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三章 绝不能嫁给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什么?!”赵壁的心里就凉了半截。本来以为这次回家,一是让哥哥不要再让自己去和亲,二是同意自己和刘春的亲事,最好蛮,把刘春调过来,封个官做做,然后夫妻二人双宿双飞。没想到还没开口,哥哥就一口回绝。你就这么恨他?人家都是你妹夫了,你已经是人家大舅子了,如果人家以前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你就不能担待点么?当时就问:“为什么?” 原因么,赵構就迟疑了,一时还真找不到理由。 赵壁就反问:“难道你是嫌他工作不好?”自己后来打听清楚了,育官这个事,还真说不出口。

赵構摇头。他的工作,是我悄悄安排的,倒不能怪他。不是人家的错,就不能怪人家。我蛮,还是讲良心的。 “那你是嫌他家世不好?”刘春家里究竟怎么样啊。以后得找人打听打听,婆婆凶不凶?兄弟姐妹多不多? 赵構还是摇头。英雄不问出处好吧,这个道理,我这个皇上,还是懂的。再者讲了,刘春的家世,说出来吓你一跳。 赵壁就不明白了:“那是为什么?” 赵構眉头紧锁:“妹妹,你年纪还小,不晓得人心险恶。刘春是什么人?你对他了解吗?两个人在一起才一个时辰不到,你就嫁给他,是不是太草率了?”年轻人,闪婚要不得的。

赵壁就问了:“你是说,要是在一起时间长了,了解了,你就同意了?”这还不好办,你把他调到京城来,让我和他熟悉、了解一下,不就行了? 赵構怒道:“那也不行!”刘春你这个王八蛋,连我妹妹都敢泡,你是在作死啊!是不是让我把你往死里整你才高兴? 妹妹出去一趟后,还学了不少东西蛮,都会顺杆子往上爬了。怎么才能说服她呢?刘春啊刘春,是你逼我的!休要怪我!皇上蛮,当时就开始造谣喂了:“妹妹,刘春这个人,我以前接触过,对他还是了解的,不是个好人啊,品行恶劣,行为龌蹉,思想下流,脑子里成天想的都是肮脏的东西,所以呢,他才做了育官。

” 当时蛮,赵構对两边看了看,脸上就是一副神秘的表情,赵壁就知道,哥哥有大料要爆,赶紧凑上来,赵构就压低声音:“我告诉你,他以前还仗着有点文采,写过一本黄书,名字叫《少女之心》。不堪入目啊!”说完,就痛心疾首,连连摇头,以示鄙视。 他还会写书!赵壁的眼睛就一亮,哪天得找来看看,脸上蛮就笑嘻嘻的:“不会吧,我看他人蛮好的,急公好义,还救了我命呢。”哥哥刚才的样子,和他还蛮像的。 啊呀,妹妹不信。我都开始造谣了你都不信!赵构来火了。

不对,妹妹对自己刚才的这招好像很熟悉蛮,难道刘春对她用过了?连我妹妹都骗,你的胆子尼玛是越来越大了! 哼,你以为你是有执照的流氓,我就不敢动你了是吧?你以为已经做了最小的官儿,我就没办法贬你的职了是吧?你以为已经是十八层地狱了,我就拿你没办法了是吧?!我对你讲,把哥哥我惹火了,我单独给你造一间十九层地狱!我还就不信治不了你了。 赶紧再下蛆:“知人知面不知心。妹妹啊,千万不要被他老实的外表所骗。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听我的话还有错?再者讲了,金兵厉害吧?他连金兵都敢骗,还有什么人不敢骗?连金兵都被他骗得团团乱转,骗你还不是小菜一碟?到时候你天天以泪洗面,哥哥想帮忙都帮不上。

”无知的少女们,你们要警惕刘春这头大尾巴狼。不然酿成了苦果,后悔莫及。 赵壁还是不信:“前方将士还敢杀金兵呢。难道杀金兵的人,就会杀家里的人?” 赵構暗伸大拇指,反驳得好。这才跟刘春待了多会儿,就这样伶牙俐齿了。赶紧拿出大哥的威严:“你懂什么?一个是骗人,一个是杀人,这事能比吗?再者讲了,你可知道他以前是怎么劝别人对待自己妻子的?” 赵壁来兴趣了:“怎么劝的?” 赵构一脸不屑:“我听他劝过别人好几次,说这个老婆呢,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就要狠狠地揍,才肯听话。”姓刘的,看我不把你黑出翔来,打我妹妹的主意,你眼睛还没睁的! 赵壁当时就笑出了声,连劝人打老婆的话都那么帅!赞!哥哥,你恨他也不用这样骗我啊,就他那文质彬彬的样子,还会打人?说不定连我都打不过。当时就对赵構看:哥哥,你编,继续编,看你能不能编出花篮来。 赵構被妹妹看得就有点心虚,不会发现了吧?只好硬着头皮上:“清官难断家务事哎,以后你要是挨了打,我就是皇上,也管不了啊。” 赵壁就不做声,笑盈盈地看着哥哥,再编,再编。

