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淫魔附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真他妈的痛啊!”

江水寒一边呻吟,一边努力的睁开眼睛,想搞清楚当前自己是什么状况。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梨花带雨的俏丽面容。

“奥黛丽,是你吗?”江水寒刚从昏迷中醒来,眼前仍然金星乱冒,勉强看清楚自己是被侍女奥黛丽抱在怀里。

“少爷……您总算醒过来……我都要被你吓死了……呜呜!”俏丽少女喜极而泣,居然又哭了起来。

几滴冰凉的泪水洒在江水寒的脸上,让他又恢复了几分神智,想起昏迷前发生的事情,禁不住脱口骂道:“那条忘恩负义的老狗,居然用腌咸菜的石头砸我,我好歹也是个贵族,如果因为这种不名誉的死法去见我的祖先,真是丢死人了!”

奥黛丽虽然只是个婢女,但是冰雪聪明,早从现场的痕迹猜到事情的经过,这个时候只能开导主人,说道:“少爷,钱财总是身外之物,只要您没有事,将来总会有重振江家声名的那天,哦!真是感谢神灵保佑您平安无事,否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江水寒因为头上遭到重击,在奥黛丽的搀扶下,跌跌撞撞勉强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奥黛丽服侍主人躺到床上,已经是香汗淋漓,她不过一百六十公分的身高,体重不到五十公斤,江水寒却是一百八十公分身高的健壮少年,体重几乎是她的一倍,如果不是江水寒醒来,她无论如何也难以把他搀扶回来。

奥黛丽顾不上打理自己,先拿毛巾给江水寒擦了擦脸,然后说道:“少爷,你先歇息一会儿,我去给你煮碗汤……咱们没钱请医生了,所以请您坚强一点吧!”

“好的……谢谢你,奥黛丽!”似乎是因为自身的虚弱,或者是因为之前管家的背叛,江水寒突然对一直呼来喝去的小侍女客气起来。

“奥黛丽愣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一层红晕,低声道:“服侍您是我的职责,请您不要对我这样客气……别人会笑话您的!”

“别人……”江水寒躺在床上,仰望着房顶,天花板上渗漏雨水湮湿的黑黄斑点,在他眼中全化作了一张张丑恶面孔,他厌恶的说道:“让他们都去死吧!”

江水寒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有陷入如此绝境的这一天。

江水寒的祖先是格瑞德王国十大神将中的一位,他来自遥远的东方一个神秘的国度,凭借着赫赫战功,最后被格瑞德王国的国王封为南方公爵,可以说是划地为王,割据数省,荣华富贵,罕有人及。

可惜啊,将门不过三代,富贵不出百年,二百多年后,江水寒手中已经没有了那支代表大公爵权势的神圣权杖,经过历代国王的封爵盘剥,他现在不过是个最底层的落魄贵族,封地也早没有了,自从父亲过世,他只能靠着变卖家产度日……不过想到祖父、父亲也都像他这样过,他也就没有什么可以感到羞耻的了。

佾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江水寒的祖先虽然一个比一个能败家,但是家里的零姅东西实在很多,到江水寒这代,如果江水寒不比他父亲更败家的话,家里资财还是够他马虎过上一生的。毕竟,他所居住的莫克小镇,不过是帝国南方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作为一个落魄贵族,生活水准跟镇子里面平民比,也差不了多少。

他的祖先会看中这个小地方,就是因为这里没有别的贵族。作为落魄的贵族,只要没有贵族的舞会和筵席应酬的话,他们的生活水准跟普通平民比,也不过是一天两餐有肉和两天一餐有肉的差别而已!

而且江水寒独一无二的贵族身分在这里别有一番地位,他大可以毫无忌惮调戏那些平民女孩子。有得吃,有得玩,有得住,这样的生活虽然乏味,但是江水寒也可以勉强接受。

江水寒还是有点自知之明,以他的能力和本事,能靠祖先余荫,就这样舒舒服服混上一辈子,他也就知足了。

不过,天有不测之风云啊,冰雹总是会砸到倒楣蛋的头上,江水寒确实低估了自己的霉运值。

镇长的儿子安切尼,这个小镇有名的奸商,在前不久居然花钱买了个勋爵的贵族身分!

