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朋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上官无汲关上门,一转头就看到了黑衣小鬼的脸。这小子原来是要保护元泽林,难怪要和我抢尸体,因为他早知道元泽林是假死。不过真的很难想象他是如何在那么严密的的封锁下带着元泽林离开钱塘的,难道是侯青栩暗中帮忙?上官无汲突然想起他曾经遇见过“枪神”曹征的事,这几天他就一直被这样的高手追杀吗?就这个小鬼,他能做得到吗?黑衣小鬼被他看得皱起了眉头,冷淡地道:“我出去替你找把兵器,你要什么?”“剑吧!”上官无汲还是盯着他。

他倒是挺拼命的嘛!难道他不怕死吗?不是首次踏足江湖吗?没经过几次实战就要为一个半死不活的老头去拼命,他一点都不没感到不满吗?“你害怕吗?”上官无汲笑道,“一不小心可会死的哦!”黑衣小鬼看了她一眼,反问道:“那你呢?”“我当然怕了。没有道理要为一个不认识的老头拼命,我才十七岁呢!你不是只比我大一岁吗?难道你想活十八岁就去轮回转世了?”黑衣小鬼没有回答,注视她半晌,这才开口道:“元泽林有那么多的门徒弟子,但这次他都没有惊动,你知道为什么吗?”“为什么?”“因为他有两个非常值得信任的朋友,他把自己的性命交到了这两个朋友手中。

我的父亲就是其中之一,而另外一个就是派你来的人。”“是我哥,那又怎么样?”黑衣小鬼的眼中射出怒意,厉声道:“你还不明白吗?我们代表的是朋友之间的信任!就算死,我也必须保护好元泽林,让他明白我父亲是一个真正值得信任的朋友!”上官无汲不以为然地道:“如果是真朋友,怎么不自己来,却派我们两个小孩子来帮忙?”“在你哥的心里,你的命不比他自己重要吗?”上官无汲一愣。“你的兄长就跟我父亲一样,因为不能亲自出手,所以派了自己最亲的人来帮助元泽林,就为了朋友之间的义气。

”黑衣小鬼沉声道,“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我绝对会以性命来完成这次任务。”不等上官无汲反应,他转身就往院门走去。上官无汲呆在原地。她没有想到,这个她看不起的小鬼竟然比她思考得还要深入。虽然没有她想得多,但却抓住了本质。“喂!”她突然喊道,“你就这样出门吗?蒙着脸走来走去,别当别人是瞎子啊!要么把面罩拿下来,要么让宫隐日去。”“他不能单独出门,元泽林必须由他照顾。”“也对,那小子功夫不济,”上官无汲想起宫隐日被她一只手就掐得动弹不得的情景,无奈地道,“我去好了。

如果我一个时辰后没有回来,你们就马上离开这里。要是落入‘鬼娃’那变态侏儒或则邱阳手里,我可是守不住秘密的。”黑衣小鬼转过身来,正色道:“如果你真的被抓,我一定会去救你的。”上官无汲愣了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你还蛮讲义气的。开玩笑而已,我怎么会怕他们?干脆我就买一把金背大砍刀,要是碰上‘鬼娃’,我就一刀把他砍成两半!”说着快步往院门走去,手正要按上门,突然停下,往黑衣小鬼看来。她的表情有些奇怪。“怎么了?”黑衣小鬼问。

“我身上没有钱,拿五十两给我。”上官无汲说着一边示意黑衣小鬼过来,一边聚音成束,直接把声音传入他的耳内,“门外有人,应该是敌人的探子。”黑衣小鬼会意,手按上刀柄,一边往她走来一边道:“要那么多干吗?一把剑最多就几两银子。”“别那么抠门嘛!大不了我以后还你,快拿来!”“好。”这个字一出口,黑衣小鬼就已拔刀出鞘。一道耀眼寒芒破空而去,门顿时被劈得粉碎!门外的人刚一察觉,还未迈出半步,就已倒在血泊之中。墙角的一人反应稍快,一纵身就跃上对面的屋顶,迅速逃窜,急步如飞。

