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 格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众人回到城中,好好地休整了几天,赵天、米口袋、于江山身上都有旧伤,正好用这几天的时间打气熬力,修养筋骨,内伤尽都痊愈,于江山和赵天身上受的一些皮肉伤也都收口。这一日竹画端了参汤来到赵天房里,见神情恹恹地抱了本书在打瞌睡,不禁‘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笑声将赵天惊醒,赵天抬起身子见她放下茶盅,不禁舔了下双唇,咂了咂嘴道:“都是你,没事送什么参汤,我刚做梦在吃‘翡翠鸳鸯’,就给你吵醒了。”说着端起参汤来呷了一口,又问:“刚才怎么了,什么事这么好笑?”竹画掩了嘴嘻嘻笑道:“你呀,看书就看书,睡觉就睡觉,抱了书睡觉想感动主考官点你的状元呀?”赵天看了看手里的书本,便扔在一边,竹画又道:“你呀,整天都恹恹的,打从柘林回来就这样,也不知是怎么的了,要是我家主人看见了,不知又要说你什么了。

”赵天不耐烦地向她挥挥手道:“去,去,去,别整天学着你们楼主那样,婆婆妈妈就他事多,整天跟一事妈似的烦不烦呐。”竹画‘咯咯’笑了起来道:”为什么心烦呢?说出来听听。“说着一双眼珠的溜溜一转道:“莫不是雷二小姐的追魂慑魄手把你的魂给抢走了?”说着一拿茶盘,茶盅也不要了,咯咯笑着飞快地跑出房去,差点撞在一人身上,竹画定睛一看时,却是菊扇,菊扇轻轻打了她手一下嗔道:“又在瞎疯了,拿赵公子打趣,回去看楼主不收拾你。

”竹画笑道:“楼主再不会为这事教训我,我也是为赵公子好,你看他这两天的样儿。”菊扇不理她,走进屋子对赵天道:“外面出了一件事。”赵天听了一惊,忙抬头问道:“怎么了?”菊扇道:“刚才听说,朱慎在他家后院中设了一座擂台,说要给他女儿招婿。”竹画听见这事有趣,并不忙走,掩在菊扇身后走入,这时忙道:“那好呀,赵公子只要一出手,还不马到成功,这个郡马爷可是得来全不费---”菊扇没等她说完就打了她手背一下,竹画‘哎哟’一声,忽见赵天神情凝重,菊扇满脸责备之意,忙吐了吐舌头,闭口不言。

赵天沉吟了半晌方道:“老李他们知道了吗?”菊扇点点头,赵天一扶双膝站了起来,踱了两步,喃喃地道:“他这一招又是卖的什么药呢?”菊扇道:“李叔说也许朱慎一是想招募一些年轻高手好扩充他的实力,二来可以进一步控制于公子,当然如果有人高过于公子,他们对于公子就不会感兴趣了。”赵天双眉紧皱,沉吟道:“那么你们有没有告诉他这事?”菊扇忙道:“传信的人说时他也在场,而且,朱大小姐刚刚到府来找于公子,想必也是商量这件事。

”赵天听了,眼中稍亮,道:“她也来了?”菊扇道:“是,他们去了后花园。”赵天来回踱了一会儿,方道:“且看他们谈完了后怎么说,你吩咐下去,把花园四周的暗哨全部撤了,让他们清静清静。”菊扇应了一声转身而去,竹画也便收拾了参碗出去,赵天独自紧皱双眉低头思忖着。花园中,格格倚在一株芙蓉树下,痴痴地望着于江山,眼眸中飘忽着淡淡的无奈。于江山坐在小池旁的石凳上,随手摘着身边垂下的柳枝上的叶子轻轻丢入池中,池中几尾红鲤悠闲地游动着,叶子点上水面弄出一道道涟漪,红鲤一惊,都飞快地窜游几下又复停下,一条红鲤大了胆子浮上水面用嘴触咬着柳叶,就听格格道:“我爹的脾气你自然不知,只要他决定的事,旁人是别想说动他改了的,更何况他身旁的都是高人,他们的主意,我爹向来都非常赞同的。

”于江山叹了口气道:“你们的实力已然很雄厚了,这次又何必呢?”格格道:“比起雷家来,我们还差了一筹呢。爹说这次设擂,即使是失败者,只要乐意,我们家都会请入‘秀雁阁’中。”于江山抬起眼来望着格格,嘴巴微微张了张,却没有说话。格格也叹了口气,柔声道:“我知道那天在破板门,你是为了救我才和雷小小动手的。”于江山问:“那天到底是不是你?”格格微微点头道:“当然是,岳太白说如果不能让你归入朱家也可以,但绝不能让你投靠雷家,所以用我设了个局,让你和雷小小冲突起来。

