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攻势如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萧战紧随着艳娘登上了二楼,现在是白天,楼内寻欢的客人非常少,倒是迎面碰上了一些衣裳艳丽,姿色上佳的美人。以萧战的眼力自然一下子就能瞧出,这些女人个个都习有媚术,其中大多数媚术都在第一层练气之境,只有少数一两个才达到了皮肉之境。这一情况让萧战大为惊异了一番,不愧是天启第一青楼,底蕴就是深厚,楼内随便一个姑娘都练有媚术。要知媚术的作用可不仅仅是用来**、美容、青春永驻,媚术还能增加女人行房时的美妙度,那种**的滋味更胜普通女子无数,尝试过了以后,绝对能让男人情迷深陷,难以自拔。

瞧见萧战,美人的眼神灼热异常,那情势恨不得将他吞掉。搭讪、纠缠自然也少不了了,如果不是都被艳娘巧妙的挡了下来,一路行来就没这么轻松了。面对众女的热情,萧战一点也不觉得意外。要知这次来揽月楼赴约,他存的心思就是为了对付辛萝,希望早一点将她收服,因而体内运转的自然也就是《**宝典》上的玄功了。现在的他对于那些练有媚术的女人来说,就是那招蜂引蝶,芬芳四溢的花蜜,不引得她们垂涎才怪。笑了笑,萧战很快他就将这个问题抛之脑后了,开始思考辛萝将交换地点设在揽月楼的目的起来。

虽说聚花楼就仅隔了一条街,起冲突时她叫起人来方便,但这里毕竟是揽月楼的地盘。在玉京聚花楼虽然要压揽月楼一头,但揽月楼背后的宅女派却是魔道八大宗派之一,可不是一个燃情魔宗或者信王府能够惹得起的。她辛萝应当不会蠢得在揽月楼闹事,难道两者间有什么猫腻不成,想要合起来对付他?想到这萧战眉头一皱,如果真是这样,就得好好想一想应对之策了。就在萧战陷入沉思间,迎面走来一位艳丽绝伦的盛装丽人,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那无限风情足可迷死任何正常的男人。

轻瞥了一眼恭敬施礼的艳娘,丽人只是神情淡然的挥了挥手,示意她退下。艳娘恭声应命,告退之际,一对会说话的眸子深深地瞅了一眼萧战后,那眼中的火热与不舍,似乎要将他永久的记在自己的脑海中一般。心下微叹,她知道这样的男人不是她能奢求的,只能叹惋的摇摇曳曳而去。盛装丽人未语先笑,妙目在萧战身上一转,立时眉开眼笑。以她的眼光与阅历,自然一眼就瞧出萧战的真实年龄并不大,尤其是那浓烈似酒的处子气息,就像一座深夜的灯塔,灼目四射,引得她春心大动,旖念如潮。

“如果没有料错的话,这位应当就是萧公子了吧。”声音清脆动听,如珠落玉盘。萧战收回思绪,抬眼望去,顿时眼前一亮。此女的修为仅仅才仙武之境而已,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她居然还是完璧之身,尤其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她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只属于熟女才具有的妩媚,委实诱人极了,不用说她的媚术已经入骨了。看着目光灼灼的盛装丽人,萧战的心思一下子活络起来。这里可是青楼,是男人寻欢作乐的场所,此女却一直能够保持着完璧之身,想来她的身份一定不简单,应当是一个负责人。

“美人儿如何称呼?”看着萧战那俊美无匹的面容,绝色丽人明眸绽笑,笑靥如花,热情如火的上前挽住萧战,将自己香喷喷,火辣辣的身体紧紧挨靠而上。刚刚隔得远了还不觉得,这一挨近她就知道了厉害。那浓烈得让人窒息的处子气息,熏得她身心燥热难当,剪水秋眸内更是春意浓浓,她不由附耳软语道:“奴家白素芳,公子可要牢记在心哦。”丽人玉臂紧挽的瞬间,媚术随心而动,情丝欲线颤鸣不休,醉人的**激漾。瞬间她胸前的美好被无限放大,软腻、丰挺,向着萧战的心灵深处印将而去,立马就让永保处男心态的他,气血激荡,身体急剧躁动不安起来。

媚术入骨后,默运心法时,体内的**银丝就会迸发出醉人的**之力,让媚术的攻击变得悄无声息,无形无迹起来。身体接触间,那种让人血脉贲张的触感都是真实的,只是在**之力的作用下被无限放大了,而并非是幻觉。因此要进行抵御就必须有相应的媚术修为,如果没有的话就只能靠意志力来抵抗了。萧战嘴角绽笑,美人儿既然已经主动攻击,处于心剑状态下的他自然也要自主的奋起反击了。只见他的俊脸倏然一红,神情略显尴尬、羞慌,似乎是第一次碰到如此香艳的挑逗,一幅不知所措的模样。

与此同时,浓烈似酒的处子气息更是丝丝缕缕的,钻入美人儿四肢百骸之内,让美人情心大动,激动的不可自已。骤一瞧见萧战的窘态,盛装丽人鼻息不由一促,酥胸起伏震颤不休,心中的执念更是猛炽。她的《宅女功》已到了一个瓶颈,现在只有破了身才能更进一步。眼前的少年容貌、体质皆属极品,采了他自己的《宅女功》定当更进一步,用来做自己的第一个男人绰绰有余了。这一思量,丽人的春心似绝了堤的洪水,泛滥起来,盯着萧战的妙目瞬间湿湿的,水水的,像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一张玉靥由于激动而泛起了醉人的红晕。