脖子突然一紧,上官无汲甜美地嗓音已在他耳边响起:“走得这么急,要小妹送你一程吗?”微微一笑,一下把他甩向地面。以她的手劲,这一摔非同小可,这人只是挣扎了一下就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上官无汲从容落下,拍拍手,向黑衣小鬼微笑道,“这院子不错,门对着别人的墙,杀人都不用担心被人撞见。”黑衣小鬼看向地上的人,道:“是谁派你来的?”“问这么多干吗?就算他说了我们不一定认识。把他带回院子里去,让我来问。”那人抬头瞪着上官无汲,目光吓人。

“你看我干什么?”上官无汲在他面前蹲下,用手勾起他的下巴,笑道,“小妹的分筋错骨手还不错吧?”黑衣小鬼这才注意到他摔下来之后就没有动过,四肢似乎脱臼一般挂着,惊讶地道:“你什么时候做的?我一点都没有看到。”“折磨人的办法,你还得好好学学呢!”上官无汲用手按住那个人的肩膀,用力一捏,顿时响起骨头破碎的声音。黑衣小鬼微微一震,似乎想要阻止,但最终咬咬唇,没有说话。那人痛得全身颤抖,脸上的五官全部扭曲变形,但仍是没有发出一声呻吟,只是瞪着上官无汲,一字一顿道:“少主不会放过你们的。

”上官无汲扣着他的下巴,笑道:“你想自杀?嘴里有毒药吗?那我就不妨碍你了。”她松开手,站直身体。黑衣小鬼脸色一变,骇然道:“别让他死!”“来不及了。”那人身体一阵剧烈地抽搐,一行紫黑色的液体从嘴角流了下来。“像这些人都会带着见血封喉的毒药的,从他们嘴里什么也问不出来,。”上官无汲悠然道,“别管他,我们进去吧!”黑衣小鬼要复杂的神色看着她,“你见过很多这样的人?”“当然。这些还是小意思,有一种叫作死士的,那才叫不要命呢!放心吧,只要你跟着我,我会罩着你的。

现在还是先逃命要紧。”她朝院子里喊:“宫隐日!”“来了!”宫隐日应了声,匆匆从旁边的一间小屋里钻出来,“可以吃饭……”看到破碎的门,顿时脸色一变,惊骇地道,“发生什么事?”“你没听到声音吗?”“我在煮饭。”“天!”上官无汲无奈地一拍额头,哭笑不得,“一个警觉性这么差,一个又是什么经验都没有的小鬼,我怎么会碰上你们!”“对不起……”“道歉有什么用?还不快去收拾一下,我们马上离开这里。”宫隐日一愣:“要走?”“你死的?快去啊!”被上官无汲这么一喊,宫隐日不再讲话,转身就往元泽林所在的房间跑去。

黑衣小鬼疑惑地道:“为什么要走?”“你是白痴吗?你以为这两个人是在这看风景的?我们被发现了,他们两个只是留下来望风的,一定有人已经回去报信了。”上官无汲说着不耐烦地摆摆手,“算了!要说到让你明白是很困难的。你快出去打探一下,看我们往哪里走比较安全。”说话中宫隐日已经背着元泽林出来,道:“离这里不远还有一处安全的落脚点,我们快走吧!”上官无汲点点头,向黑衣小鬼道:“你来背,这样走得快一点。”“我不走。”上官无汲不耐烦地道:“少废话!还不快点!”黑衣小鬼摇头道:“我不走。

”“你又怎么了?你想找死的话别拖累我,快把元泽林背上。”“不。如果他们来了没发现我们,一定会四下搜索,我们走不远就会被追上。”“我知道!如果我们人手充足,还可以留下几个来拖住他们。可我们只有三个人,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等一下来的一定都是高手,无论谁留下来都只有死路一条。”“我留下来。”上官无汲惊讶地望着他。这个虽然比她大上一岁但阅历却远不如她的黑衣小鬼眼中射出坚定的神色,平静地道:“我不会让自己的同伴被杀死的。你们先走,我脱身之后就去另一落脚点与你们会合。

”上官无汲还看着他。“快走吧!元老师不能吹风!”上官无汲这才想起元泽林到现在都未吭一声,骇然道:“他怎么回事?还活着吗?”“师父的身体很虚弱。先前讲了太多话,现在又昏过去了,可能要几天才会醒。”“真麻烦,让我来背吧!”上官无汲正要上前,一把带有铁链的大刀横在她面前。“干什么?”“给你。”上官无汲惊讶地看向黑衣小鬼,“把刀给我?那你怎么办?”“你拿着吧,没有兵器防身很危险的。”上官无汲愣愣地看着他。这是一把平实无华的刀,刀鞘上的图案已经磨损,刀柄以黑布裹着,显得十分陈旧。

