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实现诺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夜幕降临,江水寒的身形出现在荒漠中的一处乱石堆里,几百年前,这里原本是一处祭祀死神的神庙,如今只剩下断垣残壁和无数散落的岩石。

江水寒轻声诵念几句咒语,空地上突然浮现出一座巨大的红色六芒星魔法阵,他要在这里施展术炼金法阵,建造一扇能够通往天界的次元门。

“卡特琳娜,现在是妳履行誓言的时候了!”说话的是一名容貌绝美的光明精灵少女,她的左手握着一根法杖,右手持着一把纤细的长剑,看起来像是一位魔武双修的盖世强者。

如果从近处仔细观察她的五官就会发现,她看起来有些像蕾娜又有些像狄雅,可以说是用最完美的方式融合两个人容貌上的优点。实际上,两个光明精灵少女正是透过融合与灵魂的方式,成功逃脱精灵王戒的囚禁。

光明精灵是一种性格鲜明的种族,他们信奉“有仇必报,有恩必偿”,卡特琳娜曾在试练遗迹中辱骂狄雅是“长耳朵怪物”,更将她打得口吐鲜血,蕾娜、狄雅脱困后想做的第1件事情就是找她报仇。

卡特琳娜是人类中最顶尖的天才武者,她在三十岁以前就有可能感受领域的存在而成为一位剑圣,她的骄傲就是来自于对自身强大武力的自信!然而,天才与平庸都是相对而言,蕾娜与狄雅在种族天赋出众的精灵族中同样有着天才的称号,在她们被囚禁进精灵王戒的时候,她们已经修练百年以上的时间,身为战斗经验非常丰富的圣阶高手,连具有亚神级实力的巨龙都曾经被她们连手斩杀!

光明祭司蕾娜与月影剑士狄雅暂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获得新生的是“幻剑法神”蕾娜.狄雅,而她具有的实力层次是亚神级巅峰,也就是主次元的生物所能拥有的最强境界!

“幻剑法神”能够将身体虚化遁入次元世界,并且在主次元产生四十九个免疫物理伤害的投影分身,每一剑挥出都会附带有“必中”的法则效力,如果被攻解的一方不能成功格挡,必然会被剑刺中。天阶初级高手跟亚神级巅峰相比,巨大的实力差距难以计量,蒙在鼓里的卡特琳娜傲慢的接受决斗邀请,然后就留下一段惨不堪言的被虐经历,就连她召唤出来的守护天使都毫无还手之力的被一剑斩杀。

按照决斗前的约定,输掉战斗的卡特琳娜要成为江水寒的侍寝女仆,不得拒绝少年的任何调教命令。

“为什么……我对身体失去控制!”卡特琳娜根本不想履行诺言,可是她的身体却不听话,像被控制的傀儡一样走到魔法阵的中央,开始宽衣解带。

她做梦都想不到,她的承诺早已经触发“指使术”,那是“召唤术”领域的最强魔法,本来她会成为蕾娜^狄雅的人形宠兽,可是心怀怨恨的光明精灵却透过魔法契约将她的控制权分享给江水寒!

“祝妳有一个愉快的夜晚!”蕾娜,狄雅看着卡特琳娜脸上显露的震惊恐惧的心情,胸中憋着的一口恶气总算抒发出来,心情愉快的对着圣骑士少女挥了挥手,转身跑进缚美宝箱里,她可没有兴趣在旁边倾听她的声。

亚神境界的高手已经能够随心所欲的出入江水寒的缚美宝箱,对好奇心强烈的蕾娜‘狄雅来说,她们早就想到这件只容许女性进入的神器里参观了。

卡特琳娜身不由己的脱掉身上最后一件衣物,接着就像是一头发情的一样跪伏在地上,高高抬起浑圆丰腴的臀部,将光洁无毛的奉献到江水寒的眼前。

大漠中的月光清澈如水,将少女股间的隐秘照射得纤毫可见,鼓鼓的蚌唇白嫩饱满,中间裂开一道嫩红的湿润沟壑,紧紧闭合的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百合花。

“我知道妳心里不服气,可是这一切都是妳自找的!”江水寒神态悠闲的欣赏着眼前的旖旎美景,笑吟吟的说道:“本来妳有机会成为我的妻子、成为我内宅的女主人,分享我的权力和财富。可是妳偏偏拒绝妳父亲的安排……好吧,大多数千金小姐都是骄傲且矜持的,妳可以拖延甚至悔婚,可是妳为什么每一次看到我都对我拔剑相向,想将我杀之后快?”

“我……我就是想杀死你!我讨厌你这样的男人!”卡特琳娜痛苦的呜咽着,她知道她这一次恐怕在劫难逃,可她还是忍不住试图抗争命运:“你要是想要我眞心实意嫁给你,你就凭着武力击败我,不要总躲在女人后面……你是不是只有靠着那些有眼无珠的臭女人翼护才能保住你的权势和性命?”

