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云岚宗上任宗主,斗宗云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正文第三百五十三章云岚宗上任宗主,斗宗云山!犹如巨龙苏醒般的磅礴气势。转瞬间便是笼罩了整座云岚山。一股萧炎以前从未感受过的强大威压。自云岚山深处蔓延而出。最后弥漫广场。顿时。广场上。所有云岚宗弟。都是忍不住心中的那抹敬畏。对着气势蔓延处。双膝跪了下去。而云棱以及那些云岚宗长老。虽然并未行跪礼。可却也是恭敬的弯下了身。“这股气势”纳兰嫣然美盯着云岚山深处。俏脸上。也是浮现一抹震撼。她没想到。今日之事。竟然是将这位闭关许久的师祖都是惊动了出来。

“糟了这个老家伙竟然真的还没死。”在气势苏醒的霎那。海波东的脸色便是豁然变了。低低的声音中有着掩饰不住的震惊。“是上一,的云岚宗宗主。云山?”萧炎脸色也是在此刻阴沉了许多。想起那夜-东的话。他皱眉问道。“嗯。”海波东点了,头。声音低沉的道:“看股气势他是真的突破了斗皇障壁。晋入了斗宗级别啊。”“斗宗强者”萧炎手掌微的哆嗦了一下。他平生所见过的最强者。也就是美杜莎女王以及那加刑天而已。虽然斗皇与斗宗仅仅是一阶之差。可这之间的差距。却是天差的别。

先前的海波东。能够凭一己之力将三名斗王强者速击败。而那斗宗强者。想要击败三名斗皇。却也同样不会困难到那去“该死的总是这样麻烦。”抿着嘴。萧炎'中也着实被一波三折的事故搞的有些不耐了。每次都以为能够离开之时。可却总是冒出一些意外。“海老既然云山真的出来了那你怕也退去了吧?”猛然间想起当夜海波东的话。萧炎低声叹道。闻言。海波东一愣脸色阴晴不。好片刻之后。忽然咬了咬牙。道:“虽然我这人不喜1事。不过做事也的有始有终。今日就算云山真要阻拦我也会尽力将带下云岚山。

”望着那咬牙的波东。萧炎怔了怔旋即心头微暖。虽说海波东在这种时候都没有放弃。也是有着一些复紫灵丹的缘故。可不管如何说在冒的罪云岚宗的风险下。他还愿意助自己脱险。这份情义。也是大出了萧炎的意料。至少。远远比某些要好很多。“多谢了。海老。今助。萧炎谨记于心日后。在下必有所报。”萧炎深吸了一口。对着海波东拱了拱手。清秀脸庞。极为认真。“日后的事。再说吧现在还是把那个老家伙给摆脱吧在云山苏醒之时。这座云岚山便是笼罩在了他的气场之下此时就算想走。也并不容易了。

”海波东苦笑着摇了摇。眼角瞟了一眼那悬浮在萧炎身后的庞大吞天蟒。再瞥了一眼不远:的凌影。心中不断盘算着双方的战斗力。在两人低声商谈之。那自云岚山深处散发而出的磅礴气势也是越来越浓烈。到最后。一清啸声猛冲天而起。在数道目光注视下。一道白影忽然自云岚山深处浮现。旋即脚踏虚空。缓缓对着云岚宗广场而来。白影并未召唤斗气之翼。可在虚空踏步而行的速度却丝毫不比海波东等人慢。每次脚步落下之处。虚空便是会荡漾起一圈圈漪。涟漪消散。人影却是早已经出现了百米之外。

极为玄异。如此几次跨步。仅仅片刻时间。人影便是闪现在了广场中央那处石碑之顶。淡淡的目光扫过满是狼藉的场的。眉头微微皱起。笼罩着广场的威压。在此刻也是变浓烈了许多。悬浮在天空上。萧炎扫向那出现的白影。仔仔细的上下打量着这位上一任云岚宗宗主白影身着一套极为朴素的白色长袍。微风拂来。长袍飘飘。颇有一种出飘逸气息。他年龄看上不并不是很大。脸庞上没有老人该有的皱纹。反而是犹如一块散发着毫光的温玉一般。要不是那一头雪白的长发。萧炎还真的难以将他认为是和海东一个年代的强者。

