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暴走的玄阴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姑娘一脸惊慌的离开了任倩瑶与玄阳子密会之所,很快小姑娘脸上的惊慌之色不见了,她的神情转而变得凝重。小姑娘不是别人,正是萧战所化,刚刚玄阳子因情绪激动而外泄的力量让他很是震惊,单凭剑之元晶竟比萧战强了将近一倍。要知萧战现在体内的剑之元晶丝毫不比肉身力量逊色,同样达到了恐怖的一百亿晶,而这玄阳子竟然达到了恐怖的两百亿晶,这么强的积累简直难以自信了。当然这些还并不是令萧战最是震惊的,这玄阳子的洞天完全凝聚成型了,也就是说他里玄武已只有一步之遥!十年啊,虽然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要让一个虚武巅峰的武者蜕变到离玄武只有一步之遥,这几乎不可能!可事实却在眼前,让萧战不得不信,这十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这家伙的实力如此的突飞猛进?眉头一皱,萧战过滤着刚刚从玄阳子身上读取的信息,很快他就发现,这家伙的肉身同样达到了堪比一品仙器的程度,令他最为意外的是,有股冲天的怨气竟透过这些复制而来的信息影响着他的神识与肉身。

不等萧战动手驱除,脑域中的“善恶剑魄”忽然一震,霎时这些产生的怨气统统被其吸收了。脑域微微一转,萧战感觉玄阳子之所以会获得如此突破,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些怨气的缘故,不过具体是什么他就不得而知了。摇了摇头,化身成小姑娘的萧战很快就消失在一间僻静的宅院之内。刚刚进屋,萧战很快就推掉小女孩的衣裳,瞬间变回了原型,房门很快又被推开,赤身**的他一扭头,立时就见刚刚约见玄阳子的瑶姨出现在了门口,正含笑欣赏着他裸露着的身体。

萧战的第一反应就是俊脸一红,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知道眼前的瑶姨乃是殷素娥所化,苦笑一声,道:“素娥也真是的,害我差点儿还以为是真的瑶姨来了呢?”殷素娥微微一笑,摇步上前,从身后将萧战抱住,附耳吹气道:“人家可不是素娥,而是你的瑶姨哦。”说话间她的两只娇嫩柔荑下滑,收拢的十指很是技巧的将他掌控,挑逗间很是肆无忌惮。萧战伸手按住了殷素娥使坏的双手,苦笑道:“素娥,别玩了,你现在的模样让我有种罪孽深重的感觉。

”殷素娥吃吃笑道:“素娥只不过是热热身罢了,待会儿咱们还要演对手戏,接吻互摸这都只是小事,说不定还要整个**了。面对自己的长辈,主人很有可能放不开手脚,素娥只有先行消除主人心中的芥蒂,这样待会儿就不会露出马脚了。咯咯咯!主人啊,要不要素娥就像当初化作宓儿主母那般化作您的瑶姨,让您快活,让您尽兴呢?”萧战摇头道:“宓儿是我老婆,想怎样都可以,但瑶姨却是我师傅的女人,哪怕只是素娥变的,我也不能亵渎。好了,那个玄阴子怕是要等的不耐烦了,咱们还是快点做好准备吧,免得误了事。

”不多时,萧战开启了“化形之窍”,肉身一阵蠕动,很快他就变成了玄阳子的模样。那种让自己心跳加速的感觉消失了,殷素娥立时松开了紧挽着的玉臂,来到萧战身前,仔细打量了一番后惊异的道:“这玄阳子好强的修为,已远远超过以前的素娥了。这家伙有这么强的修为竟然还会被主人的师傅羞辱,真难想象主人的师傅的修为达到达到了何种恐怖不的地步!”萧战并未多做解释,而是找来事先准备好的衣裳穿上,这套衣服更玄阳子身上那套一模一样,当穿戴整齐之时,一个一模一样的玄阳子出现了。

玄阳子原先修炼的乃是时空剑道,不过如今他的力量发生了变化,浑身剑元之中充满了一股怨气,使得他的剑道变得复杂起来,不过这对于修炼了九种剑道的萧战来说,要模范一点儿难度都没有。气息,样貌,完全一样之时,萧战满意一笑,不过当他看到俏立身前的殷素娥时,他的脸上瞬间露出了苦笑。虽然明知对方是假的,可萧战发现他就是下不了手,哪怕只是想一想,他就有种罪恶之感。殷素娥妩媚一笑,她忽然身上抓住萧战的手掌,将其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之上,很是用力的揉捏了几下之后,媚眼如丝道:“感觉怎样,是不是很丰满,在战儿的女人中是不是就比天媚这几个女人差那么一点儿而已了?”**的滋味,噬手的弹性,隔衣透掌而来,萧战咽了咽口水,此刻他才发现瑶姨竟是如此的丰满,以前怎么就没有看出来了?吃吃一笑,殷素娥媚眼如丝道:“用不着奇怪,瑶姨以前都是束了胸的,这最美的地方自然要留给自己的心上人欣赏和享用哦。

咯咯咯!战儿想不想知道,瑶姨练的到底是何种媚体呢?”萧战有些恋恋不舍的将手从殷素娥的胸口收回,摇了摇头,苦笑道:“算了,我还是不知道的好。”此话一出,立时又引来了殷素娥一阵吃吃娇笑。……妙欲斋一间装饰奢华的厢房内,身着金色长袍的玄阴子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来,自己乃是堂堂正一派掌教,现在竟然被一个女人晾在这里了,一想到这一事实,他心中的怒火就难以遏制。玄阴子眼中冷芒炽闪,对于任倩瑶这个女人他可谓是垂涎久矣了。

