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圆月弯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种连神通七重修士都为之色变的火焰,居然会出现在这个不知道是谁的少年手中这少年到底是什么人?“不错,就是神念灵火,想封印我,先问问它答应不答应”夏尘厉声喝道透明的火焰从他手中激射出来,瞬息之间化成十数条火线,不但将封印之剑带来的封印全部化成灰烬,而且挥动着,犹如道道锋芒,化成一张火网,扑向蓝衣女子被打得如此凄惨,甚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夏尘心里也是起了真火,直接就把这恐怖火焰祭了出来当然,他还有威力恐怖的天罡神火牌不过那玩意不到万不得已的关头,是不能祭出的否则先不说能不能灭了蓝衣女子,五行绝杀阵就无法压制住神火牌无穷的威力,到时惊动了岳不凡,就麻烦了蓝衣女子举起封印之剑,横砍直削,将神念灵火的火线全部拦截住,但是透明火线并没有被斩断,而是犹如蚕丝一般缠绕上去封印之剑青光一震,迅随着神念灵火的灼烧变得透明起来,然后以肉眼可见的度寸寸成灰这可以硬接五行绝杀阵全力攻击的封印之剑,在神念灵火面前没有丝毫抵挡的悬念十几条透明火线连接在一起,犹如从地狱里扶摇直上的锁链,带着没有任何烟火气的高温,向着蓝衣女子横扫蓝衣女子脸色变得异常凝重虽惊却不乱,她口中念念有词,纤纤细指凌空一点,喝道:“镜花水月”话音落下,她的身体忽然变得朦胧起来,仿佛水波里随着涟漪荡漾的倒影,影影绰绰,有种极为不真实的感觉透明火线瞬息即至,却出刀锋划破碎玻璃的清脆之声,砰的一声象是有什么无形的阻碍凌空炸裂开来,然后继续向前推去蓝衣女子朦胧的身影仿佛处在另一个透明的世界里,纹丝不动,似飘似飞,明明火线距离她只有不到数尺的距离,却始终跟不上她的身影砰砰砰……神念灵火虚空炸裂的声音此起彼伏着,但是无论夏尘如何催动火线追击,却始终碰不到蓝衣女子半分衣角夏尘眼中露出焦急之色,他虽然突破神通三重修为大进,但也不过是能勉强驾驭神念灵火仅仅这片刻时间力量就消耗得极为惊人,如果不能尽快将蓝衣女子灭杀,恐怕他自己就要支撑不住了这镜花水月看似神奇,但是绝不是在不同空间转换的神通,就是仙人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一定是幻术,是非常高明的幻术,将虚幻和现实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实在是真假难辨,就连神念灵火也追击不到目标不过只要破去她的幻术,便不足为虑想到这里,夏尘心里一定,神念动处,立刻催动千影万幻道千影万幻道得自天岚圣女,也是集合了幻术的无上神通,若非他已经突破了神通三重法术境还真无法修炼成功以幻术对幻术,破幻对虚妄他左眼中七彩光芒隐隐浮现,瞬间变得光彩夺目,随着神通激那七彩光芒顿时变得犹如实质一般,从眼神里化成一道丝般细微的七彩光柱,笔直地射向蓝衣女子那朦胧的身影七彩光柱一闪而逝,仿佛打在了水面上,瞬间激起无数涟漪,又是一阵清脆地炸响过后,蓝衣女子的朦胧身影忽然泛起彩色的光芒,顿时变得清晰起来但是不到一息时间,女子的身影立即又恢复了朦胧虽然只有短短一瞬,但是夏尘自然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随着神念灵火倾泻而出,拳头也猛烈地挥动起来他的拳头刚刚动起,混沌的天空便变得黑暗起来,雪亮的星辰随即出现在黑暗的天空之上星辰之拳随着星辰变得越来越密集,越来越炽烈,呼的一声,每颗星辰上都燃烧起了透明的神念灵火,彼此之间以透明火线连接着,向着蓝衣女子疯狂砸下这不是单纯的星辰之拳,而是以神通叠加神念灵火之后的星辰之拳在星辰之拳上叠加神念灵火,是夏尘自创的杀招两大神通最凌厉的地方的完美融合,夏尘相信,就算是神通五重巅峰修士恐怕也要退避三舍为了能灭杀这恐怖的蓝衣女子,他几乎把体内的神念灵火全部了出去,一时间,竟然有种神疲力尽的无力感,这在他无数次战斗中,几乎从所未有过轰轰轰星辰之拳带着神念之火的恐怖神威,犹如雨点般落下蓝衣女子的身影瞬间顿住,从镜花水月的幻象中脱离出来,她仰望天空,眼神收缩星辰之拳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上面附着的神念灵火,这恐怖的火焰,的确能对她形成巨大的威胁本来镜花水月足以蒙混过关,但是夏尘偏偏以千影万幻道锁定了她真身的位置此人到底是谁?