上官无汲犹豫着接过,将刀往外抽出一点。一道寒刀划过视网膜,她顿时全身一震。藏而不露,大巧若拙,果然是宝刀!上官无汲吃惊地看着黑衣小鬼:“你要把刀交给我?这可是把宝刀!”“我不是送你,只是借你防身。不过……”黑衣小鬼迟疑道,“要是我死了,那就……”“别说了,”上官无汲飞快地跑到门外,把那具服毒自尽的尸体扛了进来,“我也留下来,宫隐日带着元泽林先走。”黑衣小鬼迟疑道:“万一他被追上……”“他当然会被追上,”上官无汲平静地道,“就是要让人发现他的去向,好让他们去追。

”“可师父……”“把元泽林给我,”上官无汲不等他说完就从宫隐日背上扯下元泽林,把罩在外面的斗篷一把扯下来,给地上的尸体披上。黑衣小鬼一震:“你要……”“你说呢?”“你要宫隐日背着尸体逃走,把敌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吗?”黑衣小鬼的眼中射出不可抑制的怒意,“你为了自己竟然要牺牲伙伴!”“我为了自己?我要是为了自己,现在早到茶楼喝茶去了,还用在这里等死?你很讲义气是吗?那好,把一切都交给你,你能确保元泽林活着吗?”“总之我不同意……”“我同意!”宫隐日突然道。

两人一起看向他。“我同意姑娘的提议,”这位清秀的少年眼中射出坚定之色,平静地道,“我的武功最差,这是我唯一能帮上忙的地方。”“不行……”黑衣小鬼正要反对,却被宫隐日打断:“既然是伙伴就要互相信任,对吧?请你相信叶姑娘吧!”黑衣小鬼无言。上官无汲看着宫隐日的眼神里多了一丝复杂的神色。但她还是马上就扛起了元泽林,沉声道:“没时间了,我先把人藏好,宫隐日马上把尸体背走。”未等他们反应,她就往房间跑去,一脚踹开门,直奔卧室。

一手抓住床沿,就这样面不改色地将整张床托了起来。一下把元泽林塞进床底。虽然不是什么隐秘的地方,但对方要是不仔细搜查的话,一时间也不容易发现。毕竟谁能想到大名鼎鼎德高望重的“武林判官”会躺在床底下呢?“对不起了,元老师,你就先在这里待着吧!”她拍拍手站起来,长长呼了口气,看向手中的刀。没有一丝多余的装束,看来宝刀的主人也与此刀一样是个朴实、干练的人。这么沧桑的宝刀,一定是久经磨练,想来原先是属于黑衣小鬼的父亲的。

可他会是谁呢?上官无汲的脑中闪过天下用刀名家的名字,却找不到与之相符的人。难道他是个世外高人?缓缓走至门口,直见黑衣小鬼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喂!你不会还打算一个人对付吧?连刀都不用?”上官无汲笑着朝她走去,“小小年纪就这么爱出风头,可不是好事哦!”黑衣小鬼往她看来。“我突然发觉你这小鬼还有那么一点男子汉的味道。”上官无汲将刀移到他面前,笑道,“既然是男人,怎么能让一个弱女子替你拿刀呢?”“这是给你防身的。

”“真正的男人,不需要他的女伴自己防身,因为他就有能力保护身边的人。除非……他还只是个小鬼!”黑衣小鬼一把夺过长刀。上官无汲哈哈大笑。世上再也没有比这个少年更可爱的人了。明明大她一岁,却像从来没见过世面的小男孩似的。“哈哈……你真的有十八……”“小心!”黑衣小鬼的话音未落,无数的箭就如暴雨般往两人射来,将他们的身型完全笼罩。上官无汲还是纹风不动。箭头在瞳孔中不断放大,直往她身上射来。“锵!”一声短暂的出鞘声,寒光只是一闪,所有的箭全部断成两截,落在她的脚前。

这个小鬼不仅可爱,更是个一等一的高手!“小兄弟好刀法。”一道阴柔磁性的声音传来,两道身影从墙外鬼魅般掠入。身影一长一短,速度一快一慢,正是英俊迷人的“鬼君子”邱阳与矮小丑陋的“鬼娃”。后者的眼中射出恶毒的光芒,似要将两人生吞活剥。邱阳则像一位风度翩翩的贵公子,他赞的虽是黑衣小鬼,但目光却落到了上官无汲的脸上,俊美的脸盘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道:“很远就听到姑娘的笑声,真像个快乐的天使。”上官无汲冷笑道:“可惜看到你我就笑不出来了。