出自妙欲剑斋的女人除了独特之外,还有一个寓意在,以前但凡娶了妙欲剑斋的女人不是掌教至尊,就是一大帝国的皇帝,如果他玄阴子能够将任倩瑶这位妙欲剑斋的嫡传弟子娶到手,那他掌教之位将名至实归。以前有玄阳子在,他无从下手,而玄阳子倒台了,他本想趁虚而入,顺利将她给收了,可是这个女人却很难办,几年下来都不见成效。最近已经忍无可忍的玄阴子准备用强,强行得到任倩瑶。本来对于妙欲剑斋的女人是不能用强的,哪怕娶到了手也会后患无穷,不过现在玄阴子根本久等不起了。

最近玄阴子的实力大涨,不过为了完成突破他可是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时空剑典》玄奥异常,虽然突破成功,但不知为何,玄阴子发现他对女人的**越来越淡,起先他并未太过在意,可是不久前他突然发现,自己不举了。这一发现可是下了玄阴子一跳,男人没了那能力,还算男人吗?几番查探,几番研究,玄阴子发现,造成这一后遗症的原因主要就是他突破时发生的意外惹的祸。《时空剑典》修炼的乃是时空之力,练到极致可以让时间倒流,可以让时间加速,这次突破的后遗症就是,在时间之力的作用下,他的男人的生理机能在缓缓退化,当达到一定程度,说不定他就会重归婴儿时的状态。

要是一个大老爷们突然变得跟个婴儿似地,那简直比杀了他还要可怕,玄阴子最为男人自然不想发生这种情况,关乎自己的性福,他自然也顾不上其他了。想尽任何办法,都无法解决,玄阴子就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出生于妙欲剑斋的任倩瑶的身上了。等了很久自己相似已被人给遗忘了,玄阴子猛地起身,他眼中怒火炽闪,觉得这个女人很不识抬举,自己身为正一派掌教,她竟然敢将自己晾在这。冷哼了一声,玄阴子推门而出,向着妙欲斋的斋主住处疾步而去。 身为极致虚武,玄阴子自然数息就已来到了任倩瑶的住处,丝毫不理会任何人阻拦,他直冲目标而来,打算今天将这事彻底给解决了。

忽然,一个男人声音飘了出来,传到了玄阴子的耳内,几乎是瞬间他的脚步停了下来,脸上同时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玄阳子!他怎么会在这里?几乎是刹那间,玄阴子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了,自己为何会被无视,自己的追求为何一直无果,现在他终于找到了答案。原来这玄阳子早就捷足先登了,他将自己重获性福的希望就这么给不动声色的给抢了!就在玄阴子忍无可忍,似欲冲进去将这对奸夫淫妇痛斥一番之时,但瞬间他就将所有外放的气息收敛了。 他玄阴子可是正一派的掌教,要是让人知道他竟跟人抢女人而大打出手,这个脸将丢得异常彻底。

玄阳子的名声早就臭了,根本无所谓,但他玄阴子却不行!眼中怒火炽闪,心中杀气如炽,玄阴子紧盯着声音飘出的地方,犹豫了片刻,他决定还是来个眼见为实。说不定这两人只是闲谈,根本就不是他想的那样,脚步略作犹豫,玄阴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屋外。不过当他将目光偷瞥进去的刹那,心中的怒火与杀气差点怒爆而出,只见屋内玄阳子忽然将任倩瑶抵在了茶几上,很是霸道的想要去吻她。 这个时候的任倩瑶显得有些惊慌,她双掌抵着玄阳子的胸口,羞涩万分的道:“玄大哥,倩瑶还没做好准备了,你不要这么急好吗?”玄阳子双目绽火道:“倩瑶啊,这几年来我发了疯了的修炼疏忽了你,但这心却一直没有变,你就从了我吧。

”说话间他的嘴巴已经迫不及待的吻了下去,任倩瑶有些抗拒的将头一偏,让他吻在了自己的脸上,挣扎了片刻,她很是犹豫的道:“可是那个玄阴子怎么办,他对我可是逼得非常紧,要是让他知道我突然跟了你,他岂不是……”玄阳子冷哼道:“他玄阴子算得了什么,不就是侥幸登上掌教之位的罢了,现在我的修为只差玄武一步之遥,只要突破成功,他在我的眼中什么也不是了。 哼!敢打我女人的主意,他玄阴子也不掂量一番自己的分量!”任倩瑶仍是担心的道:“可他毕竟是正一派的掌教,玄大哥还是不要太过得罪他,倩瑶可不想给你惹麻烦。

”玄阳子在任倩瑶的脸上留下了一片口水之后,忽然抓着她的胸前的果实,几乎是瞬间,他就惊喜交加的道:“倩瑶,你怎么这么丰满,啧啧啧!不愧为出生于妙欲剑斋,果然不同凡响。只是不知道要了倩瑶之后,我这男人的能力是否会真的更胜往昔了。”说到这里,他哈哈大笑道:“倩瑶放心好了,他玄阴子如果不识抬举,我定要让他后悔一辈子,最好让他做个不能人道的男人!”玄阳子此话一出,简直就是戳到了玄阴子的痛处,在屋外偷听的他瞬间就怒不可遏了,怒吼一声,他那恐怖的意志顷刻间化剑,扫荡而开,剑气肆虐,有着禁制保护的房屋瞬间就化为了漫天齑粉!“玄阳子!我要杀了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