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他们(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夜未深,人已静。当烛火把他的身影投到窗上,整个小院都沉浸在寂静之中。影子漆黑,衣裳却是雪白的。他就如夏日里的一片雪花,可以欣赏、赞美、惊叹、震撼却绝不长久。他在喝酒。与往常一样,他的面前还是放着两坛酒、两个酒杯。酒杯是满的,酒坛也几乎是满的。每个晚上,只要不参加任务,他的时间几乎都花在擦剑和喝酒上。剑已经擦得雪亮,可酒却很少动过。江湖人都爱喝酒,可聪明的江湖人绝不会让自己喝醉,尤其是他这种连命都不属于自己的人。他就这么坐了将近一个时辰,这才端起酒杯。

酒至唇边,他的目光突然转向窗户。一道寒光闪过,手中的酒杯瞬间粉碎。与此同时,屋内的三盏灯也一齐熄灭。从他察觉有人到酒杯破碎只是一瞬间的事,如果敌人的目标下移两寸,此刻他的喉咙已经多了一个血洞。三盏灯、三个方向,同时划破灯罩,同时熄灭,可见敌人至少在三个以上。漆黑之中,一个黑影破窗而入,寒光闪耀,剑气逼人。“铛!”气劲交击,他立时倒退一步。来人的内力在他之上!一剑既出,剑势立即回转,从一个出其不意的角落刺了过来。剑光四射,眨眼之间两人已对拆二百多招。

最后又是“铛”的一声,两剑相碰,来人借着反弹之力射出窗外,消失不见。×××××××××××××××××××××××××××××××××××××××××××ד如何?”“速度很快,称得上是武林少有的快剑。

”“比你快?”“当然,那么短的时间就两百多剑,可见每剑的速度有多快。他的剑招几乎没有间隔,属下挡得连手都软了。”“如果我不是让你试他,而是杀他呢?”“如果是杀人,三十招已足够。”上官无伋终于看向邱阳,神色有些怪异,沉声道:“三十招?你未免太自负了吧?”邱阳微笑道:“不是属下自负,而是在大小姐面前,属下不想说谎。”“少废话!总之你就告诉我,南宫绝的剑法如何?”“四个字:有招无心。”“有招无心?你是说……他的剑意不行?”“何止剑意,他的剑法根本没有内容可言。

属下猜,教他武功的人根本是想将他培养成杀人的工具,他所注重的只是速度和技巧。唉,其实杀人的剑法才是真正厉害的剑法,属下刚才都在鬼门关绕了几圈哩!”上官无伋阴沉着脸,没有说话。她自幼练剑,又是叶孤城与金钱先生那样的名师指导,自然明白邱阳的话中之意。有招无心的武功还叫武功吗?没有剑意的剑法还称得上剑法吗?就算他的速度再快,招数再狠辣,假如没有内涵,也只能是死招。只要能破他的速度,就能……“大小姐,接下来还要试谁?俞祈信吗?”上官无伋回过神来,瞪着他道:“要说多少遍?他的武功不行,你别碰他!”邱阳失笑道:“他又不是美女,属下碰他干吗?只怕是大小姐……”“是!我是喜欢他,而且喜欢地要命。

如果有人敢伤害他,我就跟他拼命!”邱阳笑了笑,又道:“刚才那三盏灯是怎么弄的?同时熄灭,大小姐这手暗器可真是神乎其技啊!左右手并用,还是三个不同方向,太不可思议了。”上官无伋嘲讽地道:“这算什么?邱公子三十招就能破解快剑,这种本事才教人佩服呢!”邱阳这才发现她的异样,讶道:“大小姐好像很不高兴,是属下做错什么了吗?”“你没有错,只是我这个人本来就不太正常。不仅脾气坏,而且还心狠手辣。”上官无伋微微一笑,突然身影一幻,瞬间来到他的背后,伸手就往背心拍去。

邱阳全身一颤。“我已经把银针射入你背后幽门穴,很痛吧?”上官无伋漫不经心地道,“放心,我也试过,死不了的。”邱阳的肩膀微微发颤,俊美的脸庞也变得惨白,却还在微笑:“属下既然已是大小姐的人,是生是死自然都由大小姐做主。”“如果你真的这么忠心就回去睡觉吧!等哪天本小姐高兴,说不定就帮你把针取出来。”“是,属下告退。”邱阳果然转身就走。上官无伋的拳头突然握紧。是的,她的高兴。很不高兴!南宫绝是裕王派来的,跟邱阳一样都是潜伏的危机,随时可能对她构成威胁。

所以她要通过邱阳去试试他的武功,但结果却出乎意料。邱阳虽没用过分的词,但他语气中的那抹不经意却深深刺痛了她。在她眼中,那个永远白衣如雪、冷若霜冰的男人,就如天际的一片白云,那么遥不可及。当她假意要杀南宫绝,而裕王毫不犹豫地点头时,她才开始意识到,这个人其实只对她有特殊的意义。这种落差着实让人很不是滋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