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奉旨回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皑皑白雪飘飘洒洒,如鹅毛般落在了广袤的大地上,将万里江山打扮得银装素裹,分外妖娆起来。还有半个月就要过新年了,一队威武雄壮的军马却还在行军,浩浩荡荡蜿蜒在雪地里,宛似长龙一般壮阔。

这只队伍一眼看去便与众不同,他们所骑乘的不是一般的战马,而是龙马兽,一种长得像马但却是全身覆有一层鳞甲,头顶长有一对半尺长的龙角的异兽。这种异兽奔跑如风,比最好的骏马还要快捷一倍以上,而且耐力极佳,可以不吃不喝的奔跑三天三夜,据说乃是龙与马的混血。由于极度珍贵,所以,通常只有皇帝的亲卫里有一定数量作为坐骑。而就连低级些的贵族也最多能够蓄养一两匹。

这只从西陲开向京师的队伍不下万人,竟然全部是龙马兽,当真是非同小可了。

但是当人们看到队伍前开路的士兵时就不奇怪了,那只是普通的长得很强壮的展示,但他手里却高举着一面金色飞凤旗。金色丝绸的旗帜上,一支火红的凤凰飞架在一个用银色丝线刺绣的斗大的司字之上。看到这面旗帜,不论是帝国的百姓,还是外藩的人士都认得的,这就是赫赫有名的人称“西陲火凤凰”大元帅司天凤的火凤军的旗帜。司天凤之所以威名远振,一来她是大夏帝国历史上第二年轻的大元帅,而且是最年轻的女元帅。二来,她自十五岁随父大将军司侯虎出征以来,未有过败绩,而她十六岁时领三万兵马,大破西奴骑兵二十二万一役,更是将西奴人杀得闻风丧胆。是以,她才被皇帝特赐,用金色旗帜,这种只有皇家禁卫军才可用的颜色,来做自己帅旗的底色。

本来,她是驻守在帝国与西奴边境的,喀尔共山口一带,防范西奴人的,但月初时她接到了皇帝圣旨,说是今年皇帝祈年仪式,要她和其他几个驻守边地的重要将领一起参加。所以,她将军中任务布置好后,又令自己的得力战将郭蓝楚负责整个防务,有事飞鹰传书给她后,才点起一万铁骑,和在军中效力的已经是豹捷校的独子张奇峰,以及自己的养女也是一个得力属下官拜上将军的海明珠,浩浩荡荡的回师京城。不过,此时领兵前行的是海明珠,而司天凤和张奇峰母子却不在队伍里。

在队伍前方十多里外,几匹雄壮的龙马兽在狂奔着。只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却是每人骑着一匹龙马兽,还在后引着各两匹。他们正是张奇峰母子!二人都是一身白衣,披着白色的大氅,张奇峰一脸的英气,在眉宇间总是有股难以表达的威严。身高膀阔的体型说明了,他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纨绔子弟,眼中闪烁的精光更是表明他是个极有心智之人。而在和他并排驰骋奔驰的,他的母亲司天凤,虽然也是一身雪白,但紧身劲装却衬托出了她那成熟完美的身材。而她的肌肤是那样白皙,似乎比天上落下的雪花还要更胜几分。特别是,从她脸上丝毫看不出她是个三十多岁有个十七岁儿子的母亲,如果谁说她是二十几岁,是她儿子的姐姐倒是会信。

她们飞驰了半天,忽然,张奇峰扯动缰绳,放缓了奔驰的速度。“差不多有十多里了吧?”

他笑着问母亲,“孩儿动作快些,时间应当够了。”

他笑得很开心,但从他笑容里却总有些邪的感觉。“呸!”

司天凤竟然啐了儿子一口,骂道:“什么动作快些?每次你都是这么说的,但那次不是弄起来没完没了,不将人家弄得死去活来的不罢休?”

她的话却是更加有些耐人寻味。“冤枉呀!每次娘不是喊着要呀要的?还要孩儿不要停?如今却怨起孩儿来了?真是不讲理呀!”

张奇峰一边嘴里叫着屈,一面却骑着马来到母亲身边,脸都贴到司天凤的身前了。

“别废话了,小冤家。”

司天凤白皙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她含羞的说道:“真是上辈子不知做了什么孽,竟然生下你这个连亲娘都的混账小子来!快来吧!”

