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真假美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艾尔华站在房间的中央,呆呆地看着镜子里面的人物,脸上充满惊恐和难以置信的表情。

在他的眼睛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前方是一个美丽的少女,看上去十七八岁左右,头上长着一头乌黑的短发,容貌清纯俏丽。在她的身上,穿着一条长长的连衣裙,看上去象是古欧洲式的风格。

这少女的身上,散发着高贵典雅的气息,酥胸高耸,相貌美丽,绝对是顶极的美女。若放在从前,艾尔华一定会流着口水,暗自在心里对她意淫。

……如果,那不是他自己就好了……

艾尔华拖着僵硬的步伐,跌跌撞撞地走过去,站在梳妆台前,伸出颤抖的手,抚摸着那面镜子。触手冰冷,那确定无疑,是一张很大的镜面。

镜子里面,少女也在伸出手,做出和他同样的动作。她的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恐惧和震惊。

艾尔华的手,按在镜面上,低下头,看着自己高耸的胸部,痛苦得几乎要落下泪来。

原来,那本书里说的是真的……

他从前曾经看过一本小说,说的是一个少年因为看小说入迷,连看了几夜,终于精力耗尽而亡。托世转生后,发现自己的魂魄已经附在了一个小太监的身上,在古代的皇宫里,接受皇妃的鞭打和奴役。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青年,艾尔华一向对这种幻想故事嗤之以鼻。虽然也喜欢看幻想小说,却从来不肯相信里面的写的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现在,他终于遭到了报应……在兴致勃勃地连看几天小说之后,和那部小说的主角落得了同样的下场,被电击而亡,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充满古老气息的房间里,费力地爬起来,看到房间的镜子里面,有着一个美丽少女,却是他自己的模样。

转生到别的世界,这没有什么,好多小说里都有过先例;可是如果转生为女性,那就悲惨至极了。一想到自己将来要被男人干,艾尔华就恶心得浑身发抖,恨不得死了才好。

突然,他的目光一闪,敏锐地看到,镜中那个少女的玉颈上,有一个不太明显的喉结。如果是女子,应该不会长这种东西吧?

或者,这个世界里的女性,都是长喉结的?又或者,自己转生附体的这个少女,本来是一个男人,在男扮女装?

这个想法让艾尔华兴奋得颤抖起来,飞速地撩起裙子,把手伸进内裤里面,伸手去摸,希望这能解决自己的疑惑。

什么也没有摸到。

艾尔华用力在胯下掏了好几把,还是一点把柄也抓不到。这和从前自摸时的手感,完全没有相同之处。

摸不到,这已经说明问题了。艾尔华眼前一黑,软软地,瘫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阴暗的旅馆房间里,身材苗条的美丽少女,静静地躺在地上,紧闭双目,仿佛已经消失了生命的气息。这般凄美的情景,是如此地令人怜惜。

在昏迷中,艾尔华的脑海里,回放着他这短短的一生的经历。

他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地球,也象别的青年一样,梦想着有一位超级美女能爱上自己,与自己恋爱,然后卿卿我我,甜蜜地在一起做些大家都爱做的事情。

可是现实无情地击碎了他的梦想,象他这样的普通青年,家里没有钱,长得又不帅,不要说超级美女了,连一般的恐龙都未必看得上他。而且,作为穷人,搞一夜情都没资格,因此,直到死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可悲的处男。

现在,他曾经向流星许下的那些愿望终于实现了一个:相貌变得很俊美,这对泡马子非常地有利;可是身体,却变成了女性,这样就算泡上了马子,又拿什么来享受?两个美女在一起搞女同吗?