赵構就有点发毛,尼玛,自从当了皇上,自己说起瞎话来一套一套的,张口就来,现在在妹妹面前,怎么就束手束脚了呢?算了,还是来硬的:“总之,这样的人,你绝不能嫁!我坚决不同意。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去受苦啊。”都是为你好哈,这是当上皇上后学的。 看来今天是劝不了哥哥了:“可是哥哥,我和他,已经成过亲了。” 赵構眼睛一翻:“那就退亲!” 赵壁就道:“可是我们已经领了婚书了。我们大宋,可是讲王法的。” 赵構就不怀好意地笑了,跟我讲王法,你不是开玩笑包:“妹子,我们大宋呢,确实讲王法。

不过王法呢,就是我定的。里面有多少漏洞,我清楚得很呐。”我也是讲王法的好不好,当然,也讲王法的漏洞哈。 王法里也有漏洞?赵壁就有点担心了,不会是真的包?大哥你这样讲王法也太流氓了包?想了想,其他的先不管了,先说和亲的事,还没开口,眼泪就先下来了:“大哥,我不想再去和亲了。” 赵構皱了皱眉,要想妹子答应退亲的事蛮,总得先给点好处,再说了,自己就这么一个亲妹妹,实在不想她嫁得那么远。但自己是皇上,一切都要为朝廷考虑,假如退亲,巴国会不会答应?听汪伯彦在奏章里说,巴国的正副特使,都被金兵杀了,如此一来,已经达到了和亲的目的,但汪伯彦在奏章里又说,巴国国王为了替太子娶宋国公主,花的钱海危了,要是公主不肯嫁,钱不是白花了?人家会同意? 那把钱贴给他们行不行?但汪伯彦在奏章里又说,巴国是吧娶宋国公主,当作面子工程来抓的,娶不到公主,巴国国王能下得了台? 难办,实在难办。

尼玛,当初自己真是昏了头,怎么答应这件鬼事情的呢? 幸好巴国使者,除了一个叫洋洋的跟着汪伯彦回来,其他的都回巴国了。此去山高水远,没有个一年半载,是过不来了。到时候看巴国的反应再说了。 想到这里,只好道:“和亲的事,再议。你先在家里住着。没事多去陪陪你嫂子。她最近对我很不满意呐。” 赵壁撇了撇嘴:“你又纳了几个妃子了?” 赵構就有点难为情:“不多,也就一百多个。” 赵壁来火了:“一百多个还不多!我看你才最适合去做育官。

” 赵構就郁闷了:“能怪我么?你哥哥长得帅,人家硬要贴上来,我有什么办法?再者讲了,又不是我要的,是大臣们硬劝我纳的。如今我们皇家子孙稀少,我不多生几个,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我这是为我们赵家着想好吧,我这是为国操劳好吧,你以为我愿意啊,很辛苦的。要怪你就去怪金兵,谁叫他们把我们老赵家的人抓过去那么多的。 赵壁切了一声:“以后我嫁的人,决不准纳妾。” 赵构也在暗中切了一声:妹子哎,其实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你以为人家是真心爱你的是吧?告诉你,报告已经上来了,你家刘春,家里已经养了一个喽!到时候看我怎么笑话你吧。

尼玛,什么你家刘春,这事绝对不行!只要我做一天皇上,就决不让你嫁给他。 赵构就挥挥手:“你快去陪你嫂子吧。顺便告诉她,今天我不回去吃饭了。”徽州送上来的那个小姑娘,千娇百媚,实在太勾人了。 赵壁的嘴就撅起来了,当时就来火了:“大哥你还有一点人性啊?我历经磨难回来,你居然连饭都不陪我吃一顿。” 赵构想了想,也是,只好道:“行行,一起吃。不过我不能陪你太久。如今国事繁忙,金兵在北方蠢蠢欲动,我实在脱不开身。”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中书门下平章事黄潜善就急匆匆过来上朝。

尼玛,等了这么多天,终于把汪伯彦等回来了。布置了这么多天,终于要和他白刃相见,想想还有点小激动。汪伯彦,看我这次怎么把你摁下去,想跟我抢宰相当,搞得没得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