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巧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杨青的剑如暴风骤雨,一浪高过一浪,剑中他那种孤独与寂寞的意境早已荡然无存,手中的剑仿佛已经感染了主人心中的焦急,变得暴虐、嗜血、煞气冲天。面对威势越来越猛的杨青,荆九反而愈加的得心应手起来。此时对方的剑虽然仍是变幻莫测,但由于心中有了牵挂,不再无形无迹,随心所欲了。他的剑势顿时一展,和杨青拼了个旗鼓相当。两人又是一记对拼,双双剑气轰然炸爆,一道炸裂的血色剑气忽的迸射而出,轰入数里外一座林木繁茂的山林内。剑气所过之处,棵棵大树炸成碎末,“轰轰”、“噗噗”之音连绵爆响。

眼看就要斩在陡峭的山壁之上,倏地,一只如玉般的巨手凭空出现,五指有如青葱,白皙、纤细,只在瞬间骤然放大。仿佛遮天蔽日,猛地抓向十多丈的血色剑气。霎时,剑气被定在了空中,五指一收间,将其牢牢擒住。血色剑气猛然嗡嗡急颤,似欲挣脱而去。但巨手似铁闸,纹丝不动。几乎是眨眼间,挣扎的剑气就已被炼化,凶煞之气尽去。白皙的手掌随之缓缓缩小,霎时一名身着雪白劲服,美得让人屏息的女子在林木中现出身形来。此时近十丈的剑气已化为一枚小小的血剑,静静地躺在她的玉手之中。

细细把玩一番,美人抬头看向十多里外的天空,黛眉倏然紧蹙,秀目内满是恼怒之意。“哼!两个臭男人都打了这么久了,竟还没分出个胜负,砸得到处‘轰轰’乱响也就罢了,还要四下乱放剑气,要是吵醒了主人,看本姑娘怎么收拾你们。”说完她玉手倏然一收,血剑“噗”的一声闷响,爆裂开来,一股气浪从五指间激射而出,将周遭的树木射出一个个小小的窟窿。美人儿黛眉微微蹙了蹙,似乎很是不满意自己居然弄出了声响。倏地,一道美丽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身旁,一袭黑色劲装,丰满的躯体被勾勒的惹火妖娆,尽显熟女的风情。

她同样抬头望天,看向十多里外打斗的两人,玉脸上满是肃杀之气,只听她冷冰冰的道:“姐姐,你在这守护主人,让小妹去将哪两个臭男人打下来,再这么下去定会坏了主人的修炼。”美人刚拿出随身佩剑,一道慵懒中略带丝丝遗憾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用不着了,打得这么激烈,声音就算数十里外都能听到,早将本公子吵醒了。其实看看也不错,兴许能够吸收些经验,要知本公子还从没看过仙武打架了。”“啊,主人!”两位美人同时惊喜的转过身来。

霎时,入目的是一个身着劲装,盘膝坐在峭壁旁的俊美青年。他就是外出历练的萧战了,此时他离开战族已有一个月有余,整个人除了看上去成熟了许多外,还略微长高了一点。看着疾步而来的两位美人,萧战的脸上露出了温馨的笑容。两女正是一直服侍左右的顾氏姐妹,刚刚用手捏爆血色剑气的女子是姐姐顾玉梅,她最擅长的是手上功夫,一套掌法颇有“只手遮天”的玄妙,只是对战力的增幅达不到十倍。而刚刚扬言要教训人的就是妹妹顾玉清了,她擅长的是剑法,不过萧战还尚未见识过。

一个月来,萧战最大的收获就是修为的突飞猛进。做为本体的他整整吞噬了十种火焰,离肉身仙武再进了两万晶。从第十三种火焰开始,所耗时间并非萧战想象的继续增加一个时辰,而是基本维持在十二个时辰左右。一个月来,剩余的时间萧战白天用来赶路,夜间则用来修炼聚星拳。当然,有时萧战还忍不住诱惑,被顾氏姐妹联手采补,皆以提升永不枯竭的能力。可以说做为本体的萧战每天都是悠闲且快乐的修炼,相比起来,精神体的他则是没日没夜不知疲倦的修炼了。

