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故人易逢(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今夕良辰、月色如洗,亲朋旧友、欢聚一堂。无论是为了警惕无忧山庄的报复,还是为了试探东方世家的态度,这场在特殊时期举办的接风夜宴,邰哲峙似乎都不应该缺席。就如肖璐所言,江笛与东方赫都是冲着覆天帮来的,若让他们与南宫世家达成协议,后果将不堪设想。在这种情况下,身为覆天帮帮主的他又怎能不去呢?然而他却偏偏缺席了。因为他在等一个人,一位故人。夜深人静、曲终宴散,就连代表他出席晚宴的肖璐都已回来复命,这位故人却依然迟迟未到。

肖璐带回来一个颇具深意的消息,那就是南宫无敌与韩青韵也出席了晚宴,足可见对南宫世家对这场晚宴的重视。否则以南宫无敌的身份与个性,又怎会屈尊降贵、亲自为这些后辈接风洗尘。但不知两位老前辈今晚是否有所收获呢?邰哲峙微笑。对于这场晚宴上可能达成的协议或联盟,他并不关心,也根本无须关心。肖璐告退之后,他又看着手中的书,神情安静而专注。这是一本唐诗,他正翻到韦应物的《淮上喜会梁州故人》一首,目光停留许久,似乎颇有感概。

就在这时,房门推开,一个人轻轻地走了进来。脚步声很轻,莲步轻移,伴随着淡淡的幽香,应该是位美丽怡人的妙龄女子,然而却不是他的助手肖璐。邰哲峙并没有抬头,只是淡淡道:“三少夫人芳驾莅临,有何赐教?”“你怎么断定我就是三少夫人?为什么不是肖姑娘呢?”对方软语反问,稍显低沉的声音中带着淡淡的笑意。面对他的客套,对方却是直接称呼“你”“我”,倒是出乎意料之外。邰哲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道:“人的声音、面容乃至于身份都可以伪装,唯独脚步声无法作假。

三少夫人气息悠长、眼中精光隐而不显,必定是位深藏不露的内家宗师。虽故意放重脚步,然步法之平稳灵逸远非肖璐可比。”对方莞尔道:“我好心提醒,你倒自信得很,说了这么一通夹枪带棒的话。那我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不是什么三少夫人,你认错人了!”邰哲峙这才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女子。女子年约二十,在朦胧的灯光下,面容娇美、灿若玫瑰,不是那日他在玉茗园中见到的三少夫人是谁?只是当时她态度清冷、矜持而含蓄,而此时却笑靥如花、温柔悦色。

迎上她明亮迷人的双眸、温暖娇俏的笑容,邰哲峙竟不由愣了一愣,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心中似有所动。——方才对着肖璐两靥生春、美人醉酒的惊艳一幕,他尚且连头都没抬,怎么此刻反而会对一位是敌非友、并且即将成为人妻的女子动心?莫非这位三少夫人真有什么摄魂夺魄的魔力?“如何?”叶心微笑道,“是不是认错人了?”“在下不明白少夫人的意思。”“还叫‘少夫人’吗?呆子!呆子!”这两句“呆子”叫得娇中带嗔,美目流动,当真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邰哲峙乍闻这两字,竟真的呆住了。呆子!呆子!好遥远的称呼,如此听来竟仿若隔世。“你在读诗吗?”叶心甜甜笑着,又上前一步,毫不避嫌地俯下头往他手中的书卷看去,轻吟道,“江汉曾为客,相逢每醉还。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欢笑情如旧,萧疏鬓已斑。何因不归去?淮上有秋山。好一句‘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倒是今日之写照了!只是故人鬓未斑、发未白,反倒是风华正茂、意气风发呢!”邰哲峙讶道,“谁是故人?”“你倒来问我?你今晚不去赴宴,不正是为了等这个人吗?”“在下的确在等一位朋友,但不知三少夫人与她是什么关系?”“她也是我的朋友。

”叶心轻叹道,“而且她托我告诉你一声,她来不了了,永远也来不了了。”“为什么?”“因为她死了。难道你没听说?”邰哲峙闻言笑了起来。他笑得十分轻松开怀,笑声在寂静的黑夜中传得很远。他一边笑着,一边打量着眼前的眼前的人,就连眼中都带着浓浓的笑意。叶心一直等他笑完,这才问道:“你笑什么?是不是说,一个死人怎么会知道有人在等她,又如何能拜托另一个人来替她赴约?你是觉得我这个谎话编得太拙劣了,所以可笑?”邰哲峙笑着摇头:“我笑的是这个死人生前记性不好,死后反倒记起故人来了!”“十年的时间太长啦!一时记不起来也是有的。

