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五行对五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原来是五行绝杀阵?”蓝衣女子打量了一下混沌空间,随即摇了摇头,“不仅仅是五行,还做了其他很多改良,比原来的五行绝杀提高了很多,不过仍旧是很简陋,不算好阵”夏尘冷冷地道:“只要能杀你,就是好阵”蓝衣女子淡淡一笑:“是啊,你有必须杀我的理由,因为你怕身份败露,岳家便会杀你……我明白了,你根本不是楚小明,你只不过拥有这个人的完整记忆而已,所以才能逃过我的寂灭幻情,不过即使如此,你的主记忆也应该受到牵连才是……从你刚才拿出五行绝杀阵的法盘动作来看,你没有储物袋,那么在你的体内应该是有一部分自成空间,要么你就是炼化了自成空间的宝物”夏尘心头大震,这女子目光好生犀利,不但看破了他隐藏记忆的试试,还差点道破他最大的秘密这是夏尘出道以来从所未有的事情,他心中的杀机无限,左右手同时掐诀,瞬间便灌注了全部的力量,将五行绝杀大阵动起来混沌的虚空骤然变化起来,迷茫的天空突然裂开,露出里面血红血红的空间下一刻,巨大的雷霆和无尽血色火焰从空中倾泻而下,就如同世界末日混沌的空气中出咔嚓咔嚓的剧烈响声,空气突然变得凝结起来,被一层层寒冰凝结,转眼之间就形成了极度冰寒一层层地靠近着杀伐之气从烈火和冰寒中透出来,形成一道道锋锐无比的剑芒,疯狂地斩下而大地则突然绽裂,无数的铁石流星从地下涌出,砸向蓝衣女子有一条条长满尖刺的荆棘从土地、虚空、火海中摇摆着伸出,出嚯嚯之声,横扫千军金木水火土,五行齐出这还是夏尘第一次出手就全力释放五行绝杀阵的威力,原因无他,这蓝衣女子太过可怕眼神凌厉的敌手夏尘不是没有碰到过诸如天岚圣女、左公子、索震天,各个都是人中之杰,但是象这蓝衣女子般,仅凭一丝判断,就差点猜到聚宝盆的人,绝无仅有无论如何,都要把这女子杀掉“雕虫小技”蓝衣女子不动声色,冷冷地道,她突然伸手掐决手上青光闪烁,居然不躲不避而是凌空开始布禁只见道道青纹从她手里打出,一个个玄奥复杂的禁制几乎是瞬息之间便可完成,转眼之间,便在她身边不断累积漂浮着然后她双手合十,做了一个无可挑剔地虔诚膜拜动作那些漂浮的禁制象是受到了无形的力量吸引一般,瞬间集合起来,形成一座虽然不大,但却是完美无缺,精致到了极点的阵法这阵法只有数尺见方就象是一个青光闪闪地模型,看上去说不出的精致轻巧,在她手里托着,宛如一朵徐徐盛开的青莲一朵朵摇曳生姿的水莲从蓝衣女子的阵法中生长出来,迅变大,转眼之间就如同遮天蔽日,强盛的水雾喷撒出来瞬间将五行绝杀阵的烈火灭掉那威力绝伦的雷霆,则象是被磁石吸引的铁块,呼啸着向一个方向飞去,最后没入了一朵巨大的水莲花的花蕊里面火星一闪,就此消失不见青光又一闪,顷刻间在蓝衣女子身旁竖起千丈高墙,这高墙呈现金光色,凝实无比,无尽地冰寒刚一撞到这高墙上,立刻便变成了哈气,覆盖上了一层白霜之后,随即败退一个个火龙果伴随着水莲生长出来,转眼之间便变大成熟,随后便投射出已经成熟的种子那种子不是果实,而是赫然是一条条迷你般火龙,而且各个活灵活现,犹如生灵,在口中如游鱼一般,将五行杀阵的金芒全部绞成了虚无同时阵法又衍生出一株株参天大树,那树上有鼻子有眼睛,就宛如精灵,挥动着长长的树枝手臂,一顿横扫之下,将五行绝杀阵的流星打得七零八落即使那些荆棘的藤蔓,也遇到了针锋相对的对手,迷你阵法中传出无数的杀伐之音,宛如十面埋伏,每一刻都有锋锐之音诞生,将漫天挥舞的荆棘藤蔓砍得雨如纷纷五行绝杀大阵刚刚还气势汹汹,转眼之间,便败得一塌糊涂夏尘眼神急剧收缩着,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以五行对五行,这女子仅仅凌空布禁,就破了他精心准备的五行绝杀阵这怎么可能?