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威震天下(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后无相的突然出现,以绝世武功逼退了玄武宗众僧,逼得释禅上人向无相提出挑战。以龙啸天的理解,当时释禅上人也只能那样做。因为只要有无相在,少林就在。无相是少林僧侣的精神领袖,只要无相一日不死,少林禅法精义便不会灭亡。若是他能打败无相,那少林便不攻自破。无相绝世之才,数十年来,坐拥佛门第一高手宝座,如今更修成佛家无上秘法天佛经,一身禅功已不知到达何等境界,释禅上人亦数十年苦修,成龙象般若法,一身修为旷古绝今,两大高僧的对决必精彩绝伦。

  这一晚,当所有人都在安然大睡时,有两个睡不着。一个便是多情的龙啸天,另外一个便是人称千手观音的白玉莲,释禅上人的三大爱徒之一。龙啸天因多情而恼,晚上脑海里满是妖娆千手观音身影,怎么也睡不着觉,连狗肉和尚要叫他去喝酒的心情也没有。白玉莲则是担心其师,必竟武佛是成名多年的绝顶高手,从今日露出的那一手神功,修为比其师释禅上人不遑多让。天底下就是有那么巧的事情,睡不着的两人竟共同走到少林的后山的一座小山峰。

  一见面两人都有些欣喜,手指着对方,道:“你……”

  羞涩,欣喜,两人一时间竟说不出话。不过,终是龙啸天脸皮厚一些,笑道:“你为什么跟着我啊?”

  一听这话,白玉莲又气又急,嗔道:“谁跟你着你啊?”

  龙啸天哈哈一笑,道:“你啊!我前脚刚来,你就跟着来了。”

  白玉莲实在想不到天下间竟有脸皮这么厚的人,脸色气红,嗔道:“不要脸,我走了。”

  美人脸上白里透红,人比花娇,她修有‘欢喜禅’,功法成后,有一种吸引人的气质,这一番娇嗔,人更是美极了。龙啸天听闻言美人要走,啊的一声惊叫道:“你别走啊!”

  白玉莲回头过去道:“不走在这里干嘛啊!而且人家才没有那么不要脸呢?三更半夜跟着一个大男人呢?”

  听声音,好像还哭了。龙啸天听后只觉自己说了一句多么不应该说的话啊!看见美人儿哭泣,心如刀绞,当下忙道:“不,你别走啊!不是你跟着我,是我跟着你好了。”

  白玉莲喜道:“那可是你自己说的哦!”

  龙啸天拍着胸脯道:“当然。”

  白玉莲回头看着男人,娇笑地道:“那癞皮狗跟着本姑娘有什么事吗?”

  她哪有哭啊,脸上满是笑容,刚才分明是装的。这妖女真会做戏,龙啸天心中暗想。看着她那一脸得意的笑,龙啸天心中有些恼,老子打了一辈子鹰,今天反被鹰啄了眼睛,当下突然脸凑近白玉连面前,笑道:“是啊,我三更半夜跟着你正有事情呢?”

  两人的脸几乎挨到一起,男子的阳刚气息扑鼻而来,入心田,一丝热流浮上心头,心神摇曳,当下问道:“那你找我什么事啊?”

  龙啸天嘿嘿一笑,白玉莲看到那笑,仿如看见一只凶恶的狼在对它面前的猎物笑一样,心里一颤,道:“你要做什么啊?”

  龙啸天又是嘿嘿一笑,道:“你说我们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在一起,我能要求你干什么事啊?”

  说完将近在眼前的千手观音搂在怀里。

  白玉莲啊的一声惊叫,脸上一红,挣脱龙啸天的搂抱,道:“你别,别啊!”

