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第二千零五十八章 巨阵的妙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2079节第二千零五十八章 巨阵的妙用

赵阳、寒铁到达广场的时候,公孙玲珑和二妮子已经停住脚步了。

“杀——”

震天般的吼声,在二村的广场中传来,赵阳和寒铁情不自禁的瞪大了眼睛。

广场舞没看到,出现在两人视线里的是围拢的密密麻麻的人群和振聋发聩的喊杀声。

二村的广场地方不大,是一片有两个足球场大小的拱形空地。二村的人喜欢在自家门口摆摊卖东西,二村的这个广场,平时,这里只有一半的地方会被使用,更多的时候,这里一般会在晚上,聚拢很多闲来无事的女眷。

一村、二村有许多女人,女人的很多用品一般都在广场上出售。所以,来这里光顾的男人很少,女人往往很多。但今天似乎有些不同,广场的四面,聚拢了很多男人。

寒铁长的高大威武,视线要开阔得多。听到喊杀声的时候,寒铁的视线就被广场中那三百二十人的队伍震撼了。

三百二十人的队伍,清一色的黑色麻衣装束,长发在夜空中飞舞,每个年轻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种骄傲的神色。

修为都是清一色的炼气期五六层,但这些年轻人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颓废神色。

“这是那些废物?”赵阳说话口无遮拦,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壮观的的整齐方阵。

“去你妈的!”赵阳话音刚落,原本聚精会神看着方阵训练的男女,一起转头,气愤的咒骂。

“你——”赵阳瞠目结舌,很想骂回去,但想想公孙玲珑在场,又把骂人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啪啪——”

赵阳红着脸瞪眼,愤怒的想找出骂人者的时候,接二连三的碎石头砸向了自己的脑袋。护身罡气自动开启,那碰撞的砰砰声在夜空中清晰可闻。

“对不起!对不起!”寒铁来二村的次数多一点儿,知道赵阳犯了众怒,急忙挡在赵阳的身前,连声解释道,“我这兄弟是太激动了,口无遮拦,对不起!对不起!”

“窝囊废!”满脸愤怒的一群大嫂大妈,听到寒铁道歉之后,没有再发出攻击性的动作,但看向赵阳的眼神,却充满了敌意。“我们走,不要跟这些没素质的人呆在一起!去看我家二叔训练去!”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嫂招呼一声,原本想继续围拢的众人,很是不情愿的骂骂咧咧的离开。

“你拦着我干什么!我一个人可以搞定!”被几个娘们给骂了,还差点儿被围殴,赵阳满脸的郁闷。看到一群泼妇离开了,赵阳气愤的抱怨。

“好男不跟女斗,师兄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吧!她们这些人,最厌烦的就是别人说她们废物,你刚才不小心触犯了他们的禁忌!下次,你可不能乱说了!”寒铁一边宽慰赵阳,一边严肃的警告。

“二村也不是什么风水宝地,下次请我,我还不一定来呢!”想想自己刚才的言语,赵阳也辩解不出什么,气愤的抱怨一声,抬头看向广场。“这样也好,刚才还一群人挡着我们视线呢,现在好了,清爽多了!”

赵阳不应该用清爽来形容,确切的讲,应该是空旷。赵阳、寒铁、公孙玲珑、二妮子等人的身边,五米多的地方空出来了。两边的那些人满脸兴奋的挤在一起,根本没有人靠拢过来。

“二妮子,你们二村的人这么排外吗?”赵阳刚来就惹祸,公孙玲珑一直默默的看着。严格意义上讲,赵阳讲的话的确过分,但自己跟赵阳是同一类人,面对二村人群中蔓延来的敌意,公孙玲珑心里也不舒服。知道二妮子是在二村长大,公孙玲珑很想弄清楚,二村这群人到底是什么样的。

“不能吧!”二妮子虽然年纪不大,但因为无父无母的缘故,对人情世故,还是很懂的。听到公孙玲珑的询问,二妮子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大声更正道,“我们二村的人很热情的,怎么可能排外呢?如果他们排外,大师兄怎么可能改组成功呢?”

“甄诚成功了?”公孙玲珑很是不屑的指了指广场上训练的人群说道,“就这样,难道就算是成功了吗?如果真是那样,那这改组是不是太简单了呢?”