虽然那一天这事我不知道,可是事后我想,即使我知道了,我还是会这么做。”于江山听了心上微微一紧,抬眼诧异地看着格格,格格脸上忧郁的笑容好象黄昏中最后一抹晚霞,她缓缓地道:“你从小生长在默风谷,整天受的教诲就是好好练剑好好做人,而我却不同,爹虽被贬到江南,可他老人家雄心犹在,眼下江南纷乱无序,他老人家正想广揽人杰,大力整治,我是他老人家的独生爱女,这种时候,当然要替他老人家分忧。”于江山有气无力地道:“所以你就答应了这种做法,也不管后果会怎么样?”格格抬起眼来道:“那叫我怎么办?让我去吵去闹去上吊、跳河来要胁?”说着两行清泪流了下来,她哽咽道:“你们默风谷的亲事那桩不是长辈在外头订好了的?你们自己也能作得了主?”于江山默然了,他只觉得胸中郁闷得难以承受,他受伤的这些天,格格天天来看望他还经常送药、送补品,甚至亲自给他敷药,他们在一起说着童年,说着现在,说着未来,可是转眼间,什么都不对了,这是个难以接受,却又是必须接受的事实。

格格垂下眼帘,努力克制住激荡的心绪道:“爹说了,只要你答应来主持‘秀雁阁’,擂台的比武招亲就会立即取消。”于江山道:“那么你的意思呢?也想让我来主持‘秀雁阁’?”格格抬起双眼,咬了咬下唇道:“我对你如何你应该明白,这是你自己的事,不要因为我而影响你的决定。”于江山沉默了,沉默得好象一千年的冰冷,格格向他告别,格格出了花园他也依然沉默,好象一切从来没有过发生。黄昏在人们忧郁的眼神中渐浓的时候,赵天在临街的一家小馆里找到了于江山,于东山手里端了个酒杯,木然的双眼望着街上行色匆匆的人群,盘中的龙牙豆吃得差不多了,酒却只喝了半盅,他只机械地嚼着豆子,好象只有这样,心中的郁闷才会被嚼碎。

赵天让小二添了副杯筷,又叫了四个炒菜,菜肴上桌,一阵香气扑鼻,于江山的肚子便‘咕噜噜’地叫了,他忽然回过神来,看见赵天关切的神情,终于露出淡淡的笑容道:“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其实我也不想这样。”赵天见他笑了,心下登宽,道:“这种事,你也难免着忙的。”于江山呷了口酒,伸筷挟菜吃了,方道:“如果格格开口求我去‘秀雁阁’,也许我就去了,可是他爹这么做,分明是在胁迫我。”赵天呵呵笑了道:“其实人家也是一番好意,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器重你。

”于江山自嘲地一笑道:“也许吧,可是这么着我总觉得不舒服,人毕竟不是牲口,你给它吃的,它就会跟你走。”赵天忽然意味深长地道:“其实做‘秀雁阁’的当家人也很好呀。”于江山盯着赵天的双眼道:“你希望我去?”赵天笑道:“朱、雷两家的内部我们都没有自己的人,这样很难分清敌友,如果你在‘秀雁阁’,朱家的许多事情我们就能知道。”于江山喝干了杯中的酒,一抹双唇道:“真要到了那时候,也许我们就成了敌人,说不定还要刀兵相见呢。

”赵天也忙盯着他道:“你认为你会这样做吗?”于江山半晌垂下头来,轻轻道:“我想不会。”赵天开心地笑了道:“我想也是。”说着站起身来道:“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吧。”两人出了酒店,走出不远,迎面见米口袋赶来,赵天笑道:“怎么啦?在家坐不住,是不是说错话,被佳叶赶出来了?”米口袋笑道:“你快些出西门,大帅让你去迎那地的狼土兵,那地兵一到,只剩下两路人马了,一旦到齐,大帅说就可以剿倭了。这些日子真把人急死了,那赵文华已来催过大帅好几次了。

”赵天忙道:“刚才让你办的事你办了吗?”米口袋道:“都弄好了。”说着转脸对于江山道:“打擂比武的事,已经替你报名了,不过有件事你们也许不知道,第一个报名的却是黄煌。”赵天眉头立时一皱,沉吟着道:“他怎么会这样?”抬眼见于江山脸上阴晴不定,知道此事一时不能分解清楚,便道:“阿米,你们先回去,等我回来后,我们再商量此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