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死亡之帖(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帖子。这样东西对江湖人而言,无疑是再熟悉不过了。长年走南闯北的人一定都听过这样经典的问话:兄弟是哪条道上的?来到本地可曾扬过字号拜过码头投过帖子?这里指的是拜帖,是帖子中比较常见的一种。江湖实在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而江湖人也确实是很特殊的一群人。正是这个无时无刻不充满危险与刺激的地方,也正是这些放荡不羁、敢作敢为的人们,在漫长的岁月里形成了一套结构严谨、分类繁多的不成文法规,他们称之为“江湖规矩”。看不起王法也不遵王法的江湖人,却世世代代捍卫着这更加繁琐的江湖规矩。

他们有自己的体系(帮派组织)、语言(唇典、黑话)以及独特的一套为人处世的方式。在其中,帖子就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一张小小的“燕子金丝帖”能够调动北六省的所有好汉,一张元泽林的“武林公正帖”可以决定你与整个武林是敌是友,至于瞿老爷子每年只用三次的“故人帖”,则无疑是身价与名望的象征了。在天下所有的帖子中,传说有两张是最神秘、最可怕的。一张白帖,一张黑帖。而白的一张此刻就放在俞大海的桌子上。俞大海原名并不叫俞大海,他的真名就跟他的过去一样,已经成为了秘密。

现在的他是万梅山庄的主人,一个腰缠万贯、威震一方的富豪。与京城大部分的贵族富商一样,他过着一种悠闲但又无聊的生活。可能是这种养尊处优的生活让他的反应慢了不少,也可能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样东西有一天会放在他的书桌上,总之当他第一眼看到桌上的白色帖子时,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都吩咐过,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不能进书房,是哪个不懂事的下人又跑进来了,还把东西乱放?他有些不悦地皱了一下眉,正要张口喊人,又感到有些异样,不自觉地往桌上再瞄了一眼。

这一次,他的脸色就变了。全身猛得一震,脸上血色尽失,瞳孔收缩,直直地盯着白色纸片。这……这是……震惊、恐惧、疑惑、不可自信,这些神色在他的眼中不停地交替,只是一瞬间,他的全身已被冷汗湿透。他当然认得这样东西,更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他的心里还是怀着一丝侥幸的心理,暗暗祈祷这是个错误。不可能……这不可能是给我的……他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缓缓走近书桌,又缓缓地往白色纸片看了第三眼。上面用标准的楷书写着两个字。两个他永远都不会忘记也永远不想再提起的字。

当着两个字映入眼眸,俞大海的表情又变了。由前一刻的极度恐惧突然又变成极度平静了。这就好像一个正在逃命的人,恐惧、焦躁,不知该选哪条路好,突然一抬头却发现自己已经被人逼到了死角,前面已经无路可逃了。于是他只能停下来,直视后面的敌人。静静地盯着白帖看了半晌,他突然拿起帖子,收进了怀里。“备马!”×××××××××××××××××××××崇文门。

俞大海一身便服,策马飞奔而来。本来他是住在内城的,但去年外罗城建成之后,他也跟京城里的许多达官显贵一样,在外罗城买了间宅子。连接外罗城与内城的城门一共有三座,其中的崇文门是他最常走的。虽然在京城的街道上不允许骑这么快的马,但他已经顾不上了。他必须赶到裕王府,并把怀里的白帖亲自交到裕王的手中。越快越好!所以尽管城门就在眼前,他还是没有减速。幸好现在天还没全亮,前面横跨护城河的桥上,只有一个少女在慢慢地走着。少女身披一件雪白的连帽貂裘,低着头有一步没一步地走着,看起来满腹心事。

在寒冷的北风中,她就像一个精灵一般,与周围显得格格不入。听到急促的马蹄声,她抬起一张清秀甜美的脸庞,不悦地看了俞大海一眼,似乎是不满这份清净被人打破。俞大海当然没有心情去理会她的不悦。他直接就策马越上了桥,往她身边擦了过去。异变突生。在急速的奔驰中他好像只看到少女的身子动了一下,甚至还没有看清楚动作,胯下的马就一声凄厉的惨叫,飞了出去。俞大海心里猛然一惊,飞快地翻身落地。好可怕的一拳!要一拳打飞正急奔的健马,需要怎样的速度与准确?能在这么快的速度中把力量提升至顶峰,又需要多深厚的内力?他终于正眼看向少女。

没有理会这精致漂亮的五官,以及这张脸上甜美的笑容,他的目光直接就落到了少女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上。戾气!一种既狠又冷的戾气,不像杀气那样惊人,但却更危险。只有内心真正冷酷、不把所有人的生命放在眼里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戾气。这样的人他见过太多,但要像眼前的少女这样,明明已经动了杀机却还笑得这么甜美的,却是一个也没有。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俞大海的注意力不自觉的转移到自己的手臂上。在宽大的衣袖里,藏着两支三寸长的护臂。

这是他的习惯,二十年来从没变过。一拳打出后,少女抖了抖手腕,笑得更甜了。“不好意思啊,大叔。”她笑着道,“你的马跑得太快了,我怕它会撞到我,所以就让它去一旁先躺一下。”俞大海冷冷地盯着她。“你是来杀我的?”少女愣了一愣:“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杀你?”“你不是他们派来的?”“他们是谁?”俞大海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神色。既然已经下了帖,自然就会有人奉命来杀他。而且是堂堂正正地杀,绝不会隐瞒身份。难道真的只是凑巧?“你在逃命吗,大叔?”少女微笑着走来,在他的身边停下,微笑道,“是谁要杀你?说不定我会帮你哦!”这么近的距离就是最大威胁,俞大海当然明白这一点,但他却不能动。

眼前不过是个手无寸铁的小姑娘,如果对方还没有动手,他就沉不住气的话,这个脸他是无论如何丢不起的。像他这样有钱有地位有名望的人,有时候面子的确比命还要重要。所以他只能静静地站着,淡淡道:“既然不是仇人,姑娘就请行个方便,让我快点赶路。”“好啊!”少女笑了笑,“你走好。”她说着轻轻撞了他一下。在相撞的那一刻,俞大海感觉到她的手似乎动了一下。心里一惊,衣袖里的护臂立刻就射了出来。可是少女却没有任何动作,径直往前走去。俞大海愣住。

虽然身上没有任何伤痛,但他的的确确感觉到少女的手动了一下。动得很快,很轻,但也很眼熟。这个动作他一定曾经见过的,在很多年以前……偷龙转凤!他全身一震,是“神偷”岳慕世的绝技“偷龙转凤”!他猛地伸手按住自己的衣襟,脸色一下变得惨白。白帖不见了!他要赶去裕王府亲手交给裕王的,唯一能救他性命的东西不见了!俞大海猛然回头,却发现街上空空荡荡,早已不见了少女的身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