许久之后,艾尔华终于悠悠醒转,颤抖着将手伸下去,隔着裙子摸了几把,终于还是没有摸到自己想摸到的东西,眼前又是一黑,差点晕过去。

可是,他突然想到,象这样漂亮的少女,如果躺在地上,被人看到了,说不定会惨遭失身之祸。所以,艾尔华紧紧咬着牙,不肯昏去,免得被别人占了便宜。

做人要坚强!艾尔华在心里努力地念诵着学校里老师对自己的谆谆教导,坚强地从地上爬起来,扶着梳妆台,打量着房间里的陈设,努力想要搞清自己在什么地方,以及自己是什么身份。

房间里的家具,比较陈旧,只有简单的几样家具。可是这些家具的风格,与艾尔华从前见惯的完全不同,好象是欧洲中世纪时的家具一样。

他勉强拖着僵硬的身体,跌跌撞撞地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向外面看去。

窗子临街,大街上面,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地在街道上走着。那些人的相貌,就象是欧洲人,头发的颜色五颜六色,街道建筑物的风格,也很象中世纪欧洲时的风格。

在窗户的下面,他所在建筑物的大门口,有一个大招牌,因为是斜斜地放置着,他可以勉强看到,在上面写着:“某某旅馆”的字样。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文字,看上去不象德文,不象法文,不象英文,当然更不象中文。艾尔华可以肯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奇怪的文字。

可是更奇怪的是,他却能认出那些字写的是什么,而且十分熟悉,如果让他写,他肯定也能轻松地写出一大堆这种奇怪的文字来。

这大概是被他的灵魂占据的身体里原来残留的记忆吧,艾尔华苦笑了一下。虽然不记得这具身体从前的事,可是她留给自己的这份礼物,大概能让他更好地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

他转过身,慢慢地走回梳妆台前坐下,象一个淑女那样,默默地想着心事。

现在差不多可以确定,自己是在死后转生,来到一个异世界,附在了某个少女的身上;而这个少女,还十分地漂亮,就象他梦中的女孩一样。

看着镜中的少女,艾尔华无意识地抬起手来,抚摸着自己的脸颊,以及身体。

一抹掩饰不住的痛苦夹杂着兴奋之色在他眼中升起,因为,这是他第一次,摸到女孩的身体。只可惜,这是他自己的。

“看起来对流星许愿真的很有用啊,我从前天天夜里站在野地里向流星许愿,想要摸到漂亮女孩的身体,现在,果然心想事成了!”艾尔华的眼眶开始变得湿润,仿佛是要感动得流泪,又象是痛苦得无法忍受一般。

人类的适应能力,能够强得让蟑螂惭愧。艾尔华在极度的痛苦之中,索性苦中作乐,开始享受起这份美餐来。

从前看过一些变身小说,他总觉得那些书都写得不真实。因为一个象他这样的纯情少男,在变成女性之后,只要痛苦和惶惑稍稍平定,就一定会好奇地探索女性身体的奥秘,甚至自己用手,在这具女性的完美身体上满足初见美女身体而被勾起来的性欲。

他的手,颤抖地伸到自己的身上,解开衣衫,露出了自己的胸部,然后,低下头,瞪大眼睛,希望能亲眼看到从前只在电脑图片上看到过的女性的乳房。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运气太差,这一次他得到的,还是失望。

平坦的胸部,象飞机场一样,除了比他从前的身体更健美一些,完全没有那让他朝思慕想的乳房在上面。

艾尔华恼怒地跳了起来,差点要破口大骂。变成女人不给乳房,这不是明显的短斤少两吗?

突然,他又脸色大变,不敢置信在地自己胸脯上面摸了几把,又狠狠拧了两下,终于确定,自己是一个男人上身,女人下体的怪物。

他的脸色开始发白,恐惧地想着:“这算什么?人妖吗?”

来到异界,比变成一个女人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变成了一个人妖。看着自己平坦的胸部,艾尔华终于头一歪,干净利落地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了焦急的呼唤声。艾尔华终于悠悠醒转,抑制不住地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对于一个心理正常的少年来说,做男人,那是自己的本份;做女人,就是一场灾难;而做人妖,那根本还不如死了才好!

强烈的悲愤在心底狂涌而起,艾尔华用力一撑身子,正要一头碰死在墙上,好早死早投胎,看能不能下辈子做一个纯粹的男人,忽然一个清脆的叫声在耳边响起:“王子殿下,你没有事吧?”

艾尔华的身体忽然僵住了,转过头,用呆滞的眼神看着那个抱紧自己的美女,轻轻地说:“你叫错了吧?是不是应该叫公主殿下?”