”“哦?”“你说要替我教训这个丑八怪的,现在又和他成双入对的出现。说话不算数,亏我还那么信任你。”邱阳笑道:“原来是这样。昨日姑娘不告而别,在下只顾着伤心,还真把这件事给忘了。要不我现在就替你教训他?”鬼娃脸一沉,冷森森地道:“要找女人到别处去,这个小贱人非死不可!”黑衣小鬼眼中射出怒意,踏前一步,却被上官无汲拦住。“跟这种丑八怪声什么气?”她笑着道,“他是我的,你可不能打他的主意。先把刀借我一下。”鬼娃尖声道:“小贱人,等一下你就笑不出来了。

”“你这是威胁我吗?看来我不教训教训你是不行了,”上官无汲注视着宝刀,叹了口气道,“可惜我不会用刀呢!”“那你就去死吧!”鬼娃一声怪叫,身体跃起,手中铁鞭就往上官无汲白皙的脸颊抽来。“小心!”黑衣小鬼惊呼。一抹笑意从上官无汲的嘴角浮现。寒芒破空,一道血雾喷出。鬼娃甚至没有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就从空中直落了下来。“啪!”铁鞭落地,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在他的脸上浮现。这样的人,还说自己不会用刀?黑衣小鬼与邱阳几乎同时一震,眼中均现出不可掩饰的惊骇之色,尤其是黑衣小鬼更是震惊之极。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邱阳只是惊骇于上官无汲的速度与准确,而黑衣小鬼则是一眼就看出其中的可怕之处。从拔刀的时机,刀劈出的脚步、速度,到握刀的手法全都把握得恰倒好处。他实在不知道上官无汲还是个用刀高手!鬼娃更没有想到,所以他现在就以成了死人。这简单干脆的一刀却向所有人都发出了无声的警告:轻视她上官无汲的人,必然要付出血的代价!黑衣小鬼与邱阳惊骇的目光中,上官无汲从容地将刀移到唇前,轻轻一吹。血珠滚落,刀锋立时又如一汪秋水。

果然是宝刀!以刀遥指邱阳,她的脸上路出可爱的笑容,左手指往内轻轻一勾,似在招呼对方过来。这种挑衅显然带着嚣张的意味。邱阳笑着摇了摇头,指指她的身后,道:“姑娘还是小心身后,你的朋友有危险哩!”他说的没错。在她身后,一男一女两个刀手正左右夹击,扑向黑衣小鬼。上官无汲微微一笑,也不转身,反手掷出一刀。刀气破空,两人同时一声惨叫。血溅出!一刀劈开两人,上官无汲又闪电般接刀在手,往第三个冲进来的人——一个持长枪的的年轻人投去。

寒芒只是一闪,刀锋已擦着他的喉咙。“很可惜,你的枪没有机会出手了,”上官无汲她斜眼看着他手中纯银打造的长枪,略微有些惊讶,“银枪?你是‘风枪手’顾苍羽?”年轻人脸色发白,一言不发。“听说你这几年在巴蜀混得不错,连‘枪霸’车释都败在你手上,可我看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要杀就杀,何来废话!”“还蛮有骨气的嘛!你不怕……”上官无汲突然全身一震,脸色猝变。寒意。一股无形的寒意突然自身后冒了起来,在一瞬间竟令她手足冰冷。

是谁?这种气势,这样的寒意,这个人是……心神电转之下,上官无汲立即还刀入鞘,向顾苍羽微笑道:“我怎么会杀你呢?我在帮你啊!如果我的动作稍慢一点,你的银枪就已经出手了。你可知道在‘枪神’面前动枪会有什么后果吗?可是会被挑断手筋,成为废人的。”顾苍羽一震,不可自信地道:“你是说……”“哈哈……”一阵震耳长笑自墙外传来,接着是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好厉害的丫头!这么远就能感应到老夫,真机灵哪!”上官无汲笑着往院门走去。

