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圣火枪是谁(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正月初三,这艘华丽的巨舰终于驶进了京师的港口,展现在上官无伋面前的是一个辉煌壮美的都城。自永乐十九年迁都到今嘉靖四十三年,北京城作为大明朝之京师已达一百四十年之久。这座在元大都基础上改造、拆建的帝都东西长两千一百余丈,南北一千七百余丈,由紫禁城、皇城、内城、外罗城四部分组成。其中外罗城于嘉靖三十二年动工,历经十年,刚刚在去年才建成。上官无伋与“寒枫”住的正是外罗城。这座竣工不久的城池全部由砖块砌成,其中建有天坛、山川坛。

由于原元朝中都的居民也大多在此居住,而外罗城正好将这部分居民圈入城内,因而人口稠密,商业繁荣。上官无伋两人住的是我们熟悉的聚福客栈,而且接待他们的正是客栈的大老板闻聚福。这位中年老板虽大腹便便、一脸富态,却与大多数的精明的生意人一样,为能多赚钱而不辞辛劳。聚福客栈的各个分店都在长江以南地区,原在京师中并无分号。但外罗城一落成,这位大老板就亲自赶到京师打通关系,于去年年底在城南开了这家客栈。上官无伋在下船的第一天就住进了这里的贵宾房。

与寒枫一样,这位假寒枫与她同个院落,房间就在她的对面,中间隔着一个小花园。初到客栈,又是新春,闻聚福这位东道主为尽地主之谊,特地安排了一桌酒席为两人接风。上官无伋因为练睡功而错过了裕王的年夜饭,到了京城又见到了自家人,心情舒畅地大吃了一顿,其狼吞虎咽之势,令人乍舌。“小姐要看歌舞吗?”上官无伋一边挥动筷子,一边表示否定地摆摆手。——她的嘴腾不出时间来说话。“既然如此就多喝点酒,”闻聚福笑呵呵地为她斟上第四杯酒,“来,喝个四季钟儿,一年四季好气象。

”上官无伋端起杯子一饮而尽,口齿不清地道:“那个冒牌货死哪去了?”“寒公子回屋休息了。”“什么寒公子?他是假冒的,你听不出声音吗?”闻聚福笑着道:“属下只知道他是陪同小姐前来的寒公子,至于他的声音是否有变化属下也记不起来了。”你倒机灵啊!上官无伋懒得揭穿他,一边吃一边道:“我这次进京可是要办正事的,你最好帮我打点打点。”“小姐尽管吩咐。”“瞿老爷子的情况还有住址你知道吗?”“瞿老爷子?”闻聚福笑道,“他可是武林的泰山北斗,在江湖上混的哪个没听过他的大名?再加上他与儿子瞿天华开创了瞿家武馆,一向维护公理,打抱不平,就是寻常百姓也很少有人会不知道他们父子俩。

”“他到底叫什么名字?整天就听到瞿老爷子、瞿老爷子,名字还真没听过呢。”“瞿老爷子原名叫瞿恭,不过从二十年前就没有人叫过他的名字了,所有人都叫他‘老爷子’,所以小姐没听过也不稀奇。”“这个外号真够嚣张的!”“这倒不是老爷子自封的,是江湖朋友叫出来的。老爷子十一岁出道,纵横武林四十余载。各门各派的掌门、帮主以及一些有名的游侠,三成的人受过他的恩惠,三成得过他的教导,还有三成的人曾与他并肩作战过,十成的江湖人就有九成都与他关系匪浅。

可以说瞿老爷子不仅是瞿家的老爷子,也是全江湖人的老爷子。”上官无伋哂道:“可还是有那么一成人不把他放在眼里,不然怎么敢在他的地盘伤了毕情?”“这件事说来蹊跷,到现在还没有人明白真正怎么回事。”“我就是为这件事来的,你把你知道的说来听听。”闻聚福整容道:“瞿老爷子自过了六十大寿就金盆洗手,退出武林。还离开瞿府,住进了城南郊外的一座偏僻的小山庄。从此足不出户,潜心修行,只有一个叫老九的老仆人随身伺候。老爷子平日不见客,只有在每年寿辰才请三位故人前去一会。

”“我知道,听说他请的都是普通人一辈子都见不到的高人呢!”“瞿老爷子的故人自然不是等闲之辈。就说去年,他请的可是‘佛手’杜莫和‘玉女’金雨,以及‘武林判官’元泽林。杜莫与金雨都是成年数十年的人物,元泽林更不必说,天底下也就老爷子请得动他。”上官无伋终于把注意力从食物上收回来,讶道:“他请了‘佛手’和‘玉女’?他们最近的情况你知道吗?”这两人正是在杭州时,韩文博那伙人请来对付他们的。她与黑衣小鬼合力应付‘活僵尸’韦兴,而叶星辉则独自对付杜莫与金雨两人。

自那夜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两位曾经并肩作战的同伴。她与黑衣小鬼二对一,尚且落在下风,黑衣小鬼还掉了一只手臂,而叶星辉以一人之力应付两个成名数十年的人物,不知结果如何。闻聚福笑道:“这两夫妻一向行踪不定,谁能知道近况?不过听说两人曾在几个月前与通明教的左使叶星辉交过手,两人联手仍不能留下叶星辉,不禁心灰意冷有退出江湖之意。”上官无伋心里暗自佩服。看来,叶星辉的修为确实远在她之上。“对了,元泽林的事怎么样了?这一个月有没有新的动静?”“小姐放心。