张奇峰也是笑嘻嘻的,一下将母亲从坐骑背上抱了过来,放在自己的鞍子上。

“娘亲,孩儿来给您尽孝了……”

他笑着,解开了母亲的胸甲和腰带,几下便将母亲衣物剥光,只剩下了白色的裘皮大氅裹在母亲身上。而他自己则是飞快的除去衣物,也是只剩下大氅。当他那的巨物勃然而出时,尽管早就是知根知底了,但司天凤还是心中一荡,下面本来就已经泛滥的里更是流水潺潺了。

她双手捧着那条冒着热气的巨大坚硬如铁杵的,自己亲生儿子的大,心跳得更加快了。儿子的大是那么雄伟威风,她三把抓不过来不说,还要多出一节大。而粗度更是惊人,自己双手合拢才勉强围过来。自己丈夫的那条东西虽然不小,但和儿子比起来,长度也就是三分之一,而粗度更是不如。一阵感叹,心想:若不是这冤家生了条如此害人的物事,自己也不会和他通奸,到后来竟然一心扑在了自己儿子身上。

看着她感慨,张奇峰却是等不及了,他抬起母亲雪白丰满有力的大腿,将其挂在自己腰间,双手握住母亲盈盈细腰,将自己的兴奋的不停跳跃的大对准了自己来到这个世间的通路口。他将大在母亲上好一阵研磨,涨得如同小馒头似的,被刺激的更加充血丰满,已经有些深褐色的也更加的肿胀。

看着时机成熟,他笑着,腰部用力向前一挺,同时双手将母亲像自己怀里一拉,“吱……”

一声轻响,“啊……”

换来母亲一声轻轻的呻吟。他的大竟然整根没入到自己母亲的里,直到他的大顶到母亲壁,他知道到达顶点后,才不甘心的停止进攻,看到母亲一脸的汗水,他心里一阵心疼!同时他也感到自己的幸运。母亲生下了自己,而且又被父亲干过多年,而被自己后与自己通奸了五年,可母亲的除了颜色有些变深外,里竟然还是那么紧密。

他不由得亲吻着母亲,舌头探入到母亲檀口中,勾出了香舌,贪婪的吸允品尝着。

待他感到母亲已经分泌了足够的液来润滑接引自己的大后,便又开始了活塞运动,大如同风箱的活塞一般,在母亲里出入着。每次都是一下子直插到底,当儿子的大顶开自己的花芯时,司天凤便会尖叫一声,而当他勇往直前的将大破开花芯,顶入母亲,顶上柔软的壁时,司天凤又会大叫一声。由于张奇峰动作是一气呵成,所以,就出现了他每次,母亲都是连着叫两声的景观。

“娘亲,你可真是蹄子,儿子奸你,你还叫得这么欢?”

说完,他更加用力的将大入了母亲去。“啊……是,呀……冤家,啊……娘亲是蹄子,啊……儿子,死娘亲吧……”

司天凤毫无廉耻的双腿用力,帮着将儿子大得自己更深些。“我是个不要脸的妇,我,我勾引自己的儿子,呀……死我吧,我不要活了。呀……“她一阵乱抖,第一次来临,从她的最深处涌出,从张奇峰那大与母亲壁的缝隙里挤了出来一些。

张奇峰忙运功吸收母亲泻出的元阴,待母亲泄完身后,身体松弛下来,他又开始了对母亲的奸!

有些疲劳的司天凤,很快又有了精神,儿子的大在她体内驰骋,很快她又疯狂了起来。“啊,啊。啊!好儿子,死我,死娘吧,真想死在你的大之下呀……”

她双腿挂在儿子身后,大舞动起来,如一个打磨盘一样,研磨着儿子的大,要将儿子的精华快些榨出来。但这是徒劳无功的,张奇峰在很小的时候有奇遇,得异人授予采捕之术,加之他天生本钱过人,所以,才能够在十二岁时乘母亲不备了刚被封为大元帅的母亲。而且,母亲并没有在事后惩罚甚至怪罪他,反倒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和他母子通奸了起来!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每次都将母亲奸的毫无还手之力,连求饶的力气也无才成。他知道,只有彻底在床上满足母亲,他才能长久的占有母亲,尽管现在母亲已经是对他死心塌地的了,但他还是喜欢看到母亲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求饶的样子。

司天凤舞动大半天,终于有些累了,动作便放缓了下来。而张奇峰却是突然发难,他一手伸到母亲背后托住母亲,一手又托住母亲那硕大如盆,浑圆雪白的大,双脚一蹬脚蹬,从坐骑上跃了下来。落地后,他将母亲放倒,将她双腿抗到自己肩头,大便凶狠的朝着毫无防范能力的了去。

“……啊……儿子死娘了,呀……救命呀……呀……”

司天凤开口呼救着,但身体却是不停的扭动,不知是躲避还是迎合着儿子的攻击!而张奇峰也是越来越有精神,他拼命的着母亲,不停的将自己的分身刺入母亲的,回到自己曾经的家园里,看望现在只属于自己的肥沃的土地!

他双手抱住母亲的大,一阵急风暴雨的进攻开始了!司天凤不停的呼救扭动,却是更加激发了儿子的征服,他性大发的着自己的母亲。司天凤不断的降临,一波波一次次,巨大快感袭上自己心头,但每次过后她都不能放缓自己的动作,因为儿子还在她身上纵横驰骋着,发泄着自己的!

