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大战而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萧瑟的神色异常淡然,这都只是七重天到八重天境的血影,虽然不像萧战跟萧媚那样对傀儡一类的玩意儿熟悉,但他还是一眼认出,这些东西都是利用秘法炼制出来的僵尸一类的傀儡。九重天境是一个霸道的境界,一旦踏临,九重天之下皆可为蝼蚁,难以尽数的血影在萧瑟看来要尽灭也就是一个念头的问题。野蛮的摧毁不适合萧瑟,他如今爱上了玩弄技巧,战刀在手,一招战争如刀挥斩而出,战争的意志如若洪流,将血阵核心给淹没了,杀戮之气,血腥之气,都成了战争的组成部分,庞大的血阵竟然被萧瑟一刀给强行调用了。

刀光如雪,席卷八方,在战争的洪流下,一切的血影粉碎了,地底深渊一下子静了下来。“咚咚咚……”如果战鼓的声音从萧瑟所在地面传出,一股恐怖的意志在飞速苏醒,这是九重天境的力量,虽然还处于沉睡状态,但那股凌驾于至尊上的无上意志正变得越来越强。萧瑟的目光望穿了大阵的阻隔,一口巨大的血棺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如战鼓般的声响就是从这血棺中传出,一声一声响动,就算是强如萧瑟都感到心脏受到了震动。伸手一抓,就将颜月娥收入掌控中,萧瑟并未让她进入世界一类的地方,而是在一旁欣赏他无上英姿。

“轰隆!”整个血阵的力量被调动起来了,一尊身披血甲的武者像似从地底爬出来似地,两道血红的目光横扫而来,虚空抖颤,大面积崩塌,毁灭的风暴席卷萧瑟跟颜月娥。颜月娥瞬间从悲伤的情绪中脱离,她惊恐尖叫,眼中充满了绝望!忽然!一只有力的臂膀将她的搂住,那崩塌的虚空在她身周不远处停止了下来,属于男人的阳刚气息扑鼻而来,那一瞬间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暖。睁开双目,对上的是萧瑟那温柔的目光,颜月娥芳心一颤,世界仿佛在崩塌,一个男人为了自己涉险,她真的感动了,死她根本就不在乎,丈夫死了,她感觉自己的世界已经崩塌,就这么跟丈夫埋葬在同一个地方,对于她来说未尝不是最好的解脱。

但是看着眼前保护着自己的男人,颜月娥芳心中充满了愧疚,她真的不想他因为自己而死。“对不起!”话到嘴边,颜月娥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句对不起脱口而出。萧瑟什么也没有说,趁虚而入他懂,嘴唇瞬间堵上了颜月娥那瑰丽中透着淡淡的凄楚之色的红唇,软舌搅动,撩拨着美妇人的情和欲,这是安慰的一吻,将她心中的绝望跟凄楚都一股脑的吻走了,一股温馨灌满胸膺,让原本想要挣扎的她放弃了抵抗。眸光如同利剑洞穿了虚空,然而在靠近萧瑟身周时却轰然炸裂,根本难以近身分毫。

血色的人影眼中的光芒愈发冷冽了,仿佛整个血阵笼罩的区域都要化为冰雪的世界。“吼!”一声咆哮声炸响,血阵笼罩区域疯狂抖颤,虚空一道道恐怖浪潮向着萧瑟所在区域横扫,但是令人惊奇的是,萧瑟身周仿佛笼罩了一股奇特的立场,一切毁灭的风暴一旦靠近,就会瞬间安静下来。血色的人影完全失去了耐心,他那手中隔空抓向了萧瑟。两人相隔了无尽距离,但是在血色人影这一抓摄间,距离消失了,局长遮天,兜头拍下,似乎想要一巴掌将萧瑟扇得粉碎。

萧瑟跟颜月娥的吻结束了,胳膊有利的将她挽在怀中,双目锁定拍击而来的遮天巨掌,眸光犀利如刀,“嗤啦”一声脆响,遮天巨掌变作了四段。“吼!”血色人影断掉的手掌迅速复原着,他看向萧瑟的眼神充满了惊惧。萧瑟可不是那种被人打了不还手的人,何况他还要在美人面前彰显自己的勇武,一手美人,一手战刀,一招霸气如刀隔空一斩。距离消失了,磅礴刀气直接出现在血色人影前,一道道防御粉碎,当刀气临体的时,血色人影似乎才发现这一刀他无路可退。

新生的手掌直接抓向刀气,然而令血色人影惊惧的是,他什么也没有抓到,刀气轰在了他的身体上,直接将他一分为二。血雾爆闪,一爆毙命,萧瑟当真威势无俦,目的差不多完成了,他可不想在这个地方久留,至于血阵是用来干什么的,他根本就不会去关心。然而,萧瑟想走,血阵下沉沉睡在血棺中的强者却不想这么轻易的就将他放走,就在血色人影被灭的刹那,整个血阵疯狂震动起来,一时间一股磅礴的威力在汇聚,一只恐怖的血色大手凭空出现,一个抓摄间就将萧瑟直接摄入到了掌中世界中。