侯青栩只对外宣称凶手是一位佩剑少女,既没说姓名也没提供画像,擒凶的事相当于不了了之。不过……”“不过什么?”闻聚福笑笑,不好意思地道:“小姐也知道,江湖上有名的女孩子虽然不少,可都像沈大小姐那样是有身份有背景的,不会引人怀疑。再加上有城主的悬赏令在前,所以有些人都猜测杀了元泽林的少女就是盗取飞仙剑的……”“我没有偷飞仙剑!”“是!是!属下胡说八道。”上官无伋气氛地将酒一饮而尽。真是岂有此理!臭老哥,明明是他自己把剑交给我的,又对外颁布什么悬赏令,搞得上官无伋这个名字天下皆知。

现在好了,不知道是什么人那么有想象力,把上官无伋和元泽林的死联系在一起(虽然的确是她干的,可她也舍命保护过他啊),现在她更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看来以后不能再轻易透露真实姓名了。“毕情是怎么回事?”她心烦气躁地问,“姓叶的无缘无故要我来找什么凶手,烦死人了!”“‘兵王’毕情是瞿老爷子的至交好友,早已退出江湖多年,此次出山正是为了替老爷子的长孙报仇。谁知……”“长孙?”上官无伋打断他的话,“这关他孙子什么事?他长孙不就是什么瞿潭宇吗?三年前就很有名了。

”“因为瞿潭宇被害,所以‘兵王’才出面。”“被害?是谁向天借胆,敢动老爷子的宝贝孙子?”闻聚福有点意外地看着她,惊讶地道:“小姐不知道这件事吗?”“我这三年都在关外,对中原武林的事并不清楚。”“在关外?那小姐更该知道才对。这件事就发生在塞外大漠,人人皆知啊!”上官无伋终于放下筷子,看向闻聚福。“大漠?”“小姐真的没有听说?那圣火枪呢?”“圣……”“圣火枪。”上官无伋的心一颤,惊讶地看着自己微微颤抖的手。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一听到这三个字就觉得心神不宁?我认识这个人吗?“这是……外号吗?”“小姐真的没有听过‘圣火枪’的事?”闻聚福的语气已可用惊骇来形容,“大漠上的吸血魔鬼‘圣火枪’可是连中原的百姓也家喻户晓啊!”“到底怎么回事?你从头再说一遍。

”“说起这个可复杂哩!”闻聚福叹了口气,“这得从‘大漠之王’收到红缨枪时说起……”×××××××××××××××××××××××××××××ד大漠之王”黑穆尔,以一柄霸王枪横扫塞外,威名远震整个蒙古部落。

两年前的一天,正是黑穆尔的五十大寿,宾客云集,就在一片欢声笑语之中,一柄长枪从天而降,插在了黑穆尔的脚前。银白的柄,火红的樱。惨剧就在那一刻开始。当夜子时,黑穆尔被一阵异常声响惊醒,独自一人循声追去,就没有回来。无数的家丁弟子连夜寻找,直到天明时分才在沙漠中发现了他的尸体。黑穆尔喉咙被利刃切断,连血管都是暴露在外,全身上下未留下一滴血液。在尸体的额头上骇然刻着三个汉字:圣火枪。与此同时,黑穆尔的家中那柄红缨枪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在人们都黑穆尔的死感到悲痛同时对凶手无限痛恨之时,却没有想到所有的悲剧才刚刚来开序幕。鞑靼有名的勇士,兀良哈令人敬仰的英雄,瓦刺的武林高手,这些在关外有名的人都接二连三遭到了杀害。一样的是留下三个字,一样是滴血未剩的干尸,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这样的惨案发生了三十余起,且被害的人不分部落、国界,整个大草原都被血腥与恐怖笼罩。中原武林也有人前去一探究竟,但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就连“浙东游侠”卓清寒与其夫人“玉面鸳鸯刀”沈雨桦也双双横尸在沙漠之中。

在八个月前,威振镖局少镖主郑颖押镖前往鞑靼,在途中遭了‘圣火枪’毒手,整个镖队上下三十多人无一活口。此事轰动武林,也激起了一位热血少年的斗志。那就是瞿老爷子的长孙瞿潭宇。瞿潭宇天资聪慧,武功甚得瞿天华真传,是瞿家众多弟子中的佼佼者。少年成名,又深受老爷子宠爱,瞿潭宇游历江湖、广结好友,因而结识了常年代父走镖的郑颖。就在噩耗传来的第二日凌晨,瞿潭宇留书拜别了亲人,踏上了前往塞外的行程。好友的惨死以及众多无辜者的被害激起了这位正直优秀的少年的一腔热血,使他义无反顾地走上了擒凶与复仇之路。

这同时也是一条不归路。与所有被“圣火枪”盯上或者盯上“圣火枪”的人一样,瞿潭宇也很快失去了踪迹。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尸体还没被发现。“兵王”毕情就在这个时候出现。有“天下第一高手”之称,被尊为“万兵之王”的毕情退出江湖已达二十年之久,此次突然驾临京师,自然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就在人们纷纷猜测“兵王”此番出山的目的时,在天子脚下的北京城却又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大事。“兵王”毕情受伤了。在瞿老爷子的山庄,有老爷子这位武林泰山北斗坐镇,全天下公认的武学第一高人竟被一名神秘人打伤,还险些丢了性命!“若不是城主擒住凶手,以内力护住他的心脉,毕情恐怕早就死了。

”闻聚福最后用一种不无骄傲的语气道,“看来昔日的‘兵王’也老了哩!”然而,上官无伋关注的却不是这个。圣火枪……小说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