白雪皑皑的旷野里,这对母亲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如动物般交配着,司天凤的荡叫声在旷野里飞荡着,她此刻不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元帅,也不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女魔王,而是个彻头彻尾的,自己儿子的隶!她此时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取悦于自己的儿子,让他在自己曾经养育过他的里随意的耕耘!

在疯狂奸母亲一个多时辰后,张奇峰感到自己的也快到了,他所修炼的采捕功夫可以随意控制自己的,但他却不愿拿自己心爱的妈妈来摧残。

而且,他在和母亲交欢时,更在意的是享受快乐,所以,也没必要动用邪功,一个不小心伤了母亲他就后悔死了!于是,他在感到腰眼有些发酸时,便吩咐母亲道:“娘亲,孩儿也要来了!”

说完不等母亲回应,便将母亲双腿压向母亲身体,用自己的嘴封上了母亲的樱桃小口,吸出了那堪称天下美味的香舌用牙齿轻轻咬住后。他双腿后伸,突然以最快最狂野的速度,腰身发力,大如重炮般一下下进母亲。司天凤想要高声呼叫,但口舌被封,只有从喉咙里发出“呵……呵……“的吼声,她也是极力的收缩以给儿子最大的刺激感。

终于,张奇峰爆发了!他大死命顶入母亲,在坚硬的大的撞击下,母亲口花芯一下便告失守,大毫无阻挡的冲进了母亲,他勃发,浓稠的射入了母亲里,烫得母亲突然如痉挛一般,手脚乱颤却被张奇峰发狠的按住。母亲的大不由自主的向上着,似乎怕儿子的浪费了一般。张奇峰一发发的将射到母亲里,直到最后一滴被榨干,他才放过了母亲的小口,松开了母亲的四肢。

司天凤呼出一口气,双眼却是紧闭着,没有一丝力气睁开了。张奇峰也趴在母亲身上休息,同时也炼化一下刚刚从母亲所吸得的元阴。其实,如果他真的动用采捕之术,他连驭数女也不会觉得累,但由于骑在身下的是他心爱的母亲,他没有完全发动采捕功法,所以,也就有些累了。其实,还有个原因就是,他在和母亲时总觉得格外刺激,所以,也就更辛苦些!看着母亲一脸绯红,眼睛紧闭的昏睡样子,张奇峰一阵感动,他怕母亲被自己晕后不能自己运功抵御外寒入侵,所以,忙给母亲穿戴好了衣服,但却是没有将裤子完全系好。他自己也穿好衣服后,抱着母亲上了龙马兽的背上,却让母亲面对着自己,将自己那刚发泄完却又暴挺起来的大再次入了母亲那还又自己射入流出的玉户里。

他一拉缰绳,不疾不徐的上了官道,颠簸的道路让他可以惬意的享受怀里的母亲。

同时,他也运功,通过大将阳气传到母亲迥冢劝镏薷锤詹疟蛔己毁坏过的阴关,也帮她抵御寒气的侵袭!就这样,他逍遥的引着几匹坐骑上路了。

一边缓缓前行,张奇峰心里又回味着当初自己和母亲初次的情景!

那是五年前,司天凤在西陲与西奴大将图利嗔的四十万大军鏖战。由于此前刚刚抽调了十五万兵马去抵御漠羌人,所以,她手中仅有不足三十万人马,兵力上处于劣势。但,司天凤先是一路边打边退,让图利嗔认为是司天凤不是他对手,而起了轻敌之心。后,乘机偷袭了西奴人的营寨,大败西奴兵。不仅一下子将开始所丢失的土地全部夺回,还一举将西奴人赶过了喀尔共山口,夺下了这个在时丰帝时失去的险要关隘,并且将帝国与西奴的边界向西推出三百里。吓得西奴大王德旭禅上表求和,认帝国为宗主国,并年年进贡。这是旷世之功了!当今皇帝,隆圣帝龙颜大悦,亲旨封司天凤为凤舞九天西陲兵马大元帅。在帝国,军人自士兵做起,要经历,初兵,中兵,兵卒,三个普通兵士的级别。而后,有护军尉,金元尉,府屏尉,都尉,四级尉职,尉职就是军官了,是武将里面较低的职务。

往上是校级,有狼骑校,豹捷校,虎威校,龙腾校,是为中级军官。而再上则是将军了,分为少将军,中将军,上将军,大将军,通常情况下,武将如果能够在有生之年成为将军,也就是声名显赫的人物了。因为,将军以下的众官职,虽然有战功高低,能力的考评等因素但还有个重要条件就是在军中效命的年份。

效力越久,越有机会。当然,如果有突出战功,也会直接晋级,但终究可以靠时日长短来增加资历。而再向上,就是元帅和大元帅了。其实,将军中的上将军和大将军就已经是很少有人有足够的战功了,而元帅和大元帅则更是凤毛麟角。

因为,元帅是要大将军级别的军官,立下极为巨大的战功才可以册封,而大元帅则是要元帅级别军官立下开疆拓土的战功才可以。想大将军或是元帅一级别的军官,要么是年高功大的老人,要么是兵部的要员,如何会亲自上战场?所以,元帅稀少,大元帅就更加罕见了!