为何拥有神念灵火,又拥有如此高明的幻术?蓝衣女子心中念头一闪,瞬间便有所决断她张口一喷,立刻便有一轮圆月从樱唇中吐出这轮圆月散出淡淡地清冷毫光,但却象是星空中的中心,瞬间将所有星辰都比得黯淡无光蓝衣女子伸手握住了圆月,轻轻挥动着,那清冷的毫光便犹如仙气一般,在她身旁绽放一时之间,蓝衣明月,相得益彰,美轮美奂圆月铺展开来,迅变化着,原来是一柄寒光闪闪地圆月弯刀圆月弯刀刀身弯曲着,和一轮明月极为相似,刀身只有接近两尺,比匕也只长了一倍有余,却散出无穷无尽的寒光随着蓝衣女子神念把持,弯刀的刀芒释放出来,瞬间高涨,就连漫天的星辰也为之一顿忽然,蓝衣女子面上露出痛楚之色,在她体内深处,天残绝禁正在出一片霞光,蠢蠢欲动着,侵蚀着她的力量但是随即,蓝衣女子神念入体,磅礴的力量将天残绝禁强行镇压下来下一刻,她纵身跃起,朦胧的身影携带着闪烁的刀芒迎着落下的星辰而上轰圆月弯刀甫一接触星辰,瞬间爆出璀璨的火花,随后,那星辰就直接爆裂开来,连带着神念灵火也一轰而散刀芒疯狂地涨着,雪亮的光芒瞬间笼罩了巨大的空间,将所有星辰都笼罩在了里面神念灵火不断地和刀芒相持,但是却被大片大片的扑灭那宝刀不知道是什么法宝,竟然可以无视神念灵火的高温轰轰轰刀芒侵入虚空,星辰破碎,火焰消褪神念灵火不依不饶地燃烧着,透明的火焰化成各种形状,火丝、火舌、火星、火蛇……犹如雨点般向着蓝衣女子攻去但那蓝衣女子刀芒闪过,护住全身没有丝毫空隙,虽然神念灵火霸道无比,足以和刀芒抗衡,但是却是后继乏力,被越来越强势的刀芒倒逼,纷纷化为乌有夏尘脸色变了,施展三大神通,连续叠加,几乎已经是他最后的底牌,却还是被这女子轻易破去,这怎么可能?尤其是那柄弯刀,看上去似乎平平无奇,但是威力却是乎意料的强大,寻常中下品法宝遇到神念灵火,不说立刻爆裂,也必然有所损毁这短刀仅凭刀芒,竟然能逼退神念灵火,堪称恐怖这女子既然如此厉害,怎么会被岳家困在这里的?夏尘惊怒交集地心想着,但是时间已经来不及给他任何思索的机会一柄圆月扑面而来,仿佛是展开了一幅清冷幽美的月宫图纸,但是那渗人的毫光却是带着死亡的阴影,向他胸膛疾刺而来夏尘手脚冰凉,短刀未至,已经有种要被万刃穿心的感觉,隐隐有种就要等待死亡的绝望不……我还要夺回九转玲珑塔,我怎么可以死在这里?我的命没有那么好容易拿去的夏尘双眼变得血红,他拼命提起残余的气息,反手在小腹上一拍,一道七彩夺目的宝剑瞬间出现在手里这宝剑一出,立刻便有清明的凤凰鸣叫声传出,七彩光芒之中,隐隐出现一头巨大的凤凰,全身浴火,彰显出神鸟无上的威严神凰剑这件从天岚圣女手里夺来的上品法宝,夏尘祭炼过多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也可以使用,却始终没有那种合心为一,如臂使指的感觉他反复检查过多次,确认上面的索非烟的烙印已经被消除了,却还是难以真正掌控,想来可能是索非烟以秘法或者血液之类的祭炼过,只要她还没死,自然无法全部夺取控制权,也只好不了了之但是现在生死关头,其他法宝肯定不是那弯刀的对手,夏尘也只好把神凰剑祭了出来砰两件绝世法宝,一剑一刀相撞在一起,清脆之音瞬间响彻整个空间,若不是五行绝杀阵和那女子布置的禁制具有隔绝作用,整个岳家必然都能听见夏尘胸口剧震,手里几乎就要拿不住神凰剑,他已经拼尽了全力,却依然感觉到那轮圆月份外刺眼,出无穷吸力,刀芒近体,无比寒冷,要将他无情绞杀他长声厉喝着,将神念能量全部灌注到神凰剑内,神念灵火呼啸着,同样涌到神凰剑剑身上,拼命和刀芒硬抗扛不住,就是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