在这个小镇,地位低下的安切尼拥有一半以上的财富,经济窘困的江水寒则拥有最高的地位。

在帝国,贵族拥有种种特权,贵族跟平民之间的身分天差地别,在这之前,安切尼即使拥有不菲的财富,在面对江水寒这个落魄贵族的时候,也只能鞠躬行礼,而他的老子,小镇的镇长,更是不敢得罪江水寒,因为他每年的政绩报告,都要由江水寒的评价和签字,才可以被上层认可。

最近几年,江水寒的经济来源除了变贾祖先的遗物,就是想法设法敲这父子二人的竹杠。

可是安切尼有了这个授予有功平民的勋爵头衔后,跟从前的情形就不一样了,这父子二人从此不再把江水寒放到眼里,江水寒的经济来源去了一大块。

好吧,既然你可以买贯族头衔,我也可以经商赚钱,江水寒是这样想的,也这样做了。

事实证明,做贯族不需要任何天分,但是经商绝对需要天分,不到四个月,江水寒不但赔光了投资,更欠了三倍于投资的债务!

“绝对是安切尼那个混蛋针对我而设下的卑鄙圈套!”躺在床上的江水寒已经是第一百零一次说出这句话了,嗯,这句话确实没有错,可惜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是啊,狡诈的安切尼一旦知道自己长久痛恨的死对头开设店铺,从事贸易生意他怎么会错过这个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打击对手的机会呢?

如果说安切尼是商场上的大鳄鱼,江水寒根本只是一条小杂鱼,安切尼只是舌头一卷,就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安切尼几乎没有费什么心思,就成为了江水寒的债权人。

幸好因为江水寒的店铺是新开张,业务规模有限,而安切尼也够狡猾,怕江水寒起了疑心,只是在多笔中等额度的业务中,陆续设下债务陷阱,江水寒才有机会再苟延残喘几个月。

可是祸不单行啊,一个当初被江水寒从外面捡回来的老乞丐,被他任命为用来充门面的管家,居然背叛了他,了解主人财务状况不妙后,他不但袭卷了厨房的所有银餐具,还对发现他偷盗行为的主人头上用石头狠狠敲了一下。

还好不是菜刀……

大概他也不敢承担杀死贵族的罪名吧?不过被那腌咸菜硬邦邦的石头敲一下,滋味儿也真不好受。

“喂……那可是我心爱的宝贝,你鄙视它就是鄙视我,我可是堂堂的神哪!你赡敢鄙视伟大的神明,那是一定要遭到神罚的!嗯,你说我该怎么样惩罚你呢?是让你三个月不举……还是让你三个月内只会对男人感兴趣呢?”

江水寒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如同在麻油中掺上了蜜糖一样甜腻、却又难以判断性别的中性嗓音。

“哇!我要死了,居然被那个老狗砸出了幻听……”江水寒呻吟摸着伤口,骂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猪狗不如的王八蛋,让我抓住你了,我一定砸断你的双腿,然后扔到疯狗堆里面,让你被撕成碎片……呜,痛啊!”

“原来……我居然附身到一个只懂得暴力的白痴身上啊!我记得我没有调戏过厄运女神啊……没错,那个老女人不但脸蛋长的丑,更是一副平板身材,唔……光是回忆就想吐!还是青春女神好啊,苹果一样的脸蛋,椰子一样的,雪白的皮肤比牛奶还滑,尤其是那清纯的气质化作床上荡表情的时候……啧啧,那次真是爽死我了!”

那声音真是无比荡,比江水寒听到过的最下流的嫖客的声音还要荡一万倍!

嗯,江水寒当然不是好孩子,他十五岁那年就去妓院见识过了,只是被那些丑怪的老女人们给吓回来。是啊,小镇的妓院能有什么好货色?那些一天能接待十几个水手、盗贼的荡女人们差点把这个可爱的小正太给吃了,只是差一点……江水寒后来想都不敢想那次恐怖得犹如噩梦一般的经历。

“是谁躲在我的房间里面?”声音是如此清晰,江水寒再不会认为是幻听,大声暍道:“我可是帝国爵士,擅闯贵族住宅,按照帝国法律,是要被砍掉脑袋的!”