大夏帝国四百多年的历史上,总共也就出现了十七个元帅,和五个大元帅。

而其中大多数都是在开国时候,那些开国将领,他们因为居功至伟而被封为武将之极限官职。十个元帅,三个大元帅就是那时候出现的。而生下的七个元帅中就有两个是在隆圣帝手上册封的,一个就是司天凤。而她身为元帅,又立下了如此大功,所以,隆圣帝才亲旨封其为大元帅。当时,她只有二十八岁,在一般军人也就是校级军官时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女大元帅,也是仅仅比军事上的不世奇才陆风侯成为大元帅晚了两年。这足矣令她骄傲了,在使者向她宣读圣旨后,一贯冷静沉稳,喜怒不行于色的她,也放纵了起来。除了守备兵士外,全军上下大宴,她自己更是喝得四肢酸软了。虽然,她还算清醒,但却是连站都站不稳了。

本来这也没有什么,武将多是好酒之人,喝醉也是寻常事的。但,她这次喝醉,却让一个人找到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做出了一件影响司天凤一生的大事来!

司天凤的独子,永安王世子,当时只有十二岁的张奇峰。本来,司天凤是在前线军中的,她一年也就在家中待不到半年,张奇峰对她却很是眷恋。其实她不知道,在儿子对自己依恋的表象下,是儿子对自己的念!帝国由于国力强盛,百姓富足,所谓饱暖思欲,整个社会都弥漫着靡的风气。特别是,在帝国上层贵族里,更是荒唐的很,连血亲的也是十分常见的事情。张奇峰自幼体质过人,十岁便有了初次遗精,由于日常所接触到的秽东西很多,所以,他更是将自己的亲生母亲,美艳的女战神司天凤当成了心中的意对象。这次,他听说使者到母亲军营里宣旨,便央求父亲,跟随使者到了军中。

几个月不见,母亲在他眼里变得更加性感动人了,他甚至有了母亲的想法。但,他还是很理智的,别看他年纪小,在其父永安王张啸林的教导下,及自己的耳闻目染,已经是极为有心计了!他没有因为冲动暴露自己的真实心态,而是尽可能的在和母亲撒娇般亲热时,不经意的挑起母亲的,等待机会的到来。

使者宣读完圣旨后便回朝复旨了,张奇峰却留了下来,而司天凤也想念爱子,便依从了他。但,就在,晚间司天凤喝醉后,张奇峰心里暗笑,自己的机会来了!

由于他的身材已经十分高大,所以,也没有要别的军士帮忙,便自己将母亲扶回大帐。

他放好母亲后,对女兵们说道:“你们下去休息吧!我来照顾母亲。”

女兵也是喝了不少,也就听他劝告回营帐去了。张奇峰看着满脸绯红,透着可爱的母亲,一丝笑浮现在他脸上。他放下帷帐,自己也钻到了里面,几下脱光了母亲的衣服,而自己也是赤条条的一丝不挂了。看着母亲成熟的傲然身材,他不由得心跳加速,嘴唇也变得干燥了起来。

他舔舔嘴唇,一下含住母亲胸前的雪白肉团,认真仔细的起来。用舌尖时而挑逗几下暗红色的,时而在周围画着圆圈,而手也没有闲着,一只手伸到母亲那涨扑扑如白馒头般的上,或是钩挑,或是直插,不一会儿,母亲就有了反应。她变得坚挺,本来柔软的豪乳也变得更加富有弹性,下面更是直接从里流出潺潺溪水来。

“嗯……啊……”

司天凤轻声的低吟,她有了感觉。张奇峰知道火候差不多了,他分开母亲双腿,跪倒其中,将自己那和年龄身体比例都很不协调的大抄起,将顶端的大在母亲上研磨了起来。

母亲流出的更多了,此刻,张奇峰也已经是欲火焚身,但他还在忍耐,他知道要等时机。忽然,司天凤被巨大的刺激弄得睁开了眼睛,她发现自己不是在做春梦。但此刻在她面前,给了她如身临其境般快感的不是别人,正是她宠爱的独子,张奇峰。

大惊之下,她有些不知所措的问道:“你,你,峰儿!你要干什么?快穿上衣服出去,你怎么能这样?”

慌乱的样子真不像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元帅,但她内心深处却是明白,儿子不可能这么听她的话。果然,张奇峰邪邪的笑着,说道:“娘亲,孩儿自然是要‘干’娘亲您了!”