  对龙啸天的搂抱,她有一点害羞,也不知怎么了。她修‘欢喜禅’曾有无数‘修侣’,从来没有一个给她这种感觉。龙啸天笑道:“怕什么啊,此刻三更半夜没有人会来打搅我们的好事的。”

  龙啸天本来也是吓吓她,并没有那种意思,可是此时搂过美人,入手尽是她滑嫩细腻的肌肤,入目是那张倾城绝色的脸,无意渐渐变成有意。情怀微动的他说完话后,便将怀内的美女搂得更紧一些,嘴轻轻亲吻着美人儿玉颈。

  白玉莲给龙啸天搂在怀里,一颗心前所未有的紧张,提在咽喉上,此时给他一亲,只觉滑嫩双唇处传来一温热的气息,身体一颤,所有的坚持瞬时土崩瓦解,身体一软,倒在男人怀里。如此大好机会,好色的男人当然不会放过,一手在美人儿柔嫩饱满的臀部抚摸捏揉着,一手伸进美人儿的白莲衣内,在她细腻如水的肌肤轻抚着。

  美人儿给龙啸天一阵亲吻,一番抚摸,只觉浑身难受,玉嘴不觉嗯呀一声,这声音娇滴滴的,又含欢喜禅的色相法在内,听了直令人骨头酥软,情怀大动,有销魂荡魄之力。龙啸天笑道:“美人儿莫及,等一下好哥哥会好好满足你的。”

  说完一只手更肆无忌惮地在白玉莲身体上抚摸着,一张大嘴由美人玉颈吻下,在美人儿那露出半颗丰乳的胸上激烈地吻着。

  男人身怀魔种,美人儿身怀佛家正统的双修大法‘欢喜禅功’,两者一正一邪,本是相互排斥,无奈男有意,女有情,转而成为相互吸吮,这一吻当真有如天雷勾动地火,一发而不可收拾,美人儿挺起前胸,好让男人可以更方便地吻到她,修长玉腿紧长男人,一只手伸到男人胯下抚摸套弄男人的神器。感觉龙啸天神器的硕大,见多识广的千手观音,不禁惊呼道:“好大啊!”

  龙啸天呵呵一笑,挺动着下身,笑道:“等一下,我要好好的……”

  说完嘿嘿一阵淫笑。

  聪慧的美人儿闻言,哪不知他打什么主意,并没有跟其它女子那样羞涩,嗔道:“来就来,人家修有欢喜禅,可采阳补阴,还怕不你成。”

  妖女就是妖女,说话之间,总有一种诱人的媚态。龙啸天看了情怀大动,咬了美人儿饱满的胸部一下了,悄悄地在美人儿耳边道:“美人儿,你的屁股好嫩啊!”

  说实话,美人儿的臀部真的很嫩,摸上去就如摸在一堆海棉上似的,这种感觉龙啸天从未在其它女人身上体会过。

  听到这话,饶是大胆的白玉莲脸儿一阵发红,随即羞喜道:“你喜欢就好了。”

  龙啸天得意大笑道:“我当然喜欢了。”

  说完俏看着端庄圣洁的美人儿道:“女菩萨,弟子对菩萨仰慕已久,菩萨今晚可愿与弟子成其好事?”

  面对龙啸天的语气突然的转变,白玉莲初时一阵愣然,随后又恍然过来,有时说一些禁忌挑逗的话,可以更添情趣,她非世间一般女子,闻言一脸为难地道:“可是本尊乃佛门中人,怎可?”

  龙啸天一脸怨求地道:“女菩萨美丽大方,弟子每个晚上做梦都梦到你,想得抓心搔肺的,请女菩萨成全弟子吧。”

  白玉莲端庄的脸,一阵妖笑道:“是吗?”

  龙啸天恳认真地道:“是啊,女菩萨不信弟子把心挖给你看。”

  说完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刀来,就要开心挖肺。白玉莲见龙啸天真的要把刀刺进去,忙夺过他的刀,嗔道:“傻人,人家相信你还不行吗?”

  龙啸天闻言,喜道:“那女菩萨真的答应与弟子成好事了?”

  白玉莲羞喜道:“本尊的身体都给你压在身体下,不答应你,还有什么办法吗?”

  一听这话,两人对望一眼,哈哈大笑。有些时候,一些角色的互换,更添爱欲之间的一些情趣。

  突然,美人儿正色地道:“我问你一件事哦?”

