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不可匹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但是不论窥视之眼怎么观察,怎么放慢,哪怕就是将蓝衣女子的动作放慢无数倍,分解成无数个可以模仿的动作,夏尘也始终找不出这妙手巅峰的一丝神韵看似只是普通动作的组合,但是却有一股神奇的力量,自然而然浑然天成,让人能够感受得到,却始终无法学会有些神通手段,是不可复制的……夏尘心头一震,想到了这句话,但是他马上咬了咬牙对别人来说的确是不可复制的,但是对我来说,就不存在不可能……聚宝盆,请你挥你的威力,再给我传递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夏尘默默地祈祷着念道聚宝盆并不是神祗,也没有任何灵智可言,按理说他的祈祷应该不会生任何作用,但是一股心灵上的直觉传递过来,却让夏尘不由自主地这么做了于是下一刻,巍然不动的乳白色的聚宝盆突然微微一震,又出一股奇异的感觉,瞬间在夏尘的意识空间里形成一幅奇异的图画这画面是蓝衣女子随手布禁的拆解,和此前窥视之眼做得一模一样但是不同的是,这拆解的画面流动起来,忽然便形成了一套简单但却是极有规律的动作这动作具有一股隽永、古老、神秘的意味,只能感受到它的不凡,却永远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出来动作不可复制,但是却可以领会动作带来的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那是意境一种在技巧和神通手段上的层次夏尘瞪大了眼睛,牢牢地将这简单意境印刻在自己的脑海里,渐渐的,忽然有种醍醐灌顶般的霍然畅通感他手法一变,转换五行攻击时,忽然变得缓慢起来,都是转换之间,则突然多了几分圆熟自然的意味,将蓝衣女子几道紧紧相比的攻击化解为无形“什么?不可能”蓝衣女子心头一震,差点失声叫出来这种看到对方居然能施展自己的神通的感觉十分的不真实但是刚才那一幕,蓝衣女子确信自己绝不会看错“一定是他无意中施展出来的……”蓝衣女子随即定下心神,因为只可有这么一种解释但是接下来,夏尘的表现却是让她无比震惊虽然带着十分生涩之意,但是五行绝杀阵的转换手法却突然变得和原来完全不一样了那只有她才能体会到的动作神韵,居然出现在夏尘的手上或许不如她熟练,或许不如她理解深刻,但是那些带有无上意境的动作是如此的真实,绝无可能有半点虚假只是数息过后五行绝杀阵阵法气势便为之一变,虽然还没有挽回气势但是也不是原来的节节败退,而是有了自己的杀气蓝衣女子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喝道:“这天祥如意的神通,你是怎么学会的?”夏尘心中一动,原来这掏动作神通叫做天祥如意他抿着嘴唇,一句话不说,只是全力消化着天祥如意的高妙意境聚宝盆传递奇异感觉的时间是有限的,他熟悉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向蓝衣女子吐露自己最大的秘密催动着天祥如意遥感着五行绝杀大阵,夏尘渐渐地有种江湖会海的奇妙感觉似乎五行在心里已经不再是五行,而是可以不断分割、拼接、融合的积木,每一刻,都有种福至心灵的感觉,展出无穷的变化攻击五行绝杀阵在他的主持下,终于开始彰显出强大的威力强势反扑着虽然蓝衣女子的迷你阵法操控依旧妙到巅峰,但是在对拼之下却是渐渐势微,毕竟她随手布阵,阵法能量其实远不及夏尘的五行阵法浑厚蓝衣女子又惊又怒她无法理解这是怎么回事,心中不由得微微一沉就算是境界比她还高修士,也不可能就直接将她的神通复制过去,这神秘的男子太诡异了,看来想要拿下对方并不容易两大阵法又对峙片刻,随着夏尘的天祥如意渐渐神妙无方,五行绝杀阵的气势不断攀升,强势崛起着,挺起了威猛的势头,开始反攻蓝衣女子蓝衣女子冷哼一声,面含如霜,她没有答案,战斗中也不可能去思索,于是将心中的不解抛在脑后,手