海流也没有什么事,卡尔斯松了一口气终于因为疲劳过度而晕倒。三日后,昏迷中的卡尔斯醒来,发现自己处在一个整洁的小屋子里,周围站满了前来看望的人,而奇拉美正在旁边担心的望着自己。“喵~!”拉夫拉多跳到卡尔斯身上手舞足蹈。“啊,卡尔斯你醒了,太好了。”奇拉美手忙脚乱的站起身问要不要喝水,饿不饿,有没有受伤,虽然医生说只是疲劳过度,但是奇拉美依然不放心每天都在卡尔斯床边照顾卡尔斯。

“呵呵,奇拉美,我没事,米霍克和海流怎么样了,大家都没事吧?”卡尔斯笑着扶奇拉美坐在床边问道。“恩,我们都没事,米霍克昨天已经醒过来了也没有什么大碍不过需要时间恢复,海流右手骨折不过修养一段时间久没事了。”奇拉美握着卡尔斯的手,回答道。“啊,小子你终于醒了,你不知道奇拉美都快把我们烦死了,几乎每分钟都问一遍,卡尔斯有没有事,卡尔斯什么时候醒?”穆哈斯比笑着说道。“奇拉美,谢谢。”卡尔斯感动的说道。“啊,没,没关系。

”奇拉美羞红了脸低着头说道。“喵~~!”拉夫拉多做了个钓鱼的动作。“呵呵,去吧,让穆克斯给你找个鱼竿。”卡尔斯笑着摸了摸拉夫拉多的小脑袋。次日,卡尔斯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此时卡尔斯深深的感受到了从小练习的苍天十二式有多强大,虽然都是些最基础最简单的招式,但是运力方法的不同,所以和天国,地府结合起来发挥的威力不再六道轮回之下。“对了,奇拉美,怎么没看见萨乌斯族长?”卡尔斯向跟在自己身后的奇拉美问道。“呃,我不知道哎。

萨乌斯族长战斗之后就一直把自己锁在巨人族祭祀大殿没有出来。”奇拉美皱着小鼻子解释道。“哦,那我们去看看他把,也许有什么我们能帮上忙的。”卡尔斯提议道。“不用了,我已经来了。”萨乌斯低沉的走了过来,此时的萨乌斯跟初次见到他的时候完全不同了,只见萨乌斯满脸憔悴,原本乌黑的头发已经有丝丝花白,骑士铠甲脏兮兮的,就连内衬的衣服都穿反了。“卡尔斯,我有个委托,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接。”萨乌斯突然说道。“你说说看。”卡尔斯看到萨乌斯的摸样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我有一个弟弟,叫哈古瓦尔·D·萨乌罗,我以前提到过,我想知道他是怎么死的。酬金是泰坦之心”萨乌斯说道。“你,已经知道了么?其实我一开始就因该和你说的。哎,我们坐下谈吧。”卡尔斯从家族图画册上自然知道萨乌罗是怎么死的,但是卡尔斯一开始怕萨乌斯伤心,所以并没有提起。“嗯”萨乌斯虽然疑惑,但是还是依言坐下。“奥哈拉,你因该知道吧?二十年前辈海军以妄图唤醒沉睡的恶魔为名,从这个世界上抹去了。

你的弟弟奥哈罗认识奥哈拉的学者,并且放走了现在所谓的恶魔之子妮可·罗宾。然后被海军追杀,被现在的海军大将青雉冰封,但是死没有我不知道。而奥哈拉只是为了寻找空白的一百年所存在的考古学家的家乡。”卡尔斯简短的介绍了事情的原委,而萨乌斯和奇拉美听的却是目瞪口呆。“你的意思是,我弟弟为了保护一个小女孩,被海军大将杀死了。那个小女孩有什么能耐?”萨乌斯愤怒的说道,对于萨乌斯来说,不管罗宾对政府有多大的威胁,也不管罗宾是谁做什么的?最重要的是他弟弟为了这样一个人死了,死的究竟有什么价值。

“妮可·罗宾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看懂历史正文的人。”卡尔斯感慨道。“不,卡尔斯,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绝对能看懂历史正文,而且这个人还能翻译过来,说出上古文字,因为这个人就是上古存活下来的,这个人就是你,命运之子,菲蓝·D·卡尔斯。”萨乌斯突然凝重的说道。“你说什么?上古存活下来的人?到底什么意思?”卡尔斯说道。“是时候了,萨乌斯,我们带卡尔斯去看历史正文吧,那上面会有答案的。

”穆哈斯比从门外走了进来,同样满脸凝重的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