说罢,他不给司天凤任何机会,双手抱住她那突出的向自己大上一拉,同时自己身体向前一挺,大“吱……”

的一声轻响,一下到母亲的里!

“啊……”

突如其来的打击,而且,尽管司天凤是个已婚女人,又生过孩子,但还是被儿子那超人的大插的叫出声来!“娘亲尽管叫吧!”

张奇峰突袭得手后,立刻展开了全面的攻势,“只要母亲舒服,孩儿就是粉身碎骨也甘心了!”

说完,他便不再多说,认真用力的起自己的母亲来。

“啊,呀,啊,畜生!啊……你,你敢,呀……”

司天凤骂着儿子,却还夹杂着呼痛声。这却更加刺激了儿子,他更加的兴奋,动的更加卖力了。“啊,……停呀,啊……”

司天凤双手无力的推搡捶打着儿子,但禽兽般的儿子却是毫不在意,依旧将粗长滚烫的大一次次重重的到母亲里,每次都顶到母亲花芯。而他每次顶到花芯,都会将母亲顶得一个激灵,司天凤一边骂儿子畜生禽兽,心里却又不知不觉的生出快乐的感觉,特别是当儿子入时,大给她带来的充实感是难以言表的,比起丈夫那条三四寸的来,真是天差地远。司天凤也在暗骂自己无耻,怎么竟然被儿子还能生出快感?但身体却是不会说谎,渐渐地,开始配合其儿子来。张奇峰入时,她便不由自主的将大上迎,当儿子坚硬的大顶到自己花芯后,将自己爽得一哆嗦时,身体又无力的落下,但随即又快速的弹起,如此周而复始。

“……好呀,再深些,啊……呀……”

渐渐地,司天凤叫骂声也变成了声。张奇峰听到母亲已经被自己奸得开始了,心里好是高兴,他开始,三浅一深的施展各种手段来奸母亲。他知道,今日之事成败在此一举,只要能够让母亲彻底臣服,那么以后母亲就是自己的人了,再有什么事情也都好说了。如果不能,则前功尽弃,虽然估计母亲不会将此事告诉父亲,但再想得到母亲也是没戏了!

约莫奸了一盏茶的时间,母亲的里变得极为滑腻了,而从壁传来的阵阵蠕动似乎告诉他,母亲要了。张奇峰强忍着胸中欲火,突然,将大从母亲里抽了出来。司天凤本来感到自己身体开始飘飘上升,正要登上极乐之境时,突然被拉回到地上,儿子抽出后,里变得空虚难耐起来。

“你,你怎么停下了?哎呀……快呀,快动呀!人家就要来了,啊……呀……“她不知廉耻的催促儿子快些奸自己,而且,还,迎向儿子那还沾有自己液,银光闪闪的大。而张奇峰却是故意刁难,他左躲右躲的一动大,就是不让母亲套中。看他笑的样子,司天凤唯有无奈的说:”

好了,就来吧,娘亲不告诉你父王就是了,快呀,啊!“但儿子却还是笑而不答,但他也不让大躲远,总是在自己周围活动,不时的顶上,更是让自己心里痒痒。”

你,你,怎么,这样呀……唔……“司天凤觉得,儿子了自己,却又如此折磨自己,实在是坏透了,一阵气苦之下,堂堂的大元帅竟然哭了出来。

但这也真是凑效,张奇峰见母亲哭了,忙抱住母亲说道:“娘亲,孩儿实在是爱娘亲紧了所以才如此冒险的。只要娘亲还让孩儿亲热,孩儿就立刻孝顺娘亲!”

司天凤骂道:“呸!没良心的小冤家!人家身子都被你占了,还说什么以后亲热,难不成你还负了人家不成?”

竟然是一副小女儿态。张奇峰听母亲答应让以后再和其欢好,心里激动之下,抱住母亲一阵乱亲,大也再次到母亲里。

老汉推车,观音坐莲,骑马扬鞭等等,各种姿势,母子二人都试了个遍。司天凤来了几次,她自己也不记得了,她双眼迷离,只是趴在床上,大撅得高高任由儿子奸。看到母亲的样子,张奇峰知道,要实行最关键一步了!

他大依旧凶悍的在母亲身体里驰骋,但看似随意的插动,每次却都是在点击着母亲玉的道。忽然,他感到母亲里一阵剧烈的蠕动,机会到了!

他立刻用最大的力气将母亲大拉向自己身体,同时大也用最快速度刺入母亲最深处。“…………”

司天凤凄厉的叫声,随后再次了。而张奇峰正是在等这一时刻,他凶悍的将大在母亲里动数十下后,乘着母亲之机,大死命向母亲里一顶,同时虎吼一声真阳爆发,一股射入到母亲里,将母亲正在射放的阴关烫了个冷不防,大随即跟进,竟然破开阴关直闯到里面!

