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港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呼,好渴啊。”卡尔斯喃喃的说道。“啊,卡尔斯你醒啦,我给你拿水去。”奇拉美连忙从病床旁的沙发上站起来。半个小时之后,“大家都没事吧?”卡尔斯问道。“我来汇报吧。”马尔科站起身来到卡尔斯床边。“首先是三天前,我们谁也没有想到那个红鹰居然那么强,这是情报失误,米霍克也被赤犬打伤,不过还好,我们都解决了那几个中将,及时赶到,把赤犬暂时逼退。这两天来,赤犬步步紧逼,因为直到你在昏迷,所以,赤犬就像发了疯一样的强攻。所有人都多多少少受了点伤,不过局势还好,大家都命硬,还不至于死掉,不过海军也是精锐,我想伤亡的也不会很多就是了。

”马尔科无奈的说道。“这里有硫磺的味道,赤犬来袭击过吧?”卡尔斯凑着脑袋朝周围嗅了嗅,然后看了看窗外满目疮痍。“那倒没什么,我们这么多人在,他也没占到什么便宜。”香克斯满脸随意的摆了摆手。“功力尽失,骨头的质地却提升到了墨血纹钢,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卡尔斯检查了下自己,摇头苦笑道。“虽然功力尽失,除了果实能力和六式,我用不出别的招式了,但是怎么觉得自己变强了呢?”卡尔斯下床,奇拉美帮卡尔斯披上外套,卡尔斯挥了挥手,满脸疑惑。

“现在海军高级战力还有多少。”“海军又调集援军来了,现在赤犬黄猿,都在,就连卡普也快到了。”马尔科一听这个头都大了。“对了,紫貂怎么样。”卡尔斯突然想起来,在昏迷前,紫貂已经声明垂危了。“伤害太大了,五脏六腑几乎都被贯穿了。现在虽然暂时没问题,但是还处在深度昏迷阶段,没有直接死掉,完全是你最后把她推开了。而且视网膜受损,就算能治好说不定也失明了。”维纳斯满脸悲伤。“呵呵,就算失明也没关系啊,水流就是我的眼睛,我还能给各位做好吃的啊。

”就在卡尔斯万分自责的时候,病房门口同样穿着病号服的紫貂自己推着轮椅来到房间内。与以前不同的是,紫貂眼睛上蒙着厚厚的纱布,小腹,胸腔,也缠满了绷带,甚至轮椅上还挂着点滴,然而,紫貂依然如以前一样的开朗,好像所有的事都无关紧要。卡尔斯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卡尔斯,你要是再说什么就不要怪我翻脸了,这跟你没有关系。”卡尔斯慢慢走到紫貂身前蹲在轮椅前,用力握着紫貂搭在扶手上的手,很凉,握的很紧。“紫貂相信我,我一定想办法治好你的眼睛,龙诞果,百年露,甚至是生命之泉,能治好你的东西有很多,我一定想办法找到。

等这次大战结束,我就去西西米找卡米欧,他是条龙,而且还是条红龙王,他那里一定有龙诞果的,如果不行,我就去奥哈拉,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找出生命之泉,如果都不行,我就去闯入圣地,在万花园采集一百年的花露,一定能治好你的,你相信我么。”卡尔斯和紫貂两人此时都已然泪眼朦胧,哽咽不清,紫貂慢慢松开紧攥成拳头的手,握住卡尔斯修长的手指。“我相信你,呜呜~~还有,以后请不要叫我紫貂了,我的名字叫伊莎贝拉。”“伊莎贝拉,欢迎你加入冒险海贼团~!”卡尔斯破涕为笑的说道。

“生命回溯”卡尔斯将手贴在紫貂的小腹上,手掌心喷发出莹白色的光芒,虽然斗气几乎损失殆尽,但是生命回溯即使凭借卡尔斯今日对骨骨果实的理解,也可以完全使用出来,而且效果异常突出。“呼,好了七八成吧,呵呵,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真的,那我就不用天天挂着这个瓶子了,真是很讨厌的东西。”对于本身就是水的伊莎贝拉来说,药品这样的东西在省体中流动实在是很讨厌的感觉。“呵呵,对了,那个蓝虎呢?”卡尔斯问道。“死了,被赤犬突破一拳贯穿心脏。