“哈哈哈!”江水寒没有被她激怒,反而大笑起来:“妄想靠着拳头打天下的男人才是笨蛋,他们最多能做一条街的老大,手下有几十个跟班的小弟就算是很了不起的成就。眞正有大志向的男人是用头脑征服世界,我可以让我的领地富甲天下,我可以让我的军队所向无敌,我更可以让妳这样胸大无脑的女人脱得光光的,跪在我面前抬着让我爽!”说着,江水寒已经将自己从裤子里面释放出来,坚挺威猛的巨棒就好像是狰拧的猛兽,无声无息的散发出夺人心魄的犀利气势。

“妳可以大喊哭叫装出被我的样子,但是妳没办法改变妳这里已经兴奋得湿润的事实!像妳这样发育成熟的少女娇躯本来就每时每刻渴望着被我这样的强壮男性侵犯,整天装出一副清冷自傲的冰山模样,难道就觉得很爽了吗?”江水寒将抵在卡特琳娜的股间轻轻厮蹭两下4立刻惊讶而又好笑的发觉她那里已经变得泥泞不堪,似乎强烈的羞耻感反而让她的变得敏感兴奋起来!

“你不要乱说话,我才没有……”卡特琳娜呼吸粗重的反驳着,她才不会承认自己是一个荡的女人,可是江水寒却能感受到她的已经充满期待。

“那就用事实说话吧!”江水寒的双手按在卡特琳娜弹力十足的丰隆上,腰部缓缓用力向前推送,刚挺的顿时挤进少女股间,并且坚定向着滑腻的腔膣深处!

“不要……呜呜……你是一个恶棍……混蛋!”曾经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教廷圣骑士,在这一刻只是一个被迫撅高、被身后男人恣意侵犯的柔弱小女人。“妳喜欢骂就骂吧,反正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我会慢慢调教妳,直到妳毎一天都渴望得到我的宠幸!”江水寒心情愉快的享受着占有卡特琳娜初夜的酣畅快美,那一层代表童贞的薄薄肉膜被他的无情贯穿,从未被男人碰触过的桥壁是那么滑腻紧致,那种被完全的紧密包覆起来的感觉实在太爽太销魂了啊!

“吧唧……吧唧……”江水寒直到自己的完全卡特琳娜的体内,又瞇起眼睛好好回味片刻,才心满意足的尽情起来,少女的里汁液充沛,一时之间诱人的水声持续不断在两人耳边回响!

“不要……轻一点……感觉太强烈了……”失去的贞洁不可能再回来,甜美的快感却如同汹涌的潮水一波接着一波的冲刷着卡特琳娜的心神,她忍不住轻咬着嘴唇哼唧起来,哀求少年放慢的节奏,不要让她堕入这令人迷醉的甜美幻觉中。

江水寒俯体握着她胸前坚挺结实的,恣意揉捏着,在她的耳朵里哈着热气,说着荡的情话:“妳一定没有想到,!直被妳厌恶的荡事情居然如此快乐欢愉吧?”

“呜呜……怎么会这样,感觉眞是太羞耻了……”从身体深处漾开的强烈快感让卡特琳娜根本说不出话来,她羞窘的咬着小指,可是快乐的呻吟声依然难以控制的从喉咙深处冒出来。

“能够毫无顾忌的随意猛干,感觉眞是好爽啊!”

天阶高手的具有惊人的强度,所以江水寒也尽情享受着女体的美妙。

巨大的就好像是高速运转的活塞机械,在卡特琳娜的中快速的抽着,一滴一滴的清亮汁液在巨力的冲击下飞溅到数米之外的地方,两个人身下的岩地上更是积累一汪诱人的清泉。

不知不觉就已经过去三个小时,卡特琳娜的已经被江水寒干得又红又肿,整个人就像被抽去骨头一样,娇柔无助甸缩在江水寒身下,她连呻吟都已经没有力气发出来。

“哼哼,居然敢说我不是男人,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江水寒也难得像今天这样疯狂,他足足换了六种花样,毎一次都在卡特琳娜身体里磅礴怒射,弄得她现在鼓鼓的,像是已经怀上孩子一样。

“叮咚!”欲念得到充分释放的江水寒终于启动欲炼金法阵,虚空中传出一声熟悉的清脆铃声,血红色的魔晶迅速从少年的背后浮现升空。

红色的六芒星魔法阵放射出无数道奇光异彩,与飘浮在半空中的魔晶一起默契工作着,摄取两人处溢出的点滴处子落红及射进少女体内的白浊汁液!

“欲炼金法阵成功启动!

“落红获得!