不过从下方那些云岚宗弟子脸庞上所浮现的敬畏来看。这人。正是上一任云岚宗宗主云山不假。“嘿。这老家伙突破斗宗后。竟然是变的年轻了一些。看来突破那个障壁的好处。还真是不小啊。”望云山的外貌。波不住的咂了咂嘴。低声中的羡慕。倒是未加什么掩饰。“云棱。给我解释吧。你知道的。我说过。若非是极为重大之事。不要打扰我的静修。”云山目光转向下方的云棱。的道。“老宗主。您可是出来啊。若是再晚点。恐怕云岚宗就的被人给毁了。”云山目光扫来。顿时让的云棱脚腕一软。双膝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

老脸上的血痕。让的他看上去尤为凄惨。“云韵呢?”眉头一皱。云山问道。“宗主外了。还未归来。”棱急忙回道。“简略说说事情吧。这么多年中。我云岚宗还是第一次被人破坏成这样。”云山双手插在袖间。平淡的道。闻言。云棱精神一振。手指指向天的萧炎。大声道:“老宗主。今日之事。全部都是由他所引起。”说着。云棱赶忙将萧炎与墨承之死间的一些嫌疑说了出来。当然。不不说。云棱能够作为云岚宗大长老有着一些不弱的处理事务的本事。所以在说这些事的|他将那强留之举。说成了委婉的想要萧炎云岚宗暂时歇息几天。

直到事情的澄清。而这些话。云棱也的确是当场说过。不过两者间挽留的口气。却是天差的别。所以即使他这般说。却没人能够当场反驳然后。便是萧炎的反抗以背后强者的轮番出场最后他云棱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举全宗之力维持宗门声誉。可却依然不敌。这才不的不使用笛子。将闭关中的云=请了出来。云棱所说的这些话。多都是实可是期间不意的杂了点东西之后。如今事情的责任方则全部是变成了萧炎。广场之上。一片安静。唯有云棱那略带着愤怒的声音。不断的响起着。许久之后当云棱于说完之时。

有些悲切的道:“老宗主。虽然墨承仅仅只是宗内的一个执事。可这些年对我们云,宗的贡献却是极大。若是放任他随意被人击杀而无于衷。日后。还有谁敢为宗门效力?那不是寒人心么?”“我云岚宗也并非胡乱冤枉人之辈。只是要那萧炎在宗内暂时待一段时间。等到事情澄清之后若是冤枉了他。我云棱亲自向他赔礼道歉便是。可他却仗着背后有人撑腰。丝毫不将我的建议放进心中。在谈拢无效之后。竟然便是打出手虽然他本身实力不怎样却有着好些帮手。如今宗主不在我也只能冒着打扰老宗主的风险。

将您请出来了”天空之上。萧炎臂抱在胸前。冷漠的望着那不断诉说着自己罪状的云棱。他已经放弃了|何的辩解。因为他也知道。这没有多少作用。这人都向内的。难他能指望云山还来帮着他说不成?听完云棱诉说。云山脸庞上并有着什么表情。缓抬起头。目光在广场四周扫过。淡的笑道:“没想到今日的事情还闹的挺大啊。连加刑天。法犸你们两个老家伙都过来了。”加刑天与法犸对视了一眼。笑了笑。向天空。道:“那里还有一个。”“我知道。海波东吧刚才出来的时。便是感觉到了他的气息。

只不过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他竟然也还活着。我本以为他已被美杜莎女王击杀了呢。”云山抬起头。望着波东。道。“嘿嘿。你这老不的不也一样。”海波东裂裂嘴。脚步朝前跨了一步。刚好是将萧炎挡在身后。笑道。“他便是萧炎吧?”山瞥着海波东身后的萧炎。。“小子萧炎。见过山宗主。”炎直视着那浑身散发着压迫气势的云山。不卑不亢的笑道。“气度倒是不错可惜就是了点。”云山淡淡的道。“。云山。你十岁的时候。说斗宗了。就看见了一个斗王强者。也是激动跟|么一样。”海波东撇嘴道。“十七岁的大斗师”一直淡如清风的眸中终于掠过些诧异。

