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伤人(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一种刀可以隐形。 小说城手机版适合手机阅读的免费站,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小说城手机版适合手机阅读的免费站,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在刀落下之前,没有任何的预兆,更没有丝毫的声息,等到刀落下之后,人的生命也随之完结。从刀动到人亡的这个过程中,刀就好像是隐形了一般,看不到、听不到,甚至连警惕性最高的人也感觉不到。现在,上官无伋就看着这把隐形的刀。

很不起眼的刀,通体没有一丝光泽。很窄,很薄,没有刀鞘,手柄处只用白色布条缠了厚厚的一层。 幼时学刀,听到师父提起“隐形刀”之名,她还百思不得其解。此刻亲身经历、亲眼目睹,她才恍然而悟。这样的一把刀,随便藏在哪个角落里都不会引人注目;没有刀鞘,省去了拔刀的时间,更省去了刀锋出鞘时的摩擦声;颜色够暗,刀身够薄,在挥动时不会有寒光,也不会有破空声。再加上使刀的人善于隐藏,手脚够稳、速度够快,的的确确就像隐形了一般。“好俊的身手!”一刀落下之后,宝月楼掌柜就对着上官无伋竖起了大拇指。

“隐形刀?”上官无伋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你是王七的什么人?”掌柜也微微一愣:“你还认识我大师兄?”“大……大师兄?”“我们同门学艺二十载,他是师父的首徒,不是我大师兄是什么?那你又是他什么人?”“我的刀法是他教的。 ”“原来他是你师父。如此算来你还得叫我一声师叔了。”上官无伋冷笑道:“先别急着攀关系,刚才这一刀的帐我们还没算呢!”“算账可别找我!”掌柜还是一脸发愁的表情,连连叹气,“当这一天的掌柜,我就够头疼了。

要算账直接找我老板算去。”“你老板是谁?”“就是刚才被你掐着的那个。”上官无伋猛地转向朱载圳,狠狠地盯着他,沉声道:“是你?你竟然设局要杀我?”朱载圳微笑不语。“真要是这样就好了!”掌柜的皱着脸,十分郁闷地道,“杀人多容易的事,我还用得着叹这半天的气吗?”“那你来干什么?”“保护一位叫何以薇的姑娘,应该待会儿就会来了。 ”“真的?刚才那一刀是怎么回事?你明明想杀了我!”“给钱的老板都快被你掐死了,我要是不出手救他,以后不得喝西北风?”上官无伋看看朱载圳,又看看他,半信半疑。

搞什么?竟然又多出一个高手,还是她半个师叔!“你真是王七的师弟?”她又盯着掌柜那张皱巴巴的脸,疑惑地道,“那你们的师父是谁?”“我师父不就是你太师父吗?”“少废话!快说!”掌柜摇着头,连连叹气:“唉!大师兄要收徒弟最起码也要找个尊师重道的嘛!害我还以为捡个了厉害的师侄女呢,唉!”朱载圳微笑道:“既然这个侄女不太孝顺,待会儿动起手来你应该就没有顾虑了吧?”“原本是没有的。 只要银子给足,就是我大师兄来了,我也没有顾虑。

不过现在嘛……唉!”“现在如何?”掌柜没有回答,只是连连摇头叹气。俞祈信不由笑了起来:“前辈的意思,应该是嫌这个活太棘手吧?说是来保护一个人,可在这观察半天却越来越困惑了。连付钱的老板自己都搞不清楚要保护谁伤害谁,让办事的人如何不苦恼呢?”“这小伙子够聪明。干脆你就提点一下我老板,省得我再叹气了。”“这还不容易。早点把子落下,不就不必举棋不定了?”“好主意!”掌柜转向朱载圳,“老板,你还是下点决心,早点选一个算了!”上官无伋一脸愕然,不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哑谜,愣愣道:“选什么?”“当然是选老婆了!”掌柜叹气道,“早点在你和何以薇之间选一个。

省得你们等一下打起来我不知道该帮谁。要是帮错了,就怕老板一怒之下连银子都不给,唉!”上官无伋杏目一瞪,脚旁的凳子就飞了出去。掌柜反应迅速,伸手就抓住凳子。但他随即全身一震,猛地松开手,翻身避开。凳子直飞出去,把后面一排的几副桌椅都撞得粉碎。惊骇的光芒在小眼睛里一闪而过,这位宝月楼掌柜的脸又皱了起来。“太厉害了!”他十分郁闷地对朱载圳道,“还是选这个吧!不然等一下动起手来,我打不过她呀!唉……现在的小姑娘是不是都这么厉害,内力比别人练了几十年的还深厚。

唉,可怕,太可怕了!”上官无伋怒道:“你还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好凶啊,老板!你不选她还敢选谁啊!”朱载圳的目光却不知何时变得冰冷,沉声道:“你见过宋之绮?”掌柜与上官无伋同时一震。“你……你太不够意思了!”掌柜看向俞祈信,皱着眉道,“你告诉我老板,不是让我喝西北风吗?”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集中到俞祈信身上。宝月楼掌柜是朱载圳的手下,怎么会跟宋之绮扯在一起?这跟俞祈信又有什么关系?俞祈信还是一脸平静,微笑道:“前辈这可就冤枉我了。

是你自己说漏了嘴,怎么能怪到我的头上呢?”“我说什么了?”“你说,‘现在的小姑娘是不是都这么厉害’。为什么要用‘都’呢?你见过几个厉害的小姑娘?在这北京城里,武功能够与这位上官小姐相提并论的年轻女子就只有一人,那就是‘神宗’传人宋之绮。”“啊!原来是这样!”掌柜又愁眉苦脸地对着朱载圳,“老板,这不能怪我呀!是这小子识破了我的身份,领那个宋之绮来找我的。那丫头太厉害了!我刑老三第一次输给女人,还是个小丫头,实在是没脸见人啊!可技不如人,只能是乖乖听话了。

”朱载圳淡淡道:“他们让你做什么?”“就请我喝茶。在城西的碧香茶苑,那的素斋也很不错……”“你找过宋之绮?”老板没发怒,上官无伋却火了,气冲冲地瞪着俞祈信,“你到底玩什么花样?为什么跟她混在一起?”俞祈信微笑道:“刚才前辈不是说了吗?我们是约了朋友去喝茶,顺便品尝素斋。”“朋友?哪个朋友?”“是我。”一道柔和的女声替他做了回答。一听到这个声音,上官无伋与朱载圳同时一震,目光往门口望去。何以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