  龙啸天道:“女菩萨请问,弟子一定据实回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美人儿应了声好后,便道:“刚刚若我没有阻止你,你是不是真的会将刀捅进去啊!”

  龙啸天道:“不会。”

  美人儿闻言,脸上有一丝失望,问道:“为什么啊?”

  龙啸天笑道:“因为我相信你不会让我把刀捅进去的。”

  美人儿奇道:“万一我不阻止的。”

  龙啸天肯定地道:“不会的,因为你爱我。”

  白玉莲闻言,身体一颤,随即看着一脸得意的龙啸天道:“爱你,谁爱你啊!你死了好了。”

  说完推开男人,起身,但并没有走。在理解中,癞皮的男人一定会跟她起身,抱起她的。哪知等了好久,都没有感觉到男人那样做,而且后面没有一丝动静。白玉莲心中一震,忙回头一看,只见龙啸天躲在地下,一动不动的。见此,白玉莲吓得脚肝胆俱裂,蹲到地下,扶起龙啸天道:“你怎么了?”

  龙啸天气机虚弱地道:“你不是叫我死吗?现在我就死给你看。”

  白玉莲闻言道:“你怎么那么笨啊,我那是气话,只是随便说而已。”

  龙啸天脸色苍白,虚北至极地问道:“那你是不舍得我死哦!”

  白玉莲嗯的一声,道:傻瓜,我怎么舍得你死呢?“龙啸天闻言,哈哈一笑,道:“你既然不要我死,那我就不死了。“说完反手一抱,龙精虎猛地将美人儿压在身下,道:“那你说你爱不爱我啊?”

  白玉莲对此变化,预料不及,惊呼道:“你没事啊?”

  龙啸天哈哈一笑,道:“我怎么会有事?我可是铜皮铁骨。”

  白玉莲一听哪还不知她上了这个狡猾男人的当了,当下拍打着他,道:“坏蛋,就知道吓我。”

  龙啸天呵呵一笑,道:“不吓你,你怎么会说出真心话啊!”

  说完朝美人儿那红艳欲滴的红唇吻了上去。初时,美人儿一震,在龙啸天的索求下,美人儿乖乖献上自己的红唇,任男人吻着。

  正当两人情不自禁,互解对方衣衫时,山下突然传来道天叫唤白玉莲的声音。白玉莲忙推开龙啸天,道:“我师兄叫我有事,我先回去了。”

  龙啸天忙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再相见啊?”

  白玉莲回头看了男人一下,道:“一切随缘吧!”

  说完急奔下山。

  龙啸天看着那婀娜的身影,怅然若失。

  少林寺玄武宗内,释禅上人看着面前这三个他最为杰出的弟子,若有所思。一会儿之后,道:“今天为师召你们前来,是有几件事宣布。”

  法难问道:“师父,什么事啊?”

  释禅上人道:“明天就是为师跟无相的决斗之日。”

  白玉莲隐隐觉得有些不妙,急道:“师父,你功参造化,不会有事的。”

  释禅上人摇了摇头,道:“佛法无边,何谓终极?世上永没有不败的佛法。明日我与无相一战,胜负难料。明天若我败了,我有几件事要你们去做。”

  道天道:“师父,什么事啊?”

  释禅上人道:“明天若我败了,玄武宗道天执着。”

  道天一听,急道:“师父……”

  道天昔日学道,因为出身低微,虽有天纵之才,在道家却不得尊重,到玄武宗后,释禅上人并没有嫌弃他的出身,尽心传授,授艺之恩,重如泰山。

  释禅上人说完后,看着法难道:“法难,以后道天执掌宗你要尽心辅佐,将我玄武宗发扬光大。道天,明天若我败了,玄武宗当遵守诺言,返天竺我宗传承之处。”

  说完一双深远,饱含智慧,看透世间一切的眼睛看了白玉莲一会儿,才道:“至于莲儿你吗?还继续留在中原修行。”

  三大弟子,心中悲怯,齐跪下哭道:“师父。”

  释禅上人一一扶起三人,道:“我意已决。”

  午时,蒿山封禅台,少林玄武宗两派人马对立分明,紧张弥漫整个虚空,数千双眼睛一齐盯着中央对立的两人——少林,绝世天才,人称武佛的无相;玄武宗的创派之主,活佛释禅上人。两大俱都领悟了佛家大法精髓的得道高僧,反倒没有那么紧张,无相叹了口气,道:“我佛昔日共有十大弟子,佛家分双乘,大千世界,万法共存,上人何必执着,何谓第一,又何谓第二呢?”

