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家晚上要多那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迟到的滋味其实蛮难受的。心里那种惴惴不安、认为自己做错事的感觉,非常折磨人。 一辆破旧的马车在双塘村村口停下来,车夫转身道:“客官,到了。” 在县城打的的时候就说好,十文钱到双塘村。赶车的现在不肯进去,显然是占便宜,想省点马力。 不过停在村口,那是正好,免得被人说闲话,说自己迟到了还大摇大摆坐车来。但让人占便宜,心里总是不好受。 刘春掏出钱,笑道:“尔等也不易。拿去。”心里却说:拿去抓药吃吧。 下了车,到了村里,赶紧打听祭祀的地方在哪。

到了后,只见庙前黑压压的全是人,县令刘子轩正在念祭祀的文章。 刘春放慢脚步,税吏郭辉和武官老洪赶紧向两边挤了挤,空出个位置。刘春立即插进去,然后才觉得整个人都解脱了。 瘦得像竹竿的郭辉小声问:“怎么迟到了?”刘春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县令刘子轩还在念。不听也不要紧,反正是刘春写的。别看文章冠冕堂皇,内容其实很猥琐,大意是春天到了,大家晚上要多那个,以迎合天地之本意,另外,自己快乐了,也不要忘记家里的牲口,推自及人,也要让它们快乐快乐,给配个种什么的。

场面活做完,县令刘子轩和几个头面人物去庙里分冷猪肉。场子上的人一哄而散。接下来的节目是庙会,大家各自去耍。 税吏郭辉和武官老洪,还有学官周会清一起围上来。老洪的目光有点猥琐:“年轻人,要注意身体。可不敢耽误正事啊。”郭辉和周夫子一起下流地笑,笑完学官周夫子感叹:“世风日下,连太学出来的都这样了。” 刘春怒了:“老洪,昨天晚上我路过马槽巷还看到你。”马槽巷是无为县有名的花街柳巷。洪老虎道:“看着我做什么?我是去听曲子的。

听曲子都不可以么?”大家又笑了一阵。 刘春一边笑一边在心里大骂自己堕落,真是环境决定人品,自己来无为县这才多久?如今什么粗话都能说得出口,以前那个文绉绉的自己,早已荡然无存,太学的老夫子们要是知道,肯定个个摇头。想到以前,心里有点酸楚。 学官周夫子这时夸刘春道:“春哥,你这篇祭文写得好啊,雅而通俗,难道难得,果然是太学里的大才。老夫自叹不如。”刘春摇头:“还提太学做什么。”竹竿郭辉就在旁边阴阳怪气道:“一个叫春的人。

”洪老虎和老周夫子又猥琐地笑起来。 这时一个学童赶庙会路过,过来对学官行礼。周夫子立即板起脸,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竹竿郭辉、洪老虎、刘春就一起翻白眼。 一个杂役拎着一刀冷猪肉过来:“刘小官人,这是县令嘱咐给你的。”别看县令刘子轩年纪大,但在太学里时,还要喊刘春师兄,故而在县里,他对刘春照顾有加。 竹竿郭辉一把接过来:“洪老虎、周夫子,别客气,晚上到我家来吃肉。” 回去时刘春和竹竿郭辉合骑了一匹马,县令刘子轩路过,掀起轿帘关切地问:“怎么迟了?”刘春回道:“官马拉了肚子。

”县丞罗义天在旁边阴阳怪气道:“可不要坏了官马,不然小心挨板子。”刘春没理他。 洪老虎看着县丞罗义天的背影,气道:“这个罗矮子,就会到处拿人把柄。别管他,明天到我那里去换匹马。正好有几匹军马还没送走。不换白不换,上了战场,还是送给金狗。” 县丞罗义天在前面就对刘子轩道:“刘小官人真是的,这么大的事也迟到。京城来的就了不起么?”刘子轩笑道:“义天兄担待些,好歹他也是经过靖康之难的,年纪又小。不知义天兄觉得刚才祭天的文章怎么样?”罗义天道:“就是有点违背圣人之道。

” 刘子轩就不做声,过了一会儿才忧心忡忡道:“也不知道今年金人会不会打过来。”罗义天道:“大人无需担心。我们无为县离长江远得很,金人就是过江,也是去金陵、临安,不会来我们这里。”刘子轩看了看他:“大人要为朝廷分忧才是。我看我们要有勤王的准备。”罗义天吓得赶紧称是。 县尉钱国春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看到竹竿郭辉和刘春合骑一匹马,大怒:“尔等光天化日,就搞相公,成何体统?还要礼法不要?”刘春气得大骂:“你娘哎,我迟了一会儿,就被罗县丞数落,你根本都没来,怎么没人说你?”竹竿也骂:“你个收黑钱的老淫棍,我这是助人为乐好不好?朝廷知道了,那是要嘉奖的。

” 老钱哈哈一笑:“谁说我没去的,我都在庙会上逛了好一阵子了。你也是的,都迟了,还跑去干嘛。我收黑钱?谁看见了?要说会弄钱,那是竹竿你啊。” 竹竿回骂:“我是为朝廷弄钱好不好。朝廷一个月只拨下来几十吊,我却一个月上缴朝廷几百吊。朝廷虐我千百遍,我待朝廷如初恋,朝廷赚大了。” 老钱夸道:“要不说竹竿你能干呢。对了,你借几个手下给我好不好?” 洪老虎和周夫子奇怪,老钱就解释:“去办案啊。我那些捕快、衙役,个个都是木桩子,只晓得吓唬人。

竹竿那些手下为了弄钱,个个都像探子,盯梢、挖人**,无所不能。办案借几个来,不愁案子不破。” 竹竿就笑:“可以是可以,不过晚上你要请客。” 老钱一口答应:“今天晚上我就请你吃牢饭。” 竹竿点头:“那就去你家吃。” 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两人一笑抿恩仇。 晚上去洪老虎那里换了马后,回来时刘春不禁自怨自艾。人家穿越都能附个好身子,自己怎么就那么倒霉,一穿穿到这个平行世界里来,还附到这个刘春身上。开始自己还挺高兴,附的这个刘春,号称神童,十一岁就名扬东京汴梁,后来进了太学,那也是前途无量,可没高兴到半年,金人就打了过来,两个皇帝被虏走了,幸好自己跟着几个朋友跑到了江南,还傍上了康王赵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