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即日启程(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两个好姐妹久别重逢,很高兴地抱在一起。结果这一个点了那一个的穴道,同时呢又被另一个所带的迷药给迷晕了,”朱希忠的笑容中不由多了丝戏虐,悠然道,“这可真像你上官无伋干的事啊!也只有你,才能结交这么一个心有灵犀的姐妹。”上官无伋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还心有灵犀呢!也不知那个柯小涵用的是什么迷药,竟然连她都招架不住,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只能有气无力地靠在软塌上干瞪眼。“她人呢?”她咬牙切齿地道,“千万别放,等我恢复了再亲自找她算帐!”“大夫说她被点的穴手法独特,旁人无法破解。

就算我放了她,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又能逃到哪去呢?”“哼!早知道我就直接要她的命!”“她不是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吗?据说还常帮着你打架,你真下得了手?”“鬼才是她的姐妹呢!我就知道她不安好心,这次绝不能让她活着回去!”朱希忠叹了口气,道:“这恐怕由不得你。”“什么意思?”“你听说皇上的病情了吗?”上官无伋点头。“有人说皇上是吃丹药吃坏了龙体,也有人说皇上是被龙气所冲,只有皇上身边最亲近的几个人知道真相。就连我这个锦衣卫指挥使都被蒙在鼓里。

”上官无伋哂道:“他们瞒别人容易,但怎么能瞒得过你?你是指挥使,又是飞鱼的老爹,难道那么多的锦衣卫就没有几个是你的亲信吗?”“你说的不错。这些年来,锦衣卫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只不过我既不方便也没有兴趣插手。不过这一次……”“这一次闹得太大了,对吧?”上官无伋笑道,“凤鸣山庄的余孽直接跟老头子叫板,还把他给毒倒了,所以你这个养尊处优的国公爷也不得不出手了。”朱希忠的嘴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意:“看来你并知道承砚在查你。

”“查……查我?为什么?”“皇上中了毒,而这种毒是何以薇从循灵谷带来的。如果我没记错,循灵谷的谷主似乎是武林三绝色之一的‘灵蛇仙子’上官暄。”上官无伋全身一震,顿时变了脸色。她终于有点明白了。“听说那个叫小环的丫头曾经陪着何以薇去过循灵谷,”朱希忠似乎没有察觉她的异样,续道,“她是锦衣卫的秘密死士,她所知道的事,承砚会知道,皇上也会知道。以你跟上官暄的关系,他们会怎么想?”不知为何,上官无伋的心里突然涌起一团无名火,怒道:“是!我是上官暄收养的,那又怎样?难道我一生下来就有本事躺路边要饭吗?”朱希忠微微一颤。

他那张俊美迷人的脸庞突然现出了一种十分忧伤的表情,沉声道:“这件事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你会一个人在江湖上闯荡?你的父母呢?”“父母?”上官无伋冷笑道,“你要问的是那个会杀我的侯子轩还是已经死了十七年的瞿心竹呢?”朱希忠呆住。自己心里不痛快,上官无伋就自然而然地也想伤害别人,所以讲这句话的时候,她就已经等着看朱希忠的反应了。可出乎她意料的是,朱希忠只是愣了愣,似乎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随后又恢复了正常。他的脸上虽然没有了笑容,但也绝称不上悲伤,那双依旧年轻的眼睛变得深邃难测,看不出内心的想法。

“十七年……”他缓缓地重复着,目光又落到上官无伋脸上,“我以为她过得很好……你受苦了。”这三句话都只讲了一半,而且也没有任何关联,听得上官无伋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有一点她倒可以肯定,至少这位英俊风liu的国公爷不像闻聚福那样用情至深。朱希忠又道:“既然皇上已经追查下来,只怕我也瞒不了多久,今晚我就安排送你出城。在京城里承砚对锦衣卫和东厂的影响力都很大,不过到了别处,我这个指挥使还是有点作用的。到时你带上我的令牌,行事再小心谨慎些,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你干嘛对我这么好?你好像对瞿心竹也不怎么……”“那个柯小涵不能死。”“为什么?”“如果她死了,追查循灵谷的线索就会中断,所有的矛头都会指向你,到时你就万劫不复了。又如果她落到锦衣卫手里,把一切都招了出来,你也难免被牵连,说不定她心怀怨恨还会诬陷你。”上官无伋哂道:“那照你的意思还得放了她了?”“最好如此。她是个聪明伶俐的人,有她跟锦衣卫周旋,他们就没功夫来寻你的麻烦了。更何况,她是上官暄派来找你的,如果她出了事,难免会迁怒到你身上。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就早点离开京城,以后也不必故意跟循灵谷结仇,自己提防着点就是了。”“哼!我才不怕她们呢!我……”上官无伋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一道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一个蓝衣锦衣卫跌跌撞撞地冲进门来,脸色发白,喘着气道:“指挥使!不……不好了,景……景王……”朱希忠丝毫不以为意,只是淡淡道:“没看到我有客人吗?出去。”“景王受伤了!皇上龙颜大怒,要您联合东厂彻查此事呢!”上官无伋微微一震,也变了脸色,惊骇地道:“朱载圳受伤了?怎么伤的?是谁打伤他的?”“景王不肯说,皇上命我们去查呢!若是在子时之前找不到凶手,我们锦衣卫、东厂还有城防都要获罪!”朱希忠还是没有反应。

他的表情与其说是平静,倒不如说是麻木来得更妥当些。就连上官无伋都大吃一惊,可他却像没事人一般,只是摆了摆手,示意这个锦衣卫出去。谁不知道景王爷是皇上的宝贝,要是查不出真相,大家都要跟着倒霉。“指挥使!”锦衣卫急了,也顾不得礼仪身份,大声催促道,“您……您快去趟衙门吧!城防王将军已经封锁城门,东厂的督主也在那等着您呢!”朱希忠似乎没有听见,只是转向上官无伋,依然轻声道:“城门关了,你恐怕不好出去。这样吧,你回去准备一下行李,今晚亥时到南门碰面,我亲自送你出城。

”上官无伋瞪大眼睛,愣愣地看着他。没……没事吧?这大叔是不是聋了?连嘉靖的圣旨都听不见,还有心情管她怎么出城?“走吧!”朱希忠也不等她回答,转身就往外走,几步之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终于转身看了那个锦衣卫一眼。“指挥使……”那人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打断了。“不准告诉她有关景王的任何事。”朱希忠顿了顿,又补充道,“派人守住景王府,不许她靠近半步。”说完之后,他就不急不慢、神色平静地走了出去。上官无伋呆住。这个国公爷大叔到底怎么了?连嘉靖的旨意都充耳不闻,是不是着了魔了?他最后这两句话,摆明是不想我靠近朱载圳,怕我惹祸上身。

若真是着魔,又怎么会这么细心呢?这可真是怪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