“笨蛋,我可是在你身体里面,你要砍死我,得先砍死你自己!”即使是骂人,那个声音仍然是有种说不出的猥亵荡,让人聪了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江水寒平素虽然有些冲动好斗,像个没大脑的白痴,但是那多数是他掩盖自己伪装,毕竟,人们对于做事不考虑事情后果的贵族反而更为惧怕一些。事实上,祖先遗留给他的东方血统,让他比帝国人更加聪慧和坚忍,只是他一直没有得到良好的教育,而埋没这份天才。

想当初江水寒的祖先,不过是那个东方国度的一个号称百战百败,胆小如鼠三流武将,他兵败国亡后,一路逃命到帝国,居然顺风顺水,混到了帝国神将、开国公爵的位置!

人们至今仍然流传着东方神将初临战阵,就以三千战士大破敌国四万之众的故事,而事实真相是,他那时根本没有能力统驭三千以上的兵马,多余的军队要不就被他遗忘在本阵之后,要不就被他派遣到不知所谓的地方去了!

不过,当时西方的谋略和军阵,在那个遥远的东方国度简直就是幼稚园的水准,他那漏洞百出的排兵布阵,在这个不知道阵法为何物的国家,化作了神授的不世兵法。

先用轻骑重弩在远处如同漩涡一样围绕着敌人旋转远射,等打乱敌人的阵型后,再集中使用数波精锐铁甲骑兵,以锥形阵直接冲击敌人本阵的骑射连击战法,更是至兮被人奉为骑兵战术的经典极致。

肋那三脚猫的拳脚、未入流的枪法靠着有东方的内功撑底,照样横扫疆场,鲜有敌手。

不过这个大字不识几个的粗鲁家伙,到底没有把这点本事化成文字,流传给自己的后代,所以,他的后代再没有出类拔萃的人物出现,世袭的爵位也逐渐被降为最低的爵士。

此时,在古老的东方基因中潜藏的某些东西终于蠢蠢欲动,江水寒幽幽说道:“那么,是不是我死掉了,你也会完蛋啊?”

寄生到江水寒身体中的神灵,在天界就是个做事只凭下半身去思考,大脑缺根弦的家伙,否则怎么会轻易被其他神明夺去神格,打下凡间?

他嘴巴快过大脑的说道:“废话,老子如果有得选择,怎么会挑你这个笨蛋做附身目标!”

“喔!好极了!”江水寒脸上突然浮现出了可以跟安切尼相媲美的奸诈笑容:“那么咱们两个算是荣辱与共了,听你刚才的话,你是个神灵吧?不管创始神命令你主管什么,你既然附身到我这个凡间小子身上,最好立刻分享给我一些神力,否则我如果不小心,被人再用石头对我头上来一下,你可就要成为有史以来死得最惨的神灵了!”

那个神灵大概还没有体验过被凡人敲竹杠的滋味,沉默许久才反应过来,叫道:“休想,我剩下的神力不过能勉强维持自己的存在,你还想让我分给你?你小子胆子可真不小,居然敢威胁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之魔神!哼哼,你有种就一头撞死,反正老子这些年来玩过的女神比你见过的女人都多,死也够本了,你以的身分死掉,才是最大的耻辱……哈哈哈!”

“靠!”江水寒咽了唾沫,有些恼羞成怒,很想辩解一下,他如果不是打不过自己的那个小侍女,早就霸王硬上弓了,丢掉可耻的帽子!再说,奥黛丽当初也答应在她满十六岁后,就会在床上服侍他,他何必要硬搞呢?

不过,这么硬气的落难神灵,倒是很对他的胃口,江水寒一竖大拇指道:“我最佩服英雄好汉了,不过,你毕竟占用我身体不是?租房还要给房租的,你没有神力分给我也行,给我变些黄金宝石之类的出来,我现在真是穷得要没有饭吃了,你不能眼睁睁看我饿死吧?”

之魔神一阵狂笑,说道:“你可真是白痴,我又不是主管财富的神明,我主管的领域是乱,如果帮你泡妞上床,自然可以所向无敌,你只要能够碰触到任何女人的身体,我都能让她变得荡无比,你想怎样搞她,她都会主动迎合你!不过要想我帮你变钱出来,你还不如去求母鸡给你下个金蛋!”

“你老母!那你就陪我一起死吧!”江水寒终于火大了,本来以为神灵上身是千载难遇的好事,结果却碰上个只对搞女人感兴趣的神!

