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看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担心的事儿还是发生了,被逮了个正着。原本萧战以为少女追来前还要先穿衣服,就算速度再快至少也要耽搁一点儿时间,因而他逃跑时并未速度全开。哪会知道少女的速度竟然如此的快,眨眼间就追了上来。“姑娘,这事儿怕是有些误会了。”萧战努力的想要挤出一丝笑容,不让气氛显得太过压抑。可是当他的目光一落在拦路的少女身上时,他那颗色心就是一阵狂跳,一双眼睛看得都有些直了,这口水更是下意识的咽了咽。此刻,少女湿漉漉的秀发随风轻舞,惹火的娇躯上紧裹了一条白色浴巾,就这么赤着玉足傲立于萧战身前五六米处。

让她那粉嫩的玉臂,大半截的美腿,还有那深深的乳沟都尽呈于萧战的眼底。更加诱惑的是,由于追得太过匆忙,少女还未来得及擦拭身体,使得裹身的浴巾都浸湿了,紧黏着她身体,视觉上显得火辣辣的,惹火之极。看到少女这身装束,萧战的眼前仿佛再次出现了她裸泳时的无限风采,是那么的鲜活,是那么的清晰。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这一幕美景被复制了下来,只要愿意萧战可以随时再现,这可比看高清电影要刺激无数倍,如同现场直播别无二致。此时此刻,萧战的脑中正在反复的播放着,少女丝缕不着的傲立于青石上,凌空一跃,水花激渐,春光无限。

不知不觉间,他的嘴角绽笑,双目绽火。见到萧战这一笑容,少女只觉浑身赤裸,毫无一丝遮掩,她心中的怒火瞬间不可遏止。蓝光一闪,一柄宝剑出现在她的手中,“锵”的一声,抽剑出鞘,真元急转,猛地一个跨步,一剑刺向萧战的咽喉,同时嘴中叱道:“误会你个头!淫贼看剑!”少女的剑招绚丽非常,姿态曼妙,灿灿剑光的掩映下宛若美人剑舞,小径上落叶纷飞,剑意肃杀,五六米距离眨眼即过。但见少女玉脸森寒,凤眸杀气炽闪,涅境的真元凝于剑身,凌厉的剑气含而不露。

午后的阳光洒落剑身,灿灿的剑光耀眼刺目。“倾城剑诀!”萧战低声惊呼,几乎是下意识的急退半步,而手中长剑随心而动,同样的一招“倾城剑诀”使了出来。不同于少女的缤纷炫舞,他的剑招是那么的潇洒飘逸,如仙如神。那感觉让萧战产生了一瞬间的失神,他仿佛又回到了战神附体时。长剑交击,火星迸溅,2万多晶的撞击之力怒爆,霎时剑气炸舞,两人一触急退,萧战借着反震之力急速飘退将,两人间立时拉开了将近十米的距离。萧战有些惊诧,没想到少女竟然修炼了“倾城剑诀”,而且造诣还颇深。

要知这套剑诀可是一套古剑诀,一共九层,每一层都有一千招,非常的难练,是剑舞中的圣典,有着“倾城剑诀,剑舞倾城”的美誉。但千万不要以为它是剑舞就华而不实,这套剑诀招式唯美,练到极致,没有一丝破绽,号称一舞倾城,一剑倾城。根据战神附体时得到的信息,这套剑诀是战神的妻子战妃为他所创,并未流传下来。萧战刚想开口说话,少女又是一剑攻来,此时的她体态轻盈,宛若一位舞者,剑招绚丽,翩翩起舞,再配上她这身装束,当真是性感妖娆之极。

近十米的距离转瞬及至,只见灿灿的剑光如花般盛开,当绽放到极致时,杀机立现,一抹雪亮的剑光电掣间直奔萧战的面门。看到这一剑,萧战突然发出了一声叹息。虽然被剑势笼罩,身处其中的萧战却感觉少女是在为他剑舞,唯独可惜的就是她不能掩盖自己的杀气,破坏了这一招的完美。“嗞!”目光一触少女剑招,萧战手中长剑随心而动,同样的一招攻向剑势的最盛一点。“叮!”剑尖相撞,得战神真传的萧战更胜一筹,一剑就让少女狼狈败退。 少女感到极度的震惊,这淫贼不但会“倾城剑诀”,竟比她还要更完美!怎么可能?这一结果让少女又惊又怒,一咬牙,她索性舍弃绝招,持剑再度攻来。

“嗞嗞嗞……”少女一剑快过一剑的攻向萧战,招式飘忽,轨迹难寻,凌厉的剑气编织成网,如跗骨之蛆的杀向萧战,一时间竟杀得他难以招架。萧战已经达到了物剑之境,按理说任何剑招只需一剑就能破除,但事实却不是这样。他的物剑之境是在“战神意识”的状态下完成的,从战神的意识退出后,剑心虽在,任何的招式他一眼就能看破,有时刹那间会产生了成千上百个破解的招式,但他的身体却跟不上他的意识,往往难以把握出剑的时机,让他狼狈不堪。

