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风间仁私走京都 林喜郎设伏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上回说到那威尔逊在二条遇刺,幸得林喜郎暗中保护才免遭毒手。林喜郎却未追捕刺客,只道:“人已逃走,穷寇莫追。”且说那刺客,乃是风间仁的同门师弟—大泷正次。此次回京都,为的是找寻师兄。在街上见四处张贴的告示,便四处游逛。适逢断水先生和那威尔逊,便出手相救。之后便到了清水寺。大泷正次到了清水寺,由看门的小僧引见,见到了无念长老。当时断水先生正在给无念长老讲当时的境况。大泷正次进门便道:“那个人便是我。”断水先生听过说:“年轻人,老夫暂且谢过了,日后定当报答。

”大泷正次道:“前辈哪里话。以前辈的功力,即使那洋人开枪您也可以躲过去。晚辈不过是尽些绵薄之力。”断水先生道:“不要这么说。洋人的火器的确厉害。如果没有你,我的脑袋估计也会开花啦!”大泷正次问过了风间仁的去向,得知他们已去了九州。打算前往九州与师兄会和。大泷正次到底去了九州,在那里寻到了风间仁等。风间仁问过了京都方面的消息,深知清水寺已是危险。遂决定前往京都,将缉逆巡检组吸引至九州地方,以解清水寺之危。风间仁见过了大泷正次便私走京都而去。

连夜在下关登岸,顺陆路赶赴京都。且说那林喜郎搭救了威尔逊,深得洋人的信任。一日,林喜郎在会席上对本杰明和威尔逊说道:“二位可否知道难波津上的有件命案?”本杰明道:“这怎么啦?咱们还是关心眼下的案子吧!”威尔逊在旁说道:“林之所以会提起这件案子,想必定是有原因的。先让他说吧!”林喜郎接着说道:“我们查眼下这件案子是基于犯人还在京都。忽略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关键,犯人或许早已逃离京都。难波津上的命案恐是他们所为。”本杰明和威尔逊恍然大悟,道:“我们确实犯了个简单而愚蠢的错误。

林,多亏你的提醒。那我们就去别的地方查案吧!”林喜郎道:“他们在难波津上杀人,一定是乘船渡海逃往西南啦!应该在九州、四国的某地方。”威尔逊说道:“那我们就分头抓捕。各自去九州和四国。”林喜郎摇头,说道:“不可。如果分头行动只会失败,我已有策略。”本杰明似有疑虑,问道:“林,你有什么想法?”林喜郎目光炯炯的说道:“米利坚政府的船舰在九州遇袭,那犯人一定是遁往九州了。九州地方素来不受节制,对西洋各国态度仇敌,引得许多倒幕攘外之士。

如此看来,犯人定在九州。”威尔逊立即大悦,说:“既然林已经分析明白,那赶快去九州吧!”林喜郎又道:“我不必去九州,而是去下关。二位可在九州展开搜捕,封锁交通,逼他们走下关。我在下关布置好罗网,等他们落网。”本杰明却道:“我在京都留守本部,你们在外,我自守好家门。”随后便散会了。第二天,威尔逊和林喜郎便在难波登船赶往九州和下关。与此同时,那风间仁却秘密进入了京都,在街头不敢示面。本杰明留守京都亦没有什么大动作,只是一味加强守备。

林喜郎调走了全部的和人士卒,弄得连查关口都已成问题。洋兵不懂日本语,只是看那些往来的行人。这令那风间仁得以进出京都而无险阻。风间仁故地重游,看着已被查封的天武馆,不禁泪涌。之后便藏身清水寺,闻知了林喜郎等已赶往西南。如此相错,甚是有趣。林喜郎到达下关后,召集了人马四处设防,只待有人落网。威尔逊也在九州紧锣密鼓,搞得九州杀气凌肃。九州百姓皆称那洋兵洋将为“勾鼻鹰”,人皆恨之。每日见洋兵洋将四处搜捕,也没有什么端倪,只是干扰百姓,毫无利处。

九州地方藩主对洋人并无好感,反心生厌恶,时时令人作弄这班洋人。有分教:洋夷哪知兵灾苦,徒是功勋无利多。欲知那威尔逊在九州如何,且看下回分解。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