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一章村里的女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说城出,像是一种朝拜,在太升起时,金光万点间,让一切开始。第一缕晨光照进窗户里,透过厚厚的窗帘,一抹馥郁的暖透进来。我赤从被窝里站起来,走至落地窗前,静默的伫立在那里。拉开窗帘,外面的光顷刻间泻涌进来,挤满了房间。真好。外面是节次鳞比的高楼大厦,低向下看去,车马龙,人群闲适。街景宜人。我在那里站了许久,回看了一眼躺在仍在熟睡中的娇妻芸芸,经过昨晚的战,她熟睡的脸流露出疲倦和满足的神。由于室内度高的原因,她调皮的踢开被子,一丝不挂,青而饱满的躯体毫无遮掩的打开,那些斑驳的光线在她的体嘶嘶流动。

她是我的新娘,昨晚是我们的新婚之。她很我,我心里很明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心里对她总是有一些介怀。总是无法从心底深她,接纳她。我想这大概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谈了六年的恋,到今天才步入婚姻的殿堂的原因吧。尽管,在我们的长跑中,她一直在不断的催促,想要和我结婚。但我却一直没有妥协。在我的内心深,似乎总有一个声音,每当她提出结婚的要求的时候,那个声音就在说,再等一等吧,也许,再等一等,奇迹就会出现,二婶就会出现在我面前,兑现我们的承诺。

好吧,我承认,在我的内心,一直还住着另外一个女人。在我的概念里,只有她,才算是女人。是暖的,是舒服的,是饱满的女人。我站在窗前,点了一支烟,无神的遥望窗外,心里澎湃起伏。按道理,如我这个年龄,很多人都还在为自己的事业奋力打拼,不舍昼,而我年纪轻轻却已经在这座繁华的大城市拥有几位置不错的房产,也有了一笔不菲的存款。有车有房,还有像芸芸这样漂亮且我的女人,我可以算得是一个所谓的功人士了吧,可是,我一直都不开心。 或者说,我一直没法真正的幸福。

我并不是不懂得幸福的真谛。我太明白幸福是什么了,在我少年的时候,我就尝过一段幸福的美妙滋味。其实心里早有答案。我之所以无法幸福,是因为,我的心里还住着另一个地方,尽管我这些年一直生活在这座举世闻名的繁华都市里,但是我的内心却一直对那个地方深深牵挂,简直是魂牵梦绕!一想起那里的一草一木,我的内心就感到一抹暖猝不及防的袭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在那里住着的一个女人。我人生的第一个女人,大概也是最后一个。 那是一个地西北边陲的小村庄,通闭塞,在地图永远找不到的地方,但那里却是我心灵的乐土。

那里虽然地黄土高原,但是不知为何,却有着难得的江南的一派婉,青山绿的,空也格外的好。讲到这里,你一定以为那里是我的故乡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好吧,让我从说起吧。其实我并不是出生在那里的,我生来就在在这座做北京的大都市,我不知道是算是一种幸运,还是一种不幸。正那时候,我还没有对命运作任何思考。我只是像其他的孩子一样,幼儿园,小学,中学,履行着自己作为一个儿子和公民的义务。 直到三那年的夏天,马要中考了,我突然生了一场大病。

由于家人对我的隐瞒,我至今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病,正就是一直感到恶心,从早起来一出门,看见什么都感到恶心,那是一种不由自主的应,就开始吐,大吐不止。无论之前吃多少东西,都吐的一干二净。吃的东西吐光了,就开始吐,直到因贫而晕厥,才算停止。医生也没有见过这种怪病,最后他说,可能是城市综合征的一种,因为城市的污染严重,也许是家周边的什么工厂排出的废,正好跟我起了什么化学应,总之都是没有办法的臆测。 我的父为了我只好搬家,但是搬家以后并没有好一些,因为不论搬到哪里也都在这座城市里。

实在没有办法了,原本从不信的父开始帮我多方打听有没有什么偏方,后来还真打听到了,在我的老家,有一个做‘半仙娥’的人,似乎对怪病很有办法,所谓病急投医,他们商量之下,决定带我去试试。在那之前,我一直都没有去过那个村子。从小没有出过远门的我,本不愿意离开父,但是迫于无奈,只好被父亲带着去了那里。你想象不到北京离那里究竟有多远。 首先是坐一天一的火车,然后转班车,再走半行程,再转面包车走半,最后没有大路走了,只能乘毛驴车往里面走了,又坐了半的毛驴车,终于到了。

我坐在毛驴车,远远看到一个丰满的女人站在粉尘一样的光下,冲我们笑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