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四章 离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出了萧府,那纳兰嫣然便是冲着城外掠飞而去,萧炎眉头微皱,便是紧跟了上去。飞出帝都,纳兰嫣然速度依然不减,而是直接是对着云岚山所在的方向掠去,见状,萧炎略一沉吟,再度跟上,以他如今的实力,也不必担心这纳兰嫣然是否会捣鬼,虽说后者也是斗王巅峰的实力,可真要交起手来,萧炎有把握十回合内将之击杀。一路追星赶月般的飞掠过庞大的平原,直插云霄的云岚山也是出现在了视线中,萧炎速度微微加快,片刻后,便是紧跟在纳兰嫣然身后,出现在了云岚山之上。

身形立于半空,萧炎目光在下方那已经变得空空荡荡的宗门中扫过,此刻的云岚宗已经没有以前半丝的喧哗,庞大的宗门已经没有以前半丝的喧嚣,庞大的中门不见半个人影。秋风刮过,广场之上尽是狼藉,显得格外的荒凉。在萧炎目光扫过下方这幅景象是,纳兰嫣然也是目你光正在的望着下面,半响后,一声叹息。旋即忍不住的怒视想这萧炎,沉声道:“事情搞得这个份上,你才满意么”?萧炎目光冷漠的瞥了有些愤怒的那兰嫣然一眼,声音平澹的说:“你若是看见当日看见我萧家被云兰总差点杀的鸡犬不宁的景象是,是否还会这么说?”那兰嫣然一滞。

确实无话可说,这段时间听云韵说,他知道了这些年云兰总所做之事时如何的蛮横与血腥。不过一时间看见以往人声鼎沸的宗门,确实变得如此荒凉,心中难免有些不好受。那兰嫣然眸子顿在消炎那张清秀平和的面庞上,眼中月有些波动,比起三年前,然视乎变得成熟与冷厉了很多,想必这三年,他所经历的也不少。望着面前的的黑褓青年,那兰嫣然精神虐有些恍惚,他突然想起了几年之前拿起改变了两人关系之事!那一天,她倚仗着云兰总之威,将少年那本就因为斗气消退而尽剩下为谁不多的自尊,狠狠的践踏在脚下。

即便始终如此,他依然能够清晰的记得,当年少年眼中那股愤怒以及他所说的那一道道当初看似幼稚的冷语狠话,然而至今,那当初觉得幼稚的话语,却是已经完全实现。思绪想到此处,那兰嫣然唇角溢出一抹苦涩,自嘲的道:“其实对于当年的那件事,现在的我的却很后悔,我若是不任性前往萧家,萧家与云岚宗恐怕都会上没有好好的。”“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消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旋即颇有些烦躁的挥了挥手。道:“带我去见云韵。那些事情已经发生了。

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所以也不要再提了。”贝齿轻咬着红唇,见到消炎这般模样,那兰嫣然嘴角的苦涩更胜,这也算是自己酿的苦果吧,如今吃起来,果然是苦到内心深处。“”我也并非是想让你忘记当年的那些事,只不过是想说,我那兰嫣然,当年的确是有些鼠目寸光,今日这般,也算是自讨苦吃。”自嘲一笑,那兰嫣然便是转身对着后山飞去:“更我来吧。”望着前方那妙曼的倩影。消炎眼盲微微闪烁,片刻后。震动着背后火翼,迅速跟了上去。跟着那兰嫣然进了后山,沿途穿过一些密林,最后在一处陡峭山崖之上停了下来。

“老师便在崖上,你自己去吧,今日之后,我和老师或许就会离开急吗帝国,日后。说不定很少会回来了。”在崖前停下身影,那兰嫣然指着山崖上,轻声道。“离开?”闻言。消炎一怔,旋即沉声道:“去哪?”。”这次“还不知道,斗气大陆这么大,我也早就想出去历练了,这次便是陪着老师走吧,说不定以后,也不会有机会再见了。”那兰嫣然略有些惆怅的叹了一身,旋即便是转身下了山崖。脸色微沉得望着那兰嫣然的背影,消炎咬了咬牙,快步对着山崖之上掠去,片刻后,便是出现在崖上,脚步一顿,目光望着那在陡峭山崖边缘处,哪里。

身着白色衣裙的女子,正优雅而立,一头乌黑柔顺的青丝,顺着香肩水落而下,秋风吹过,衣裙飘飘,脱俗宁静。“你来了。”似是听见了那细微的脚步声,女子突然幽幽一叹,低声道。“你要离开加码帝国?”萧炎面色略有些不太好看,缓步上前,女子缓缓转过神来,路出那张绝美容颜,自然便是云韵,此刻的他,美眸轻瞥了一眼消炎。到:“云岚宗已经不存在了,我留下来也是没有任何意义了。我在这加码帝国困了这么多年,能够出去走走,倒也蛮好。”“斗气大陆强者众多,危险绝伦,你一女子,去历练岂非自讨苦吃,着加码帝国虽然没有外面世界精彩,可却能保你安全。

