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一杯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由于是附身于傀儡上,萧战的心情放松的很,看着身边两位美艳的调教师,一个非常美妙的想法跳入了他的脑海。现在他的手下也有些女奴了,将来说不定还会更多,如果再收一些专业的调教师,岂不是更加的完美。女奴与调教师,两者本来就是一对。那该如何进行收服了?亲自上阵肯定是不行的,这两位调教师将他当成了受虐者,玩起来定是非常的刺激,他没必要自找罪受。要想收服她们,还是得靠梦岩这具傀儡身。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须得等到将袁媛摆平了再说。

说笑间,三人来到了袁媛的私房外。两女并未进去,只是嘱咐了一番萧战,然后就在屋外候命。当萧战来到袁媛私房内时,袁媛正和苏曦正坐在一张奢华大床上商议着什么,第一眼瞧见她时,萧战感觉这女人有股不怒自威,掌控一切强势。但当她看向萧战所控制的梦岩时,这一切又如冰雪融化,消失得无影无踪,转而变得温馨四溢起来。她率先迎了上来,而一身紫色盛装的苏曦则含笑跟着。袁媛一身火红,华美的宫装逶迤拖地,她的玉容上绽放着甜蜜的发自内心的微笑。

她生得非常的媚,但不似苏曦般的妖,而是带着一股暖透心扉的柔。“岩儿,听到你被擒,袁姨可是担心得要命,只恨不得立马飞身前去救你。本来在你平安归来的那天,袁姨就打算去看望与你,但师傅让袁姨全权负责你的调教,有很多事情需要提前准备,一直难以脱身。快来让袁姨看看,那般可恶的家伙有没有在你身上留下什么隐患?”说话间,她抓着萧战所控制的梦岩,满含关切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同时她强大的神识一钻入他的体内,开始细致的检查起来。

趁着袁媛忙着检查梦岩的身体,萧战趁机暗示了一番苏曦,好让这丫头待会儿莫要将他当做梦岩来对待。好一会儿,袁媛才舒了口气,看着萧战所控制的梦岩,嘴中不断欣慰的念叨着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说完她拉着他坐于床上。苏曦笑意盈盈的挪了过来,将香喷喷的娇躯紧挨着萧战而坐,她不着痕迹的传音入密道:“主人,你独自留下来将我这师姐给征服了吧,曦曦就先走一步了。主人尽可放心,我这师姐玩得比较温柔,是不会让人感到丝毫的痛苦,有的只是那无尽的快乐。

”萧战一愣,刚想说点什么,就见苏曦已经起身,笑眯眯的说道:“师姐,你和殿下怕是有很多话要聊,师妹就不在一边碍事了。这次调教不同于以往,你还是好好慰藉一番殿下才是,要是真个开始了,殿下就再也享受不到你的温柔了。”袁媛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点头道:“这还用得着你说,调教的事已准备得差不多了,你还是先去熟悉熟悉一番,免得到时累得我的岩儿多遭了些罪受,那可就别怪我这师姐不给你好脸色瞧了。”苏曦咯咯笑道:“知道了啦,师姐就是宠着他。

”说完她飞了萧战一个暧昧之极的媚眼后,摇摇曳曳的飘了出去。随着苏曦的离去,萧战的心变得忐忑起来。虽然这丫头说他身边这位袁媛玩得比较温柔,让他感受不到痛苦,但这丫头自认没有她师姐变态,那这玩的内容怕是不会简单了,说不定要有多变态就有多变态。这丫头也真是的,给提示也不给得清晰明了,让他一阵乱猜。萧战深吸了口气,一扫心中的忐忑,开始仔细打量着身边的这位艳妇。看着身边这位一脸温柔的袁媛,萧战从梦岩的记忆中仅仅知道她是他最爱的一个女人,其重要度甚至都超过了他的母亲。

但对于其它,萧战就不是很清楚了,不过这也从另外一面证实了这个女人的变态。要知萧战可是获知了梦岩所有的记忆,只是将其中变态恶心的一些内容给屏蔽掉了。现在既然找不到梦岩与袁媛的点点滴滴,那么这些内容定是非常的变态,甚至于不堪入目,已被他自主屏蔽了起来。此刻,萧战用的可是梦岩的身体,一股来自本能的反应在这具身体内激漾着,对**很是了解的萧战知道这是来自梦岩的渴望,来自梦岩对这女人深深的爱。任凭这股本能,萧战搂住了袁媛,他目光火热,呼吸渐促道:“袁姨,岩儿……”话说到一般,袁媛一根玉指已按在了萧战的嘴上,只见她妙目一瞪,嗔道:“现在只剩下咱们两人了,怎么还用这个称呼?”萧战暗自嘟囔了一句后,才道:“娘。

”“真乖,这才是娘的好儿子。”一瞬间,袁媛脸上的神情愈发温柔起来,她的眼神,她的笑容就像似一位慈母,透着对萧战所控制的梦岩的宠溺与关爱。只是她却像恋人般任由他搂着,一只玉手爱怜的捏了捏他的脸颊,然后滑过他的胸膛,向着下边摸了过去。很快袁媛脸上的笑容灿烂起来,故作娇羞之状道:“你这孩子,不老实了哦,是不是又想要对娘使坏了?”萧战心下翻了翻白眼,这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骚,自己强摸男人,还说男人不老实,梦岩的身体在媚术方面太弱了,被你一个媚术练到第四境的女人挑逗,能老实才怪。

一番挑逗,梦岩的傀儡身露出了享受的表情,袁媛不由看得笑容愈发的灿烂,好一会儿,她才捏了捏涨得通红的脸颊,示意他稍等片刻之后,才扭动着腰肢,摇摆着臀儿,飘到了梳妆台前。不多时,就见她从梳妆台的暗层中取出了一个密封着的精美酒坛,单手环抱胸前,再拿出一只精美的玉制酒杯后,她才笑容灿烂的挪步回到了床边。将手中玉制酒杯递给了萧战,袁媛在去掉酒坛上的封泥,立时一股浓郁的酒香飘出。香味扑鼻,微微一嗅间,萧战竟有些醉醺醺了。

妩媚一笑,袁媛方将酒注入萧战手中的玉制酒杯,斟满了后,她才目光灼灼,笑意盈盈的道:“岩儿,这是娘新酿制的酒,快尝尝这味道与以往的有什么不同?”萧战有些不解的看了她一眼,弄不明白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让他饮起酒来。不过他没有细思,就算里面有毒也毒不到他,当下他先是小抿了一口。吞酒下腹,立时一股热气升起,转瞬间直窜全身,只让萧战有种飘飘欲仙,正与美人**的感觉。而且这股劲头还未完,须臾间,就让他产生了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靠!这是什么酒,竟然如此**,如此香艳?“好喝吗?”傀儡的脸已是醉红一片了,欣赏着他的表现,袁媛笑得很是妩媚。那滋味当真**,舒爽的叹了口气,萧战控制着傀儡,咂嘴道:“这酒怎么如此神奇?”袁媛咯咯笑道:“这酒中的原料同娘以前酿制的那些没有多少区别,只是将**之力变换着法子融入酒中。仅抿一口,寻常的男人仅能维持一盏茶的功夫,而连续抿上三口,立马就会一泄如注。而岩儿的媚术已到了皮肉之境,大概能够饮上三倍而不泄。

岩儿不妨试一试,将这一杯一口喝完,看看那滋味到底如何?”萧战咋舌道:“真有这般厉害?”袁媛吃吃笑道:“娘可从不虚言,这酒娘本来是叫它‘一泄如注’的,但是觉得这个名字太过露骨了些,不太雅观,因而已改成了‘一杯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