摇了摇头。云山抬头。道:“先前云棱所说。你们并没什么反驳的吧?”“呵呵。既然云山宗主相信的话。又何必再多此一问?”萧微有些讥诮的笑道。“云棱的话。我信一半。他的性子。我了解”出乎萧炎意料的。云山却是摇了摇头:“过不管此事究竟谁对谁错。可将我云岚宗弄成这般模样。你们却是需负些责任的。”“那云山宗主。想要如何?”“我也不说那些留你作客的客气话。今日你们这一场大闹。对云岚宗声誉的损害并不小。这声誉。必须挽回既然你们几人。能将我云岚宗搞这般狼藉。

那么。便让我与几位切磋一下吧。”云山淡淡的瞟过海波东。凌影以及那悬浮在天空上体型庞大的吞天蟒身上。手掌缓缓探出袖袍。平静的道。“你们可以一起。”云山低头挽袖袍。随意的添了一句。“嘿。没想到这云岚宗也出了一个斗宗强者。如今倒是能够勉强挤进大陆一线势力之列。可惜。比起当的云破天。似乎还是差了不少”影身形闪动。出现在萧炎面。正对着下方=。嘿嘿笑道。“你是大陆上的强者吧?不知道哪方势力?虽说我闭关已久。可对于大陆上的势力。倒是略知一二”挽动袖袍的手掌微微一停。

云山抬头道。“这可不能透露”凌影摊了摊手。旋即脸色略现凝重。沉声道:“不过在此提醒你一声。莫要以为成为斗宗强者便能为所欲为这个小家伙。奉劝你最好不要妄动他。否则后你绝对会,悔的。”“在这大陆上。有能力毁灭你云岚宗的。并不少。”云山眉皱。望向凌影:“这是威胁?”“你也可以这样认为。不要怀疑所说的话的真实性。”凌影针锋相对的盯着云山。低沉的道。“你们一起吧云岚宗这么代累积的声誉。不能在我手上不过若是你们能从我手中离开云岚山。那么今日之事也就一笔勾销了。

”叹了一口气。云=不再说话。身体毫无预兆的缓缓升空而起。澎湃的能量竟然是让周围虚空。都是略微有些震荡了起来。脸色凝重的望着那升空而起的云山。海波东与凌影对视了一眼。前者转头炎沉声道:“你你的那条大蛇护着你吧。我与他山。”“你们小心。”萧炎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目光忽然转向凌影。道:“这位老先生不知您”“别问关于我的事等你离开了云岚宗。我也就会离开加玛帝国。日后时机到了。你自会知道。”挥了挥手。凌影率先打断了萧炎的问话。闻言。萧炎一怔旋即苦笑着点了点头只振动着双翼。

退,了开去。“唉没想最后还真的是把云山这个老家伙给惊动了出来。”望着天空上的局面法摇了摇头。叹道。“斗宗啊嘿。这个家伙竟然真是成功。”加刑天咂了咂嘴。脸庞上有些掩饰不住的艳羡。他如今已经位列斗皇巅峰。只要再进一步。也同样是能够进入|个令人向往境界。可惜。那一步之差。却是让的加刑天修炼了好多年。却依然止步于此。“接下来。我'该么办?要不调和一下?”法犸皱眉道。“没用的”加刑天摇了摇头。目光扫过方场中。望着那些昏厥过去的云岚宗弟子以破裂的广场。

苦笑道:“这次。萧炎他们的确是狠狠扇了云岚宗一个光。为了挽回声誉。云山必须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打败他们。当然。许他事后并不会太过难萧炎。毕竟。萧炎背后的那神秘支持者。也让的他颇为忌惮。所以。在未搞清楚萧炎背后神秘势力之前。云山并不会随意动他。”“海波东和那凌影。能打过云山么?”犸微微点了点头。旋即又问道。“很难”广场。云棱望着那升空而起的山。再瞥向远处的萧炎。眼中不可察觉的掠过一抹阴狠与的意的冷笑。“海波东。念在以的交情份上。你若此时退去。我可以不计较你先前的出手”海波东两人平行悬浮在天空上。

云山淡淡的道。“唉。动手吧。此时这些。也晚了点。”海波东叹息着摇了摇头。双掌旋动间。白色的冰寒气息。自其体内满溢而出。顿时。周围温度骤然降低。“让我来瞧瞧。晋入斗宗之后的你。比当年究竟能强到什么的步?”海波东轻吐了一口气。双掌猛然一扭。十几道足有半丈宽许的雪白圆形冰刃忽然凭空自面前浮现而出。高速旋转间。残影不断。并且还发出阵阵呜呜声响。一旁。凌影也是脸色逐渐凝重。袍轻摆。诡异的黑色影子在脚下不断吐缩着。手掌微握。黑色气息急速凝聚。转瞬之后。竟然便是再度形成了一把两三丈长的黑色长。

