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是谁(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二)“蝙蝠嗜血,长枪名火;血红火亦红,不知同道中人否?”——这句话最终是由他提出的,现在从她的口中说出,这一来一回的变化却穿梭了三个春秋。那一边的他还是老样子,宽大的斗篷看不清身形,血色的面具遮挡了容貌,只留下一双深邃难以捉摸的眼睛。而这边的她却由一个黄毛丫头变成了亭亭玉立的美少女。“什么意思?”他习惯性地眯起了眼睛。“三年前你对我说这一句,开始了我们的合作。现在我还给你,就表示我们合作结束了啊。”“什么意思?”他又问。

“你听不懂吗?我要回家了!回我的中原去,再也不待在大漠了!如果你想跟我回去,我也不反对啊!”“你要回去?为什么?”“什么为什么?我是来修行的,现在我已经变厉害了,当然要回去了。”“但你的天魔大法还只学了三样。”“我不学了!”少女嘟着嘴道,“你当初还说很容易,结果学了这么久还学不完。反正我要回去,你别想阻止我。”血蝙蝠的目光冷了下来:“这么说,你要违背我们的誓约?”“什么誓约?”少女翻了翻白眼,“我不记得了。

”“你可知道,背叛我会有什么下场?”“我只知道,惹我生气会有什么下场!”“你今天是想逼我杀了你?”“是你在逼我!”少女冷哼道,“你想怎样?这里是大漠啊!想让我跑五十里路帮一只死蝙蝠买棺材吗?”“你可以试试。”“这可是你说的!”少女眼中寒光一闪,当寒光闪过的时候,她手中的枪已经动了。红缨一闪,就如一团火焰般烧向对手。血蝙蝠纹风未动。枪尖自他颈旁擦过,少女的身形一转,又退开几步,该为单手反握枪柄,变换不同的方位,一连攻出三十六枪。

每一枪的角度,力道都不同,但都准确地刺向死穴。三十六枪,三十六个死穴,她这一轮攻势之后,血蝙蝠已足够死整整三十六次!最后她长枪回转,使出一招漂亮的回马枪,枪尖不偏不倚,停在血蝙蝠的喉咙正中。少女的脸上现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使她本就清纯甜美的五官显得越发惹人怜爱,她收起了手中的长枪,恭恭敬敬地向眼前的血衣人行了一礼,微笑道:“徒儿开个玩笑罢了,请师父原谅。”血蝙蝠却丝毫不被她这乖巧的模样迷惑,冷然道:“我说过,我不是你师父。

”“是。那就叫蝙蝠大哥总行吧?”少女用一双乌黑清澈的眼眸对着他冰冷的目光,微笑道,“不然叫大叔?”血蝙蝠冷冷地注视着她半晌,眼中的寒意渐渐被融化,声音也变得温和起来,叹气道:“我上辈子欠你的,才要被你这小魔女气了整整三年。”“你见过我这么可爱的魔女吗?”少女满意地看着手中的红缨枪,微笑道,“徒儿的枪法这样?是不是已经出神入化了?你看我比‘枪神’曹征如何?”血蝙蝠摇头道:“你要对付他,凭这些正派武功是不行的。

”少女眨眨眼睛,“师父大哥的意思,是要用你那些旁门左道了?对了,师父,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回中原呢?你明明是汉人啊!是不是你有什么仇人,所以不敢回去?没事,小妹帮你解决!”血蝙蝠反问道:“那你又为何这么急着回去?”“我想我哥了啊!他都三年没见到我了,一定很想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他如果真想,怎么会让你独自一人来大漠?”“为了锻炼我嘛!”“天底下会有兄长这样锻炼自己的妹妹吗?他为了让你将来能更好地替他办事,就甘愿拿你的性命来当赌注。

”少女不悦地道:“你别胡说!不然我翻脸了!”血蝙蝠的眼中闪过一丝嘲讽的笑意,淡淡道:“三年没有见面,还能让一个人对他忠心耿耿,叶孤城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大了。你放心,我没兴趣管你们的家务事。你要回去也行,但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什么条件?”“今晚再合作最后一次。”“还合作呢!哪一次不是我一个人动手,你自己就去站旁边看。好吧,那今晚我就再做一次圣火枪。”××××××××××××××××××××××××××××有火。

火在浓密睫毛下乌黑眼眸里,燃烧在黑夜中。当这队人马出现在月光下时,她整个人就像一团燃烧的火焰,灼热逼人。似乎感应到主人的兴奋,插在沙地上的那把红缨枪也开始抖动起来。这是一支镖队,大概有三十多人左右。清一色的汉人装束,人人彪悍,队伍整齐有序,倒不是一般的镖局可比。走在队伍中间的是一个十分年轻的男子,劲装长剑,头发竖起,显得明朗、干练。他显然是镖队的首领,时不时地前后张望,招呼其他人跟上。“少镖主,您就放心吧!”身旁一人道,“咱们兄弟跟随总镖头多年,哪个不是经验丰富的老江湖,不会出事的。