这种情况萧战并不感到意外,毕竟有九成九的剑招他都没有真正的修炼过,先前之所以能一剑破退少女,完全是因为“倾城剑诀”的缘故,现在能够勉强挡住少女的攻势他已万分庆幸了。数十剑过后,萧战的情况逐渐好转,出剑时他已有模有样了,再也看不出一丝的狼狈,当百剑过后他更是守得轻松自如,甚至于他还有闲工夫欣赏少女的出剑时的风情。虽然效果显著,但萧战并未反击,而是借此机会磨练剑术。毕竟他理亏在先,再将少女击败让他很不好意思。

为了达到磨练的效果,萧战使出了防御剑道“固若金汤”。此套剑诀一共八层,每一层皆有四十九种剑诀,剑诀凝炼和一,才算一层大成。名字虽然俗了点儿,但这剑法一出,还真是固若金汤。四十九招防御剑诀一一使来,守得密不透风,无论少女剑法如何刁钻,如何犀利,都难以突破萧战织成的剑网。萧战心中剑招涌动,无数剑诀随心而动,不知不觉,他进入到了一种奇妙的境界之中,心中的剑诀逐渐的模糊,不再局限于四十九套剑诀,他的剑招忽然变得似是而非起来。

先前的他出剑时都是脑中先出现破解的招式,然后在出剑破之,而现在的情况却变了。他的脑中不再出现破解的招式,而手中的剑却在少女剑招刚出,就一剑破之,那感觉不像是自己在控制手中的剑和自己的身体,而是心中的一股冲动。是的,就是冲动。少女出剑时,这股冲动让萧战无需思考就出剑破之。这股冲动来自何处?是来自心中那颗属于攻防剑道的剑心。以一化万,以万合一,破尽天下一切有形招式,这就是物剑之境。不过要达到这一境界,就必须忘。 只有忘掉所有的招式,让自己的心不在局限于招式之中,脱离招式的束缚,就如同心中有剑,天下万物皆可为剑一样,只要剑存于心中,根本就不需要招式,剑只要一出就是剑招。

萧战的变化最先感应到的就是少女了,由最先的狼狈不堪,到百剑过后的潇洒自如,再到如今的无迹可寻,似招非招,一剑就破尽她所有的变化。让少女再次感到震惊,这淫贼的剑法竟然短短时间内就达到了无招胜有招之境!这怎么可能?无招并非真正的没有招式,而是指脱离招式的束缚,让招式变得天马行空,无迹可寻。 看到萧战那随心所欲的模样,不知是出于愤怒,还是出于妒忌,少女心中的怒火猛炽,她手中的剑招骤然一变,霎时剑光闪耀,绚丽夺目,磅礴的剑气怒爆。

此时少女顾不上其它,再次使出了看家绝学《倾城剑诀》。“倾城一剑!”少女涅境的修为全开,华丽的剑光带着万千变化,以不可阻挡之势斩向萧战。面对这一剑,萧战心中无悲无喜,刹那间“傲龙心诀”运起,穴窍、经脉中的星力和真元变成了一片金色。脑域中攻防的剑心光芒万丈,他的身还有他的剑随着剑心而动,一招防御剑诀蓦地使出。 “固若金汤!”一剑出,当真固若金汤,直叫少女双眸喷火,怒火猛炽。在她的眼中,萧战的修为明明不到涅境,可这剑招的威力不比她差分毫,简直就跟乌龟壳一般。

尤其是看到他那一脸的笃定之色,让她有种抓狂的感觉,一时间她绝招频出,想要将萧战立毙剑下。萧战颇为自得,这《倾城剑诀》的确厉害,但他已得战神真传,可谓是知根知底,任少女施展,他从容应对,守得固若金汤。不自觉的他咧嘴笑道:“姑娘,这可是天大的误会啊,本公子绝对没有偷看你洗澡。 ”少女怒道:“淫贼,休要狡辩!”萧战大呼冤枉道:“本公子这一个月来都在山谷内练剑,从未离开过,刚刚正在打坐,没想到才站起身来就踩断了一根枯枝,姑娘这么一喝,才知道原来有人正在幽潭沐浴。

真的,本公子绝对没有偷看!”少女手中长剑急攻不止,闻言怒道:“没有偷看?那你跑什么,还不是做贼心虚!总之,今天本姑娘定要将你这淫贼毙于剑下,为民除害!”萧战火气上涌,理直气壮的道:“本公子哪里偷看了,那是正大光明的看!更何况是你自己要脱的,本公子不看白不看。 ”“你!”少女气得七窍生烟,彻底的暴走了,只听她厉声叱道:“淫贼!我要杀了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