“枪神”曹征的大名是如雷贯耳,只是他一向介于正邪之间十分高傲,她倒是还未亲眼见到。不过这只脚一踏入门槛,她就发觉这位令人闻风丧胆的“枪神”与她想象的一模一样。高大魁梧的身躯,斑白但狂野的散发,五官明朗霸气,整个人就如一杆枪般笔直,霸气十足,状如天神。一看到他,黑衣小鬼顿时全身剧震。“丈八长枪,金线为缨,除了‘枪神’曹老前辈还有谁敢用这样一把霸王枪?”上官无汲瞄了眼顾苍羽,笑道,“看来你们的行动缺乏有效的组织,否则你怎么会不知道大名鼎鼎的‘枪神’也来了吗?你还打算用枪吗?”在“枪神”的面前班门弄斧会有什么下场,众所周知。

顾苍羽脸色发白,突然松开手中长枪,转身就往院门走去。曹征满意地一笑,向邱阳道:“有人看到那小子把人背走了,已经派人去追。你最好跟上去照应一下,这两个小娃娃就交给老夫了。”“有劳曹前辈。”邱阳足尖一点,身影已飘出墙外。“把刀给我!”黑衣小鬼挡到上官无汲面前,沉声到,“这里交给我,你去帮宫隐日。”上官无汲微一苦笑,视线往上移去。“你不如先叫宫隐日来救我会比较现实。”黑衣小鬼顺着她的目光望去,顿时全身一震。对面房屋的瓦片上,黑压压地一片人影,无数的弓箭正对着院子里的三人,蓄势待发。

有曹征在,他们当然不会放箭。可一旦上官无汲想要逃走,身体势必要离地腾空,那时万箭齐发,瞬间就能把她射成马蜂窝。曹征的目光落到上官无汲手上的刀上,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你也会用刀?这三个人是你杀的?”“是我杀的!”黑衣小鬼抢着道,“你冲我来就行了!”“你又逞什么英……”“住嘴!还不把刀给我!”黑衣小鬼一下从她手中抢过宝刀,压低声音道,“你先休息一下,有机会就逃走。”他没有像上官无汲一样聚音成束的本事,当然逃不过曹征的耳朵。

曹征点头道:“小小年纪倒也挺有男子气概的,武功也不错。你叫什么名字?”“你不用知道!”“好胆色!上次你只知道逃跑,这次就让老夫掂量掂量你究竟有几两重。来吧!”没有丝毫犹豫,黑衣小鬼拔刀出鞘,人刀化为一道长虹,破空而去。刀气纵横,竟然连站在身后的上官无汲都被割得皮肉生痛。他打算拼命!上官无汲的心突然一跳。不是遇见南宫绝时不安的悸动,而是实实在在的震撼!看着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刀,就连再胆小的人也不禁要被那义无返顾一往无前的气势所震撼,就算自私如她,也不由被这沸腾热血而感动。

“铛!”霸王枪迎上,寒光剧甚。黑衣小鬼不退反进,甚至连身势都没有变化,挥手又是一刀。刀气更甚。上官无汲的心沉入了谷底。黑衣小鬼的刀法虽然出神入化,但到底缺乏实战经验。换了是她上官无汲,就算从未遇上霸王枪这样的兵器,也应该知道要避其锋芒,设法变成近身战,封阻霸王枪的威力。一寸长,一寸强。这样与霸王枪正面对抗,分明是自寻死路!可是……上官无汲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对手是“枪神”曹征,要避开霸王枪靠近他谈何容易。就算以她的身手步法也没有多少把握,何况是黑衣小鬼。

看来今天是凶多吉少了,除非……“不要退!跟他拼了!”要想活着离开,只有放弃黑衣小鬼了!只有利用他缠住曹征,她才有机会逃走。只要曹征不对她出手,要避开弓箭手应该不是难事。只要她能成功的逃出院子,以她的轻功绝对不会被人追上,到时候就马上离开杭州。聚福客栈是绝不能再去的,寒枫不会饶了我的。不如先去找南宫绝那混蛋报一掌之仇,等过段时间老哥气消了以后再回去。心神电转之下,她就朝黑衣小鬼喊出了上面那句话。上天可以作证,她只是为了逃走而已!黑衣小鬼正被霸王枪逼得连退三步,闻言猛一咬牙,往前直冲上去。

