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武学之宗(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能跟武学奇才“金钱先生”相提并论,那一定是大大有名。是谁?是谁?是谁?“这位前辈已经退出江湖多年,请恕我不便相告。”宋之绮平淡地说完,又看了眼上官无伋失望的表情,微笑道,“不过我的师门倒不是什么秘密,只是没有什么名气而已,要是上官小姐感兴趣……”“快说!快说!”上官无伋都不耐烦了。“‘神宗’。”“什……什么么?”“‘神宗’。”上官无伋怀疑地盯着她。这算是什么帮派?听都没有听过,怎么可能培养出像宋之绮这样的绝顶高手?“我是‘神宗’的第九十八代传人,刚才提过的那位前辈是我师门上一代的传人。

”“九十八代?”上官无伋哂笑道,“你们这个帮派创立多久了?是一年换一代,还是一天换一代啊?”“‘神宗’至西汉建立,至今差不多是一千五百年。”上官无伋一震。一……一千五百年?就是最强大鼎盛的王朝也没有这么长的寿命,何况是一个江湖帮派?“‘神宗’并不是一个帮派。”似乎看穿了她的疑问,宋之绮不慌不忙地解释道,“我们的使命是秘密传承中华武学,并不是像武馆一样开门收徒,所以在有的时候可能整个“神宗”就只有一人。”“既然不收徒,那还传什么?”“因为武学在不断创新,也在不断流失。

大部分习武的人在乎的只是自己武功的高低,而不会去关心武学的传承与发展。或许有一天,人们都不再习武,那中华几千年的武学就有可能被遗忘。每一代‘神宗’传人都有两个使命,一是专研武学,二是四处游历寻找新的传人。”上官无伋失笑道:“这么说,就算有一天所有人都不练武了,还有‘神宗’再默默地传承中华武术了?”“这只是希望,能不能办到不是我能预料的。”一个神秘的组织,一千多年来世世代代地“秘密传承”着所谓的中华武术?这算是说书还是说笑话?换了是另一个人,上官无伋早就掉头走人了,可能还要骂对方有病,可宋之绮的武功她是亲身领教,再加上老爷子与毕情对她的特殊关照,又让人不得不信。

“既然你们是传承武术的,为什么不叫‘武宗’却叫‘神宗’?听起来像传教徒似的。”宋之绮失笑道:“这个问题我小时候也问过。‘神’指的是神州,《史记》里不是有一句‘中国名为赤县神州’吗?神州是中华的另一称呼,而‘神宗’的全名即‘神州武学之宗’。”上官无伋还是半信半疑:“这么说你什么武功都懂了?”“当然不是。我十三岁离开师门,游历天下,至今所懂得也不过是一些皮毛而已。此次进京,一是想向各位前辈讨教,二是为了找一个人。

”“谁?”“上官无伋。”上官无伋一愣。“老爷子与瞿馆主都是我仰慕的前辈,也早就想来拜见,但若不是你,我不会这么急进京。”宋之绮微笑道,“因为数日前,我巧遇了一位前辈,听说了一些你的传闻,并且答应了他一件事。”“哪个前辈?”上官无伋顿时戒备地瞪着她。能跟宋之绮提起我,那一定是个熟人了。不会又是寻仇的,看这个宋之绮武功不错,所以求她杀了我吧?宋之绮神秘地一笑,“这位前辈是瞿馆主的好友,也是位名扬天下的大英雄。他说不久前刚见过上官小姐,就算你不记得了他,但你的手臂一定还记得。

”上官无伋的手臂下意识地颤了一下。她知道这位大英雄是谁了。××××××××××××××××××××××××××××××××××××××××××××既是瞿天华的好友,又是名扬天下的大英雄,还让她有深刻记忆的,那就只能是不久前用独门分筋错骨手教训过她的戚继光了。

这位赫赫有名的戚家军首领,刚一进京就引起了嘉靖的高度警觉,在锦衣卫的严密监视下安安分分地度过了三天,随后又规规矩矩地离城了。根据戚继光的解释,他来京城只有两个目的,一是探视好友,而是请求率军北上抗击鞑靼。尽管锦衣卫也证实了这两点,但嘉靖却始终耿耿于怀。可朱承砚另有重任,他又不放心把如此机密的事交给别人去办,只好先拒绝了戚继光的请求,把他打发回浙江,又传命地方锦衣卫严密监视戚家军的一举一动。对于嘉靖帝小心翼翼,上官无伋一直是抱着嘲笑的态度。

人家是百姓心中的抗倭英雄,又是独自一人来京城,难道还想造反吗?直到与宋之绮的一段对话后,她才发觉自己越来越崇拜嘉靖了。这老家伙!看着好像病入膏肓离死不远了,其实鼻子比狗还灵,能轻易地嗅出任何不寻常的气息。现在想来,还真觉得有些蹊跷。戚继光是一方将领,重任在肩,就算是倭患已除、北上心切,那也只用上疏就行了,没有道理亲自跑这一趟。原来他真的另有目的!最让人意外的是,这个目的竟然还跟目前嘉靖最关心的“捕鱼计划”有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