”年轻人摇头道:“不,一切还是小心为上。沙漠里白天太热不好赶路,但夜里也不太平。”“少镖主是担心‘圣火枪’吗?放心,我们只是走镖路过,与他怨无仇……”……这一行人就这么小心翼翼地在月光下前进,却丝毫没有察觉两双眼睛正注视着他们。血蝙蝠微笑道:“你好像对那个年轻人很有兴趣,听得这么起劲。”少女皱眉道:“你没看到他们的镖旗吗?他们是威震镖局的人,中间那个年轻人就是威震镖局的少镖主郑颖。他的父亲郑昌曾经有恩于我哥,记得小时候我们还去拜访过他们,我……”“你下不了手?”“如论如何,郑昌是我哥的恩人,我怎么能杀了他儿子呢?”少女沉声道,“再说,那时候去他家做客,郑颖还带着我出去玩过。

如果我杀了郑颖,老哥一定会怪我的。”“这么说,你不是下不了手,而是不敢下手?”“不是!我……我只是……”少女似乎想要解释,但却找不到合适地理由,最后一扭头,懊恼地道,“不用看了!反正我不会杀他的!”血蝙蝠的眼睛中却闪出一丝疑惑神色,问道:“叶孤城怎么会欠郑昌人情?”“这我倒不清楚,是老哥遇见我之前的事了,好像是郑昌替他找过什么人……”血蝙蝠若有所思地注视着沙丘下的一行人,没有再问。少女催促道:“我们走吧!要杀人还不容易吗?我去找几个厉害的,保证让你满意。

”“不。”血蝙蝠摇摇头,“我就要郑颖的血。”“你这是存心跟我作对吗?你明知道……”“我只知道你是个胆小鬼,无论做什么事都不敢违背叶孤城的意思。”“你才是胆小鬼!我只不过……只不过……”“只不过怎样?”“没什么!”少女冷哼道,“随你怎么说,反正我是不会动手的!郑颖可以死,但却不能死在我面前。”血蝙蝠微笑道:“这么说,如果我要杀他,要先过你这一关了?”“你是不是非跟我作对不可?”少女两眼一瞪,气愤地道。“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你忘了谁才是教你武功的师父了,亲爱的徒儿?”“哼!”“没有关系,我本来也没指望你能多孝敬我。

”血蝙蝠还在微笑,“不如你今天就杀了我,这样你就可以揭开我的面具,看看我的真面目了。”“你以为不敢?”少女微一冷笑,右手伸出,长枪立即从沙地里跳出,飞到她的手上。她也不往血蝙蝠多望上一眼,手中的枪就刺了出去。红缨飞舞,就如火光闪动,枪尖已经刺入心口。血蝙蝠还是一动不动。他那望着少女的目光突然变得很温柔,轻轻道:“你没有闻到什么气味吗?”少女全身一震,握枪的手微微颤抖起来。不仅是手,她的身体、指尖、甚至发丝都开始颤抖。

一抹诡异的红色染上了她白嫩的脸颊。“是血腥味。”她缓缓道。“你可还记得,三年前我第一次教你品尝鲜血时,你的表情是这样的?”“我记得。”少女抽出长枪,目光注视着上面的鲜血,微笑道,“我皱着眉问你,怎么会喜欢这么难闻的东西。”她缓缓移动手指,将枪尖移到眼前,突然俯下头,伸出舌头去舔了一下上面的鲜血。她显然做惯这种动作,根本不惧枪头的锋利。当鲜血流入嘴里,血腥味充斥着大脑时,她的脸上突然现出了灿烂的笑容来。天真无邪的笑容映着她泛红的脸颊,显得诡异之极。

当她的目光再一次移向已经逐渐走远的镖队时,就连那原本乌黑的眼眸也透出了鲜红的血光。“嗡……”手中的红缨枪剧烈地颤抖起来,似要脱手而出。血蝙蝠注视着她,微笑道:“你其他的学得不怎么样,但这‘御血大法’倒是青出于蓝。”“你马上就会知道,徒儿是不是青出于蓝了。”少女亦是微微一笑,道,“我真傻。只要我不留下活口,老哥怎么会知道呢?就是郑颖他也认不出我。”她说着提起长枪就要跃下沙丘,但血蝙蝠突然伸手拉住了她的衣袖。他那双复杂而又充满柔情的眼睛突然现出一种很奇怪的神色,似乎有点忧伤。

“你要回中原去了,今夜之后我们可能不会再见。你不想看看我的脸吗?”少女的眼眸已经完全被血红所淹没,她几乎是不耐烦地回头看了他一眼,诧异道:“你肯吗?”“不……”血蝙蝠突然一笑,“或许今夜不是我们分别的时刻。我们会再见面的……一定会。”他松开了手。少女连看都没有再看他一眼,就飞了出去。红色的身影划过夜空,就像一团火焰般投向前面的镖队。一道尖锐的血啸声划破天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