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魔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萧战很是兴奋,魁梧男子要跟着自己他求之不得,不过想到魔龙殿被人封印了,无法离开这个世界,他不由迟疑道:“这个世界已被封印了,像那魔龙殿虽然我可以操控它,但却无法将之带离这个世界,不知道战魔殿是否也有这方面的麻烦?”魁梧男子一脸傲然道:“放心好了,魔龙殿之所以会被封印,全是因为他的主人被人击杀了,当时的战魔虽然被人暗算,但也只是受了伤而已,要不是为了躲避天珠,他根本就用不着趁机躲起来。虽然那些家伙在战魔殿上同样设下了独特的封印,但是这封印早被天珠给毁了,要离开这里容易得很。

”“当初到底是什么人暗算了战魔?”萧战心神猛地一震,他感觉自己终于要揭开战族被人诅咒的真正原因了。魁梧男子的脸色立时阴沉了下来,只听他冷笑道:“当初出手暗算战魔的人可不只一个,咱们天元一方有三个人,一个来自血摩族,一个摩罗帝国,一个就是那正一派的开派祖师了,而其他人则都是另一个世界的强者了。”萧战脸色一变道:“那最终的结果如何?”魁梧男子冷然道:“当初战魔跟魔龙族至尊大战,那可是惊天动地,要知道这位魔龙族的至尊可是最巅峰的圣武,双方大战难免有消耗,更何况这还是最顶尖的武者对决。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的,战魔在实力上要稳压那个家伙一头,可是没有想到的是,那些人还真够狠的,竟然早就暗算了魔龙族,在其所有的族人的体内种下了一种最为特殊的禁制,当魔龙族至尊被击杀的刹那,这种禁制就会爆发,让所有被种下禁制的魔龙族人被迫献祭,使得被击杀的魔龙族至尊血肉化为诅咒之源,用以咒杀战魔。”萧战吃惊道:“这怎么可能,这个魔龙族至尊怎么说也是圣武巅峰境界的存在,他的族人被人下了禁制,他岂会看不出来?”魁梧男子冷哼道:“这就难说了,当时施展禁制的人可是两界最强的一群人联手,他察觉不出来这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

”“那结果如何?”“两败俱伤呗,那种诅咒实在是太恐怖了,当场就重创了战魔,那些家伙以为大功即将告成,就纷纷现身了,想要将战魔彻底格杀,但是……”说到这里,魁梧男子冷笑道:“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最终的结果竟让他们损失惨重,血摩族的至尊当场陨落,摩罗帝国的皇帝重伤逃往,而那正一派的开派祖师则被直接削掉了一个大的境界,从圣武直接跌落到了斋境,要不是那家伙跑得快,绝对被干掉。要知道当时战魔族可不知战魔一人,还有不少圣级的武者。

”萧战吃惊道:“不是吧,这也太夸张了,战魔已经受重伤了,竟然还几乎将所有的敌人给全灭了。”惊呼过后,他不由紧皱眉头道:“既然都将敌人全灭了,那这里又怎么被封印了?”魁梧男子摇头叹道:“如果不是如此,战魔又怎么顺理成章的重生了,其实啊,战魔的确重伤,差点当场就陨落了,但是正因为如此,才使得他将所有的敌人几乎全部当场格杀了。”“这是为何?”“很简单,这一切都是因为《魔典》。”“魔典?”萧战的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他迫不及待的追问道:“这到底是怎样的一门绝学,竟然可以让战魔重伤欲死之下几乎击杀了所有的敌人?”“《魔典》非常的逆天,但凡修炼这门绝学者都会具有一种世间最为独特的体质——不灭魔体。

这种体质有个显著特点,那就是只要身体承受了一种攻击之后,今后这种攻击对于修炼者将无效了,也就是说这种攻击再也无法伤害到修炼者。”“这也太逆天了!?那如果对方的攻击超过了自身所能承受的极限,难道也能免疫?”萧战感到了震惊,承受一次攻击,就能对这种攻击免疫,这未免也太逆天了,他仍未根本就不可能。“当然,这种免疫是由限定的,首先你第一次承受攻击时,前提是不能被对方当场击杀,不然这个免疫的效果将不会出现。其次要真正完全无视与免疫,还必须将这门功修炼到极致,那个时候就能真正做到真正的免疫一切的攻击。