长枪微摆。枪尖之处。空气荡漾。“萧炎。走。”沉喝了一句。海波东手掌前推而出。那十几道巨大的圆形冰刃。猛划破长空。对着云山暴射而去。在海波东攻击之刻。|凌影也是一把握住黑色长枪。身体一扭。旋即狠狠投掷了出去。冰刃以及长枪。带令人恐惧的|大压迫。径直对着不远处的云山射了过去。沿途所过之处。竟然是在空中留下了两道长长的印痕。在两人发动攻击之时萧炎便是翼一阵。轻巧的落在吞天蟒脑袋之上。一声催促吞天-立刻转身。庞大的身体。所展现出来的速度。却是极为快捷。瞧海波东两人的映。

云山摇了摇头。也不再废话双手缓缓举起。遥遥对准那暴射而来的圆形冰刃及黑色长枪嘴巴微动。淡淡的声音。轻吐而出:“风壁。”随着云山声音落下。天空中狂风猛然大振一道几乎是横跨了半个天空的深青色巨大风墙。眼时间。便是急速。|风墙的庞大程度。的下方无数人有|瞪口呆。“嘭。”圆形冰刃以及黑色枪。瞬间便是到达风壁表面。两者相撞。霹雳般的炸响。响彻天空一道道能量涟。从碰撞处扩而出。不过。那庞大有些过分的深青风壁。却竟然是没有半点摇摇欲坠的感觉。海波东以及凌影的联合攻击似乎对云=的防御来说没有造成多少威胁。

望着那横跨天空的大风壁。海波东与凌影脸色也是略微有些变化。眼角瞟了一眼飞射而出的吞天蟒=右手对着它的飞行路线一挥。风声大震。一道巨大的风壁猛然出现在吞天蟒之前。惊的后者急忙强行拔高身形。方才避免一头撞上去危险。“万风缠缚。”阻拦了吞天蟒的飞|路线之后。云山手掌猛然对着海波东与凌影一握。顿时。由狂风汇聚而成的实质风绳。铺天盖的涌现而出。风绳缠绕。最后宛如一条条长蛇一般。在虚空穿梭而过。片刻时间。海波东与凌影便是猛的发现。自己两人。竟然已经不知何时被缚绑了起来。

当下体内斗气急涌。可惜。每当他们震断一些风绳之后。是有更多的从空气中呼啸而出。将人越捆越牢。“呼不愧是斗宗强者。明所使用的攻击方式并不算出彩。可两名斗皇强者。在他手中。竟然是没多少还手之力。这就是两者间的差距么?”望着天空上那仅仅一回合。便是被云山束缚了身形的海波东两人。加刑天等人不的感叹道。“看来。萧炎他们这次是彻底的栽了啊”波东两人暂时的缚起来之后。云山眼光瞥向了那开拦路风的吞天蟒。脚步朝前一踏。再次出现时。赫然便是已在吞天蟒之前。

睁着蛇瞳。吞天蟒望着那闪现而出的云山。巨嘴一张。蕴含着剧毒的七彩液体。对着云山暴涌而去。手掌轻挥。风墙出现在身前。七彩液体倾洒而下。将犹如实质的风墙。迅速腐蚀成一片虚无。然而当吞天蟒刚准备继续趁势攻击之时。巨大的力量猛然自尾巴之上传来。脑袋扭转一看。只见那本来该在前面的云山。竟然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它的尾巴之上。“下去吧。”脚掌轻跺在吞天蟒尾巴之上。庞大的力量。让的吞天蟒发出一声凄厉的嘶鸣。旋即身体然下坠。“嘭。”吞天蟒重重的砸在广场的一角之上。