司天凤在如此沉重的打击下,又是一声惨叫,便脑袋一歪失去了知觉。张奇峰看到她晕倒,心里担心却又不能抽身,他收摄心神,仔细的将母亲阴关内的元阴全部吸走,忽然,发现一股元阳却在阴关里游动,连忙将其吸掉了。他毫不停歇的立刻运功,开始炼化自己得到的元气,当他睁开眼睛时不由得从眼睛里放出了闪闪精光。他发觉到了自己的变化,不由得感叹,师父传给自己的武功真是绝学,不仅玩了个不亦乐乎,还在乐的同时将功力突飞猛进了两重!当然,这也是有母亲的功劳,如果不是从母亲阴关里得到如此多的元气,特别是那股自己丢在母亲体内的元阳,也不会有次功效。想到这里,他又是抱住还在昏睡的母亲,好是一番亲吻!

司天凤醒来时,已经是黎明时分了,她睁开眼后第一个映入眼帘的是儿子那熟悉的面孔,儿子竟然趴在自己身上睡着了!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切,她觉得更像是一场梦,但无论是眼前的情形还是胀痛的感觉都是实实在在的说明,昨晚的事,确实发生了!当她发现儿子张奇峰的大还雄赳赳气昂昂的,插在自己的里面,而没有拔出时,更是羞得满脸通红!自从十五岁奉父命嫁给丈夫张啸林后,自己从来没有过像昨晚那样快活过,尽管儿子是了自己。而想到自己的表现,她更加的害羞了,竟然被儿子得迭起,而且最后还昏睡过去,真是太丢人了!

她正在想着,张奇峰却醒了过来。

“娘亲!”

看着母亲满脸通红的样子,张奇峰觉得更加爱怜了,“您的阴关破了,孩儿教母亲套功法,帮母亲补上吧!”

自己竟然被儿子破了阴关?司天凤更加羞得说不出话来,双手一下捂在了自己脸上。通常,只是听说那家妓院的妓女连续被客人,有可能会被破阴关,而自己竟然被儿子一个人轻易破了。这一方面说明,儿子天赋过人,而另一方面似乎是自己……她实在不好意思再往下想了。轻轻的点了点头,张奇峰一边高高在上的教母亲运功心法,一边却是在欣赏美景。

教完后,张奇峰又按照修补心法将母亲奸了一次,司天凤又被出了三次,如果不是看她脸色发白体力透支的太厉害了,张奇峰怕是忍不住又要将她个不休了!饶是如此,虽然修复了阴关,但由于昨晚玩的太厉害了,司天凤的还是红肿着,便告诉女兵自己昨天喝得太多,身体不适,就由副将执行今天的安排了。并且,吩咐众将官不要看望,她想多休息一下。

但如此一来,却让张奇峰抱着她爱抚了一天,浑身上下都被亲了个够,连下面,后面的也都没有放过。最后,竟然是在母亲嘴里一次,才结束这荒的一天。后来,虽然母亲能够升帐发号施令了,但却是强忍住的刺痛,在大帐里走路都是步履蹒跚的。

想到这里,张奇峰不由得笑得更加得意了,因为从那以后,母亲便给父亲写信,说是要教导儿子领兵打仗,要儿子留在军中。而张啸林也不疑有他,便同意了。白天,司天凤教儿子行军打仗,而到了晚上,则是儿子在床上叫母亲如何享受男女之欢!母子两个的荒一直秘密的进行着,竟然瞒过了火凤军数十万官兵。当然,也有个例外的,就是司天凤的义女,也就是张奇峰的义姐海明珠!

她是司天凤的义女,但却是视司天凤如亲母一般无二。她本是破敌上将军海连山之女,当年,海连山在与罗刹人交战时,中计兵败,后来虽然是收拾残军又击败来犯的罗刹人,夺回了失地。但在回京后,还是受到了素来与他不和的右丞相胡竹维的攻击,而被隆圣皇帝打入了天牢之中。生性耿直的他受不得冤屈,竟然在天牢里郁郁而终,而他妻子是难产而死,留下了当时年仅八岁的海明珠。司天凤同情其遭遇,便收养了海明珠,并将她一直带在身边,而海明珠也是聪慧,经过多年熏陶也成了一名战将,十三岁便破格成为了府屏尉,十四岁更是晋升狼骑校,比之当年的司天凤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当晚,她对敌情判断有了些心得,想要和义母说一下,请义母帮着分析。但,当她刚看到义母大帐就觉得有些奇怪,所有卫兵竟然分散到了距离大帐十丈开外的地方。这可是只有众将商议机密军情时才会出现的情景,但以她现在的地位及司天凤义女的身份,如有此等军情,她不会不知道。于是,她唤过一名侍卫,盘问之下,竟然得到了,只有张奇峰在母亲的大帐里,而且,司天凤只是让他们到十丈外守卫的命令,不由更加奇怪。她说有要事和大帅商量,而且,大帅也没有吩咐有军情也不可打扰,所以,侍卫也就没有过多阻拦,而直接让她过去了。

