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暧昧(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寒枫想进皇宫?他想干什么?刺杀皇上?三偷玉玺?可人家闻聚福当年也没用地图啊!在上官无伋的印象中,城防图似乎是打战攻城时才用的,像“某某某智取城防图”的故事倒是有听过。私事?他能有什么私事啊?上官无伋微一苦笑,往墙角退去。从聚福客栈出来,原本是想跟踪寒枫去工部逛逛的,可早就没了人影,只好又往裕王府来了。京城不比杭州,裕王府也不同于李家大宅,她翻墙进来转了大半个时辰,守卫与黑衣武士倒差撞上几次,能问路的却一个也没有。

好不容易见着一个起夜的小丫鬟,还支支吾吾半天说不清楚。想想也对,别说裕王府了,就是一般的豪门望族,丫鬟下人都要分好几等,哪能随便抓一个就告诉你主子在哪。王爷有王爷的寝室,王妃有王妃的住处,再加上什么乱七八糟的侍妾,谁能知道他睡哪。上官无伋转晕了头,又怕被陆承风之类的高手撞见,只好退回到高墙下,休息休息。唉!真是隔行如隔山,现在才知道闻聚福说的有理,窃贼这行业可半点也小瞧不得。一个成功的小偷要具备各种本事,可不是像她这样身手敏捷轻功扎实就行的。

看来今天还是得先回去,等明晚再加上闻聚福一起来。无奈地看了眼天色,正要纵身跃起,突然心声警觉,抬头看着墙头。在漆黑中,只听到“铛”地一声,一样东西已经落到了墙头上。铁……铁爪?上官无伋的脸上现出错愕的表情。这种铁爪还有个名字,叫“飞鹰爪”,下面系以钩绳,是飞贼大盗们必不可少的工具。这种东西拿来攀城墙也就算了,毕竟城门高耸,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她一样“走壁”而上。可裕王府的墙才两丈高啊,随便往哪棵树上一窜就上来了,竟然还要借助工具,这轻功也太菜了吧?但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飞贼”不仅轻功太差,连做贼的基本技术都不行,铁爪往墙头一扔,竟然没有扣住,一下就掉了下去。

“铛!”又是一声,爪子再次扔了上来,还是没有勾住。上官无伋目瞪口呆。这种飞鹰爪之所以出名,就是因为它灵活方便,攀墙无声。像这样把它扔得叮当响半天扣不住墙头的,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连工具都不会用就偷到王府来,这小毛贼也太可爱了吧?“铛!”“铛!”“铛!”可爱的小贼在墙外坚持不懈地抛着,声音越来越大,可铁爪却越抛越低。这样下去,势必要招来守卫。妈的!要连就回家对着墙慢慢练去,别来坏本姑娘的好事!上官无伋警惕地打量着四周,暗暗咒骂。

没有办法,当铁爪再一次出现时,她只好纵身一跃,准确地抓住爪子,将它牢牢地扣在了墙头上。铁爪固定了,可外面的小毛贼还是过了好半会儿才拉着钩绳爬了上来。这还真是一个很可爱的小贼,娇小的身躯藏在不合身的夜行服里,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在黑夜中亮晶晶的。她似乎花了很大力气才爬上来,脸上的黑布也没扎紧,都滑倒了下巴,露出了稚嫩的脸蛋。上官无伋看了眼她的双腿,差点没笑出声来。她的裤脚上竟然也学别人用布条绑着“倒卷千层浪”的裹腿,可惜手法不对,布条缠得乱七八糟,就像脚下拖着一堆什么东西似的。

这个小贼当然没有上官无伋这样的眼力,往墙下看了一眼,也没有发现异样。她想把铁爪转过来再顺着爬下去,可上官无伋扣得太紧,她又不懂正确方法,硬是扯不动。只好咬咬牙,往下一跳。“哎呀!”一声惊呼,她整个人摔倒在地。“哈哈……”上官无伋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天哪!世上竟然还有这么笨的人,亏她还是名门子弟。不用猜,这位半夜爬墙还要靠别人帮忙的小飞贼正是南宫世家的大小姐——南宫小小。听到笑声,南宫小小这才往她的藏身之处看来,顿时全身一震。

“啊……”上官无伋眼疾手快,急忙捂住她的嘴,把她的惊呼声给压了下去。“叫什么啊?是我!”“你是……”南宫小小这才镇定下来,哽咽道,“叶姐姐?”“你声音怎么了?哭什么啊?”“痛!”南宫小小皱起小脸,揉着脚跟,“我的脚扭着了。”上官无伋失笑道:“还没跳身体就歪了,你不扭到就怪了。拜托,就你这轻功还想夜闯王府,你也不怕丢南宫世家的脸。你们那么大的家族就找不出一个人来,能教你一点像样的轻功吗?”“我是没准备好!”“那你来这里干吗?”“找人。

”上官无伋微微一震,表情变得有些奇怪。“你找的不会是俞祈信吧?”“你管不着!”“裕王府这么大,连我都找不到,何况是你。就你这身手,走不出三步就让人发现了。”上官无伋无奈地道,“算了,我把你送出墙,你自己回去啊!”“你也是来找俞祈信的?”“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快点,我背你。真是的,这么矮的墙都跳不进来……”“我的轻功是不好,可是你很厉害啊!只要你帮我找到俞祈……”“我凭什么帮你?”“凭我有一张嘴喽!”南宫小小冷哼道,“只要我张嘴一喊,所有的人都会过来。

到时候你也走不了。”“你还敢威胁我?”上官无伋笑道,“好啊!你喊,现在就喊!”她当然是随便说说的,白天刚刚偷袭裕王,她可不想晚上又被抓住。察觉到远远地有脚步声传来,她急忙伸手拉起南宫小小,想把她扯进一旁的草丛里。就在这时……“啊——”南宫小小一声惊呼,声音贯彻夜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