“二师姐,你没看到甄诚那得意的样子吗?”二妮子个子小,踮着脚尖,指着广场中间,一个像吊楼一样的地方说道,“小狐狸精正在喂大师兄吃山楂呢!”

三百二十人的方阵,或分或合的聚拢,大声的喊杀,公孙玲珑的视线一下子被抓住了。如果不是二妮子提醒,公孙玲珑还真忽略了空中。

广场的正中间,有一个二十多米高的吊楼。在那二十多米高的夜空中,公孙玲珑看到了令自己脸红的一幕。

甄诚坐在吊楼里面的椅子上,满脸的得意,嘴巴里嚼着山楂,怀里抱着黄依依。

“*荡!”公孙玲珑饱读诗书这么多年,还头一次把这个词语贴切的使用出来。

“就是!这么多人看着,丢人不丢人!黄依依这骚狐狸,就是妲己那老娘们!”黄依依手里拿着山楂,举止优雅的放到甄诚的嘴巴里。眼前的一幕场景,让二妮子想到了商纣王。

“我靠!享受啊!”公孙玲珑和二妮子的谈话,惊动了赵阳和寒铁,两人抬头望过去的时候,赵阳兴奋的尖叫。“这TMD的才是生活啊!”赵阳想很爷们的粗鲁的说上一句,也好缓解刚才的尴尬,可惜的是,因为自己那柔弱的声音,反而弄得跟鬼哭一样。

“这是男人吗?”

“被阉了吧!咯咯——”

“还是我家男人好,那东西,很大哟——”

“你个荡妇!哈哈,我男人那个也很长,嘿嘿!”

……

赵阳的一声感叹,引得周边大乱。民风彪悍的二村女人们,很快用更*荡的语言把赵阳等人弄得灰头土脸。

“飞——”

赵阳等人满脸通红,准备仓皇逃跑的时候,原本在地上大声喊叫,排列成方阵的队伍,突然一起大吼一声。

“我的老天啊!”二妮子突然感觉眼前一黑,看到三百二十人齐刷刷的腾身而起,三百二十人在空中分成了八个方队,每个方队四十人,每五人又组成一个小的方队。在空中像一个个苯环一样,连成了一个铺天盖地的人网。

“轰杀!”

空中短暂滞留的年轻人,再次怒吼,手掌突然都对准了广场下方的高地砸去。

“轰——”

“轰——”

“轰——”

三百二十人,每人全力轰出三掌,九百六十掌的威力,瞬间震慑住了围拢的所有人。

烟尘四起,当一起尘埃落定的时候,三百二十人一声不响的缓缓飘落。只是这一次,不是大方阵的队形,而是八个小方阵,每个方阵前面都站着一位年纪更轻的黑色皮装年轻人。

“我靠!这么大的坑啊!”众人目光再次落向广场中间的时候,异口同声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三百二十人大方阵的中心,被九百六十掌齐刷刷的轰出了五米见方,将近百米的深坑。

围拢的人群,很多人都能挥出一掌,砸出五六米的深坑。但要这里的任何一个人砸出百米的深坑,那是不可能的。即使山上的老祖,也没这样的本事!

“参观一下,我的英雄们!”深坑不仅震慑住了围拢的人群,也震慑住了所有参与者。甄诚的声音打破沉寂,慵懒的在夜空弥漫。

“相信自己,相信团队,我们就是最优秀的!”甄诚的声音像魔咒一样响起,八个方队,默默的上前参观打量,那黑魆魆冒着热气的深坑。

这是外门组建以来的第一次训练,甄诚清楚,大家还没有完全相信自己。在甄诚的授意下下,牛娃子等八人,每人指导四十人,完成了这么一个简单的游戏。

甄诚居高俯瞰,像帝王一样,如果不是黄依依赖在自己的怀里不起来,甄诚此刻一定能迷倒万千少女。

“男人,你真棒!”黄依依吐了吐舌头,看了一眼下面的人群说道,“这么简单的团队游戏,一下子让你俘获了三百二十人的人心,牛X啊!”

“滚蛋!”甄诚低声警告道,“别胡言乱语的!要严肃!”甄诚不落痕迹的警告黄依依一句之后,把黄依依放在吊楼上,然后松松垮垮的站起身,腾身而起,用一种潇洒而又沧桑的姿势飘落而下。

“好帅啊!”