“嘟!发现炼金材料来自高阶人类进化体!

“正在吸纳天地元气……请等待!”

天空中骤然出现一道彷佛漏斗状的漩涡,长长的漏斗嘴就刚好垂入六芒星魔法阵的中央,难以计数的天地元气在这里凝集,在一股玄奇引力的作用下,维持着姿态的男女骤然飘浮起来。

江水寒紧紧抱着怀里已经昏睡过去的少女娇躯,神色从容的大喝一声:“天界次元门……炼成!”下一刻,无数奇珍异宝从缚美宝箱中涌出来,那些都是江水寒在上古遗迹中得到的古代珍藏,彷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纵着它们,不到三分钟时间,这些宝石魔晶就已经迅速黏结到一起,那是一座城堡大门模样的奇异宝物!

“轰!”一道天雷陡然轰下,次元法则不能容忍这样的逆天神器出现在本次元!

“凯瑟琳!”江水寒心念一转,将卡特琳娜丢进缚美宝箱,强大的纳迪女王出现在他的身旁,身为黑暗雷神的使徒,就算是威力无穷的天雷她也有办法抵抗一阵。

城堡大门缓缓打开,大门对面就是遥远的天界,下一刻无数道粗大的神念已经探过来。

“阿魔,是你吗?我是卿卿!”

“魔阿哥,我是阿雅,你快点过来,我想死你了!”

“呜,没良心的,你说让人家等你三年,结果三年之后又是三年,到现在人家已经等你三千年了!”

无数穿透力强大的怨妇念波射进江水寒的识海深处,让还在沉睡的魔神像火烧着一样跳了起来。

“大哥,这是什么状况?”江水寒只觉得额头上顿时划过三道黑线,魔神不是只让诅咒女神和冥后在门对面接应吗?可是现在看起来至少有几百位女神列队欢迎魔神回归天界啊!

“大概是冥后走漏消息吧?已婚的女神就是这点靠不住!”魔神无奈的揉了揉鼻子:“不过也没差啦,反正战神他们迟早会知道我要回归,大不了就让他们再尝尝我的巨神拳!”

江水寒叹了一口气,怅然若失的说道:“小心点,要是你再被他们砸下来,恐怕找不到像我这样的好兄弟了!”

魔神豪迈的大笑道:“你放心好啦,这一次我才不会犯傻跟他面对面的打斗呢!“眞正的男人要用脑子征服天下”,说得眞赞,我已经把这句话刻在我的手臂上,这一次我要是不能整得战神他们叫我干爹,我就把自己的神国失乐园送给你!”

江水寒不屑的撇嘴:“失乐园里的女神都是被你玩过的吧?我记得你夸下海口说将来要把月亮女神送给我哟!”

魔神:“你放心好啦,最多三年我就……”

江水寒:“三年之后再等三年?三个月后我要是看不到月亮女神躺在我床上,你小心我到天界讨债!”

魔神:“我可是能为好兄弟两肋插刀的男人,怎么可能说了不算!”

江水寒:“可惜我是能为女人插兄弟两刀的男人,所以你最好记牢你的诺言,走好不送!”

魔神:“干,我以为你最后会说“好兄弟,一辈子”之类的感人话,结果你只记得找我要女神,太伤感情了啊!”

江水寒:“别废话啦,现在可是我的女人两肋插刀帮你顶天雷呢!”

魔神:“好吧,看来这句话只能由我来说了。好兄弟,一辈子!”

下一刻,魔神的神魂与一具泰坦古神的身躯陡然合二为一,一步就跨过次元门,回到阔别已久的天界!

“不要争,不要抢,今晚开无遮大会,保证让妳们雨露均沾,哈哈哈!”

江水寒听到魔神猖狂得意的荡笑声,不禁摇了摇头,那么大一群饥渴的女神可不是那么好对付,希望这个欲火攻心的家伙不要精尽而亡!

“轰!”当凯瑟琳停止抵御天雷,刚刚使用过的天界次元门就被轰得残缺不全。

“唉,可惜了!”江水寒倒是想保留下这件神器,可惜次元法则的力量太过强大,他也只有忍痛放弃。

“好在也不是没有一点收获,冥后总算还记得把萨海珊的死神契约交给我。”

有这一张死神契约在,萨海珊暗藏的亡灵大军就会为江水寒效忠,他不用费一兵一卒就能让赫麦可汗和他的百万大军彻底灭亡!

“我的重孙孙,不要急着走,难得有一次见面的机会,过来给我磕几个头吧!”

就在江水寒想离开的时候,他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活见鬼啊!”江水寒吓得一个激灵,脖子上汗毛都竖起来,他现在可不是普通人,心念一转,方圆数十米内就算藏着一只蚂蚁都逃不过他的探察,可是刚才他居然没有发现旁边有一个老头子!