”听到魁梧男子的话,萧战虽然震惊于“不灭魔体”的强大与逆天,但是他还是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你不是说战重伤欲死嘛,哪怕他可以今后不再惧怕这种疯狂咒杀了,但他那个时候如何能够将所有几乎灭杀掉的?”魁梧男子笑道:“这就是不灭魔体的强悍之处了,既然被称为不灭,那当将它修炼到极致时就能真正做到不死不灭,到时哪怕肉身被打得四分五裂,粉身碎骨,也能瞬间重组,就算只剩下了一滴血液,或者一丝血肉,也能完全恢复,被人咒杀又能如何,只要没有第一时间将战魔击杀,他转身间就能让自己毫发无伤,重回巅峰。

”萧战这下子彻底的震惊了,只要不死,瞬间就能毫发无伤,重回巅峰,这简直太逆天了,拥有如此能力,战魔要击杀那些图谋不轨之人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想到这《魔典》的强悍,萧战双目放光,他发誓一定要得到这门旷世绝学,只要修炼有成,他的战力可不是提升一点半点。“这《魔典》在哪?”面对萧战那火热的目光,魁梧男子嘿嘿笑道:“自然就在这座战魔殿中了。”“我要如何得到它!”萧战目光坚定,语气更是透着一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

魁梧男子挑了挑眉,咧嘴笑道:“《魔典》存放在战魔的随身战刀内,只要能够得到战刀的承认,就能获得其中的绝学,是不是很简单?”萧战点头道:“那马上带我过去,我要试一试,看看自己是否能够获得战魔随身战刀的承认。”魁梧男子疑惑的道:“你真要去?”“那是当然!”萧战一脸的不容置疑。魁梧男子摇头道:“这个怕是很难吧,你修炼的乃是剑道,而战魔那个家伙修炼的可是刀法,两者间相差实在是太过悬殊了,你想要让战刀承认你怕是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萧战微微笑道:“那不知现在我这个样子成功几率有多大?”说话间,萧战开启了“化形之窍”,身体瞬间化为了属于萧瑟的体质,脑域中的剑魄刹那间自动转变,统统化为了刀魄,那第四境的刀意破体而出,只让魁梧男子看得目瞪口呆。“呀!这是什么能力,竟然如此神奇,现在完全看不出你是修炼剑道的人了,简直就是一个专为刀而生的刀客。”魁梧男子瞪大了双眼,仔细打量着萧战,不断的摇头叹息,不过他的心情非常的不错,战魔的战刀重新认主在他看来完全应当属于正常的行为范畴之类,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战刀让萧战给继承了,就表明是他自由活动的时候了。

脑中无数念头电闪,最终魁梧男子笑呵呵的道:“不错!不错!别的先不说,光你这刀意就不是寻常的人在你这个境界就能办得到,兴许你要获得那口顽固的战刀的承认还真是有可能。”听到他的话,萧战愕然道:“顽固的战刀,这是怎么回事儿?”听到萧战问及那口战刀,魁梧男子似乎很是生气的道:“还能是怎么回事儿,那口战刀可是一件圣器,而做为圣器它自然使拥有自身的器灵的。不过这家伙也太可恶了些,本来战魔转生前说得好好的,只要谁能继承了他的传承,老子就能功成身退,妈的,可这个混蛋硬是摆架子,这个不满意,那个也不满意,害得老子一直守在这个鸟不拉死的地方!”看着暴怒如狂的魁梧男子,萧战不由好奇道:“这圣刀的要求很高嘛,竟然没有一个人能令其满意?”魁梧男子气哼哼的道:“高个屁!这混蛋纯粹就是得瑟与显摆,我看那些个人个个都天赋超绝,实力又强大,它却硬是要说不适合,这功法的修炼需要从出生时开始修炼,这简直就是屁话,谁会在出生时来到战魔殿,他纯粹就是跟老子过不去,让老子在这里郁闷一辈子!”闻言,萧战松了口气,他得意的道:“如果是这样那就不是问题了,不妨跟你说,也许从出生时开始修炼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问题,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根本不成问题。