”路奇无奈的汇报。“死了也好,卡普来了,可能就直接被他们救回去了。”“说实话,我还真不想跟卡普老头开战,马尔科,麻烦你调查下卡普的动向。”卡尔斯的床被伊莎贝拉霸占了,所以就干脆坐在轮椅上。“要不要,我再向老爹多调些人来?”马尔科显然也是对卡普有心理阴影。“卡普那样的顶级巅峰就算掉再多来也没用的,境界上的差距不是数量上可以弥补的。而且,如果一直这样增加援军,慢慢的就会发展成世界大战的,海军可以将卡普调来,已经是极限了。

”卡尔斯否决道。“放心吧,多拉格说了会亲自来,小卡尔斯BOY”伊万科夫扭着水桶腰推门而入。“多拉格会来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场战争基本就会结束了。马尔科,打电话给白胡子大叔,叫他千万别冲动跑过来,兄弟们的仇,我会报的。”卡尔斯还真怕白胡子这个只要自己的孩子一吃亏就开始发飙的家伙会直接冲来,到时候可就真的是逼世界政府拼尽全力了。“卡尔斯,两天后会出现飓风,非常猛烈。”海流拿着一份报告走到卡尔斯旁边。“是水之诸神,水之都的特色,呵呵。

会有超强的海啸。”卡尔斯笑着说道。“把部队推到水之都大门内固守,让海军好好的洗洗澡吧。”卡尔斯开玩笑道。次日,卡尔斯的病房。于昨天不同的是,此时的病房只有卡尔斯,奇拉美,维纳斯,伊莎贝拉四人。“塔斯奇呢?”卡尔斯奇怪的问道,一般早餐过后的时间,塔斯奇都会泡在卡尔斯房间的。“噢~~,塔斯奇在照看米霍克,呵呵,上次赤犬攻击塔斯奇,米霍克为了救她受的伤。现在小姑娘暗生情愫了。天天黏在米霍克的房间中,美名其曰请教剑术。”维纳斯笑着解释道。

“呵呵,挺好的,真羡慕他们啊。”卡尔斯感慨道。“你羡慕什么?我们这可是有三个人在陪你哎”奇拉美脸红的说道。“呵呵,奇拉美胆子越来越大了。”卡尔斯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看手上的报纸。“卡尔斯,卡普有消息了。跑到美食都去吃东西了。”斯摩格飘进房子汇报到。“呵呵,好悠闲啊,我去看看,不要让别人知道。”“对了,汤姆大叔正式收路奇为弟子了,路奇说,想在水之都多学学手艺。”斯摩格一把拉住准备走的卡尔斯。“那就去呗,这些天不用他战斗了,船长命令,不把汤姆大叔榨干不准回来,呵呵。

”半个小时之后。美食之都普基,最好的巴拉飞餐厅。“真厉害啊,果然不愧是英雄卡普。”一个厨师站在餐桌旁看着风卷残云的卡普,十个厨师做饭的速度跟不上卡普吃饭的速度。“zzZ”“睡着了~!!”周围一圈人下巴拖到地上。“啊,哈哈哈哈,居然真的能睡着,哈哈哈。”卡尔斯突然出现在卡普对面的椅子上,看着睡着的卡普,没良心的大笑,还不停的拍着桌子。“是‘鬼神’卡尔斯~!!!”旁边一个头戴灰色礼帽的海军剑士,迅速握住刀柄。“回去告诉编悬赏的白痴们,我对这个外号很不满意。

”卡尔斯严肃的说道。“啊,小鬼,有事么?”卡普很无良的扣着鼻子。“也没什么,如果你这样的顶级巅峰加入战局,有什么影响我就不说了,海军想要引发世界大战么?”“zzZ”“啊,关于这个啊,我们当然不想同时面对白胡子和······”“和蒙奇·D·多拉格。”一阵风吹过,卡普左手的椅子上多了一个穿着斗篷的男子,正是革命军首领多拉格。

(虽然没有明确的说多拉格是什么果实,本书中就当他是风吧)“啊,你还没死哎”卡普大笑着拍了拍多拉格的肩膀。“你这个老头子还没死,我怎么可能死呢。”多拉格漏了一个自以为很灿烂的笑容。“既然知道,你还来?”“不来有什么办法呢?五老星的意思是不能容忍你的存在。”“切,五老星,我打个电话。”卡尔斯拿出一个红色的电话虫。“喂,卡米欧么?”“啊,卡尔斯啊,有什么事么?”“你那有龙诞果么?”“还有几颗,你要?”“恩,我预定了,不许给别人,我的船员受了很严重的伤视神经受损失明了,所以需要。