  释禅上人道:“我只知玄武宗若要在中土发展,就须得灭了你少林寺。今日我与你的一战,不为第一,不为第二,只为玄武宗的未来。”

  无相哦了声,道:“佛法存于善男女之心,昔我佛开释家一脉时,尚为世人称为邪道,也经无数弟子弘扬,才有今日之盛,玄武宗亦是如此。”

  释禅上人脸上满是坚毅之色,道:“我意已决,现在请你接招吧。”

  说完随手打出一掌。这一掌名为‘佛动山河’是如来神掌中第二式。如来神掌在他掌上的威力不知比道天宏大了多少倍,他出掌不颂真言,不用凝劲,一掌出,山摇地动。他离无相至少也有十丈之远,在武林中任你掌力如何雄厚的,都没有办法打出十丈远,可是释禅上人确能办到,只见一团金黄色掌罡,势如猛虎轰向无相。无相千古不变的淡然脸色,首次有些疑重,显然他对‘如来神掌’这门由佛祖传于弟子,护法降魔的绝世神功不敢小看,只见他雪白双袖大挥,每一挥就用一道奇异的真气,每一道奇异真气,如刀一样,将那团真气切割开来,引向一边。无相这一招,亦是佛家的盖世神功,名‘接引’。这接引神功在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中,排名第三十八,自古以来,习成者不在少数,但用得如此玄妙者却只有无相一人。

  释禅上人想不到自己的生平绝学,如此轻易地被人化解掉,当下脸色一变,道:“好,我看你还能接我几招。佛迎西天。”

  说完双手相合,躬着身子,如一个罗汉,恭恭敬敬地迎接佛祖。就在这时,狂风急,暴雨骤,一记长达十丈无坚不摧的金黄色的长形大刀由上空劈下。一时间,天地万物失色,只有一记耀眼的刀罡长存心间。如来神掌在他手上威力越大。

  那凛然的刀罡造成的劲风透过无相的护体罡气深入无相体内只吹得无相两条垂在脸颊的白眉来回摇摆,身上那件白僧衣咋咋做响。无相的脸色又重了几分,只见他双手迸直,打出两拳。两团拳罡一前一后,撞在释禅上人那刀罡上。第一团拳罡碰在释禅上人的刀罡时,只听得碰的一声,拳罡碎裂,刀罡发生剧烈的颤动,刀罡带动着空气乱流,来回肆虐。第二团拳罡撞在刀罡时,碰的一声,火光四射,刀罡碎,拳罡碎。释禅上人跟无相两人身体同时一震。他们这种比试,看起来平平无奇,实则凶险至极,全以本身真元在比斗。真无修至极至,可转为罡气。罡气以层次又分为罡劲,罡气,罡煞。三大类中,罡煞最为厉害,比号称无坚不摧的剑气更为厉害。释禅上人与无相两人,此是就以罡煞比斗,稍有不慎,罡煞临体,立刻魂飞魄力散。盖世毒魔经六十年修成的万毒罡煞也是极其厉害的武学,只是它碰到是史上最为奇异的怪胎,不惧万毒的‘龙阳神罡’,所以对龙啸天无可奈何。

  释禅上人见无相接二连三破去他两招如来神掌,心中又怒又喜,怒的是无相上人破他的神功是如此轻描淡写,喜的,今日也许可以了却多年的一段心愿。释禅上人多年参悟‘龙象般若功’虽有所得,无奈,这‘龙象般若法’博大精深,对其中一要着,总是不能领悟,今日借无相之力,说不定可以领悟大法之门,直进佛境。