嘿嘿嘿!本人修炼了一门旷世绝学,练到一定境界就会自动自杀重生,实力到时就会全方位的提升一倍,哈哈哈!这简直就是绝配啊!”魁梧男子虽然很是高兴,但是他还是仍不住吃惊道:“靠!自杀的功法,这是哪个家伙想出来的,人才啊,简直太让人佩服了!”萧战迫不及待道:“不知我这条件是否符合那个战刀的器灵的要求呢?”魁梧男子冷哼了一声,脸色有些狰狞的道:“合适!简直合适极了!如果那混蛋再敢给我找借口,看老子我怎么收拾它!”说完他猛地一挥手,就领着萧战一行人向着他口中所说的那口战刀而去。

对于这个被魁梧男子恨得咬牙切齿的战刀器灵,萧战充满了无限的好奇,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这家伙所掌握的绝学《魔典》,他希望自己能够将这眼光过顶的家伙顺利摆平。这是一座大殿,一口战刀插在了正中央,一股磅礴的刀意充盈在大殿的每一个角落,而在大殿中有一个金色的王座,一名英伟的男子懒洋洋的坐于其上,他的嘴角挂着邪笑,给人一种很是嚣张的感觉。似乎早已知道了魁梧男子要来,王座上的英伟男子此时的心情显得非常不错,当魁梧男子带头踏入大殿的刹那,他戏谑的声音先一步响起道:“哎呀!真是稀客啊,你怎么有心情来看我呢?”魁梧男子阴沉着个脸,似乎见到这个家伙让他很是窝火一般,冷哼道:“你以为我想来见你,要不是为了早日出去,真希望这一辈子都看不到你!”英伟男子嘿嘿笑道:“看来又有人进入到了战魔殿了,我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嘛,要继承战魔大人的传承,你须得弄一个刚出生的,并且还是天赋逆天级别那种的战族血脉来,不然什么人来了都没有用。

”魁梧男子冷笑道:“这个你倒不用担心,这次的人选保证能让你满意。”英伟男子的脸上露出了差异的神情,他看向萧战一群人,很快皱眉道:“他们中到时有战族血脉的人,但年龄都不符合要求,你这家伙不会是闲得蛋疼,想要那我寻开心吧?”魁梧男子猛地一拍萧战的肩膀,嘿嘿笑道:“就他了,保证能让你满意!”“他?”英伟男子一脸的困惑,摇头道:“不行!”魁梧男子冷笑道:“真没见识,知道我为何说他合适吗?”英伟男子懒洋洋道:“合不合适是我说了算,你说的根本就没用,要知道这可是战族四大至尊之一,战魔的传承,整个战族不知有多少人想要击破脑袋获得我手中的传承了。

”说话间这个家伙一脸的傲然与不屑,那神态只让萧战很是恼火,很快他冷哼了一声道:“不就是战魔的传承而已,真以为谁都稀罕啊!”英伟男子不屑道:“那你可以马上离开啊,没有人强迫你继承。”萧战耸耸肩道:“要不是为了离开这个鬼地方,你以为我稀罕。哼!战族四大至尊的绝学又能如何,不妨告诉你,小爷我的手中除了你那《魔典》,其余三部宝典都已掌握,今天要不是机缘巧合,看看能否凑齐四大绝学,才懒得跟你废话了。”这下不但英伟男子一脸的震惊与不信,一旁的魁梧男子也是吃惊道:“你说的是真的?”萧战不屑道:“这岂能有假!”萧战一脸的傲气,很快青光一阵闪烁,他将《战神录》、《冥月剑典》、《天魔功》的复制本都拿了出来。

很是随意颠了颠,扫了一眼目瞪口呆的英伟男子,瘪嘴道:“不就一本《魔典》而已,小爷手中有三本,谁稀罕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