美人身心内的火热,让处于心剑状态之下的萧战感同身受,心头得意的同时,也略微的困惑,他的媚术才刚起,美人怎么就春心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呢?不理会萧战的困惑,盛装丽人已是情兴大动。眼前的萧战,当真是越看越喜,越看越爱,她的身和心也愈发的滚烫,难怪辛萝那妖妇如此上心,这样的极品岂能白白便宜了她。看来需得弄点手段,让她拔了头筹再说,这一想来她的心更加火热起来。只见她笑得花枝乱颤,惹火丰腴的身体愈挨愈紧,似乎不将自己胸前那团丰满挤入萧战的手臂,誓不罢休一般。

“素芳自认对玉京一众公子哥非常的了解,但却从未见过公子这号人物,不知萧公子到底是哪里的人士?”“我叫萧战,来至玉京萧家,说起来这还是第二次来玉京了,姐姐不知道也属正常。那个,姐姐能不能将手松开,小弟……嗯,小弟觉得很不适应。”萧战有些受不了这女人的热情了,他手臂抽动,欲要脱身而出,然而却发现已被丽人紧紧地缠住,他的抽动只让这种触碰更加的**,更加的刺激,他的脸也更红了。不一会儿,他就发现美人儿情动了,她胸前那点正缓缓地硬了起来。

这女人还真是够骚的,不愧久经风月场,对男人的渴望毫不加掩饰。“呵呵呵!好弟弟害什么羞啊,难道还当姐姐是老虎,吃了你不成。说说看,这次来玉京是打算常住了,还是仅仅停留片刻?”说话间,丽人双眸热切如火的看着萧战。美人的话一下子让萧战浮想联翩起来,看她俏目喷火的样子,要是他回答马上就会离开玉京的话,她会否立刻就将他拉入自己的香闺,做进一步的感情交流呢?这一想,萧战有些怦然心动起来。“小弟打算在玉京待上一段时间。 ”闻言,丽人杏眸一亮,眉开眼笑道:“这敢情好极了,弟弟今后可要常来姐姐这儿坐一坐,聊一聊,增进一下彼此间感情和了解哦。

”“这……这不好吧?”不是吧!来妓院增进感情,这话也太露骨了点儿,萧战只得红着脸不好意思的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只要弟弟肯来,姐姐一定扫榻相迎,而且这里的一切消费全免,只要弟弟玩得开心就行。”丽人更进一步的暗示着,然后嘟起红艳艳的唇,在萧战的脸颊上狠狠的香了一口。“我……我……”萧战心下直翻白眼,这女人也忒心急了点儿吧,整就一个女色狼。 为了不给自己惹麻烦,他只得口中一阵吱吱呜呜,装做不好意思别过脸去。哪知他这副模样惹得丽人的红唇再次印在了他的脸颊上,一阵抿嘴吃吃娇笑,丽人双眸爱煞之极的瞅着萧战,好一会儿才紧挽着他的胳膊,向着雅间而去。

“弟弟啊,给姐姐说说,辛萝那女人为何要约你来这儿?”萧战眼珠一转,得意的笑道:“我抓了她的儿子,来这儿自然是来进行交换的啦。”丽人一愣,不由扭头瞥了一眼身后一脸焦急,忐忑的梦岩,瞬间她想到了几天前发生的惊天大战。 她有些恍然,但脸上更多的还是担忧,她不由蹙眉道:“那辛萝可不是个正常的女人,弟弟如此挑衅她,绝没有好果子吃。姐姐看弟弟还是退一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好,然后姐姐在央求家师从中调停一番,料想那女人不敢再为难弟弟才是。

”萧战诧异之极的瞅了她一眼,旋即摇头笑道:“姐姐无需担忧,小弟既然敢惹她,就一定不会怕她。为了这次谈判,还特意叫来了四位保镖,她们修为个个都不比那妖女差。”丽人微微一鄂,再次回头看向紧随其后的一身黑色劲装的四女,刚刚由于整个心神都被萧战吸引住了,忽略了他身周其它事物。 这一望去,她立马就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处,四女的修为完全感应不到,尤其是那容貌似乎看到了,又似乎什么也没有看到,目光移开间脑中留不下一丝痕迹。“原来弟弟早有准备,看来是姐姐多虑了。

”路程很短,不一会儿一行人就来到了雅间的门口,正准备一脚踏入之时,丽人的脚步顿住。“等一下!”萧战微微一愣,不解的扭头望来。就见丽人笑而不语,抽出一条红丝帕,动作轻柔的为萧战擦拭着脸颊上的两个唇印。吐气如兰,馨香扑鼻,美眸凝注,脉脉柔情直诉。 临了丽人笑意盈盈的将丝帕塞入萧战的怀中,两片唇瓣倏然印在了他的嘴唇之上,灵舌轻抵,就这么钻了进去。清香绕齿,甘甜入喉,萧战神情一愣,怔怔的看着近在咫尺,绽满笑意的美眸。“走吧。

”良久唇分,丽人玉容绽笑,挽着神情恍惚的萧战迈入了雅间之内。(就爱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