他的身体顿时被气劲割开十几道口子,鲜血染红了黑色的夜行衣。似乎没有感觉到疼痛,他毫不迟疑地一连劈出三刀。一刀快似一刀,一刀强似一刀,完全是拼命的打法!上官无汲的心里又是一颤。不过这种愧疚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她立即回复了平静。深吸口气,将体内的真气缓缓调整至最佳状态,右脚勾起地上的银枪,握入手中。就拿顾苍羽的枪来对付箭阵吧!下定决心之后,上官无汲立即足尖一点,腾空而起,往墙外投去。就在这时,一道前所未见的强大气劲自身后袭来,将她的身心完全笼罩。

“当着老夫的面想逃跑,你是活腻了!”上官无汲全身剧震,闪电般转身。霸王枪刺来!若非亲眼所见,上官无汲绝不会相信世上会有如此可怕的枪法。不,是如此可怕的气势!这一枪刺来,竟令她手足冰冷,四肢僵硬。毫无预兆,毫无防备,身体又正在上升,她根本就没有机会避开。“让开!”一声暴喝将她从极度的恐惧中唤醒过来,黑衣小鬼从天而降,一刀劈中枪柄。兵器交击之时,上官无汲闪电般向后连翻五个筋斗,倒退数丈。而首当其冲的黑衣小鬼则被撞得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她的脚前。

他脸上的黑色面罩瞬间被血浸湿,鲜红的血自下巴淌出,触目惊心。上官无汲握枪的手一紧。“别动!”黑衣小鬼自地上爬起,用满是伤痕的手臂挡在她面前,喘着气道,“我们连手也打不过他。你还是先保留体力,等他疲惫了再逃。”上官无汲愣愣地看着他的背。霸王枪至。黑衣小鬼猛地把她往后一推,提刀迎了上去。“当!”刀落地的声音穿透耳膜,在上官无汲惊骇的目光中,黑衣小鬼全身失去平衡,再次摔落在地。可他那颤抖的手仍是死命地往刀柄伸去。上官无汲的眼睛突然模糊。

怎么回事?为何她的胸口会如此沉闷,为何她的呼吸会这么困难,为何……这是为什么?“小丫头,”曹征的声音响起,“在老夫面前拿枪,你可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上官无汲全身一震。“别欺负女孩子……有种找我!”黑衣小鬼不知何时已抓住刀柄,以刀支撑着身体,吃力地站起来。刀锋颤抖,双腿颤抖,甚至连他手背上的血亦在颤抖!上官无汲的心突然也颤抖了起来。他……这个小鬼……一抹笑意自她的唇间浮现。“我知道,”她突然笑着转向曹征,“所有在前辈面前拿枪的人都被您变成了废人。

”略微有些惊讶。“你倒是冷静地很。”“前辈知道上官无汲吗?”“上官无汲?”曹征略一思索,恍然道,“是哩!是那个盗走飞仙剑的丫头。叶孤城那小子徒有虚名,却连个黄毛丫头都对付不了,亏老夫还如此看好他。”“如果前辈遇见上官无汲,就再也不会把别人变成废人了。”“哦?”“因为她会让前辈明白,霸王枪根本不算什么。”曹征的目光一寒。“什么?”“我就是上官无汲。有无的无,孔汲的汲。”曹征微微一愣,随即仰天大笑。笑声爽朗,响震云霄。“好!好!比起这个只会拼命的小子,你这女娃儿倒是有趣多了。

不过老夫最恨光说不做的人,想要活命就要拿出真本事来。只要你能挡老夫十招,老夫今天就放你们一马,三天之内绝不追击。”“前辈是说二十招放两个人?”“不错。”上官无汲瞄了眼黑衣小鬼,微笑道:“只放我一个的话,是不是只要十招?”“你不管他了?”“带着他,我还有活命的机会吗?”上官无汲神色自若地道,“我就以手中银枪迎战,如果能挡前辈十招的话,还望您遵守承诺。我发誓,只要前辈放我一马,我今生绝不插手元泽林的事。”“元泽林?”曹征似乎吃了一惊,“你们保护的人就是他?”上官无汲惊讶地道:“前辈不知道吗?您不是为他而来?”曹征的反应有些奇怪,似乎在思考什么。

不过他马上就恢复了常态,冷然道:“老夫是来杀人的。杀死你们和你们要保护的人。”“不管那人是谁?”“不错。”上官无汲迟疑道:“前辈……受制于人?”“笑话!普天之下有谁能制老夫,有谁能敌得过老夫的霸王枪?”曹征双目一寒,杀意立现,“多说无益,动手吧!”上官无汲不再言语,退开几步。“怎么办?”她走至黑衣小鬼身旁,压低声音道,“我不会用枪啊!把你的刀和我换一下吧!”“不!”黑衣小鬼颤抖着抬起刀锋,沉声道:“我来对付就行了,你不用出手。