身边的美女,穿着淡蓝色的紧身衣服,艾尔华觉得那应该是剑士服;她的头发也是海蓝色的,相貌俏丽,还有一股英气勃勃地气质,弥漫在她的身上。

她看上去二十出头的样子,身材很好,苗条诱人,而且十分健美,让人感觉到她体内蕴藏的巨大力量。而这位海蓝色头发的美女,正跪坐在地上,眼泪汪汪抱紧了他,颤声叫道:“王子殿下,你醒过来了,真是太好了!”

她紧紧地抱住了艾尔华,将脸埋在他的颈间,泪水从她美丽的大眼睛里流出,浸透了艾尔华的衣衫,一直流到他平坦的胸膛上。

艾尔华呆住了。平生第一次,有女孩子对他这么亲密,可是一想到自己已经失去了快乐的工具,他就忍不住悲喜交加,而悲的一方面,绝对要占很大的份量。

许久之后,他幽幽地问:“你叫错了吧?或者,你是想叫公主殿下?”

美女剑士的脸上,露出了惊骇的表情,震惊地低声叫道:“王子殿下,你怎么会这么想?你不过是男扮女装,为什么会想要做公主?”

艾尔华的心跳了几下,随即又平静下来,苦笑道:“你不要再哄我了。你摸摸这里,哪有男人是这样的?”

他牵着美女剑士的手,摸到自己胯下,那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他的手,紧紧握住美女柔滑的小手,按在自己空荡荡的两腿中间,感觉着她温柔的玉手在摸着自己的下体,感觉眼泪又快要流了下来。

美女剑士整个人都呆住了,脸上红得象要滴下血来,半晌才发出一声尖叫,飞快地抽回手,低声尖叫道:“王子殿下,你缩阳了,难道你忘了吗?”

艾尔华的眼中,霎时爆发出热烈的光芒,就象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用力地抱住了她温软的娇躯,大声叫道:“快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你为什么要叫我王子?”

美女剑士飞快地按住了他的嘴,惊恐地说:“殿下,不要叫这么大声,难道你忘了吗?还是你因为头部受伤,患了失忆症?”

失忆症这种疾病,是到异界的移魂青年必不可少的法宝。艾尔华迅速抓住了这一机会,赶忙点头,催促美女剑士把自己的过往经历都说出来。

美女剑士来不及为他失忆而悲伤,就被他的催促弄得晕头转向,再加上对王室的忠诚,慌忙地说着,一五一十地把他想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艾尔华兴奋地倾听,渐渐地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他现在处身于一个很大的大陆,大陆上有许多国家,他所在的国家,是大陆上的强国之一,圣安王国。而他移魂的这具身体,就是圣安王国的王子爱德华。而他现在的情形,也只是因为练了缩阳功法的缘故。

作为一个王子,自然是会有好多美貌侍女来服侍他,也就有占便宜吃豆腐的大好机会。可艾尔华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从美女剑士接下来的话里,挨了当头一棒!

王子虽是王子,可是落架的凤凰不如鸡,被纂国的王子,连普通百姓都不如。

爱德华王子,先父路易国王在一个月前,被逆臣谋害,整个国家都落入了逆臣之手,王子本人也只是靠着忠诚部下舍命拼杀从王宫里救出来的,现在正隐姓埋名,躲避着逆臣的追杀。

逆臣登基之后,命手下到处搜索,追查王子的下落。为了防止被发现,部下们只有让王子女扮男装,以躲过伪王无处不在的耳目。

为了让王子更象一个少女,部下们费尽了心思。而刚才的高耸胸部,竟然是有填充物在衣服里面,脱下衣服之后,那些布团就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可是伪王走狗的追查越来越紧,整个王国,已经没有他们的安身之处。为了王子的安全,两个最忠诚的部下被迫想出了一个主意,让他真的变成女人,混进圣女修道院中,然后就可以确保无恙了。

其中一个忠实部下,是这位美女剑士,名叫凯瑟琳。而另一位,是一个大魔法师,对于幻术和咒术颇有研究。

艾尔华的身体变异,就是她的杰作,用阴阳咒施加在他的身上,导致他的缩阳,大约一年后,可以恢复。上身不象女人,也没有办法了,到时只能借口说他发育不好,希望可以瞒过那些从不了解男人的修女。

艾尔华这才松了一口气,做一年女人虽然难受,可是总有回复的希望,也比被人追上杀掉强得多。何况在修道院里,冒充少女,一定有好多养眼的画面可以看,对于从没见过真实女性身体的艾尔华来说,简直就乐翻天了!