”“十年前的事记不得也就罢了。可十年之后重逢,我们又见面多次,她居然始终记不住我的名字容貌,每次再见面时都要问我是谁。”“她的记性可够差的!”叶心叹道,“这种无情无义的人死了,倒也没什么可惜的。”“不可惜,但却可恨。”叶心一愣,讶道:“为什么?她活着时你尚且不恨,如今人都死了,为何反倒恨起她来了?”“她活着时虽然没心没肺、无情无义,可同时也是个无依无靠、无魂无魄的可怜人,所以我不但不怪她,反倒觉得同病相怜。

可如今她虽死了,却拥有了我所梦寐以求的东西,如何不让人眼红妒忌呢?”“她拥有了什么?你梦寐以求的又是什么?”邰哲峙神色平静,目光移向闪烁的烛光,缓缓道:“灵-魂。”叶心闻言一愣,随即沉默了下来,目光复杂,深有所感。好半晌之后才幽幽地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恍然而悟的表情,轻叹道:“难怪你对她的态度,前后反差如此之大。这么说你不是为难她,反而是在成全她了?”邰哲峙微笑道:“少夫人过誉了,在下只是想讨回她欠我的东西罢了。

她以前可以不还,可如今她都已经脱胎换骨、重获新生了,又怎能不还呢?”“可你现在伤害的并不是她,而是其他无辜的人。”“那又如何?”邰哲峙依然微笑,“她重获新生,我却仍然是个俗人。更何况我伤的人自有我的道理,她大可不必关心。她既要关心,又能怪得了谁呢?这或许就是‘有失必有得’,她既拥有了灵魂,自然也要承受人的喜乐哀愁、分散别离了。”面对他的这番奇怪的言论,叶心居然还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这也是她自找的。你与她既是故人,她原本是不该与你为敌的。

只是如今你所伤害的是她已故朋友的家人,为了这位朋友,她不得不插手,若有得罪你的地方,还希望你能谅解。”邰哲峙的嘴角泛起一丝嘲讽的笑意,悠然道:“那是自然。她不仅处处破坏我的计划,还请来举世无双的卓二爷,意图置我于死地,我怎能不谅解呢?”“你怎么知道她请了卓二爷?”“因为我在她身上闻到了卓二爷最喜爱的‘龙涎香’,这种香料除了外邦进贡之外,民间并不常见。”“是,她是见过卓二爷,但只是为了救人,并非要与你为敌。

”“可若卓二爷突然要杀我呢?”叶心愣了一愣,随即答道:“既是故人,你有危险的话,她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哦?那我就等着这一天了!”邰哲峙的心情似乎很不错,笑容中更带着一丝神秘,说着望了眼窗外漆黑的夜空,轻轻道,“亥时已过,你该走了。再晚一点,只怕南宫老太君与南宫凌箫就要回来了。”“不急。我还有件事要问你呢!”“什么事?”“如今正值立春时节,最适合踏青游玩。不知道你明日有没有空,肯不肯赏脸陪我去扬州城中游览一番?”邰哲峙讶道:“这恐怕不太合适吧?你马上就要成为南宫世家未来的三少夫人,我怎能与你一同出游?只怕没等卓二爷动手,三少爷就先要了我的命。

”“他不会的,”叶心微笑着说完,又补充道,“除非你打算再动他的兄弟,比如……南宫不平?”邰哲峙又笑了起来。他的下一个目标还真是这位五少爷。难道这位“故人”真是他肚子里的蛔虫,能清楚地预测他的想法?“时间不早了,还得抓紧办正事哩!”叶心说着转身,“一时聊得兴起,倒忘了回去换身行头了。你不介意我去找肖姑娘借套衣服吧?”邰哲峙微一耸肩:“请便。”“多谢。”叶心走至门口,突然又回过头来,看着他,“对了。你开始称呼‘你’‘我’,是不是代表你承认自己认错了?我还是三少夫人吗?”“你不是三少夫人,你是小包子。

”“哈哈……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明日一早来接你。既然出去游玩,就要开开心心才能尽兴,就看我的面子放南宫不平一马,如何?否则我的未婚夫可真要找你算账啦!”不等邰哲峙回答,她就甜甜地一笑,悠然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