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亲情(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血蝙蝠的故事,是复杂而忧伤的,但对于寒枫,叶孤城的解释就简单多了。没有透露身世、来历、名字,他可以告诉上官无伋的就是:——他很聪明,很冷静,完全符合我的要求,所以我决定把他带走,培养他成为我的助手。我是在一片枫叶林中遇见他的,所以改名叫寒枫。——那是什么时候?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嘉靖三十二年九月十五。一边回忆着与叶孤城的对话,一边往寒枫的房间走去,上官无伋的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苦涩的微笑。嘉靖三十二年吗?那跟我遇见老哥是在同一年。

不过他们相遇的时候还在枫叶纷飞的秋天,而我却在寒冷的腊月。这么说来,这个我原本认为无关紧要的寒枫,竟然还要比我早了两个多月!——如果他比我还早出现,那我为什么没有见过他?你没有把他带在身边吗?——我当然有,不过他只能偷偷地跟着,尽量避免出现而已。——为什么?——因为你啊!——我?——还记得你以前的样子吗?特别可爱,特别聪明,而且特别凶。对每一个靠近我的人都充满敌意,我刚要介绍寒枫,你就冲过去把他抓得满脸是血。

我怎么敢再让他出现在你面前?我以前的样子?上官无伋靠着寒枫的房门坐下。我当然记得,永远都记得。那时候的我可比现在厉害多了。冷了,饿了,身无分文了,都没关系,只要往地上角落里一坐就行了。当有人经过的时候,把小脸抬起来,瞪大眼睛特别无辜地看着对方,再带点晶莹的泪珠,任谁都不得不对我表示一下关怀。不然满街都是孤儿乞丐,我怎么打动老哥呢?随时能笑,随时能哭,这就是我当时最大的本事。而且笑得一定要比所有的人都要可爱,哭得也一定要比所有人都要可怜。

特别是哭过之后带着泪水的笑容,那是我的杀手锏,普天之下无人能挡。对着老哥的时候,我一定要表现得很乖巧,经常甜甜地叫一声“哥∼”,然后就搂着他的腿不放,不怕腻不死他。不过对于其他人就不一样了,一定要凶。尤其是路上的那些小乞丐,要是老哥一高兴再捡回来几个,那我还怎么混啊?难道寒枫真的曾经出现在我面前?还被我……——那后来呢?他总不可能一直躲着我吧?——后来是我不让他出现。——为什么?——为了练武。寒枫遇见我的时候,已经十一岁了,虽然还在适合练武的年龄,但比起七岁的你,那还是太晚了一点。

更何况,他跟你不一样。我刚开始教你武功,只是想让你多点防身的本领,而他却是我未来的助手,他必须学得比你好才行。——怎么学?他只比我早了两个月,不可能比我好很多啊!——所以必须采取一些特殊的方法。我只教你,不教他,但每次考验的时候,他必须练得比你好。——你不是不教他吗?那他怎么练?——看着你练啊!我教你的时候他不能看,但你一个人练功的时候他却可以看。——你是说他一直偷看我练功?那……那我总会发现的,而且他躲在暗处也不可能看清楚啊!——正因为看不清楚,才能在短时间内极大地提高他的观察力跟领悟力。

你年纪小,又是初学,一招一式都不太标准,有时候可能还会有错误,这就需要他自己去纠正。——可他这样就学不到正宗的武功了啊!——我要他学的,是真正的武功,而不是正宗的。更何况,世上也没有什么永恒的正宗。武学是在不断创新,不断进步的,可以借鉴前人的成就,但决不能依赖。这就好像武功秘籍一样,每一代都会有优秀的武学失传,如果我们都只把目光锁在前人的秘籍上,那现在的武术岂不只是以前的一杯残羹?一定要记住,每一代人的自强不息才是武学源远流长的泉源。

——你就是这样教育寒枫的?——我只是在教育你。我说过,寒枫跟你不一样,他要成为的是我的助手,而不是我的传人。我没有必要对他唠叨这些道理,只要他能达到我的要求就行了。——可你的要求是不可能达到的!他从我这里最多只能学到我的一半,怎么可能练得比我好?难道你要一个初学者自创武功吗?——不是自创,只是把固定的招式稍微改变一些,让它们变得最适合自己。这就是为什么你跟寒枫交过手,却一点都没有发现异样。其实他所有的武功,全部是从你这里学的。

——自己改变招式?那不怕变得不伦不类吗?——如果不适合自己,那再正宗的武功也会变得不伦不类。你不是学过‘草字堂’的连环腿吗?你现在使用的招式是最正宗的吗?——不……不是。我踢腿的角度要比他们斜一点,那是因为我的身体比他们柔软,从这个角度我更好用力,速度也比较快。——寒枫也一样。适合你的招式并不一定适合他,他要想练得比你更好,就要他自己去推敲。——这样他要花多少时间啊?我练武的时候已经很努力、很吃苦了,他要怎么办?——如论你吃了多少苦,他都至少是你的三倍。

上官无伋无语。比我好要努力三倍吗?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他怎么能做得到呢?还有……“你找我?”温和平静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打断她的思绪。上官无伋猛然惊觉,一抬头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寒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