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八章 我也要骂一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现在晓得皇上为什么不敢动我们了吧?动了我们,他老母倒霉!当然,现在皇上的老母韦太后,被金兵抓去了,摸不到了。但,皇宫里面也有一个孟太后的,我们早就观察过了,孟太后的皮肤很白很嫩的!敢动我们,哼,你眼睛还没睁的皇上! 打听清楚了,韦学先心眼就活了,总想找个机会,也跳出去骂上一骂。你是不晓得骂过皇上的人有多风光,你要是晓得了,也会眼红的。骂完一下朝,负责整理邸报的人就过来了:“大人,恭喜你,你被评为今天的风云人物啦。

来,签个名。” 国史馆的人也过来了:“大人,请问下午有没有空?要是有,还望屈尊去我们画馆一趟。”去干什么?当然是画像,准备流芳百世了。 然后蛮,各色人等就把你围在中间,鲜花、掌声、赞扬此起彼伏,看着就叫人羡慕。接下来,专访、代言、商演一个接着一个,名利双收是必然的。付出少,收获大,再不开骂,那不是傻啊。 不过呢,韦学先一直没找到机会。乖乖,你以为想骂就能骂的是吧,也要揪住皇上的小辫子了,才能开骂的。随便找个理由就开骂,你以为皇上真的好欺负啊,那是对皇上的大不敬好吧,虽然没什么事,但贬了职,官就会小一点的。

再者讲了,现在的皇上也学精了,晓得底下的流氓个个在等着自己犯错,然后名利双收,每个流氓的眼睛呵,都睁得老大的,好像夜里的狼,眼珠子墨绿墨绿的,一不小心,扑上来就是一口,所以一直小心谨慎,对底下这些流氓,客气得不得了,平时都是小心地伺候着,逢年过节,还小恩小惠送个东西,隔三差五呢,还请客吃饭,妄想讨个人情,让大家下不了手,让大家放松警惕。 乖乖,你以为那点东西就能收买我了哈,告诉你,你那点东西,比起骂你后得到的好处,差得太远了!我们儒门子弟,我们进士圈子里的人,连这一点都分不清,还出来混啊? 可是呢,自己来朝廷毕竟才一个多月,还没得机会。

做了京官后,黄潜善和汪伯彦都来招募过自己,但自己想到还没建功立业,还没骂到皇上,就两边都没答应。这个跟线、站队吧,也是要看自己的分量的,分量足,将来在队伍里的发展前景才会大。 只要自己成功地骂了皇上,将来无论插哪边的队,都会举足轻重。 现在没得机会不要紧,只要自己盯得紧,机会总会来的。功夫不负有心人嘛,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嘛。 就这么着,韦学先今天入了朝。乖乖,自助餐厅里人人都睁大了眼睛,看汪伯彦丞相来没来。昨天没来,弄得大家无精打采,今天不晓得汪丞相会不会出现。

黄潜善那边的人倒是在摩拳擦掌。根据黄丞相那边传来的可靠消息,汪丞相今天肯定会来的。大家的哈欠忽然就不见了,每个人立即变得精神头十足。 餐厅里忽然一阵骚动,大家都在小声地传:“来了来了!”韦学先朝餐厅门口看了看,乖乖,汪丞相戴着番人那边传过来的墨镜,雄赳赳气昂昂地进来了,几个心腹,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跟在后面,墨镜蛮,自然是标配了喂。当时蛮,就响起一阵激昂的音乐喂,噹噹噹、噹~噹~噹~,汪丞相进来时的步伐蛮,就是慢动作喂。

风骚的头发向后飘拂,身上的风衣随着步伐,焕发出一种激动人心的节奏。尼玛,比黑社会老大还帅气啊。 汪丞相一进来,就和大家打招呼:“陈平方台长,最近有没有骂还是啊?”“胡御史,最近害了几个人啊?”“哎呀,原来是刑部的刘部长,最近有没有刑讯逼供啊?”餐厅里顿时一片笑声。笑声蛮,就像一个光圈,围绕在汪丞相的身边喂。 大家都点头,还是汪丞相平易近人,哪像黄相公,一天到晚板着个脸。 噹噹噹,金殿那边的上班钟敲响了,大家在心底一阵欢呼:开工喽! 所有的人排成两队,鱼贯入场。

刚刚站好,礼部的司礼郭均就带人出来检查,检查大家的位置有没有站错。御史台的人跟在礼部的人后面,一手拿个小本子,一手拿支笔做记录。 礼部的郭司礼人一边查一边喊:“不准插队哈,不准插队哈。咦,钱舍人,你的位置站错了蛮。你也是的,人家都是往前站,就是你,居然往后站。” 钱大通是门下省的舍人,这时就来火了:“赵御史,你敢记我,我跟你没完。就不能先了解下情况啊?”然后才对礼部的人诉苦:“尼玛你以为我想往后站啊,我那个位置靠着两个丞相,并且冬暖夏凉,不晓得有多好,出多少钱我都不卖。

