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人宗重现江湖 武林再起风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回说到那猿飞和小林庆次各自遭逢对手,二人谈论起来也未知那些是何人所为。正谈话间,断水先生和无念长老走了进来。他们听到所言,道:“恐是人宗所为。天宗已大有动作,人宗是闲不住的。”猿飞听后道:“人宗之中竟也有如此强手?”无念笑道:“天宗与人宗同是黑龙,实力自当不相伯仲。”小林庆次问道:“人宗素与天宗悖逆,此次有何目的。莫非要助幕府。”断水先生捻着胡须说道:“这并非不可能,人宗自信人定胜天,纵然逆天亦可。确实要助幕府将军靖内戡乱。

”小林庆次道:“既然他们执意逆天,想必定有足够人力扭动乾坤。”无念长老太息,道:“人宗之首乃是剑圣,其剑法堪媲剑仙。二十年前,二人以剑会友,老衲也是在旁公论。人宗门下的高手广布于各派,势力之大非我等所想。希望不要出什么乱子。”剑圣与剑仙乃是同门。只因各执己见,故投入了异派。剑仙之亡,便是剑圣所为。丰羽正矢知此已是磨刀霍霍,咬牙切齿。武林中又少不了一场血雨腥风。第二天,无念长老便收到来报。北辰一刀流弟子叛逆,分为两派;天然理心流弟子皆投归幕府效力,不愿者多被捕杀,幸存者寥寥。

断水先生乃北辰一刀流中的前辈,闻门户有变而愤然。四处寻找北辰一刀流弟子,望借以重建门派。三大剑派已有两个变故,小林庆次不由忧虑了神道无念流。无念长老看出了小林庆次的心思,道:“你且不必担心,神道无念流中并无人宗弟子,所以不会有变故。”三月之内,江湖已闹得一塌糊涂。门派省并之事时有发生,大师高手之流多遭杀手,绝学秘技也失传甚多。本门派林立,如今已是屈指可数。其中苟延残喘者,朝秦暮楚之人多如牛毛,只图保全门派。人宗派之举引得武林公愤,各派中倒幕之士齐聚,共推断水先生为武林盟主,以期出去人宗之害。

断水先生在京都召集北辰一刀流离散的弟子,重建门派。自此,人宗属下的门派分布关东,而人宗派所率的众多门派分布关西。东西武林并立对峙之势形成。关东武林最大门派乃天然理心流,其宗主亦为关东武林之首;关西则是北辰一刀流与神道无念流相佐为首,不相伯仲。虾夷蛮荒之地,故不足为论。林喜郎在江户做探子,时刻为京都通风报信。德川家定公然出兵干预武林,协助各派叛逆欺师灭祖,招为己用。此举坏了古来规矩。朝廷不得干涉江湖事务,如今幕府却招纳江湖之士,又授予关东各派宗主以官爵,拉拢他们为己所用。

京都的天皇亦效仿,遣使问候关西各派,意图以此复权。东西武林之争,非但江湖恩怨,亦君臣权位之争。如此复杂之势,信乃罕见。断水先生居清水寺之邻,往来武林各派之士。清水寺乃天宗之属,而延历寺等属人宗。僧人本不便干预俗事,但因此关天下存亡之际,佛门难得清静,遂也扯进俗事。延历寺中武僧众多,清水寺亦不少。两寺的住持等又皆怀惊世武功,佛门圣地恐怕也难免血光之灾。京都街市也不比往日繁华,竟落得清零。说起延历寺的住持,法号戒空。武艺精妙,尤善拳法。

练得无相三十六手,翻云覆雨,变幻无穷,乃是绝技。投了人宗派后,统领门下武僧处处与天宗为敌。手下亡过的天宗弟子无数。无念长老曾道:“戒空早已遁去佛门,如今不过是恃仗佛法伤人的妖僧。”戒空妖僧荼毒武林同道,人皆恨之。怎奈那妖僧自恃武功盖世,寻他论者皆遭杀手。如今,他又想来清水寺滋事,无念长老知后,只道:“来者自来,且防备好,迎他便是。”是时,无量大师进来,道:“此妖僧到此,必是不善。你且在此,师兄自会迎他。”说罢,无量大师便出门迎客去了。

断水先生时在旁,自言道:“这妖僧来此,到底所为何事。也不知无量大师能否招架应付。”断水先生心中如悬大石未落。有分教:佛门弟子自相残,如来殿前知清浊。欲知那戒空有何作为,且看下回分解。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