海明珠来到帅帐之外,正要叫门,却忽然听到里面有些异常响动,细听之下,竟然是母帅的呻吟声,初时以为是司天凤犯病或是有伤,不舒服而呼痛。但随后,却变成了快乐的呻吟,而且,还夹杂着“哥哥,儿子,丈夫”之类,含糊不清的呼叫。她绕到一扇小窗户边,挑开遮挡窗户的帆布一角,偷着向里看去。不看还好,看了一眼,她便被里面的奇景吸引住了。

此时的帐内春色无边,名动天下的司天凤大元帅,此刻正一丝不挂的如同一只大白羊一样,赤裸的爬跪在地上。而在她身后,她的亲生儿子,张奇峰竟然也是赤身裸体的,着他那条与年龄极不相称,远远大于寻常男人的大,跪在母亲身后,用力的弄着母亲!海明珠是云英未嫁待字闺中,但她也不是对男女之事懵然不懂的,毕竟面对整个帝国靡的风气,她也多少耳闻目染到了不少。

但最令她震惊的是,张奇峰乃是义母的亲生儿子,虽然现在帝国风盛行,特别是贵族里,之事常有发生。可也多数是儿子和庶母,婶子和侄儿,也有些兄妹姐弟之间的,但终究少数。最多,有武陵侯世子和亲姑母姨娘通奸的,但也就是轰动一时了,而母子通奸的,至少还没有听说过!

当然,她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在她心里,义母做的就是对的!不过,她的眼睛却是离不开了,她竟然有仔细看看究竟的想法,一支手也不由得隔着外裤,摩擦起自己的来!

就在她入戏之时,大帐里的情形也是风云突变,司天凤在声嘶力竭的向后了几下大之后,竟然长叫一声软倒在地,便一点声音也没有了。她关心义母,正在考虑是否要进去时,忽然听到张奇峰嘟囔道:“怎么回事?娘亲怎么这样不中用?孩儿还没有出货,娘亲就不行了?”

只听司天凤虚弱的说道:“你这冤家,谁让你长了个如此害人的东西?粗长不说,还那么硬,每次你都顶到人家花芯,还把顶开花芯进入里,人家当然受不了了!”

说完,气呼呼的。

张奇峰忙赔笑道:“是孩儿说错话了,给娘亲赔不是,娘亲再挺一会儿,孩儿发出来就好了!”

说完,便又开动起来。“不要,不要,呀……”

司天凤竭力躲闪,她脸侧着趴在地上,双手却伸到身后去攥住张奇峰那正在行凶的大说道:“峰儿,是娘不中用,娘真的不行了,让娘歇下吧!”

她满脸通红的向儿子祈求着,看到她那可爱的样子,张奇峰再也硬不下心肠。“好了,孩儿不弄就是了!”

他扫兴的说道,将还在暴挺状态的大从母亲体内抽了出来。司天凤也是看出他没有尽兴,可实在是自己的身体不争气,忽然,她对外面说道:“明珠,你进来吧!”

海明珠吃了一惊,义母竟然知道自己在外面,她踌躇了一下,还是进了大帐。

“娘,”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叫了司天凤一下,面对赤身裸体的母子两个,她当然不好意思,“女儿不知,不知娘和峰弟在商量什么,……所以,所以……”

她实在说不下去了。司天凤噗嗤一乐,“呸!”

轻轻啐了一下道:“商量什么?

你在外面看了半天,还装什么呀!“看着她害羞的样子,司天凤体谅的说道:”

好了,本来也不想瞒你,你既然看到了也好。“她继续道:”

娘知道,你也喜欢你峰儿是吗?“海明珠被她一说一下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后,又脸上一红,把头垂下了。她确实对这个义弟动心了,在帝国,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嫁人也是很正常的。但此刻被义母说中心事,她还是不好意思。”

别不好意思了!“司天凤适时的说,”

你也看到了,你弟弟的本事太过强悍了,母亲一人满足不了他,你也就来吧!过几年你们再补上婚礼吧!“说完便示意她到床上去。海明珠似乎很有心事似的,她怯懦了半天,还是一咬牙问道:”

母亲,那日后,母亲可是还要和峰弟,那样?“赶忙她又补充了一下道:”

女儿不是不喜欢母亲和峰弟在一起,而是,若是那样将来万一母亲也有了峰弟骨肉怎么办而且,而且,女儿该如何称呼母亲?“本来,司天凤确实以为她不想自己和儿子通奸,但听她说完后,又是一乐道:”