”望着那眉宇中总是带着一丝低落的云韵,萧衍咬咬牙,道。听着萧炎的话,云韵倒是展颜一笑。霎那间的笑容虽是昙花一现,可却令得人目眩神迷。“我怎么说都是斗皇巅峰的强者,尤其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云韵微微摇摇头。明亮的眼睛看着萧炎,轻声说道:“你将云岚宗弄成这般模样,我知道这是复仇,云岚宗差点将萧家灭族,你如今令得云岚宗解散,也算因果报应吧,所以,我并不恨你,即便连老师都是死于你之手。”“那你为何还要离开?”萧衍皱了皱眉,迟疑了一会,道:“我现在在身边真缺实力强的帮手,你若真不恨我,那便留下来帮我。

”亮晶-晶的明眸紧盯着萧炎,直到后者脸庞略有些发红时方才移开,云韵声音轻柔的道:“我的确不恨你,但我始终都是云岚宗的宗主。“即便如今云岚宗已经不存在了。”萧炎拳头紧握,眼中涌现一缕怒火,他知道云韵的意思,她的确不恨自己毁掉云岚宗,可因为她那特殊的身份,却不可能留在他身旁。“以我的身份立场,原本应该竭尽所能报仇,但你知道,即便我有那实力,也下不了手…既然如此,还是离开得好。”云韵声音幽幽的道。萧炎面色略显阴沉,这个女人,总是如此顽固!“听说你想要在加玛帝国组建势力,这里面有着云岚宗这些年的收藏。

,如今对我已经没有了太大的作用,便送与你吧。”望着萧炎那脸色,云韵却是一笑。缓步走上,带起一股管风,旋即将一枚深青色的纳戒,放八萧炎手中。紧握着纳戒。萧炎目光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个当年出门历练第二个所遇见令他记忆深刻的女人,沉声道:“非走不可么?”云韵近距离的看着那张清秀的年轻面庞,明眸中浮现一抹风情,比起三年前,少了稚嫩,多了成熟。“小家伙,你真是长大了啊,呵呵,现在云岚宗成了这。般模样,我也想要出去走走。或许什么时候想开了,就会再次回来,到时候你若是还希望我留下帮你,我应该不会再拒绝。

”玉手缓缓伸出,温柔的抚摸着萧炎的脸庞。云韵柔声道。感受着脸庞上传来的柔软触感,萧炎面色也是逐渐柔和,对于面前,的女子,他不可能是没有一点感觉。“有时我在想。若是当年在那山洞中,你胆子再大一些,不理会我的威胁,说不定现在。“”眸子盯着萧炎,云韵突然轻笑道。眼中光芒闪烁。萧炎手臂突然一伸,搂住那纤细柳腰,紧紧的圈进怀中,低声道:“你是在暗示着什么么?”被萧炎强行搂住。云韵如雪般白皙的脸颊上浮现一抹澹澹的绯红,轻轻挣扎了一下,可却是被萧炎搂得更紧。

挣扎无果,云韵也只得放弃,玉手一翻,一套深蓝色内甲出现在其手中,将内甲轻轻的靠在萧炎胸前,她柔声道:“这是当年送给你的第一样东击。本来已经破碎,不过后来被我细细修补好,即便现在对你已经没什么作用,可你得好好保管,不然日后等我回加玛帝国,你拿不出这东西,可别怪我翻脸。”怔怔的望着胸前的内甲,那往事也是犹如潮水般,一幕幕的闪现在萧炎脑海中,目光微垂,望着那动人美眸中所蕴的柔情,心头勐的涌上一阵冲动,强行握住后者略显削瘦的雪白下巴,然后在对方惊愕的目光中,嘴巴对着其娇艳欲滴的红唇印了上去。

被萧炎突袭。云韵只来得及发出一道低低呜声,便是被尽数阻拦,纤手在前者胸前敲了敲,可却柔弱无力,没有丝毫的劲道。“罢了,反正都是要离开了,便依这小家伙一次吧…”心中一声轻叹,云韵缓缓闭上眸子,紧闭的贝齿微微开合,将对方那霸道的侵袭放了进去。山崖处,男女紧紧相拥,释放着心中火热之情。在山崖的一处转角处,纳兰嫣然纤手轻靠着石壁,目光复杂的望着远处相拥的男女,片刻后,幽幽一叹,悄然退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