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冷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玄冰域,禁空深渊,这里是冷氏一族家族腹地。冷玄神色阴沉,看着炼药圣殿中忙碌的数百名药剂师,他的眉头紧紧皱着。自从冷星待会那瓶皇级血脉药剂之后,冷氏一族就将所有药剂师召集了起来,开始研究这瓶药剂。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研究仍是毫无一丝尽展,这让冷玄的心情很不好。冷水寒是冷氏一族最富盛名的天才药剂师,皇级血脉药剂就是在他的主导下完成的,一个月的研究,虽然没有半分尽展,但是作为药剂师的冷水寒情绪异常的亢奋,见不到丝毫沮丧。

冷玄冷着脸道:“结果怎样?”冷水寒像似根本没有看到冷玄脸色很差似地,看着忙碌着的药剂师,声音透着一股难言的激动道:“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炼制出这瓶皇级血脉药剂的药剂师绝对是不世出的天才,这是冷某见过最完美的炼制法了,我们冷氏一族的血脉药剂炼制在它的面前简直就是渣。”冷玄挑眉道:“大师,可否研究出了这种药剂的原理来了?”冷水寒兴奋的道:“这种血脉药剂的原理就是激**内一滴最精纯的血脉之力,然后利用时空追溯,外加一种特殊的提纯手法,让这滴血脉之力返祖,可以说如果一个人传承的血脉越发古老,等级越高,那么这种药剂就能让这人的血脉直追先祖。

当然了,就算没有传承古老的血脉,这种药剂也可以将人的血脉提纯到皇级。”冷玄双目一亮,吃惊道:“血脉返祖?这就是说只要服用了这种药剂,人就可以激**内的古老血脉,运气好的话甚至有很大几率激活天赋神通。”冷水寒点头道:“家主的猜测没有错,这种药剂的原理就是人为的让血脉返祖,只要炼制者水平足够,甚至可以让一个人的血脉达到始祖的水平。”冷玄心情很是激动,他自然明白这种血脉药剂的好处所在,可以让人的血脉达到始祖一个等级,这就表示服用药剂的人可以达到始祖同样都是高度。

始祖的强大深入人心,那可是至强者,就算没有始祖那种血脉,只要无限接近,一个人的成就都将无法预测。“大师,不知道能够研究出这种药剂的配方吗?”冷玄很是激动,他几乎已看到了自己无敌天下的时候了,这让他对这种药剂势在必得。冷水寒叹道:“要弄清楚药剂的组成材料倒是不难,这一个月来,我们基本上已经分析出了药剂中所有材料的组成。然而仅凭这些想要推测出药剂的配方来,无疑有些痴人说梦。”冷玄皱眉道:“我们冷氏一族的血脉药剂水平一直是时空一族数一数二的存在,数百名实力强大大药剂师联手,难道还推测不出这种药剂的配方来吗?”冷水寒摇头道:“这种血脉药剂的配方算不了什么,就算我们搞到了也没有办法炼制,看上去我们冷氏一族的药剂师很多,可却没有一个能够炼制出这种血脉药剂的药剂师。

”“这是为何?”“炼制这种药剂的难度就是血脉返古,这需要药剂师同时掌握时空之道,试问不管是空之一族还是时之一族,基本上都很难遇到同修时空两种大道的人,再加上还要精通血脉药剂炼制,这种药剂要想炼制成功几乎是不可能的。”“可是这种药剂被人炼制出来了,而且看情形还一点困难都没有,这么说来空氏一族拥有适合这些条件的药剂师,这才让他们练出了这种效果强悍的血脉药剂。同时掌握时空之道很难,不过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只要有意培养,绝对能够培养出同时掌控时空之道的人出来,想要退场。

”冷玄目光灼灼,透着难以掩饰的兴奋。然而冷水寒听了却摇头道:“这是不可能的,时空之力本就难掌控,尤其是对于我们空之一族来说,然而就算掌握了,也不可能炼制出这种药剂。这一个月来,冷某研究过这种时空追溯的能力,非常的独特,非常的强大,至少估计要掌握时空两种大道各数十万道以上,而且就算时空两种大道领悟很深,如果没有这种独特的追溯时空的方法,也根本无法炼制这种药剂。”“真的没有一丝方法?”冷玄很是不甘心,这种血脉药剂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如果冷氏一族不能将其掌握在手中,将来将被空氏一族牢牢制衡,甚至沦为附庸都有可能。