“真好看!”

“迷人啊!”

……

自古以来,花痴都没断过。不管什么时代,花痴都是那样的风华绝代。甄诚这普通的一个跳跃,二村的小屁孩都能做到。但小屁孩做不到的吸引少女的关注,但甄诚却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

“还是没防住!”黄依依气愤的站在高高的吊楼上跺脚,后悔刚才没有让甄诚抱着自己一起跳下去。

甄诚可没黄依依想的那么复杂,甄诚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身体刚刚落地,甄诚就打了一个训练继续的手势。

“合!”甄诚的手势刚刚划出美妙的弧线,牛娃子的声音就在夜空中传出。师徒二人的配合,堪称天衣无缝。

甄诚像八十万禁军教头一样,不断的在八个方阵中穿梭指点,那架势,要多牛X有多牛X。

“大师兄好帅啊!”二妮子小脸红扑扑的,两眼放光的感叹,“太牛X了!”

“别胡说!”二妮子身上,沾染了很多泼妇的习气,有的时候,粗言秽语就会情不自禁的在二妮子的嘴巴里蹦出来、公孙玲珑斥骂一句,看着甄诚那得意的样子,酸酸的说道,“有什么了不起的,花里胡哨的,什么玩意!”

“这一点,我可不赞同!”赵阳接口道,“这可不是花哨,而是在像实战靠拢!一个炼气期弟子的攻击不可怕,但三百二十人个炼气期弟子同时发招,如果只攻击一个人的同一部位,即使是金丹老祖也扛不住!团结力量大,就是这个道理!虽然这阵型还不熟练,但我觉得大师兄这办法可行!巧妙的利用了每个人的滞空时间,然后集中所有力量攻击一点,这种攻击办法的确不错!”

“金丹老祖没那么傻吧?就他们腾空的刹那,金丹老祖已经瞬移到哪里去都不知道,等到三百二十人都发招的时候,人早跑了!再说了,即使跑不掉,金丹老祖也可以重点突破吧!练气期的修为,对于老祖来讲,就是眨眨眼的事情!”

“我的话,你还没有明白!”赵阳耐心而又郑重的争辩道,“我们现在看到的只是雏形。我们是提前看到了,才能想到相应的对付办法,如果敌人不知道呢?三百二十个炼气期弟子,在老祖眼里屁都不是!对方如果不知道大师兄的战术,稍稍放松警惕,那这方阵就有击杀老祖的可能了!”

“必须要快!”赵阳和公孙玲珑的争论,寒铁一直再听。就事论事,寒铁支持赵阳的看法。这样的大阵,看得寒铁热血沸腾。如果不是公孙玲珑的关系,寒铁很想哀求甄诚,让自己也去尝试一番!

“对,唯快不破!”赵阳深以为然的点头,一副崇拜的神色挂在脸上,“大师兄真是个人才啊!”

“马屁精!”公孙玲珑脸颊微红,打击道,“这么大的方阵,可不是那么好指挥的!你们说的,指的是一个敌人的情形!如果对方人多呢?”

男人对打斗的事情敏感,女人则对知识性的东西感兴趣。大阵勾起了公孙玲珑的好奇,面对赵阳的回答,公孙玲珑不依不饶。

“三百二十人,可以分成八个小阵,四十人的队伍,对付筑基期中期足够了,使用得法,可以突然间灭杀筑基期高手,这是毋庸置疑的,毕竟这方阵里面的人,最差的也是炼气期五层的弟子。这当中,还可以衍生出四个八十人的方阵和两个一百六十人的方阵,根据对手的强弱,这阵型有着太多的变化!如果这阵型真的演练成熟了,对于战斗经验贫乏的炼气期弟子来讲,实在太容易对付冒犯我们的敌人了!”

公孙玲珑的脸上焦躁的神色消失了,好奇的容颜,看得寒铁心神荡漾。听完公孙玲珑的问题,寒铁神色郑重的回答。

“如果我去挑战一下,你们觉得,我能对付多少人的队伍?”公孙玲珑赌气的问道。

“最多二十人,就能把你扔到那大洞里喂老鼠!”甄诚的声音突然响起,挑衅中带着调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