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狂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只手掌恐怖异常,骨头上仅仅包裹了一层皮肉,死气缭绕,魔纹密布。巨掌出现的刹那,大殿内阴风骤起,死气冲天,众人只觉陷入到了一个人间炼狱之中。“嘭!”恐怖的手掌抓住剑气,猛地一收之间,竟将剑气给捏爆了!“轰”的一声爆响,大殿内所有人的耳膜都差点被震破,紧接着一股恐怖的气浪怒卷而开,祭台下所有的祭师都被震得吐血而飞,靠的近的几名祭师当场被震成了血雾!“嘎嘎嘎嘎嘎……”恐怖巨手抓破剑气之后,从那金色的空间域中传来一阵怪异的笑声。

很快大殿内就如一股阴风刮过,一个身着黑袍的怪人出现在赤羽瑶的身前。黑袍怪人浑身死气缭绕,数倍于巅峰虚武的力量毫无遮掩的透体而出,他那有如鬼火的双目扫过大殿内一众祭师,忽然嘎嘎怪笑道:“不错!不错!这么多新鲜的血肉,只要将你们吞噬,本座定当再次重新恢复往日的容貌。”怪笑完,黑袍怪人伸手一抓,霎时隔得最近的一名祭师被抓摄而起,落入了他的巨掌之中。眼中血光一闪,黑袍怪人五指一收,一声惨叫中竟将这名美女祭师给捏爆了,那血腥的一幕只让大殿中所有的祭师色变,纷纷都惊恐的看着这黑袍怪人。

黑袍怪人的举动,只让你刚赤羽瑶的脸色微变,不过很快她又笑了出来。眼前的怪人是最新的炼制成果,他是结合了云滇蛇鬽与魂宗的特殊炼制法炼制而成,肉身达到虚武,修为更是数倍于同阶武者,是赤羽瑶的杀手锏。赤羽瑶为何一直力主同魂宗结盟,她冲的就是这个新的炼制法,虽然黑袍怪人比起真正的上古蛇鬽仍有段距离,但也不会相差太多。这次听到徒弟传来的消息,赤羽瑶简直是喜出望外。有了这种新型的傀儡武士,如果在得到真正的上古蛇鬽炼制法,那她手中的实力将飞速膨胀,用不了多久蛇族就将事她一人的天下了。

死掉一些祭师算不了什么,想来到时在大局掌控之下那采夷也不会跟她计较了。不过,现在必须将这个突然冒出的圣女干掉才行,不然大好的将来都将成为过眼浮云。想到这她再次从自己的域空间中召唤出一个黑袍武者,感受着两个傀儡所散发出来的恐怖力量,她笑得很是得意。扫了一眼祭台上的萧媚,赤羽瑶自信得很,现在这个大殿中实力最强的当然要属甄瑶与甄女这对王级蛇鬽女了,不过她们想来还是刚刚被人炼制而成,目前还无法发挥出最强的实力来,到时她只需让两位黑袍武者将她们托住,然后她在趁机将萧媚干掉。

只要这所谓的圣女一死,因为契约的关系,这两位王级蛇鬽女会出现一段时间的失神状态,到时她再和她们签订契约,就将彻底的成为这对王级蛇鬽女的主人。到时就算那采夷赶回来了,也为时已晚了。越想越是兴奋,越想越是得意,赤羽瑶忽然咯咯笑道:“你们两个给我将那个冒牌的圣女擒住,她胆敢冒充圣女,我定要看看你是受何人指使。给我记住了,一切胆敢阻拦你们的人都给我统统干掉!”两位黑袍武者闻言嘎嘎大笑起来,他们周身死气怒涌,恐怖的气息怒卷而开。

大殿内数百名黑袍祭师在两位黑袍人的怪笑中被震得气血翻涌,吐血抛飞,不济者更是当场昏死了过去。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两位黑袍武者就快冲上了祭台了,当先的黑袍武者怪笑出声,一只苍白枯瘦的手掌猛地抓向挡在萧媚身前的箫茹嫣。这黑袍武者乃是肉身巅峰虚武,他狰狞而笑,嗜血的杀意如炽,一抓间数十亿晶的恐怖力量怒爆!立于萧媚身前的箫茹嫣冷哼一声,她身体一晃,立时两个一模一样的她出现了,紧接着体内“王霸剑魄”猛颤,电掣间,两个她手中的巨剑猛地胀大,眨眼间变大了将近一倍。

箫茹嫣动了,她的本体迎向最前冲至的黑袍武者,而她幻化的分身则迎向另一位黑袍武者。剑魄狂震,霸道的剑光刺目!霸剑剑道——暴之剑道!“暴君天下!”狂暴!凶暴!剑气如炽,剑意狂暴!一个暴力的域以巨剑为中心猛然绽放,整个祭台都被笼罩了进去。顷刻间,嗜血的杀意与狂暴的剑意互撞!唰!!!电光火石间,巨剑狠狠的斩在了当先黑袍武者的手上,似欲徒手毁掉巨剑的黑袍武者脸色陡然一变。几乎是瞬间,他那犹若鬼火的双眼内被恐惧填满!怎会这样?这力量太恐怖了!黑袍武者的怪笑声戛然而止,他的手掌当场崩裂,炸得粉碎,他的身体更是被巨剑狠狠砍中,恐怖的撞击中他以更快的速度被砍飞了出去,抛飞中,他全身的身体如瓷器般寸寸龟裂,“嘭!”的一声据响声中狠狠的砸在了大殿的墙壁上。

