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游戏(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邱阳俊美的脸上立即现出五个鲜明的指印。他愣了一愣,呆呆地看着凶神恶煞般的上官无伋,讶道:“大小姐为何生气?是属下做错什么了吗?”“你还装?这是什么!”上官无伋寒着脸,把手中的青藤纸狠狠砸向他的脸。邱阳疑惑地展开。这是俞祈信写青词专用的,上面还有他写了一半的文章,可见他是突然中断的。而在青词之后,另一个人又龙飞凤舞地添上了两行字,与俞祈信秀气的字形成很大对比。“久闻上官小姐海量,明日戌时雅鉴斋,韩某恭迎芳驾,不见不散。

”邱阳念着上面的字,疑惑地道,“这是写给大小姐的邀请函,关属下什么事?”“邀请函?”上官无伋冷笑道,“应该是通知书吧!你们欺人太甚!”“你们?”邱阳一脸疑惑,“属下不明白大小姐的意思。”“你有什么不明白的?你们抓走俞祈信,不就是想要挟我吗?告诉你,本姑娘不吃这一套!”邱阳总算明白过来:“大小姐以为是我抓了俞祈信?”“不是你,也是冥王座的人干的!”“冥王座只有杀手,怎么会无缘无故绑架俞公子呢?更何况,他们就是行动也是以少主的名义,绝不会留自己的名姓。

”“那韩文博呢?别告诉我,这个‘韩某’指的不是他。”“属下确实不知道‘韩某’是谁,不过就算是韩文博也与冥王座无关啊!因为他已经离开冥王座,自立门户了。”上官无伋火冒三丈,抬手又给了他一巴掌,骂道:“你当我白痴啊!要不是冥王座的命令他会绑架俞祈信吗?”“他真的走了……”“你还说!”上官无伋一把扯住他的衣襟,冷冷道,“给你最后一个机会,马上告诉我韩文博在哪。马上!”邱阳一脸无辜:“他不是会在雅鉴……”他的话还没说完,上官无伋眼中寒光一闪,已经一拳打向他的脸。

气劲破空,杀气逼人,她这一拳足以要他的命!邱阳向后摔去。不是他想躲避,而是有人更快一步拍在他的肩膀上,帮他避开了这一拳。是寒枫。一看到他,上官无伋的怒火更甚:“没你的事,快滚开!滚!”“我要走了。”上官无伋正打向邱阳的拳头停在了半空。“你说什么?”她终于正眼看向寒枫,有些意外有些惊讶又有些不知所措,“你……你要走哪去?”“离开京城。”“什么时候?”“现在。”上官无伋松开拳头,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噢……那闻聚福知道吗?”“闻老板已经走了。

”“呃?噢……”她的头垂得更低了。俞祈信刚被绑架了,她的心正乱着,闻聚福竟然就这么丢下她走了,连声再见都没说,现在连寒枫也……“你要走就走好了,不用跟我说。反正我……”她故作不经意地抬起头来,正要说几句保面子的话,突然愣住。眼前空空荡荡,早没了寒枫的身影。“大小姐……”邱阳同情地看着她,欲言又止。“哼!早就嫌他们烦了,走了更好!”“不是寒公子他们,是……”“是什么啊!”“大小姐昨天没有出过屋子吧?其实有一个人昨天也不见了。

”上官无伋一震。“南……南……南宫绝也被抓了?你们太过分了吧!就不怕裕王找你们算帐吗?”“冤枉啊!是陆承风来找南宫公子,然后两个人一起走的,看样子好像不会再回来了。”上官无伋的脸完全变成铁青的。“大小姐……”邱阳怯生生地道,“如果您允许的话,属下能不能离开几天?”“滚!通通给我滚!”“谢大小姐!”邱阳立即捂着红肿的脸颊走了。上官无伋又气又恨,脸上一阵红一阵绿,狠狠地在青藤纸上踩了几脚。老哥要我改,寒枫要我改,老爷子也要我改!做一个所谓的好人,关心身边的人,为别人着想,这就是他们想要的上官无伋吗?如果我还是以前的我,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哪用这么受气!××××××××××××××××××××××××××××××××××××××××××××邱阳被赶走了,俞祈信被抓走了,南宫绝被带走了,而其他客人全都搬走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上官无伋就成了聚福客栈唯一的客人。

这种突如其来的寂寞与失落实在让人抓狂,她只呆了半个时辰就冲出小院,冲出客栈,跑到全城最热闹的地段,跑到这个地段最热闹的酒楼里没命地倒酒。是的,倒酒。两大坛上好的女儿红,一个大海碗,她哗哗倒了一半才想起晚上还要赴约,绝对不能喝醉。于是她就继续倒着,直到酒溢出了碗流到桌面再顺着边缘落到地上,她还是没有停。很多人在看她,可她一点都不在乎。她就这么倒着,倒完了一坛又换另一坛。直到有一只手端起了桌上的碗,她才抬起头,眯着眼看向桌前的人。

她当然不会知道,这个人将会改变她的一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