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四章 我去举报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尼玛你个死竹竿,我的生意,你也敢抢,我最恨别人跟我抢了,刘春当时就朝竹竿看,竹竿,你最近长能耐了蛮,连哥哥我都不放在眼里了蛮。 竹竿就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当时就来火了,呐,春春我警告你,离我远点,不要勾引我,我很单纯的,再者讲了,我和周夫子新婚燕尔,感情很好的。做生意靠的是货好,有本事你来就是了。 刘春来火了,死竹竿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来狠的你不晓得我的厉害。当时就对周夫子笑了:“周夫子,你当初把私房钱花光,心里是不是很痛啊?” 周夫子就在心里点了点头,当然心痛了,当时就感觉生活没有着落似的,阿春你是没过过苦日子,不晓得没钱的苦处。

刘春又道:“那你想过竹竿没有?他要是没了私房钱了,心里会不会痛啊?” 周夫子楞了下,阿春你怎么回事?你现在是和我谈生意,好好地去同情竹竿做什么?你应该把心思全放在我身上好吧。毕竟是周夫子,脑子一转,就晓得了刘春的用意:竹竿要是把私房钱全补贴给了我,肯定心痛哎,一心痛,还会补贴我啊? 刘春就又讲了:“呐,周夫子,我的钱是劫富济贫得的,来得容易,又蛮多的,所以就无所谓啦。另外,我的是现钱。”你考虑考虑,是赊账好,还是现钱保稳。

周夫子是什么人?马上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当时上身不动,用手点指:“竹竿,我早就知道你没按好心!你自己说,是想我赶你走,还是自己主动离开?” 尼玛,造反都不让人造,什么世道!竹竿那个气啊,可是,自己想要造周夫子的反,就得先让周夫子造春春的反,八字还没一撇呢,就被周夫子赶出了造反圈,什么事嘛。可为了将来,为了顾全大局,只好忍气吞声:“周夫子,我对你讲,我可是全额补贴你的。春春顶多给你大半。再者讲了,你现在过去拿春春的钱,还觉得丢人啊。

” 也是哈,周夫子当时就来火了,上身不动,用手点指:“阿春,想不到你居然用如此卑鄙的手段,挑拨我和竹竿的兄弟之情。你还觉得无耻啊?” 刘春微微一笑:“周夫子,全额赔付有什么搞头?我晓得你的私房钱,大概有十几吊。呐,今朝便宜你,我愿意贴补你二十吊。你自己想想,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机会不是天天都有的。” 尼玛,等了半天,终于等来了财源广进的一天,周夫子就激动了,都忘记表演刚学的僵化了:“阿春,你说的可是真的啊?” 刘春就道:“周夫子,你还不相信我么?我的信誉杠杠的,连外国友人,都赞誉有加呢。

”连金兵都给了好评呢。 周夫子心眼就活了,不过呢,货比三家不吃亏是吧,看看竹竿那边还有什么油水再说。当时就朝竹竿看:“竹竿,阿春已经出到二十吊了,你这边呢?我对你讲,要是不跟进,你就给我死回去。”造反都不带你造。 竹竿就有点气馁了,比钱多,自己现在哪比得过春春?人家是公款消费,当时就来火了:“春春,你要是再这样和我争,我就去刘县令那里举报你去!你和周夫子合谋,侵吞公款,该当何罪?” 周夫子来火了,竹竿你没有消费能力,也不要一拍两散,让大家都没得吃撒。

我好不容易有点个进项,你就来掀桌子是吧:“竹竿,我警告你啊,不要随便把官府扯进来,不然兄弟都没得做。” 你怕了啊,竹竿就奸笑:“周夫子,你是个读书人,圣人的徒弟,要自觉维护圣人的名誉。你想想看,学校里的学生,要是知道你侵吞公款,要是知道平时道貌岸然的先生是这个德性,多伤心啊。到时候你还有脸再站在讲台上啊。” 尼玛,死竹竿,你威胁我是不是?周夫子就有点个怕了,不能为了一点个私房钱,就把名誉坏掉,把工作丢掉撒,当时就软下来了:“竹竿,哥哥挣两个钱不容易,还望手下留情。

” 竹竿怒道:“你挣钱不容易,噢,我造反就容易了?尼玛难得心情好,和你伙起来谋反,你为了两个钱,就把我卖了,你还有一点个人性啊。” 竹竿当时大义凛然,周夫子当时就面红耳赤,心里又十分不甘,尼玛,一大堆钱放在自己面前,自己却不敢伸手拿,多急人撒。晓得我不敢拿,你还引诱我,你还有良心啊?周夫子就怪上刘春了:“阿春,都是你!弄得我心里痒痒的。尼玛造反造得好好的,你非要来这一出,你是存心引我急是吧?” 刘春就安慰了:“周夫子,你且放宽心,万事有兄弟我。