”“卡尔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神经受损,即使是百年露也要在刚受伤的时候服用否则很难治好。很不幸的告诉你,你的伙伴很难恢复了。”“你,你确定?”“是的,我肯定。”“既然这样,麻烦你告诉其他的六位龙王,攻打圣地玛丽乔亚,我要五老星的脑袋祭奠我同伴的眼睛,我不管你们龙族祖训是什么,如果你们否决,那么龙族就不需要存在了。”“呵呵,卡尔斯,不要这么认真嘛。”“我没跟你开玩笑,十天,我要五老星的头全部放在我面前。”“即使你这么说,龙神也不会答应的。

”“那就告诉龙神,他从今以后就是我英雄家族的敌人。”“好吧,我会转告的,卡尔斯,这样有可能引起连锁反应的。”“我知道,再见了。”卡尔斯双目通红的挂断电话。“卡普先生,你回去吧,也许在你回到海军本部的时候还能赶上五老星的葬礼。”“命运之子,你就是命运之子?”卡普惊讶的站起身来。“知道我是命运之子的人很多。”“我这就退兵,麻烦停止攻击。”“你认为可能么?”卡尔斯盯着卡普,霸皇色霸气再现,整个餐厅的人全部被震晕过去,墙上布满裂纹。

“卡尔斯,答应吧,你不需要为了我这样做的。”伊莎贝拉在卡尔斯走后一直心绪不宁,所以急匆匆的跟了过来。“我答应过你的。亡灵天幕”卡尔斯手一挥,天空破开,星光取代阳光。与神秘声音不同的是神秘人是直接破开天空,引下星光,卡尔斯是通过亡灵天幕驱散大气。恐怖的骨骼生命在美食之都再现。遮天蔽日好不壮观。“你是我见过能把果实能力开发最强的人。”卡普无奈摇摇头,把大衣扔到旁边。“卡尔斯~~!!!够了~~!!!”伊莎贝拉大喊道。“我想到了,伊莎贝拉。

把我的眼睛移植给你,这样你就可以复命了,即使视神经受损也没关系。”因为伊莎贝拉喊声,让卡尔斯瞬间想到了这样一个办法。“卡尔斯,你~!”“呵呵,没关系的,我是不死之身还可以重新长出来。”卡尔斯安慰道。“喂,卡米欧,麻烦了,刚才是我失去理智了,我向你们龙族道歉,计划取消吧。”“呃,你知道么,龙神被你弄哭了。我这就跟龙神说。再见了”卡尔斯理都没理站在旁边目瞪口呆的两人,拉着伊莎贝拉就走。“骨龙。”卡普看着越来越远的骨龙良久无话可说。

“那个谁,把今天的事写个报告给五老星。多拉格,我们父子两也多年不见了,喝一杯吧。”卡普笑道。半个小时之后,卡尔斯病房。“不行,坚决不行,卡尔斯,的确,你的眼睛就算取下来多少个都能重新长起来,你的血型太稀有了,我甚至都没有见过这样的血型。这样移植只会害了伊莎贝拉。”维纳斯摇头否决道。“那只要有配合血型的不就行了?”卡尔斯问道。“卡尔斯,你难道打算为了我的眼睛去伤害别人么?”伊莎贝拉气氛道。“卡尔斯,你冷静些行么。”奇拉美劝导着。

“我真弱小,连同伴的眼睛都治不好。”卡尔斯掩面而泣。“卡尔斯,这不怪你,真的不怪你。”伊莎贝拉看卡尔斯慢慢平静下来,轻轻抱着卡尔斯安慰道。“卡尔斯,当时我以为我死了,但是我现在却活了过来,我依然可以清晰的看着周围,看到你,水就是我的眼睛,这不是很好么?”伊莎贝拉柔声道。“让我一个人静一会,好么?”卡尔斯抬起头勉强笑了笑。“当然”奇拉美和维纳斯还是很担心,但还是和伊莎贝拉拖了出去。“······”夜里,卡尔斯看着满天的星辰,默默地流着泪。

“我其实一直都很傻,呵呵,既然这样。就只有守护她们一辈子了吧。”卡尔斯心中默默的想到,最后仿佛下定了某项决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