  释禅上人遥看着无相,道:“武佛之名,果然不名不虚传。请再接释禅两招‘龙象般若功’。”

  刚刚施展‘如来神掌’时,贪嗔痴等佛家诸大戒已被施展出来的‘如来神掌’佛法洗涤干净,此时的他又是初出师门时那个以弘法为己任的高僧。对于释禅上人的变化,众人都了然,纷纷称奇。

  无相看此,点了点头,有些欣喜地道:“贫僧愿意奉陪。”

  释禅上人应道:“好,谢谢成全。”

  说完口中念念有词,慢慢的,一丝丝祥和的佛光由他身上散发出来,照耀九天。无相亦是如此,两人佛光萦绕,宝相庄严,直如西天圣佛降世。两大高僧对望了一眼,惺惺相惜,释禅上人道:“禅师,请了。”

  说完一张脸淡然虚寂,整个人已处于一种佛家高深禅动之中,双手结不动明王印,结合天地灵力-降三世三昧耶会,只见一条黄色的巨龙,一只金色的巨象,从释禅上人手上幻化出来,势如猛虎,结合无边的力量,扑向无相。在佛家中,龙与象是两种代表无上力量的动物。释禅上人这龙象般若功,由远古一位圣佛所创,博大精深,妙参造化,传说练至可有十龙十象的力量,只是自那位圣佛后,再也没有人练成最高的第十层境界。龙象般若法中的龙象代表着无是的力量,般若代表至高智慧,无比的广大,还有无边的佛法。力量与广大,智慧,佛法的结合便是完美。

  无相见到威霸无双的一龙一象,没有丝毫的退去,只见他右手中指屈弯,右手拇指紧压中指,屈指连续弹出,只见两道金黄色的光团由中指快如流星发出,一团金色的光茫直指大象,另一团金色光茫直指巨龙。那威霸无双的龙与象被无相一弹,力量尽散,乘如绵羊趴在地上,随即消失不见。

  释禅上人见此,喝了声道:“佛兄,好手段。再我一招。”

  说完口颂《降三世明王心咒》手结大金刚轮印,行动快速如镖-降三世羯摩会,双手幻化出二龙二象,势更急地扑向无相。龙象般若功,功法层层递进,威力成倍增加。也就说,第二层功力会比第一层多了一倍的力量。无相双手屈指,不过这一次有怕不同,他弹出四记指罡,每一记指罡的招呼一龙或者一象,情形还跟上次一亲,中了无相指罡的龙与象立即乘如绵羊趴在地上,随即又消失不见了。

  龙象般若法,以手印方式驱动,第三到第九的手印分别是(第一跟第二的已说,就不再獒述)外狮子印,咒语为《金刚萨埵法身咒》统合一切困难-理趣会,有三龙,三象之力;内狮子印,咒语《金刚萨埵降魔咒》万物之灵力,任我接洽-一印会,有四龙,四象的之力;外缚印,咒语《金刚萨埵普贤法身咒》解开一切困扰-四印会,有五龙,五象之力;内缚印,咒语《莲花生大士六道金刚咒》透视、洞察敌人心理-供养会,有六龙六象之力;智拳印,《大日如来心咒》分裂一切阻碍自己的障碍-微细会,有七龙七象之力;日轮印,咒语《大日如来心咒》使万物均为平齐-三昧耶会,有八龙八象之力;宝瓶印,咒语《摩利支天心咒》我心即禅,万化冥合-根本成身会,有九龙九象之力……

  释禅上人龙象般若功从第一层施展到第九层,这一路使来,只见佛光灿烂,他整个人越来越庄严,身上散发的佛光越来越纯正,手上从一龙一象,增加到九龙九象,力量层层递增,渐至完美,到第九层功法时,只见虚空中,九龙飞舞,九象挪移,壮观宏大……至始至终,无相就是屈指弹出,一龙一象时,他弹出两记指罡,二龙二象时,他弹出是四记指罡……到九龙九象时,他弹出十八记指罡,那九龙九象立即乘如绵羊一样蹲在地上,随后消失在空中。无相以此破释禅上人龙象般若功,看似简单,实则极为复杂。他的每一记指罡皆以无上佛法修为催动真力发出的,这种指罡最耗真力,形神皆损,无相连续弹出十八记指罡时,脸色苍白,呼吸有些急促了。

