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难波津玉修罗悟道 清水寺血罗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上回说道那丰羽正矢入了剑仙门下,由得了鬼刃名剑。与之同门的还各有一位师兄和师姐。这师兄性情怪癖,初见时便辱了丰羽正矢。丰羽正矢多有不快。只想这师兄甚是难处。总闻师姐曰:“莫要理睬他,他性情如此,何须挂怀。只知他并非恶人便是。”暗想:这师姐如何堪受那般人物?一日,丰羽正矢适在修剑。听见师姐唤道:“正矢君,快些过来?陪我去山上采药。”丰羽正矢欣然同往。待归之时,却见门庭隳落,似有打斗之迹。二人知有不妙,速进室内查看,但见剑仙坐死于榻上,嘴角淌着鲜血,小林庆次在旁跪坐,淡然将剑入鞘。

丰羽正矢见此,大喝:“你做了什么?”小林庆次反问道:“我才要问你们两人去了何处?师父如此重伤不治,现已身亡。”丰羽正矢道:“我陪师姐上山采药去了。我们都已目睹,分明是你杀了师父。还有何狡辩?”小林庆次笑道:“你陪她去采药,以前我可从未去过。师父根本不是我杀的,是我发现他重伤不愈,刚刚身亡。”丰羽正矢岂能相信,登时拔剑相向。月城雪姬也亮出了长枪。“师妹连你也不相信我?”“师兄,我本以为你只是性情怪癖,却不想如此。恕我无礼。

”三人厮斗,扭作一团。小林庆次无心相斗,但丰羽正矢和那月城雪姬却百般杀招。小林庆次左臂为长枪所伤,那雪魈冰獠枪乃以妖兽之骨所铸,附有寒毒。不出片晌,小林庆次已难以招架。左臂之伤愈重。适丰羽正矢刺杀,速信手握住剑刃,手上鲜血肆淌。丰羽正矢尽力刺穿了他的左臂,附加以力挑。登时,小林庆次的左臂便离了躯体。在旁的月城雪姬早已立在一边,不知所措。小林庆次用尽全身内力,一剑便将丰羽正矢打出十步开外,自行离去。丰羽正矢欲追击,怎奈小林庆次梯云飞步。

月城雪姬喊住丰羽正矢:“莫要追他了,还是先安葬师父吧!”丰羽正矢应允。那小林庆次梯云飞步,只去了片晌便已无力运功。只得寻一处地方止住伤口上的血。到底落在一处山洞中,脱去了外衣撕作绷带。三月后,小林庆次伤愈。其间,不少有豺狼相犯,尽化作剑下冤抑。小林庆次每日以此为食,苟活于世。遂四处漫游,不觉行至难波津上。回想往日,眼中竟流下泪来。不知应如何洗清罪名,三天三夜,未尝有丝毫动弹,只觉长夜不彻。原是他泪尽而盲,且满头白发。故不知已过三天三夜。

是时,来一女子,通体红衣。问曰:“可是小林庆次?随我前往清水寺如何?”小林庆次正欲出鞘,反被一条红练所缚。动弹不得,竟被摄水清水寺。小林庆次怒道:“你是何人?为何摄我至此?”那女子说道:“无念长老知你有冤情,所以才教我带你来,你怎么不谢我?”“我的事不用你管,快放了我。”小林道。“不行,你要走了,我可交不了差。”此时,来了一老僧,想必是那无念长老。那老僧道:“老衲知施主有冤,所以才教人摄君至此,多有得罪。如今一夜白发而自盲,施主心中所悲甚矣。

”小林庆次道:“你便是无念,我自心里清楚,无需多言。”无念听罢便去。只留下“君已是修罗之身。”说起那女子,名唤结城美志。性情泼辣豪爽,颇有些罗刹女之风,有通体红衣,江湖唤作“血衣罗刹”。使得一条红绫,传乃哪吒闹海时,混天绫为龙王引裂所遗之角。可无穷变幻,不失不灭,随心所欲。这女子曾杀人无数,后为无念长老所伏,遂居于清水寺。“快些放了我,我不走便是。”小林庆次道。结城美志解开了红绫。只道:“世上最难之事并非何为,乃令信于所为。

”小林庆次问道:“君此言何意,莫非君亦有此等之事?”结城美志说:“君且去休息,随我来。”说罢,便领路相迎。小林庆次未多言,只被她牵着去了。只想:此女究竟是何人物?方才虽有些粗鲁,但如今又不失大方礼仪。手心虽有习武之迹,然也像是芊芊玉手。是时,结城美志见小林庆次失神,大喊:“喂?想什么呢?快走。”刚才所想,恐是多虑。如今又全然一副悍妇模样,小林庆次心怀所虑,暗想:究竟是何人物。有分教:家中闺秀一枝花,江湖浪迹称罗刹。

欲知那女子是何人物,且看下回分解。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