整座大殿都在剧烈的晃动,黑袍武者更是整个人镶嵌入墙壁中,身上的衣物早已化为了漫天齑粉,他的身体极度扭曲变形,一条恐怖的剑痕让人看得头皮发麻。同伴的惨状只让另一名飞扑中的黑袍武者眼皮直跳,这可是巅峰之境的肉身虚武啊,竟被这个女人一剑给废了,她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刚刚他只比前面的黑袍武者慢上半拍,不然被那狂暴的一剑斩中的人就是他了。既然那个是真的,那么眼前这个冲向自己的应当就是幻觉了。可是前车之鉴不远,保持前冲之势的黑袍武者仍不敢赤手与之硬碰,刹那间他功聚双掌,巅峰虚武的修为怒爆!幻化的分身叱喝一声,手中巨剑凶狠的斩向变招的黑袍人。

霸剑之道——狂之剑道!“狂剑惊天!”闪电间箫茹嫣一剑斩向冲身处半空中的黑袍武者。这个竟然也是真的!黑袍武者刹那间眼皮狂跳,这一剑说不出的狂暴与嚣张,那种蔑视一切的剑意更是直憾心神,当双目一触斩来的巨剑,他的心境竟然陷入到了狂乱之中。黑袍武者的身形微微凝滞,他的心声更是出现了刹那之间的恍惚。当回过神来之时,巨剑已经爆压而下!电光火石之间,黑袍武者强行提升功力,他的左手立时漆黑如墨,而右手则血红一片,霎时,一个红黑交错的域从黑袍武者的双掌之间。

“轰!”掌剑互撞,恐怖的巨力怒爆!黑袍武者脸色剧变,那力量太恐怖了,竟然直接击穿了他的域,恐怖的震荡之力透过双掌而入,达到巅峰肉身虚武的身体差点被震散了架,全身骨骼更是疼痛欲裂。天!要是没有强行提升功力,同时采取了防守,此刻的他的下场绝不会好过那个黑袍武者。这个女人的力量绝对是极致肉身虚武那一个境界,她的力量至少是他们的十倍不止!明悟的刹那,黑袍武者就像出膛的炮弹一般,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轰隆巨响间,再次飞了出去。

这一幕发生在电光火之间,当大殿内看到这一幕的众人回过神来之际,两名刚刚还嚣张不可一世的黑袍武者就已被一个女人两剑像似拍苍蝇一般扫飞了,看他们那惨状,众人犹若在梦中。这些人中尤以赤羽瑶的震惊为最,她本以为最大的威胁应当是身为王级蛇鬽女的甄瑶和甄女两母女,没想到一个在她的眼中仅仅巅峰虚武境界的女人,竟然只凭两剑就几乎将她手中的王牌给废了。那两个傀儡可都是巅峰境界的肉身虚武,他们肉身的强度,绝对堪比两三品的仙器,没想到现在竟然被一个女人两剑就放翻了,这……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赤羽瑶绝对不会相信。

这个女人难道也是上古王级蛇鬽,不然她的力量怎么会如此的恐怖?喀喀喀……一阵难听的声音传来,镶嵌入墙壁的黑袍武者忽然开始了疯狂的蠕动,他那原本被箫茹嫣一剑几乎震散的身体正以肉眼的速度恢复着,几乎是在十多个呼吸过后,他身体上那恐怖的剑痕正在飞速的消失。黑袍武者衣裳化为了齑粉,露出了内里干瘪的身体,此时他胸前恐怖的创口处,黑色的血液不断溢出,滴落在地面上时,冒起一股股黑烟。狼狈的从墙壁上缓缓挤出,黑袍武者一脸怨毒的看着萧如嫣,恐怖的死气透体而出,夹杂着那升腾的股股黑烟,一个漆黑如墨的空间域正伸缩不定。

箫茹嫣看得双目一凝,冷哼一声的她再度一剑斩出!王霸剑道——霸之剑道!“霸王怒!”剑光璀璨,霸者的愤怒充斥这座大殿!怒吼声震耳荡魂,赤羽瑶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着箫茹嫣那斩出的霸道一剑,脸色狂变。到目前为止,所发生的一切都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她的杀手锏还未碰到那对王级蛇鬽女,就将被人给干掉了。她的两个傀儡武者那可都是巅峰的肉身虚武,他们身体的防御都相当于三品的仙器。可现在了,要不是他们都是傀儡,身体结构特殊,此刻怕是已经被这个女人一剑给斩杀了。

哪怕这女人手中的巨剑乃是更高等级的仙器,但要将一个武者打进大殿中的墙壁内,那也绝无可能。这座神殿可不是普通的存在,乃是万年前从冥域直接带过来的,论防御力绝不比一品的仙器差。看着镶嵌入墙壁中的手下,赤羽瑶心下直抽搐。这女人的修为并不强,也就巅峰虚武而已,可这力量未免也太过恐怖了,她难道是专修肉身的上古王级蛇鬽不成?惊疑不定间,看着箫茹嫣再度斩出的一剑,她知道如果黑袍武者被斩中,怕是连渣都不会剩下。惊怒间,赤羽瑶想要救援,但此时的她根本就无能为力。

剑气狂暴,映得黑袍武者脸色狰狞一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