中的迷你阵法一顿,突然凭空演化起来,瞬息之间,便在她手中化成一柄青色长剑这剑身造型古朴,形如一道弯曲的蛇形,靠近剑柄处清晰可见两个小字:封印这剑的名字就叫做封印,封印之剑除了剑身上还隐隐泛出些青芒之外,无论剑身还是剑柄均已经和真实的宝剑无异,而且居然还能散出来一模一样的灵压来“好强的神念操控力……”夏尘眼神收缩,一直引以为自豪的恐怖操控力似乎也在这女子面前没有任何优势“封”蓝衣女子毫不犹豫地挥动封印之剑,青光闪烁中,铺天盖地的火焰随着剑光,瞬间熄灭消失,那无数道剧烈的雷霆一闪,直接没入剑身消失不见了夏尘脸色大变,神念感觉中,五行中的火行忽然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禁锢,可以感受到,但是就象是变成了灰色的雕像,再也无法驱动这是怎么回事?还没等他有所反应,蓝衣女子衣袂飘飘,再次挥剑而下瞬息之间,水性冰寒、土之流星、木之荆棘、金之剑气纷纷消失,所有的法决全部被封印之剑一次割断,就此消沉夏尘又惊又怒,不能驱使大阵,他就少了一个绝大的底牌他的神念全力瞬间爆放出来,化成万千细丝,就要刺破这无形的禁锢,重夺大阵的控制权但是蓝衣女子继续挥动封印之剑,一层层封印之剑叠加上去,竟然形成了一座封印阵法,甚至还顺着夏尘的神念细丝,开始强压过来夏尘身体一滞,忽然感觉变得沉重无比,血液流突然缓慢了很多,连带着思想也变慢了,有种就要变成木塑石雕般的感觉这是封印的力量,她要封印我……夏尘心中一惊,大吼一声,身体周围突然变得雪亮无比,转眼之间,便有无数剑锋从体内汹涌而出,瞬间将沉重的封印之剑刺出了无数窟窿一股绝天绝地的剑意绽放开来,顷刻间化成一道巨大无比的雪亮锋芒,向着蓝衣女子狠狠斩下“锋芒剑意?”蓝衣女子眼神微微一闪,“想不到你居然把一项简单的金伐功法修炼到这个地步,可惜的是,剑意虽然有了,锋锐程度却还不够”她一手挥动着封印之剑,同时向着锋芒凌空点出一指:“碎”轰无尽杀意的雪亮锋芒瞬间僵在空中,那无坚不摧的剑意似乎遇到了坚硬无比的铁石,竟然瞬间扭曲起来,然后轰的一声,炸得粉碎夏尘吼的一声,口中鲜血狂喷,这剑意是他神通所化,与心灵相同,锋芒被破,心灵同时受到重创裂天锋芒,一招败北,这女子,实在是强得离谱虽然突破神通三重未曾与强大的对手一战,但是夏尘自信不会绝不会输给神通五重,可是这女子也是神通五重,为何这般厉害?“上路,你的确是个天才,但是在我面前,没有任何侥幸的可能,而且你身上定然负有绝大隐秘,我要知道,你是怎么偷学了我的天祥如意的”蓝衣女子淡淡地道她依旧一指点出,口中喝道:“定”夏尘如遭重击,似乎从天上掉下来一根楔子,狠狠地从他的头顶钉了下去,直到脚步,硬生生将他定在了原地神通气息疯狂地绽放出来,抗拒着这无匹的定身神通,空气出噼啪的爆响声,足可将一座小山打得粉碎,但是却是徒劳无功动不得,无法动,比禁锢让人感受到绝望蓝衣女子微微屈身,樱唇微吐,一缕神念细丝脱口而出,直刺夏尘的眉心“啊”夏尘猛烈的狂吼一声,音波混合着神念,在半空中化成一道本源心禁火球,轰的一声,砸在那缕神念上,两者同时化为乌有蓝衣女子脸色一寒,封印之剑高高举起,对着夏尘直劈而下鲜血四溅中,夏尘厉声惨叫,身体倒飞了出去,几乎再没受过伤的大金刚身上出现一道长长的触目惊心的伤口那伤口上面还浮现出一丝灰色,蠕动着犹如线虫,就要钻进他的体内,每渗入肌肤一丝,就增强着一股强悍的禁锢力量“可恶……我绝不能被她禁锢,否则什么神通都使不出来,那便只能任人宰割”夏尘脑海里闪烁着决绝地念头他的身体突然开始燃烧出熊熊的白色火焰,拼力灼烧着那灰色的封印力量“没有用的,这虽然不是真正的封印之剑,但也不是你小小的神通三重修士所能抗拒的力量,不过你的神念之强,倒的确乎我的意料”蓝衣女子淡淡地道但是下一刻,她的脸色就变了夏尘身上燃烧的火焰,突然变成了透明,火热的气息瞬间消失,完全透明的火焰就象是一个不真实的影子,突然附在了灰色的封印之上顽强的封印无声无息地化为灰烬“神念灵火”蓝衣女子震惊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