“喂,你说是你我的先祖,有证据吗?现在骗子那么多,不能不防啊!”

江水寒用怀疑的目光盯着这个像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糟老头,他哪有半点像那个英明神武的神将祖先啊!

“咳咳,你翻开《整蛊宝典》看最后一页写着什么?”老头看起来样子有些猥琐,但是一双眼睛比天上的月亮还要明亮,看得江水寒心里发慌。

江水寒乖乖取出《整蛊宝典》,翻到最后一页,在天上月光的照耀下,两个大字逐渐显露────江充。

“重孙孙江水寒拜见先祖大人!”江水寒这时候心中再没有一丝怀疑,收起俾倪纵横的枭雄气概,乖乖跪下向神将先祖行礼。

“嗯,起来吧!”江充等江水寒站起身来,对他伸出干枯的手掌:“把死神契约给我,这个东西有伤天道,还是不要用为好!”

江水寒不敢违背先祖的吩咐,恭敬的将死神契约交给江充,眼看着那一张价値连城的神之契约在江充手上化作灰烬。

“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是整天不务正业,一年里至少有大半年在外面到处游荡!”江充摸着颔下的山羊胡子,一本正经训斥江水寒。

“您老人家教训得是,重孙孙再也不敢了!”

江水寒莫名其妙的挨训,又不敢申辩反驳,只有唯唯应诺。

江充又絮絮叨叨说了半晌,才向身后不远处招呼道:“明月,过来!”

一名东大陆宫廷装扮的少女从黑暗中显出身形,她先向江充行了一礼,然后又朝江水寒行礼道:‘“奴婢明月见过驸马爷!”

江水寒一头雾水的说道:“驸马爷?那是什么东西?”

江充冷哼一声,拉长腔调道:“金屋藏娇那么久了,还不知道你媳妇的家世?”

江水寒恍然大悟,“您是说朱朱啊,她不肯告诉我,我也就没有多问……”

江充双手抱拳朝着东方行了一个臣子的礼节才说道:“先帝曾经向我许诺,要许给咱家一个公主,可是老子那时候死活整不出一个儿子,再后来我漂荡到西大陆,就把这件事情耽搁了。再后来,我总算想办法回到东大陆,找到先帝的后人提起这件事,就把这桩婚姻着落到你身上了!”

明月在旁边气呼呼的道‘,“我家陛下可没答应……”

江充无赖的一翻白眼,“只要生米煮成熟饭,不答应也得答应!何况要是认眞说起来这件事可是你们老朱家对不起我!”

明月无奈的低下头生闷气,这个老无赖的实力太强了,她要是敢顶嘴,最后肯定是她吃亏。

江充得意的哼了一声,说道:“还有,我已经跟妳主子说好了,妳不用再回去,等我重孙孙跟公主大婚的时候,妳就是陪床侍寝的丫头!”

明月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儿一样跳了起来:“我才不要,你答应我的,只要我帮你杀一个人你就放我走!”

江充神态蛮横的说道:“我可以放妳走,不过这是妳主子的金牌谕令,妳要抗命就随便妳!”

明月脸上的表情像是快哭出来,但是她还是忍住了,她不情愿的走到江水寒身旁可怜兮兮的说道:“驸马爷,明月以后就是你的人了!”

江充继续的道:“赫麦可汗已经让明月杀了,他的百万大军失去统帅终将退去,你回到戈多罗城就跟公主成亲,然后专心造人,多积阴德,不要再打打杀杀,我江家的血脉绝不能在你这一代断绝,知道了吗?”

江水寒苦着脸,道:“要是别人打上门来怎么办?”

江充笑了笑,道:“你看罗斯侯爵和摩尔公爵,他们明争暗斗几十年,有没有兵戈相见?只有别人认为你软弱可欺的时候,才会明目张胆的打上门!”

江水寒皱着眉头想了想,道:“我明白了,现在我的权势已经足够震慑我的敌人并且让自己过得很舒服,要是再为了用不到的权势跟人争斗,那就是舍本逐末!”

江充点点头,道:“我们在西大陆毕竟是外人,要是攫取太多权势,同样会召来次元法则的反制,当年我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才把帝国皇帝的位置让给别人做,做人要懂得进退,不然迟早会被自己膨胀的野心害死!”

目送着江充消失在原地,江水寒不由得又是一阵感慨,这位先祖大人聪明才智可谓无双无对,最后还是被人抓住血脉后裔的弱点,被迫在无尽的时空中流浪。

也许自己也该吸取教训,不要再无休止的追逐权势,从此珍惜和平安宁的日子,跟家中的美女们过上一段悠闲自在的日子?

我征途的尽头是美女,爱她们就从现在开始吧!

全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