就是神通六重元神境修士,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破解五行绝杀阵而且令夏尘心寒的是,这蓝衣女子随手布禁,轻描淡写,却是出神入化,但是却绝没有用任何特殊的禁制神通,就是寻常布禁,便轻轻巧巧破了他的五行绝杀阵生平第一次,夏尘生出挫败之心,他自以为学过本源心禁后,在禁制之道上不说已经到了顶峰,却也是极高的水平但是看见这蓝衣女子出手后,所有的自信瞬间破灭“你的五行已经被我的五行破了,你还有什么手段,一起都施展出来”蓝衣女子淡淡道,纤纤玉手轻弹,就象是一个美轮美奂地舞者,摇曳生姿,令人心驰神往无数道青芒从她手上出,指尖一抖,便没入周围的虚空不见了五行绝杀阵传来似乎是绳索勒紧一般的咔咔响声,混沌的空间忽然有些变化,似乎有种加封闭的感觉,把外界和内部完全隔绝开来夏尘脸色一变,刚才蓝衣女子并没有破解五行绝杀大阵,却反而在五行绝杀阵内又加持了一层禁制,让本就传不出去任何信息的阵法犹如铁桶一般牢固难道她不想逃走?反过来要灭杀我吗?闪电般的念头闪过夏尘的脑海中不过总算是松了口气,不管这女子的目的如何,只要自己是奸细的消息不传出去,就还有解救的希望蓝衣女子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瞬间看穿了他的想法:“别以为我是给你机会,只不过你这具肉身看起来不错,我要从岳家脱困,必须要夺舍你而已,对我而言,你已经是个死人”她纤纤素手一摆,就要继续掐决“等等等等……”夏尘脑中急转电闪,大叫道,“既然你也是被岳家困住的,我们就没有任何利益冲突,为什么不能合作,偏偏要斗个你死我活?”“怎么合作?你能毫无伤地带我从这里出去吗?”蓝衣女子淡淡道,“我身上有岳不凡种下的天残绝禁,即使隔着百万里,他也能现我的踪迹,我现在受了重伤,最多只能压制十二个时辰”“那你夺舍我就能出去?你这天残绝禁同样谁也破不了,还不是要被岳不凡追杀?”夏尘道,脑海里急剧消化着她的话里信息“只要能从这禁制囚笼里出去,我自然有办法,而且这具肉身也不适合”蓝衣女子摇摇头,神色淡定地道,“我告诉你这些,就是让你明明白白的去死,懂吗?”她神念一动,手中迷你阵法向着夏尘缓缓飞来,五行攻击随即疯狂展开无数的剑芒夹杂着火焰、冰雪和荆棘还有土刺出,这阵法看着虽然小,但是威力却是强大无比,五行攻击来回转换着,丝毫没有空隙,每一项攻击都在瞬间挥到了极致“你”夏尘又惊又怒,他来不及说话,威逼之下,只得掐决继续催动五行阵法硬抗按理说五行绝杀阵被夏尘早年炼制,而且经过升级,威力不说绝顶,但也是强大之极,但是在蓝衣女子的迷你五行阵法面前,却是节节败退五行杀阵对五行杀阵,阵法大同小异,比拼的就是主持阵法的修士修为和对阵法的理解掌控能力夏尘对五行阵法的理解当然不浅,但是蓝衣女子却是深她操纵阵法的手法是妙到了巅峰,简直是妙手生花,仅仅是看着她的掐决手势,夏尘便隐隐生出不可力敌的感觉这等布阵操控阵法的能力,当真是可畏可怖五行相生相克,在蓝衣女子手里,就象是五根手指,随意变化,婉转如意,而且每一行的攻击之下,往往伴随着其他四行的附生攻击,几乎是无懈可击片刻之间,夏尘的攻击便被她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若不是仗着五行绝杀阵强大的动力,可以协助夏尘自助转化五行,恐怕此时已经彻底败北夏尘狼狈无比,也不禁被打出了真火,在自认为最擅长的禁制阵法上,居然被打得这么惨,这还是出道以来头一遭我夏尘虽然不是天才,但是有聚宝盆的奇异感觉指引,修炼从来没有瓶颈,而且数次在大阵中生死历练,学习了无上神通本源心禁,又拥有大阵原理宝图,就算再怎么不堪也不至于被打得这么惨,我不甘心……夏尘恨恨地想着,倔强之意充斥内心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打开窥视之眼,瞬间放到了极致然后,将蓝衣女子的动作无限放慢,然后开始飞快地分解最强大的敌手就是最好的老师,在战斗中学以致用,是修炼的最好机会夏尘相信自己并不差,差得顶多是境界和经验,这些是靠修炼,靠学习就能赶上去的他的精神高度集中起来,手中掐决攻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一点点,一滴滴,积累的禁制经验化成福至心灵的感应,加着他在阵法操控的上的熟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