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谢谢你的三百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秃头雷总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他一下子就能看出形势的不妙!老黑哥自从看见这包厢里的人后,压根就没有再给他出头的打算!而且,看样子,老黑哥还很忌惮包厢里的人,所以才会灰溜溜的走掉!

“不好意思哈,我走错门了,那个……这顿饭算我的,我请客!”秃头雷总也不傻,知道现在这个情况,他要是再分不清状况,那就只能等死了!

连老黑哥都惹不起的人,他秃头雷总又何德何能,能够招惹的起?

“行了,你赶紧走吧,别打扰我们吃饭!”何从摆了摆手,示意秃头雷总可以离开了,他可不想看到这人恶心得吃不下饭。

秃头雷总赶忙转身离去了,出门后,灰头土脸的回到了自己的桌位

“雷总,刚才怎么回事儿啊?我看老黑哥怎么刚来就走了?”小丫刚才没有跟过去,还不明白状况。

“别提了!这回倒霉了,碰到一个大人物,连老黑哥都不敢招惹,而且,我还发现,那陪客请吃的人,竟然就是和老黑哥平起平坐称兄道弟的东区黑老大东山狼伍六,认栽吧!”秃头雷总倒是光棍,知道自己不行了,也不去硬撑:“服务生!”

服务生赶忙走了过来,之前秃头雷总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来,他们也是看在眼里的,不过既然当事人双方都没有说什么,他们也不会多事。

“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的么?”服务生连忙问道。

“那个包厢的饭钱,算在我这里了!”秃头雷总指了指何从的包厢,然后对服务生说道。

服务生一愣,之前这个秃头雷总明显是去那个包厢找茬去的,怎么现在又要给人家买单?不过具体怎么样,也不关自己什么事儿,于是一愣之下,赶紧点了点头:“好的先生!”

等服务生走了,秃头雷总才松了口气:“娘的,早知道那个包厢里的人这么牛,就不去招惹了,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呢么!”

“啊?”小丫一看,也是立刻蔫了,连老黑哥都惹不起的人,他们还有什么资本去招惹?不过此刻倒是有些害怕了:“雷总,他们不会报复我们吧?”

“应该不会,我们都是小人物,他要找也是找老黑哥,都不知道我们是谁!”秃头雷总倒是想得开。

“我看,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别在这里了,万一一会儿人家出来了看见我们还在,找我们麻烦怎么办?”小丫还是有些担心。

“我们走了谁去给他们买单?”秃头雷总道:“刚才我很诚恳了,他们没有对我发难,显然是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所以不用怕,我们继续吃吧!”

小丫哪里还吃的进去?喝了几口饮料,就坐在座位上等着何从他们吃完,而秃头雷总也是如此,如坐针毡,就等着何从他们赶快吃完了……

老黑哥出门就上了车,直奔医院,小扫把自然知道何从是何许人也,也知道这一阵子就是因为这个人,才弄得老黑哥和月少火气如天高。

“老黑哥,我们真的给他取银针去?那不是弱了气势了么?”小扫把没想到老黑哥真的要去取银针。

“不取怎么办?现在没有想出怎么对付这小子之前,我们只能采取怀柔安抚政策,别惹到他!”老黑哥叹了口气,他觉得很憋屈,自从他靠上木家,从东北跑到西江市混并发迹以来,都没有这么憋屈过!但是现在没有办法,自从接了伍六的钱,和何从咬上后,自己身边的几个高手除了被何从打死的,就是被打伤的,这还怎么和人家斗?

“老黑哥,那东山狼伍六不是和何从有仇么?我们之所以惹上何从,也是因为贪他的钱。怎么他现在反而和何从坐在一间包厢里吃饭呀?”小扫把又有些想不明白了。

“伍六现在比我还更不堪,我好歹还能弄个黄阶高手撑撑场面,他去哪弄?他背后的那把伞所盖的地盘也就只有那么大,又不是什么豪门大族。要不是上面不想让我一统西江地下势力,免得一家独大反而被盯上的话,我早就吃了他的地盘了。估计他现在因为自己惹上何从都后怕不已了,能有讨好何从的机会,他哪能错过?”

小扫把想想也是这么回事儿,你不弱势怎么办?打不过人家只能挨欺负。

老黑哥让小扫把去医院取回来了银针,又再次的回到了之前的饭店。

秃头雷总正等着何从吃晚饭他好结账呢,可是何从没有吃完,却把老黑哥给再次等了过来!看到老黑哥,秃头雷总顿时大喜,这老黑哥不会是带人来报复的吧?

可是细细一看,好像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这回进饭店的只有老黑哥和小扫把两个人,之前的那些小弟都不见了!

秃头雷总赶紧起身和老黑哥打招呼,老黑哥却是有些不耐的对他挥了挥手。

老黑哥来到何从的包厢门口,小心的敲了敲门,得到里面的应允后,才走了进去。

“何从,银针我带来了。”老黑哥咬着牙将银针放在了桌上。

“哦,谢谢,你可以走了。”何从点了点头:“对了,也谢谢你昨天的三百万,让我今天给老婆买了大房子。”

“不谢不谢……”老黑哥觉得自己的脸在烧,自己也算是一号人物了,居然被人当成小丑一般看待。他甚至都没有和伍六打声招呼,就急匆匆退出了包厢。

老黑哥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饭店的,太丢人了啊!简直是丢死人了!早知道不来这趟了,非但没有将何从怎么样,还被何从羞辱了一番!此仇不报,真是寝食难安!

老黑哥决定回去之后和月少好好研究研究,怎么对何从进行报复。

回到了超爽酒吧,老黑哥也没有隐瞒,将今天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了月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丢人不丢人的问题了,这段时间,人已经丢完了。

“这个何从还真是嚣张啊!”木月听了老黑哥的话后皱了皱眉:“我来西江市是开创事业的,有何从在,处处不顺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