现实之中的一个月,处于凤阁第一层世界中的精神体则度过了整整八年多。八年的时间不但让萧战巩固了剑心之境,完全掌握了诡异剑道的第一层,还让他的修为势如破竹的突破到了破劫九重天的境界。修为从破劫一重天到破劫九重天最难的是什么?对于有了“傲龙心诀”的萧战来说,真元的积累在非难事,真正难的却是每一重天之间的屏障。并非是说每一重天突破时需要面对心魔,而是屏障的突破光凭蛮干是行不通的,它需要感悟,需要那一瞬间的顿悟。 顿悟很重要,如果没有那关键一步的顿悟,人就很有可能困死在一个境界。

萧战的修为之所以势如破竹,全是因为他掌握了顿悟的奥妙。何谓顿悟?如词所意,即“顿时”开悟。悟即为临界点,犹如水满而溢之瞬间,又如花开之即时,若没有先前的积累,如同不先从浅处盛水,想盛满水瓮,那是痴人说梦。顿悟是知识的沉淀与积累,因外因触发,一朝领悟、醒悟,可遇不可求,或许抬头看见启明星的时候,您也能大悟。顿悟具有突然性和偶然性,与环境和人的心态密切相关。 虽然顿悟可遇不可求,但萧战却想人为来创造。这并非是他的异想天开,而是《梦》与第四境的媚术给了他深厚的底蕴。

要想顿悟,目前萧战最缺的是什么?很简单就是积累。武者修炼可不光是真元的积累,经验、知识……等方方面面也都需要积累,可这一切都需要时间,而萧战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积累。拥有复制能力的他完全可以将任何环境复制出来。至于心态也不是问题,人的心态虽然最难掌握,但有了模拟和媚术的存在一切都能迎刃而解。有一把利剑悬于头顶,哪怕拥有百倍时间,也不够他来挥霍。 不过有了《梦》后,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复制。将武道强人的经验、知识统统复制过来,化为自身的积累,或者干脆让他们来帮助他修炼。

就像“战神意识”状态和“剑圣意识”状态一样,让战神和剑圣来帮他积累、修炼。现在萧战身边能供他积累的有柳玉、秦月、顾氏姐妹,当然还少不了那群要做他炉鼎的美妇。积累有了,就只剩下顿悟的关键,环境和心态了。顿悟可遇不可求,具有强烈的突然性和偶然性,需要一个特定条件来触发。《梦》能创造任何环境,模拟任何心态,但却不能进行触发。 因为模拟的终究是模拟的,不会成为自己的心态。只有媚术才可以提供给萧战最完美的心态。人的心态,其实就是情和欲的最直接反应。

而媚术修炼的就是情和欲。世间情和欲何其多,每一种都有其独特性。真正的媚术高手,必须尝遍世间一切情和欲,历经酸甜苦辣,尝遍百态人生。只有将所有的彻底炼化,达到媚由心生,才算是真正的媚术高手。人的喜、怒、哀、乐、……等等一切的情感变化,都是情和欲交织而成的产物。但凡媚术高手,不但能够掌控他人的情感变化,还能掌控自己的情感变化。 萧战的媚术已到了第四境,情生丝,欲生线的他完全可以利用媚术创造各种心态,然后再用十个脑域强得变态的推演、运算能力,进行亿万次反复触发,来强行产生顿悟。

只要产生一次,他就能将顿悟的感悟复制下来,然后不断重复。可想而知,八年的时间在如此野蛮,不讲道理的顿悟之下,哪怕萧战修炼的难度是常人的十倍以上,也照样让他突破到了破劫九重天的地步。当然,要想突破到仙武还有一段遥不可及的过程,毕竟两者间还隔了一道天堑,但不可否认的是萧战已经离仙武更进一步了。 收回思绪,萧战抬头看着天空难分胜负的两人,忽然皱眉道:“那个使剑的老人居然领悟了剑心,只要稍稍点拨,他的剑法定能更上一层楼了。

不过可惜了,如果运用好了,他早赢了,这样和对方硬碰实属不智。”萧如嫣微微一笑道:“不是的啦,老人要保护的人正被一个仙武调戏着,心境已乱,如何还能使出那种空灵孤寂的剑法。”“哦,被人调戏!?”萧战双眼炽亮,一脸的期待。“咯咯咯!是啊,而且还是一个漂亮的美娇娘哦,主人是否来个英雄救美,抱得美人归呢?”顾玉梅忽然道:“公子,英雄救美的机会来咯。 ”萧战一愣,倏然发现十多人朝他们所在的方向奔来。放出神识一扫,一幅画面顿时出现在脑中,十多个男人正追逐着一个抱着小孩的美丽妇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