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引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萧战顺利进入了至尊圣城,这是一座被人封印的城市,内里存在着无数陨落的高手,在神识的感应下,实力最差的都是堪比至尊的存在,强大的就算是现在所入体的圣妤都感到颤栗,不用说这些都是中位至尊以上的高手。//更新最快//萧战在进入至尊圣城的刹那,就感应到了血池的所在方位,它在至尊圣城的中心,目光飞掠,那一尊尊实力恐怖的死灵正向着他所在的方位靠拢,显然是他的生命气息令它们狂乱了。萧战清楚,如果直接闯过去,他极有可能碰到棘手的存在,他所控制的圣妤陨落的可能性非常高。

萧战不是没有想过动用“魔种”,可他害怕一件事情,那就是至尊出手,显然这个至尊圣城中拥有至尊的存在,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至尊,绝对超过了初阶至尊的程度。如果将能够复活死灵的圣器扔出去,绝对能够让这些死灵疯狂,最终将至尊级死灵引出,不用想也知道圣器会落到这等存在的手中,“魔种”的强大萧战非常自信,但至于是否能够操控这些至尊那就不得而知了。现在萧战只想将血池取走,至于收服实力强大的存在得等往后再说。从萧战所在方位要进入城市中心可不容易,这是至尊圣城,城市的巨大绝对远超正常的城市,这一路过去说不定要碰上真正的至尊,变数太多,萧战不想冒这么大的风险尝试。

直接进入血池,这就是萧战打算使用的方法,催动虚空镜,已经晋升至尊级的宝镜闪烁着一阵青光,镜面浮现出一幕画面来。无尽的血光涌动,一座巨大的血池缓慢显露而出,萧战的眼中露出了喜色,这应当就是圣血族的血池了。虚空镜随心控制,血池处在一座大殿中,这座大殿上被加持了无数奇异的至尊圣纹,将这座血池牢牢镇压在了其中。萧战的眉头一皱,这些至尊纹路非常的奇特,并不是封印,而是一种镇压,它的目的应当是为了将某种东西压制。 血池作为圣血族诞生之地,肯定不止是简简单单的一座血池而已,萧战猜测,这玩意可能跟一个活着的生命体类似,大殿中的至尊圣纹就是为了镇压血池中的灵识,将它限制在大殿中,不让其将血池挪移走。

萧战心中念头闪动,虚空镜中的画面飞速移动,很快镜面中浮现出血池的清晰画面,腥红的血液汩汩如沸,那令人窒息的气息似乎透过了虚空镜传递了过来。萧战压下心惊肉跳的感觉,强行催动虚空镜,想要将这个血池清楚。画面越来越清晰,视线似乎想要直接钻入那汩汩如沸的血液中。 蓦地,萧战到了一尊庞大的身躯出现在血池中,诡异的血纹密布于这尊庞大的躯体上,一种远超初阶至尊的气息散发而出。这副巨大的魔躯上有着圣血族独有的气息,哪怕相隔遥远的距离,一切都是透过虚空镜在观察,但萧战仍能感应到那恐怖的气息扑面而来。

圣妤体内的血液在颤抖,魔躯中所蕴藏的圣血等级超过了皇级,似乎是圣血族中的帝级存在。圣妤的血脉早就发生的蜕变,虽然这恐怖魔躯让其心悸,但并没有臣服的感觉,这或许是因为她体内的血脉之力或许第一个等级,但是在质量上却要高出一个等级,两者间的差距不是很大,她真正畏惧的是对方那恐怖实力所带来的压迫。 萧战深吸了口气,事情棘手了,如果他想要将血池挪移走,就必须先将血池中这尊恐怖存在解决掉。收服的念头最先闪现,萧战衡量了一下彼此实力的差距,他感到一切不是很乐观,实力差距太大了,就算“魔种”强悍,天知道真正收服要等到何年何月去。

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将这东西引出来了,可是萧战想到大殿中那些起到镇压作用的至尊纹路,他不知道这东西是否能够离开这座大殿。脑中念头电闪,萧战想了很多,最终他取出了一件可以复活死灵的顶级圣器,他打算在这座至尊圣城内制造混乱,最好能够将一切的恐怖存在都引走,这样方便他潜入那座圣殿。 当生命圣器取出来的刹那,萧战机体生寒,一瞬间他发现有数十道令人疯狂的神识锁定了他。生命跟死亡是两种完全对立的力量,先不说这些死灵能否知道生命圣器的好处,当生命力量出现的刹那,他们会第一时间产生敌意,想要将这生命的气息撕得粉碎。

除非生命的气息能够达到一种等级,对死灵产生压制,不然等待的绝对是最为疯狂的冲击。手持生命圣器,萧战可以清晰的感应到那数十道锁定了他的神识有多狂暴,狂风暴雨般的攻击瞬间就会到来,说不定这件圣器第一时间就会被这些死灵打爆。 萧战心思电转,瞬间他激活了这件生命圣器,霎时间强大的生命光芒扩张开来,数十道恐怖神识的主人处在了笼罩之中。萧战手中的圣器唯一的作用就是用来复活那些死去的,力量强大到了极致的恐怖存在,哪怕只剩下一滴血肉,但圣器全力催动时,他们也能**重生,重归自己巅峰时期。