”未等上官无汲阻止,他又浑身浴血地扑了过去。上官无汲唯有跟上。先将黑衣小鬼推到一边,她整个人闪电般往曹征射去。枪影一闪,化为一点寒星直刺心脏。银枪一顿。曹征已经徒手抓住枪尖,目光落到她握枪的手上,微笑道:“你就是这样挑战老夫吗?连枪都不会拿,还想在老夫手上过十招?”上官无汲脸一红,没好气道:“少罗嗦!”她双手握枪,死命地往回抽,仍是无法把银枪从曹征手上拉回半分。“让……我来……”黑衣小鬼不知何时已挣扎起来,向两人走来,“放开她。

”曹征的脸上现出失望的表情,叹道:“老夫太失望了。她根本就不能跟你比,小子。”他看向黑衣小鬼。就是现在!上官无汲的眼中亮起耀眼寒芒,原本正死命往回拉扯的银枪猛地往前一刺。深厚的内力一下自枪尖爆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刺心脏。去死吧!曹征猝不及防,手掌被割开一道口子,急忙往后一翻,避开银枪。他的脸色顿时一变。上官无汲握枪的手法已经与刚才截然不同。先前她的双手就像个门外汉般胡乱抓着银枪,可现在却俨然像个用枪高手。我不会用枪?笑话!“再会了,曹前辈!”上官无汲哈哈一笑,整个人就入离弦之箭般从曹征身旁直射而过,冲天而起。

曹征岂容她就这样逃走,微一冷笑,霸王枪猛地射出,直追上官无汲。强大的气劲以枪尖为中心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将她整个人往后吸。就是现在!上官无汲眼中寒芒剧甚,体内真气逆转,凌空换口真气,原本一往无前的身体突然折了回来,直逼曹征。为了阻止她逃走,曹征这一枪必然已是全力,这是正是他防御最弱的时候。上官无汲要等的正是这个时刻!谁都没料到她能凌空换气,更没有人能敌得过她快如闪电的身法。去死吧!黑衣小鬼的眼中满是惊喜。这一招的确出人意料,再加上她本就惊人的速度,根本没有可能避开。

但上官无汲的心里却是平静之极。“枪神”曹征是不可能这么容易被击败的。果然,霸王枪并未回转,只是轻轻一晃,就将她连人带枪从身旁甩了出去。笑意再次从上官无汲的嘴角浮现。就是现在!握枪的手一换一转,枪头竟然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转了回来,自腋下穿出,回刺曹征的背心。这个自称不会用枪的人,枪法却已神乎其技!先用话来误导曹征,让他误以为自己不会用枪而放松戒备,又故意以错误的方法拿枪丑态百出,进一步使曹征低估自己,最后却在最关键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时刻使出夺命绝招。

三个时刻她都拿捏准确,不差分毫。她何止是聪明,简直就是天才!曹征的脸色第三次变化。与前连次的震惊不同,这一次是愤怒。真真正正的愤怒!霸王枪一转,使的正是与上官无汲同样的招数!然而霸王枪的威力岂是银枪能比,“枪神”曹征的威力又岂是她能抗拒?上官无汲虎口剧震,银枪脱手而出。“小心!”黑衣小鬼失声惊呼。只是短短的两个字,又是以这么快的速度喊出,所用的时间当然是短之又短。可是当他的话音落时,所有的动作已经停止。“嗒……”“嗒……”鲜血一滴滴落下。

曹征的表情冰冷,眼中满是怒意。“回马枪?你竟敢在老夫面前使出回马枪的招数,你忘了谁才是枪神!”上官无汲没有说话。她也根本无法说话!枪尖刺入心口,若非她的双手及时抓住,霸王枪早已透胸而过!徒手抓住锋利的枪头,心口的疼痛使她深刻地感受到死亡的气息。只要她稍一分神,长枪立即就会结果她的性命!黑衣小鬼吃力地迈开步伐,想往他们走来。“好一个不会用枪,你竟敢戏耍老夫!”曹征冷冷地看着她,嘲讽地道,“看到没有?这才是真正的回马枪!”上官无汲冷笑道:“没想到堂堂‘枪神’也如此虚伪。