尸山血海,煞气凌天,亡魂在咆哮,一尊尊恐怖的血尸显现,竟然统统散发出九重天境的气息。整个世界陡然缩小,那一尊尊血尸爆发出让人心悸的气息。萧瑟的脸色终于变了,他感觉这些血尸打算自爆,几乎是瞬间他将颜月娥收进入自己的世界,圆满至尊甲将自己完全护住,做完这些,他听到了无数爆炸声,然后那恐怖的冲击波一道道砸在了他的身上。“嘭!”整个大地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萧瑟被恐怖的冲击波直接从地底深渊炸了出来,有圆满至尊甲的守护他倒是没有受到大的伤害,只是想到自己竟然被人炸飞了,他感觉颜面有些乌光。

心中怒火升腾,萧瑟周身九重天力量狂暴了,那气息立时覆盖了方圆数百万里,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的愤怒。“怒意如刀!”愤怒的意志化为了刀光,天地间一切能量突兀的化为了刀气,向着那闪耀千万里的刀光汇聚,天地间一切的法则与规则颤抖了,它们同样承受不住某种恐怖意志的干扰,化为了那充满了怒意的刀道规则跟法则。一轮刀气出现在了天空中,天元数千万里内的生灵都感受到了九重天至尊的怒意,大地在这恐怖刀意之下仿佛被压得下陷。 “轰!”隐藏地底的庞大血阵首当其冲,血光在大地上涌现,用以对抗那磅礴的刀意威压。

血阵核心处的血棺再也坐不住了,如果血阵真的浮现,整个秘密都将暴露,那严重的过后对于他来说是不可承受之重。“嗤啦!”血棺从血阵之下冲了出来,悬浮在大阵之上,整个躁动不安的血阵立时得到了稳定,一股磅礴的意志从血棺中冲出,冲着高空的萧瑟咆哮。“够了!事情到此为此如何?”萧瑟冷笑道:“老子刚刚就想收手,可是你穷追不舍,现在惹毛了老子,这事没完!”血棺中声音阴冷无情道:“九重天境并非无敌,有血阵相助,你根本不是本作对手,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不然后果自负。

”“哈哈!简直笑话,本公子岂是被吓大的!”萧瑟怒极反笑,九重天至尊他还真没放在眼里,就算是圆满至尊都一样,那威压数百万里虚空的刀气悍然斩落,目标直指血棺。“你找死!”血棺中的存在似乎被激怒了,九重天巅峰的意志透棺而出,几乎是刹那,又有三口血管从血阵中飞出,九重天的意志连成了一片。“轰!”刀气悍然斩落一只血色大手,血光、刀气当场爆炸,恐怖的反正力就像那恐怖的大锤,直接将萧瑟砸飞了百万里,他显得很是狼狈,体内很多经脉竟然被震碎了,这一情况让他明白四尊九重天境高手,外加笼罩百万里的血阵,单凭他一个远不是对手。

萧瑟可不是什么吃亏就算的人,被人以多欺少欺负了,他绝对要欺负回去。“你们几个给我等着,比人多是吧,有种别跑,待会儿本少爷让你们明白什么才叫真正的人多。”扔下一句狠话,萧瑟朝着秦楼所在方向电射而去,这次他真的被惹毛了,不将这里连锅端了,他绝对咽不下这口气。……萧战是不会去管分身萧瑟都干了些什么,回到秦楼,屁股还没来得坐热,秦妃一身性感装备出现在他的面前,美人儿靥面绽着笑,如水的眸子闪烁着爱的火花。“怎么呢?”秦妃微微一笑,抓起裙幅,拾臀坐到了萧战的身边,看着他笑道:“殿下忘了约见秦楼最强媵卫之事了。

”萧战双目一亮,喜道:“这么说她们都来了。”秦妃笑意盈盈道:“当初还在蛮荒古域时,她们就坐镇传承古殿,爹爹能将秦楼顺利办起来,她们可是居功至伟。现如今的秦楼九层世界就是她们联手所创,之后她们就一直陷入沉睡中,妃儿刚刚将她们唤醒。”话音一落,她拍了拍手掌,很快无数穿着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古老服侍的绝色美女鱼贯而入。这种服侍应当是战族还在蛮荒古域时的服侍,古雅端庄,哪怕是最妩媚妖娆的女人穿着,都会给人一种典雅庄重之感。

屋子可是很大的,随着这些女人的到来,立时变得拥挤起来。萧战坐于茶几旁,目光扫过屋内诸女,他心中产生了一种帝王般的感觉。这种奇妙的感觉并非是因为这么多女人跪在他的面前,而是她们看他的眼神都是一种夫妻长年累月生活在一起所沉淀出来的温柔。面对这些女人,萧战没有一点突兀的感觉,他的心不但接受了她们,还完全适应了她们的存在。萧战心情很放松,心中想做什么,根本就不想对她们掩饰,听秦妃的话,她们存在的年月非常古老了,可是他一点儿也感受不到岁月的痕迹,她们就像初为人妇的少妇。

这种感觉并非是错觉,眼前的秦楼美女不管是肉身,还是灵魂,都散发出青春的气息。“真理之眼”开启了,萧战想要具体查探她们的信息,然而结果告诉他,她们都是没有修炼任何东西的普通女人。二十出头,其它的信息全都显示为无。无?萧战对于这个信息感到了困惑,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绝不相信这些女人真的二十出头,只是普通人,她们既然被认为是秦楼最强的一批女人,那么她们的修为绝对已经达到了让他无法触及的领域。似乎看出了萧战的困惑,秦妃笑道:“这是情.欲实质化中造物之境,她们不但己身可以化身世间任何一种接触的东西,还可以让自己的念头跟力量化物。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