可没办法撒,李太师来了,只好让喂。”尼玛,谁敢和李太师斗,人家连皇上妹妹的主意都敢打的!听说知道皇上妹妹回来后,李太师带着孙子,天天往皇宫跑。听说长公主赵壁吓得都躲到嫂子,也就是皇后房里去啦。估计皇上要是再不答应,李太师就要动手抢亲了。李太师,那是什么事都做得出的! 李太师年纪大了,皇上特许不用坐班,上朝是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郭司礼赶紧过去打招呼:“李太师,一向可好?”李太师理都不理。郭司礼高兴了,不理自己,说明李太师把自己当成了自己人好吧,所以才会这么托大。

跟在后面的赵御史也赶紧上去问候,李太师就哼了一声,赵御史脸当时就白了李太师把自己当外人了,以后自己在朝廷里没前途了哇。 郭均司礼不禁同情地看了赵御史一眼。 今天是个大日子,两个丞相巅峰在金殿上对决,究竟谁会赢谁会输?大家就窃窃私语:“我看好汪执政,汪执政口才好。”“我看好黄丞相。黄丞相老奸巨猾。江湖经验丰富。”“汪执政就不老奸巨猾?江湖经验就不丰富了?” 郭均司礼就咳嗽一声,嗯哼。提醒大家,不要说话。没人理,大家该说的还是说。

郭均来火了:“朝堂之下,不可妄自出声,违者罚薪半月!” 一点用都没得,声音还是很大,郭均来火了,不抓两个典型是不行了,乖乖,那边围着一群人蛮,声音最大蛮,带着赵御史就过去了:“你们还能自觉点个啊?”人群散开,露出里面的核心,原来是礼部的司华生部长。当时就不敢做声了。 司部长瞪了郭均一眼,皇上还没出来,你急什么急i?就不能去查别人啊?头一低,继续和大家讨论去了。 郭均只好走开。这下子蛮,就难管了喂。当时金殿上的人个个抗议:“徇私舞弊。

有本事你怎么不去抓你们部长撒?” “你们礼部狂什么狂,除了祭拜死人,还有什么用?要不是我们户部,你们吃个屁。敢抓我们,马上就削减你们经费。叫你们薪水都发不出,看谁狠!” “来管我们撒?哼,敢!我们吏部的好欺负啊。敢来,马上给你小鞋穿,不想升官了是吧?!郭均我告诉你,组织上正在考虑你的待遇问题。你要是想一辈子在礼部那个没前途的地方混,随便你。” “我们刑部就是软柿子啊,我警告你啊赵御史,要是记我们,我们就揭你的老底。

郭司礼,我们刑部大堂新近添了一台老虎凳,要不要试试?” “乖乖,想拿我们工部的人杀鸡儆猴是不是?郭均你不要忘恩负义,你家造房子,要不是我帮忙,还弄到地皮啊?小心我告你家房子超标我告诉你。” “我家房子什么时候超过朝廷的标准了撒?” “超没超标,那要看我们工部的人怎么量好吧?我就不信你家花园一点个事没得。” “我们兵部你要是敢动,别怪我翻脸无情哈。御营的兄弟们都很焦躁的好吧。” “我们门下省的你也要记?你搞得没得数了!” “我们中书省的面子你都不给?你昏得了!“ 尼玛,还怎么管撒,场上的人,官比自己大的不敢管,比自己小的都有hou台。

只能算了。再者讲了,大家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现在记了人家是爽的,下了朝,还有好日子过啊?首先部长就会骂自己不会做人。 只好低声央求:”你们说归说,就不能小声点个啊?尼玛兄弟也很难做的。何将军你还能不要叫啊?尼玛现在又不是两军阵前,你鬼叫鬼叫的做什么撒?” “你看看你们吏部的韦学先韦大人,他怎么不说话了撒?就不能学着点啊?” “人家才来,当然任你欺负了喂。” “郭司礼,你在朝廷里混了这么多年,人头熟。依你说,这一次哪个会占上风撒?” “我哪知道撒?估计半斤八两。

” 尼玛,管到最后,郭均也和别人一起小声议论去了。赵御史没得办法,只好隐身。 忽然响起了音乐声:“豪情面对万重浪,热血像那红日光!胆似铁打骨如精钢,雄心百千丈,眼光万里长……”小赵構踩着音乐的节奏,一路乘风而来。 骂是一回事,当着大家的面,面子还是要给的。当时大殿上就安静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