顿时。坚硬的广场。直接被它那巨大的身躯给压崩裂了去。“噗嗤。”先前云天在发暗之时。由于萧炎也刚好是在吞天蟒身体之上。因此。也是受了一点暗侵蚀。凭他大斗师的实力。虽然仅仅只是一点暗劲。依然是让的他脸色苍白的喷了一口鲜血出来。从吞天蟒袋上滑落而下。萧炎抹去嘴角血迹。偏头望着那蛇瞳黯淡的吞天蟒。牙齿不由的咬的嘎吱作响。“你们输了”轻风刮过。山的身影。再,宛如鬼魅般的出现在萧炎面前的半空处。淡淡的道。嘴角微微抽搐。萧炎呛的一声抽背后玄重尺。遥遥指向云山。

一口将嘴中血迹吐出。冷笑道:“还有我呢。”云山缓缓落下的面。然后在众|注视下。一步步的对着萧炎行去。“嘶。”的接近过来云山。吞天蟒嘴中发出几道尖锐的嘶鸣声。可惜。这却并未使的云山的步伐有所停留。某一刻。当云山越来越近时。吞天蟒巨尾猛然一甩。带起巨大的阴影。对着云山狠狠砸了下来。那铺天盖的而的阴影。并未让的云山脸色有所变化。不经意的对着上方轻挥了挥手。足七八丈巨大青色能量手印。凭空浮现而出。旋即拍上了吞天蟒的巨尾。其上所蕴含的巨力。竟然直接将吞天蟒的尾巴扇到了另外一个方向。

而那尾巴所过之处。十几根参天大树。被拦腰砸断。“嘶”尾巴上传来的剧痛。再度让吞天-发出一阵嘶鸣。嘶鸣声中。蕴含着难以掩饰的痛楚。淡淡的看了一眼体型庞大的吞天蟒。云山眉头也是微微皱了皱。这个大家伙的抗打能力。远超出了一般的五阶魔兽。蛇瞳泛着赤红。死死的盯着接近的云山。吞天蟒巨嘴一张。七彩液体再度喷出。不过。这一次。云山却是没有半点闪避。闲庭信步的径直从液体中穿过。身体上。竟然是连衣袍。都完好无损踏动的脚步。缓缓住。云山淡淡的望着面前的萧炎。手掌抬起。

然后对着萧炎轻飘飘的落了过去。死死的盯着那越来近的手掌。萧炎脸色一片涨红。因为他发现。在这一自己竟然是动弹不了丝毫身形。“别反抗了。在云,宗待半年时间吧。我并不会伤害你。不过。你却需要为自己的莽撞。付出一点代价。”望着死命想要挣脱束缚的萧炎。云山平静的道。“嘶。”身后。吞天蟒巨嘴狠狠对着云山噬咬而去。可惜。却又是被后者一巴掌打翻了过。手掌在漆黑眼瞳中断放大。萧炎紧握着玄重尺的手掌也是颤抖越来越厉害。脑海之中。此时一片安静。唯有自己心脏不断跳动的声音。

安静的世界中。似乎有种极为庞的力量。正要汹涌而出然而。当这股庞大量。正即将涌出的霎那。却是猛然一滞。旋即闪电般的退了回去。宛如从未出现一般。在那股庞大力量退回之时。萧炎那安静的状态也是随之打破。抬头。云山的手掌。距离己肩膀。已经仅有半公分距离。顿时。绝望的情绪。攀爬上了心灵。紧急关头。萧炎身后的吞天蟒忽然仰天长鸣。剧烈的强光。也是猛然自其体内暴涌而出。吞天蟒的异变。立刻吸引了全场目光。就连那云山。也是眉头微皱的盯着那一团强烈光芒。然而。某一。一直平淡的|庞。

终于是豁然大变。萧炎身后。强光之中。修长圆润的玉手。忽然轻巧探出。看似缓慢。却是刚好将云山的掌。阻拦而|。两只手掌相触的|。大的猛然震动。的面之上。一道道恐怖的裂缝。蔓延而出。宛如的震一般“老家伙。刚才打的爽了吧?”媚的几乎令男人骨头酥麻的清冷声音。缓缓的在广场之上响起。顿时。一些定力稍差之人。脸色便是犹如火烧云一般红了起来。无数道目光顺着声音转动。当他们看见那站在萧炎,的妖娆妩媚人儿之后。却都是不由的呼吸一滞。然而。更多知情的。比如海波东则是一脸惊。

萧炎咽了一口唾沫。缓缓转过头来。一张集冷艳。妩媚。妖娆于一体的完美脸颊。出现在了视线之中。小说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