如果是当初没有债务背在身上的时候,他还可以考虑,是不是利用这个能力去搞大某个伯爵女儿的肚子,借机入赘发达,可是现在他如果不能在三个月内还清债务,他仅有的房子、漂亮的侍女、还有爵位,都会被人夺去,变成光着的乞丐!这时候,他哪有心情和能力去钓马子啊?

“我老母是创世神,你有本事就去!不过,你目前的状况……似乎确实是个问题,等我想想怎么帮你!”之魔神到底曾经是个神灵,现在虽然落难,但是总还有点压箱底的本事。

之魔神思考了一阵子,说道:“你先去把砸你头的那块石头找到,那个是我在天界修练的宝贝,我可以教给你个应用的法门,利用它来赚点钱,应该不是问题吧。”

“奥黛丽!”江水寒才不会自己去,现在他可是受伤的病人:“去把砸我头的那块石头拿来给我,那是物证,将来法官判决的时候,要用到的!”

“少爷,你先别想那些,养好身体再说吧,管家肯定已经跑远,一时也抓不到了!”奥黛丽捧着一碗热汤面过来,不容分说,先让他把这碗汤喝掉。

事实上,江水寒虽然通过帝国骑士资格考核,没有丢掉爵士头衔,但是论到武技,他跟奥黛丽可差远了,加上两个人几乎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有些事情,除非他真摆出主人的派头,否则奥黛丽也不会乖乖听话,所以,他远不如其他贵族那样在贴身侍女面前那么强势。

说起来,奥黛丽大概是帝国罕见的十三岁以后还有保留处子贞的贵族贴身侍女了吧。

因此,江水寒还是蛮享受躺在床上由这个美少女喂汤给自己喝的难得待遇,他已经很久没有从这么近的距离观察奥黛丽的秀丽姿容了,更是用心评估着她胸部的发育情况。要知道,自从当初奥黛丽发现他偷看自己洗澡,拒绝了他求欢的请求后,她就有意识的跟他保持距离。

这次,奥黛丽心疼江水寒受伤,竟然没有责怪他盯着自己脸蛋和胸部猛看色眯眯的样子。

事实上,再过几个月,她就是满十六岁的成年少女了,到时候,如果江水寒再提出侍寝的要求,她必然会含羞应允。

奥黛丽的父母都是江家的奴仆,而她更是从小生长在江家,接受的都是效忠于江家的理念,单纯的少女完全没有想过自己还有其他选择,她原先拒绝主人的要求,除了矜持,更多的是对江水寒身体的爱护,她可不想主人成年以前就沦陷在温柔乡里面。

现在,江水寒虽然武技稀松,但已经是个还算强壮的少年,而且,他在跟她进城时候看到其他贵族的纨裤子弟比,真是优秀太多了,除了还是有些贵族子弟固有的轻浮,也算是个不错的年轻人了。

“奥黛丽,这次真的是出大问题了……我估计很难捱得过去,管家袭卷了我家最后的财产,其实我本来就打算带你逃走,这下我们连跑路的钱都没有了。”江水寒想想似乎也没有退路了,就将目前江家的经济状况向奥黛丽和盘托出。

奥黛丽低头想了想,说道:“少爷,我倒是有存点钱,对少爷的债务来说,虽然远远不够,不过如果拿来做逃走的路费,省着点花,应该可以支持一段时间。”

“哦?你那里来的钱?”没大脑的江水寒瞪大了眼睛说道:“难道你……”底下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头上已经重重挨了一记。

“你胡说什么?”奥黛丽眼圈都红了,泪花在眼框里面直打转:“那是母亲留给我的钱,还有我平时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难道你以为我会偷你的钱啊?”

“不是啦,奥黛丽你不要误会啊!我不是那个意思啊,再说我的钱迟早也是给你花的啊……”情知说错话的江水寒连忙赔礼道歉,挖空心思解释自己并没有那个意思,好不容易才把女孩说得两颊晕红,羞窘的用小手堵住了他开始胡说的大嘴。

“这个女孩很不错啊,你居然到现在都没有吃掉她,真是暴殄天物,回头我教给你几个花俏的招式,保证让你们两个都爽到天上……”在两人脉脉含情对视的这个温情时刻,之魔神突然跳出来,对江水寒大放厥词,差点没把江水寒给气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