你有什么疑问直管问我好了,何必讲这些废话。”“老夫有什么疑问?”“你想问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学枪的;你想问我是谁教我枪法的;你想问我修炼的是什么内功心法,竟然会有这么深厚的内力,让你无法震断我的心脉。”上官无汲微笑道,“因为你像我这么大时根本没有这样的修为,你之所以能打败我,只因为……”曹征的脸沉了下来。“只因为什么?”“只因为你比我多吃了几十年的饭而已。”曹征的眼中寒芒一闪,但上官无汲似没有看到一般,微微一笑,接着道:“你已经七十几了,而我才十七岁,这就是我们的差别。

我知道,霸王枪是你的骄傲,论枪法你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可是你这个第一来得多么不容易啊!武林一向奇才辈出,‘兵王’毕情二十岁精通所有兵器。‘金钱先生’暗器、轻功、步法同为天下第一,叶孤城十七岁挑战严千负,而你呢?你每天练功多少个时辰,努力了多少年才有今天的成就?”曹征的脸色可怕之极,但语气却出奇地平静。“继续说下去。”“你不是天才,你也看不起天才,但这并不表示天才就不存在,就好象今天一样。我和黑衣小鬼一个十七,一个十八,请问枪神前辈,您在多少岁时才有我们今天的修为?三十?四十,还是五十?”这句话显然命中曹征死穴!曹征盯着她,一字一顿道:“你以为老夫会中你的激将法?”“既然在前辈眼中,我只是个逞口舌之能的人,那你就杀了我好了。

”上官无汲说着松开手,就那么任由霸王枪刺着心口,朝曹征微微一笑,“动手吧!”她笑地一如往昔的甜美、纯真,可眼中却闪着自信的光芒。——像她这么聪明的人,当然知道怎么才能打动眼前这个高傲自负的老前辈。曹征盯着她。很好,他的心已经被软化了!现在不能迫地太紧,不然他会以为我在耍心计,对我没有好处。上官无汲立即收起笑容,换上一副真诚的表情,道:“我真的很向往有一天能像前辈一样名扬江湖,成为一代宗师。所以无汲恳求前辈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

因为……”她停了停,这才缓缓道:“我真的不想现在就死。”最后一句倒是她的实话,所以她无论是表情、眼神,还是声音、语气,都十分地诚恳,再加上她那双天真无邪的眼睛,就是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被她打动。果然,曹征微微一震,握枪的手好象松了一些。就在上官无汲以为他会移开霸王枪的时候,一个尖细的笑声飘了过来。上官无汲猛地抬头,往墙上的灰色身影看去,一张夸张的青铜面具映入她的眼眸。竟是在小巷里要她杀元泽林的灰衣人!“是你!”上官无汲全身一震。

“姑娘好口才,连我都要被你打动了呢!”灰衣人像上次一样,用尖细的假音笑道,“要是我记得没错,几天前你杀死另一个老前辈时,眼神也是这么真诚的吧?”上官无汲咬牙道,“不知道是谁在暗中吹笛子的,卑鄙小人!有种的话就下来跟我单打独斗,藏头露尾算什么英雄?”灰衣人笑道:“有曹老前辈在,岂容我造次。”“不用讲了!”邱阳的目光突然又冷了下来,直直地盯着上官无汲,“我杀了她就是!”杀机立现。上官无汲自知多说无益,猛地一掌劈中枪柄,侧身一翻,往后急退。

她的身体刚一腾空,霸王枪就已刺了过来,避无可避。这次真的死定哩!就在上官无汲犹豫是否要徒手对付长枪时,一道黑影遮住了她的视线,黑衣小鬼已经挡在了她面前。没有宝刀在手,没有足够的体力内力,明明已经筋疲力尽的他竟然奇迹般地出现在她面前,用血肉之躯为她挡枪!上官无汲全身剧震。××××××××××××××××××××××××××××××××××××××××××朋友。

这两个上官无汲四岁时就会写的字,直到今天才突然在她的生命中出现。很久以后,当她回忆起这一幕时才发现这个肯为她挡枪为她而死的黑衣小鬼竟是她这辈子第一个朋友。朋友。朋友的朋,朋友的友。霸王枪至。一道尖锐刺耳的哨声划破小院的上空。小说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