” 那你想想办法撒,周夫子就对刘春寄予厚望了。 刘春就讲了:“周夫子,对付竹竿呢,还要我来。你且站在一旁,看我怎么收拾死竹竿。” 竹竿小肚瓜一挺:“你来撒,我还怕你啊?!” 刘春就冷笑:“你是真的要举报是吧?” 竹竿就点头:“当然了!我和周夫子日子本来过得蛮好的,虽然苦点个,但蛮开心。你一来,就大把撒钱,弄得周夫子魂都没了,天天说遇到了个大老板想包养他,天天骂我没得用。我也是一个男人哎,也有自尊心的好吧。既然你非要拆散我们,那就休怪我无情!别以为刘县令和你熟我就怕了你!告诉你,县里告不通,我就去州里告。

州里告不通,我就去京里告,我就不信你能一手遮天。搞得不得了交了,还治不住你了。搞没得王法了。” 刘春点点头:“很好,既然你想举报,那你去撒!” 竹竿怒道:“你以为我不敢啊?!” 刘春就道:“那你快点个去撒。你要是不晓得公堂在哪块,我给你指路!” 竹竿怒了:“去就去!” 周夫子害怕了,这种事要是闹出来,还得了啊,就出来劝了:“都是兄弟,一人让一步算了。” 刘春就道:“周夫子,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而是竹竿太气人了。斗不过别人,就去告黑状,你嫁给这样的男人,以后还有脸在街上走啊。

” 对竹竿道:“竹竿,你不是要告状么?我替你告。老钱!” 老钱正看得津津有味,听刘春喊,高兴了,这样的场子,自己也能上去一下子了:“阿春啊,什么事?” “竹竿要举报我和周夫子合谋侵吞公款,这个案子,你好好查下子。” 刘春这样有恃无恐,竹竿心里就没底了,赶紧道:“春春啊,你这样嚣张,你家里人还知道啊,还能告诉我原因啊。我晓得原因,将来上了公堂,心里也好有个准备撒。大家都是兄弟,不要暗地里使坏,什么话都烂在肚子里。

” 刘春就冷笑:“老钱我对你讲,有一天我正在官署里看文件,忽然看见官府税务人员竹竿,大摇大摆地进来。一来就直奔我卧室,然后在我床底下拿了三吊钱。老钱,你说,这是什么行为?这还是侵吞公款啊?” 周夫子来火了:“竹竿你有一点人性啊?噢,就准你侵吞公款,不准我侵吞是吧?大家还在一起造反呢,你就这样对我啊。” 老钱就有点个难办了,按理说自己应该判竹竿无理,但自己现在是和竹竿一个阵营,怎么着也该包庇一下子撒,但,举报人阿春就在面前,这个样子蛮,就不能太过分了:“刘小官人,你的案子呢,我会跟进的。

”赶紧拿眼睛看竹竿:这件事你最好赶紧和人家私了掉,不然上了公堂,我也保不了你。 竹竿就萎得了,当时就讲了:“春春你还有意思啊?说不过我了,就到官府里举报我。还是兄弟呢,你就这样对兄弟啊。我娘老子很早就教过我,打死不告状,饿死不做贼。你不要一点个小事,就往官府里跑,告诉你,官府里我也有熟人的,县里面专门分管你的案子的县尉钱国春钱大人,就是我的相好。你不要以为自己有理,官府就会帮你,我话你知,现在官府很黑暗的。呐,别说我没警告过你,我劝你还是赶紧把案子撤回来,不然我找钱大人,把你往死里整。

到时候被弄得吃牢饭可不要怪我。搞得没得数了,无为县里还有人想和我作对,活腻了是吧。” 刘春当时就冷笑,对老钱道:“钱大人,你刚才也听到了,我申请你回避!” 老钱气得,竹竿你还能不要胡咧咧了啊?哥哥帮你,这样的事还能到处宣扬啊?尼玛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上来跑个龙套,你就想赶我走是吧?难道非要弄得我像洪老虎那样,一句台词都没得,连龙套都没得跑,你才满足?当时就怒道:“竹竿,我警告你,不要到处在外面说认识我,不要想高攀我。

我身为官府的警务人员,一向只认王法,不讲私情。再者讲了,你谁啊?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啊?你再招摇撞骗,小心我拿手铐子铐你。”说完,就扭了扭腰,腰里的手铐子蛮,就叮叮当当直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