他要躲藏的地方,虽然名义上只是一个修道院,实际上却是整个圣安王国百姓的精神支柱和崇高信仰的所在。

整个圣安王国,大多数人都信仰生命女神。因为在创始神创造世界之初,生命女神就是神界中一位伟大的女神,给创始神很大的帮助。因此,在大陆上各国中,许多人都是生命女神的信徒。而在圣安王国,这一状况更是明显。

传说当初建国之时,有一位伟大的圣女帮助当时的国王,打败了敌人,建立了这个国家。国王为了感谢这位圣洁的光之圣女,帮助她建立了这个修道院,在里面供奉生命女神,并将对生命女神的信仰定为国教。

圣女修道院里面的修女,都是生命女神的信徒。她们当中的许多人,都拥有各种各样的强大的奇异力量,有她们的支持,别的国家平白也不敢进攻圣安王国。

而爱德华王子的父亲,也是因为没有得到圣女修道院的支持,才被逆臣杀害,整个国家落入了叛贼之手。

说起来那个伪王,也是出身名门,祖父是百年前的里尔王。可是里尔王死后,就被爱德华的爷爷率军推翻了他们家族的统治,成为了新的国王。圣女修道院虽然默认了事实,可是对爱德华的家族,一向不怎么热情。这次里尔家族发动叛乱,圣女修道院索性不闻不问,在路易国王遇害后更是干脆宣布支持里尔家族,这才平息了国内的各派

势力的反对情绪,对于帮助里尔家族掌控王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为了这事,凯瑟琳当然会对圣女修道院有所不满。可是为了王子的安全,她也只能同意大魔法师的意见,把他送到修道院中暂避,待一年后,风声平息,再接他出来,准备复辟的事宜。

可是就在昨天,大法师刚耗尽魔力替爱德华王子施了阴阳咒,就有密探追杀而来,虽然被凯瑟琳挥剑杀光了所有的密探,爱德华王子头上也在混战中挨了重重一锤,当场闭过气去,虽然经过法师施法治疗,也在一天后方才苏醒。醒来之后,身上已经换了魂魄,变成了艾尔华的内核,爱德华的外壳。

不过这样的话,艾尔华当然是不会告诉凯瑟琳的。他也只能说,自己是受了伤,患了失忆症,只记得这个大陆的语言,从前的事情,都忘记了。

凯瑟琳抱紧了他,柔声抚慰。她本来就是王子的侍卫队长,就象他的大姐姐一样,对于性格软弱的王子,一向照顾有加。

艾尔华躺在她的怀抱里,感觉着她柔软的胸部挤压着自己,不由神魂飘荡,如在梦中。

可是对自己身体的疑虑让他无心享受这样的温柔艳福,挣扎着站起来,要求洗个澡,因为他觉得自己身上太难受了。

凯瑟琳赶忙召唤旅馆的侍女来帮忙,让他到浴室中洗澡。

站在浴室中,看着自己的身体,艾尔华又喜又悲。

喜的是,自己的身体完全是男性的身体,脱了衣服站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己的裸体,根本就是一个健美的少年,中性的容貌十分俊美,如果以这副容貌去泡马子,一定无往不利。

悲的是,下身的异状击碎了他所有的信心,虽然作为处男的他并不知道紧缩进去的下体到底是不是女性器官的模样,可是他却能确定,这绝不是男人应有的下体。这让他深深地自卑,洗完澡出去以后,看到凯瑟琳都抬不起头来,虽然她很漂亮,身上英姿勃勃的气质又是那么地迷人。

“没鸡鸡的男人,是没资格泡美女的。”艾尔华在心里难过地想着,“唯一的希望,只愿那个大魔法师说话算话,一年后,我能够自行恢复,那就是万幸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