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五章 你们还造不造反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竹竿就来火了:“老钱你还有意思啊?还是兄弟呢,让你帮点个小忙,你就推三阻四,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尼玛当初你压在我身上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当时你不是大包大揽,说有事找哥哥的啊。噢,现在让你得手了,你就不晓得珍惜,一点个忙都不肯帮了是吧?老钱,你要再这样,我就去官府举报你,说你强奸我!” 过段时间,朝廷就要对底下的官员进行考核了,这样的事要是闹出去,那还得了啊,朝廷现在对官员生活作风问题抓得很严的好吧。再者讲了,竹竿是什么人?一点个都没得的事,他都能说得活龙活现,老钱就软下来了:“竹竿,你这样还有意思啊?都是兄弟。

再者讲了,你当时不也很享受啊,还一个劲地说我就是比周夫子强呢。这个本来是很美好的事,你这么闹,就庸俗了。什么都不要讲了,免得人家听见,明天无为大宾馆里,我们再好好叙叙哈。” 竹竿就把胸一挺:“想要我去,你现在就把这件事给我办了。呐,春春诬蔑我,你刚才也听见了,赶紧用手铐子把他铐起来,送到牢里好好打一顿。” 老钱就皱眉:“其他的事我都能替你办,就这件事不行。”压低声音道:“阿春和刘县令有一腿的。我要是办了他,刘县令的面子上就过不去了。

” 竹竿就撒娇:“我不管。你要是办不了,我就去找刘县令。我就不信刘县令对我不动心。”老钱就皱眉。 周夫子在旁边气得大骂:“你个死竹竿,看我不打死你。水性杨花的东西!不守妇道!前番你来投靠我,说你和阿春没有真感情,我就信了你。供你吃,供你喝,裕满楼都带你去过了,私房钱都在你身上花光了。没想到你现在居然当着我的面,公然勾引老钱。你心里还有我的影子啊。” 刘春就在旁边煽风点火:“周夫子,你没听他说么?两个人已经开过房了,马上还要去无为大宾馆叙叙呢。

” 周夫子来火了:“要你提醒!你以为我没听见么?” 刘春就不解了:“都已经红杏出墙了,你还不上去给竹竿一个大嘴巴啊!要是我,拳头早上去了,你手上拿着豆腐啊。” 周夫子就教训上了:“阿春,你没有成过亲,不晓得夫妻过日子,最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是太计较,就会天天吵架。再者讲了,你以为我打得过老钱啊。人家腰里有刀的好吧。” 刘春就叹气:“周夫子,想不到你的日子过得也蛮苦的。” 洪老虎在旁边来火了,当时一声怒喝:“你们究竟还造不造反了?!尼玛再不造反,我就退票了!尼玛大敌当前,能不能把儿女私情先放一放啊?我是来看大场面的,你们就用这种三角恋情来糊弄我啊?再者讲了,都三角恋情了,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动刀?街上捉奸的,手上都举把菜刀呢。

呐,要么马上就开打,要么继续造反,无论如何,我都要见血。”尼玛,终于有机会跑龙套了。 竹竿就生气了:“洪老虎,你能不能不要胡闹啊?!呐,刚才的是彩蛋部分,一般人是看不到的,你不要得了好处还卖乖。你看就看,不看死家去。” 讲是这样讲,但洪老虎为了支持自己,连阿春都不帮了,这份情无论如何都要还的。竹竿就问:“被你们一闹,我都忘记了。刚才演到哪儿了?” 老钱就提醒:“你和阿春争周夫子。” 私房钱啊!周夫子赶紧点头:“对对对,你和阿春为了争夺我的初夜权,互相喊价。

竹竿我告诉你,你要是舍不得钱,我就跟阿春走了。” 竹竿就朝周夫子看看,尼玛,周夫子的皮上全是毛,要屁股没得屁股,要身材没得身材,脸上还有一把大胡子,要这样的人的初夜权?越想越恶心,但不能输了阵势!再者讲了,把周夫子抢家去,就不能天天打、天天骂啊,但欢场无争,那个是要钱的好吧,现在自己的袋袋,肯定没得春春鼓,怎么办? 实在不行,那只好骗了喂。先把周夫子留下来再说,等生米煮成了熟饭,还怕他跑了啊?敢跑就是不守妇道,到时候就抓他去官府浸猪笼!当时就大方了:“不就是钱蛮?周夫子我对你情深意重,还在乎这两个钱么?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要和你在一起。