当圣器中扩张开来的圣光将这些家伙笼罩时,他们在第一时间感应到了萧战手中圣器能够带给他们的好处。原本数十道神识在圣光临体的刹那呆滞了片刻,但当他们意识到圣器对他们难以估量的好处时,他们完全疯狂了。 上百尊堪比至尊的恐怖死灵锁定了萧战手中的生命圣器,他们双目血红,疯狂到极致的意志波动就像似海啸一般冲击而来。萧战打了个寒颤,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将圣器扔掉,他会被这些死灵第一时间内轰杀,激活了虚空镜,一个挪移,他跳出了一百多尊恐怖死灵的围堵,不过他并未没有挪移太远,这一百座尊死灵很快再度将他锁定。

接连几次,围堵萧战的死灵由一百多尊增至一千多,仅凭恐怖的神识横扫,他差点就被轰杀成渣。萧战将圣器扔给了靠自己最近的一尊死灵,这倒霉的家伙并不知道圣器有多么珍贵,它只是本能的感应到了里面的生命气息,令它很是讨厌,想要摧毁罢了。 萧战挪移走了,而这尊刚刚产生摧毁圣器的死灵就被上前尊同阶围住了,那疯狂的意志横扫过来,他的魂火一颤,差点当场就被这疯狂的杀意冲得熄灭了。这尊死灵有些茫然,显然它还不明白自己为何成了众矢之的,抓着生命圣器的他感到一股生命力量从手掌传到而来,那早已腐烂的血肉竟然获得了新生。

这一幕让原本狂暴的场面彻底静了下来,一千多尊死灵死死的盯着这一幕,它们只剩下最简单的本能,在这座至尊圣城内浑浑噩噩的活着,如同行尸走肉。 亲眼目睹中一尊同类血肉再生,每一尊死灵魂火中诞生了一股希望。重生!魂火似乎在颤栗,那早被遗忘的记忆似乎涌现,强烈复活的**如狂,几乎是静默了刹那,所有死灵陷入了疯狂。凄厉的啸声不断,恐怖的攻击一瞬就淹没了那正陶醉在复活中的死灵。刺骨的杀意让这个幸运的倒霉蛋从陶醉中苏醒了过来,入目的是一千多尊同阶死灵扑来,它连反抗都未曾做出来,就成了碎片。

萧战远远的着这一幕,没来由的他打了一个寒颤,那尊被他算计的死灵的下场仿佛就成了他。 在这一千尊狂暴的死灵面前,那怕真有一尊初阶至尊也要被他们撕成碎片。萧战叹了口气,死灵太强了,这一千多尊死灵就算最后有幸夺得生命圣器的绝对只有一人,而这人能够成为被“魔种”吞噬的对象还是个未知数。就在萧战心中闪过这些念头的刹那,一股刺鼻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他浑身打了一个寒颤,在他的眼中一尊恐怖的人型生物出现了,猩红的双目,直接将他无视,目光第一时间锁定了那正在争夺生命圣器的一千多尊堪比至尊的死灵。

“吼!”一声咆哮震动了整个至尊圣城,超越了初阶至尊的力量狂暴而出,这尊恐怖的人型生物向着那争夺生命圣器的死灵冲了过去。 萧战狼狈异常的依仗着虚空镜躲了开来,一阵腥风差点让他晕厥了过去,下一刻当他向人型生物飞扑的方向时,双目圆瞪,整个人呆滞了。一击!非常的狂暴,一巴掌扇去,那一千多尊堪比至尊的死灵就损失了三分之一,这大家伙近乎野蛮的冲进了死灵群,它一声咆哮而出,下一刻剩下来的死灵炸得粉碎。原本吵杂的大殿诡异的静下来了,只剩下那件生命圣器悬浮于空,同这狂暴而来的人型生物对峙着。

原本狂暴的人型生物静了下来,它眼中的腥红目光消失,露出了一种叫做沉思的光芒,很快它身后将圣器抓在了手中,下一刻圣器自主激活了,浓郁的生命气息开始滋润这大家伙腐烂的血肉,十多个呼吸过后,它有那么一滴血肉隐约间散发出生得气息。 这尊恐怖的人型生物眼中露出了喜色,死死的拽着生命圣器,他眼中再度爆射出腥红的目光,几乎是刹那间它就锁定了萧战,恐怖的杀意第一时间狂暴而出。这家伙想杀人灭口!萧战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了,他抓着虚空镜玩命的激活,就在这尊恐怖的人型生物打算扑杀过来之时,他消失在原地。

人型生物几乎是一个闪念间就出现萧战原先所在之地,疑惑的目光四下扫了扫,它很快就对不见踪影的萧战失去了兴趣,一脸欣喜的着手中的生命圣器。一滴血肉的再生微不足道,但这就是希望,这恐怖的人型生物意识到自己复活有望了,他小心的将这件生命圣器藏进了自己的世界,下一刻消失在原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