冷水寒摇头道:“这种血脉药剂的炼制太复杂了,要炼制它掌控时空之道只是一种基础,除了这一点外药剂中对于血脉的提纯也非常不可思议,这可不是仅仅看成品药剂就能够摸索掌握的东西。咱们冷氏一族真要掌握这种血脉药剂的炼制,只有一个办法,去向炼制出这种药剂的人亲自讨教,当然了,如果家主能够将这人弄回来就更好了。”冷玄没好气道:“弄回来谈何容易,这样的药剂师空氏一族绝对会排出最严密的防护,就算是咱们冷氏一族最强的实力出手,都不一定能够将这人抢过来。

更何况这人现在就在悬空山上,我们冷氏一族就算想要抢夺,那也得进得了悬空山才行。不过……”说道最后,他的练上来露出了一丝笑容,只见他眼中闪烁着狼一样的光芒道:“这次空氏一族向我们提出了联盟的基础,据星儿说这位药剂师的非常喜好女色,要联盟先将我们冷氏一族最美的女人带去,咱们似乎可以在这上面做一做文章。”冷水寒皱了皱眉头道:“我有点担心这事是他们空氏一族的阴谋,与之合作要慎之又慎啊。”冷玄不以为然道:“阴谋又能如何,只要他们这种血脉药剂是真的就成。

嘿嘿!不管用任何方法,我们冷氏一族都必须得到这种药剂的炼制法,以及这位药剂师天才。”冷水寒忽然道:“我那女弟子嫣然可是药剂天才,任何东西她看上一遍就能掌握,既然这位药剂师好女人,不如就让嫣然跟随他,到时就算咱们无法将这人弄回来,也可以掌握他的药剂炼制法。”冷玄迟疑道:“嫣然姑娘可是除了大师之外,咱们冷氏一族最富盛名的药剂天才了,虽然她的名声不显,但对于我们冷氏一族来说实在是太过重要了,将她当做礼物送人这种事情太奢侈了。

”冷水寒摇头道:“相比较这种全新的药剂,嫣然的牺牲是有必要的,家主不用担心,这事嫣然是不会拒绝的。”冷玄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现在在他看来,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能够炼制出帝级药剂的药剂师重要,抢夺炼制法不是最好的办法,毕竟先前冷水寒已说了,这种药剂炼制法要求太高了,只有将药剂师本人弄来,才是最好的办法。想到这里,冷玄心中冷笑不止,不管他空氏一族有什么阴谋,只要来一个湖底抽薪,将这位药剂师给绑了,他们冷氏一族都将取得最终的胜利。

女人真是一个好东西啊!虽然冷玄没有见过这个药剂师本人,但他仅从冷星一些描述中知道了很多有用的消息。叫严飞这就表示这人很有可能并不是纯粹的空氏一族的人,对于空氏一族的忠诚度绝对有限,不然他们也不会拿出自己族中最美的女人将他拴住。既然他喜欢漂亮的女人,那就送他最美的女人,冷氏一族的冷仙儿绝对是首选,不然显示不出他们结盟的诚意来,而这叫嫣然的天才美女药剂师也必不可少,毕竟凡是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就算最终抢不到人,也要将对方的血脉药剂炼制法弄到手。

当然了,冷玄清楚,仅凭这两个女人就想完成任务根本就不可能,他必须派出更强的杀手锏才行。毕竟身在悬空山,要抢人没点实力那是痴人说梦。脑中念头电闪,冷玄脑中立时浮现出一个妖娆美艳的身影,那一瞬间他就发现自己神情亢奋了起来,体内有一股力量涌动起来,只让他那如死蛇一般的兄弟仿佛立马就要结束冬眠似地,隐有抬头之势。冷玄的脸上闪过一丝妖异的嫣红之色,虽然贵为一族之主,但有些事情就算是他也无能为力,早年修炼冷氏一族镇派绝学岔了气,搞得自己不能人道,仅有冷星这个独子。

不能人道,却得到了世间数一数二的美女,本来少了男人对女人的**,冷玄倒也不会有什么其它想法。奈何这个女人的原术实在是太可怕了,就算是冷玄,每次见到这个女人他那如死蛇一般的兄弟都会精神抖擞,让他体味到男人对女人的渴求有多么炽烈。能让一个不能人道的男人重振旗鼓,这怎么说都是好事,可惜精神抖擞了,并不代表能够做些什么。这个女人绝对是冷玄所见女人中最美的,虽然对他忠心耿耿,让他可以为所欲为,但他却连多看一眼对方都不敢,仅听到她的声音,看到她的人,他就浑身起了痉挛,那真叫一个一泻千里啊,刹都刹不住车。

极力将那种那道妖娆身影驱除,冷玄深吸了口气,很快离开了炼药圣殿,来到了一座幽静的小楼中。冷玄刚刚一出现,数道妖娆的身影浮现,她们都蒙着面纱,婀娜的身体若隐若现,哪怕心如死水了,他的心湖中都荡起了丝丝涟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