”当时就喊道:“二十五吊。” 这还差不多,不枉我喊你一起造反,周夫子就对刘春看:“阿春,竹竿现在出到二十五吊了,你呢?我周夫子诗棋书画,无所不通,并且能歌善舞。在那个方面,也是有很深的造诣的,不要以为你是育官,懂的就比我多,告诉你,《素女经》什么的,我也经常研读的。你要是心疼钱,就不要跟了。” 刘春就皱眉了,周夫子,你这是在插草标,自己拍卖自己啊,就讲了:“周夫子,我到无为县来的第一天,就对你一见钟情了。为了我们的这段感情,我出二十六吊。

” 周夫子歪了歪嘴:“阿春你还有意思啊?多那么一吊,我不如还是和竹竿在一起了。毕竟是熟人,知根知底,以后不会虐待我。俗话说财帛动人心,你是外面来的,我对你有点个陌生,你要是不肯出大钱,我何必冒那个险,跟着你走?” 竹竿就起哄:“周夫子,我那个二十五吊之外,还有对你的一段真情的。” 刘春就说了:“周夫子你不要贪得无厌撒。别人不清楚,我还不清楚么?你那个私房钱,顶多十三吊。我现在愿意出双倍,你赚翻了。” 周夫子就道:“问题是现在不是以我的私房钱来出价的。

现在是看你和竹竿的财力和对我的感情有多深。你一吊一吊往上加,我看你心里根本没有我。以后我就是跟了你,也没得面子。” 刘春就道:“周夫子,不要只看面子,钱花光了,以后你跟了我,日子怎么过撒。不要只想着现在风光,也要为将来的日子着想。再者讲了,你跟了我,一来就当家,跟了竹竿,还要看他老婆的脸色。” 周夫子死命地摇头:“我算看透你了,一天到晚说对我有多深情。其实就是图个快活。” 刘春只好道:“那你想怎么样?” 周夫子就道:“最少加五吊撒。

” 刘春就点头:“好,三十吊就三十吊。” 把刘春说下来了,周夫子就朝竹竿看:“竹竿,你不要怪我,阿春财大气粗,对我也情深意重。我蛮,能歌善舞,还看过素女经,又饱读诗书,我要是到了你家,你家里的小把戏,连先生都不用请。那可是一大笔钱。” 竹竿心里暗笑,周夫子,反正最后我是一文钱都不会掏,花钱玩谁不会,不花钱白玩,那才是本事。要是答应的太快,周夫子肯定会察觉,就犹豫道:“周夫子,你这样两边挑还有意思啊,我弄两个钱也不容易的。

都给了你,我怎么过撒?没得钱的苦处,你也是晓得的。” 周夫子就点头:“你的苦处我晓得的喂,既然这样,我就跟阿春走了。” 竹竿赶紧道:“好好好,我出三十五吊。” 这样还有点个搞头撒,周夫子就对刘春看,还没开口,刘春就挥挥手:“周夫子你放心,我一定会跟的。” 周夫子高兴了,就眼巴巴地盯着刘春的嘴看, 刘春就道:“我出十三吊,多一文都没得。” 周夫子来火了,不往上涨,你也别往下掉啊,当我是下市的菜啊,一下子掉那么多:“那我就跟竹竿走了。

” 刘春点点头:“那你快点个去撒。我告诉你,竹竿的私房钱,我老早就打过主意了,顶多只有七八吊。他出三十五吊,就是花你的喂。” 周夫子不高兴了:“你晓得他私房钱只有这么点个,还跟他喊。” 刘春就道:“我这手是引蛇出洞,让你看看,他是怎么玩弄你的。另外蛮,就是想出出他的丑,你现在叫他把钱拿出来撒。” 周夫子就盯竹竿看:“竹竿,拿钱出来砸阿春。我就不信你就那点个私房钱。” 被刘春识破,竹竿气得大骂,春春你太不讲义气了,当时就道:“我是出来造反的,造反蛮,就是打土豪分田地,哪里晓得还要带钱出来撒。

不过周夫子你放心,一回去我就拿钱给你。保证不拖欠。什么钱都可以欠,就是过夜费不能。你当我竹竿是什么人了。” 刘春就道:“周夫子,看出来了吧。人家是想白玩你啊。我对你讲,我的可是现钱。”一边说一边从袖笼里掏了几文钱出来,上下抛着玩。 周夫子就难办了,究竟该从了谁呢?想了半天,还是觉得刘春把稳,当时就上身不动,用手点指:“竹竿你也太老实了,你以为我真的是想造阿春的反啊?我对你讲,我一早就对阿春说,你要反他,他蛮,被你的美色迷住了,坚决不肯信,我这才和他一起定下了这条计策,假装谋反,让你现身。

死竹竿,你如今还有什么话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