  释禅上人真力越提越高,龙象般若功到第九层功力时,所有的真力,有如黄海决堤一发不可收拾,不由自主的一起流向双手,不用结手印,不用颂真言,真力轰出去时,在虚空幻化成十条龙,十只象。十龙十象,在虚空飞舞挪移了一阵后,便交汇在一起,成一庞然大物,此物似龙似象,无比庞大,以翻云覆雨之势,张口血盆大口,欲吞无相。

  释禅上人见此脸露欣喜,真的让他成功了,这便是‘龙象般若功’的第十层境界‘龙象合一’,在全身功力运至巅峰时,龙象般若功自成。他以前从来没有试过全力摧动全身功力的,因为那样威力太大了,而且自身肉体也承受不了。此番遭遇无相这等生平强敌,他精气神,无比集中,竟无肉身被毁的现象,故而成就了他的龙象般若功的最高境界。

  完美的力量配以完美进攻方式所产生的毁灭力量是无以伦比的,只见那庞然大物的吸力把立在地下不动无相的身体吸歪了。无相的整个头,颈部都给那庞然大物给吸长了,若非禅心不动,修有金刚不坏之身,早给那庞然大物吸进肚子里去了。众人见此,都睁大的双眼,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绝学。

  疾风之中,无相艰难地挪动着身体,慢慢的,他双手动了,瞬间,一片更耀眼的佛光从她身体上散发出来,此佛光金黄无比,光彩夺目,一向从不念咒的他,嘴里颂出一些谁也听不懂的真言,那真言配合着他的招手,产生玄妙,宏大的力量。那霸气冲天,威猛无匹,张牙舞抓的庞然大物在无相的招手中,慢慢地安抚下来,蹲在地上,随后消失不见了。

  释禅上人见此,瞳孔剧睁,惊骇失措,随即身体连颤,倒在地上。而无相禅师的佛光则是越来越纯正,最后他的整个人淹没在一片金黄中。那片金黄,凌空慢慢上升,到一定高处时,立在少林众僧侣的上方。少林众僧见此哭道:“师兄,师父,师祖……”

  金光传来无相的笑声道:“为师近日成就大道,你们应该替为师高兴才是。”

  说完又道:“今日为师飞升极乐世界,没有什么东西给你们,就以一丝灵悟留给你们吧。”

  说完双手大袖一挥,只见点点金光撒落,金光落在众僧身体上,立即没入体内。众僧一时间,好像有所领悟,又好像没有。

  无相在做完这些事后,回头对处在愣然之中的龙啸天道:“龙施主,你对我少林大恩,贫僧无以为报,今日就将这物送你。”

  说完,在龙啸天手上倏然现了一个小布包。龙啸天不解地道:“这是……”

  无相笑道:“机缘一到,你自会明了,老纳去也。”

  说完那金光缓缓上升,至万里高空时,化作一颗流星,没入西天天际。今日这一战对龙啸天震憾无以形容。一,他明白武道之浩翰,以释禅上人无相两人今日所展现出来的武功来看,那已经不是单粹武功了,那得一种极其玄妙的境界。他暗思:“到底何谓武道之终极。第二;他竟然见到飞升,无相竟于白日飞升天际,这……莫非世上真有佛祖神仙,龙啸天一向是无神主意者,这下心里也是七上八下,胡思乱想。第三;世人的武功高低以排位来分显然是极不正确的。排名天榜第八的活佛释禅上人,从他今日展现的功力,绝不在剑神白云飞之下。

  唉,武林啊武林……

  今日之战,胜分已分,少林武佛胜,玄武宗释禅败,依当前约定,玄武宗一脉从此应退出中土。在那一战中,释禅上人并没有死,只是武功尽失。武功尽失的他,佛法反倒更精深,退回西域若干年,他也修成正果,成为一代圣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