尽量避免要孩子,毕竟这与法理太过冲突,至于大主意嘛……还是峰儿拿吧!“张奇峰一直没有说话,他对这个义姐不是太熟悉,只是记得小时候她刚到自己家时老是哭,后来就被母亲带到前线了。虽然,在过年时也会回去几天,但终究不是很了解。不过,他对这个义姐的美丽还是认可的,当然,那是他这次来到军营以后才有的感受。

听母亲的意思,应当是义姐对自己有意的,自己也正需要发泄,所以,就是娶了这个义姐也没什么。虽然他一直的心愿是娶母亲为妻,但男人三妻四妾,自己是永安王世子,更是无碍的。所以,也就不是太在意,但当海明珠提出这个问题,母亲又是含糊作答便将问题抛给自己,他也是一愣,但他思索一下后,便坚决的说道:“如果有了孩子,当然是我的骨肉,要叫我父亲。至于你们之间的称呼,在人前自然还是姐姐称呼娘亲与一般无异,但在没人时便姐妹相称吧!”

海明珠有了最终答案,便不扭捏作态,她有些害羞但却义无反顾的一件件脱去自己的衣服,将虽然不如司天凤丰满成熟,但充满了年轻气息的身体呈现在张奇峰面前。

本就是欲火未退的张奇峰更是忍耐不得,他咽了口口水,便走到海明珠身前,抱住了她,一番欣赏后便是一阵狂吻,接着,又是一场大战开始了。

开始,他还顾及海明珠初次不能太过疯狂而有所收敛,但很快他就被欲火冲昏了头脑顾不得许多了。连生育过他的母亲这样的成熟妇人都不能招架他,那可想而知海明珠这个初经人事的女子是如何一副惨状了!好在司天凤在她旁边,见女儿被儿子得不成人形了,实在是不忍心,她此时也是稍稍好转,但还是一咬牙,抱住正在疯狂进攻的张奇峰说道:“儿子,让她歇歇,娘来吧!”

张奇峰也看出海明珠的不济,便放过她转而继续奸起母亲来。但不多久,司天凤也是再次求饶,这时海明珠已经醒来,便又舍身替母,替换了司天凤的位置。就这样,张奇峰施展自己潜心修炼的功夫,大战母亲和义姐,整整一夜,最后,他也是有些累了,便放过了二女,但却还是要她们两个手口并用的才勉强将他的欲火吸了出来!从此,母子三人便夜夜春宵,乐上天了。

月初接到回京圣旨以来,他们开始为回到永安王府不能随意交欢享乐而犯难,特别是张奇峰,他更加不想母亲和父亲同房,母亲是他的女人,只能属于他一个人!但他又无法阻止,毕竟父亲才是被世俗接受的母亲的男人!司天凤似乎看透了儿子的心思,她说道:“峰儿放心,为娘的既然做了你的人就不会再让别的男人碰我,即便是你父亲!”

她说话的语气不是在安慰张奇峰,而是一种誓言一般。

但张奇峰在心里稍稍安慰的情况下,还是问道:“但如果,父亲要求和母亲同房呢?”

司天凤微微一笑,“放心,我不让他和我同房,他绝不敢得罪我!”

“他的心思你还不知道?在他心里,火凤军比老婆重要,亲情人性远不及权利!”

张奇峰也明白了母亲所指。他来到前线后,父亲虽然也是时有书信,但却是很少提及他们母子的关心,反倒是经常问起兵马的状况。张奇峰已经不是当年的懵懂小子,几年的锤炼早让他明白了,帝国的繁盛之下隐藏的危机,而父亲似乎也在等待危机爆发,他要得到更大的权利!

在路上,张奇峰想到了自己和母亲义姐分别探路的方法,轮流和二女欢好,虽然他每次都不能尽兴,但也好过没有一点发泄了!

当他发现后面的大队已经跟上来后,便唤醒昏睡的母亲,两人整理一下后,便回到队伍里。和海明珠汇合,海明珠有些醋意的说道:“好呀,弟弟越来越疼母亲了,竟然疼了这么久。”

由于没人注意到她们二人人说什么,所以,张奇峰也是大咧咧的一笑道:“姐姐勿要生气,晚上弟弟好好疼姐姐就是了!”

这才引得她脸色好转。司天凤笑骂道:“小蹄子,少吃一点都这么争嘴,待会儿受不了时别叫救命!”

脸上全是绯红之色。海明珠也是满脸通红的笑道:“女儿怎敢生母亲的气?待会儿少不得要母亲来救命呢!”

说罢,三人都笑了起来!

但她们不知道,很快,一件决定他们命运,也是给整个大陆带来震动的事情就来临了!

***********************************

很多地方都是受到了皇朝秘史和风月大陆的影响,但第一我不会有虐待的情节,主要不会写。第二不会太监,绝对不会!

写好了几章,本来准备写完母子天伦就写这个的,但要打官司,就只好先放放了。大家看看,给点意见,至于像皇朝秘史的话就不要说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