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一章 我读的书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什么人?竟敢擅闯金殿?!武官们赶紧摆出花架子,大家呼喝一声,当时就是一个少林十八罗汉阵!文官们立即祭出嘴巴,准备随时劝服、劝降。大殿上一片噪杂,赵构也吓了一跳。有人就大喊:保护皇上!保护皇上! 工部尚书阳平赶紧跳出来解释:“大家莫慌。他们全是工匠。”殿外的工匠们见大殿内的人纷纷出招,也吓了一跳,吓得个个立在当地。 黄潜善来火了:“阳平,你搞什么搞?!”还在上朝,就让工匠们进来,你这是扰乱朝纲你知不知道。 阳平抹抹额头上的汗:“丞相,不能怪我啊。

他们每天都是这个时候来。” 黄潜善火气更大:“胡说!我怎么不知道?!” 阳平汗直往下流:“以前每天这个时候早下朝了,故而丞相看不到。今天下朝迟了,我蛮,忘记知会守卫一声了。”不是一直在等着你和汪丞相干架么?其他的都忘记了哈。 怪不得每天过来,都看见大殿里有点不同,原来工匠们一直在劳作啊,黄潜善点点头,算了:“你快点让他们回去。”马上就要和汪伯彦干仗了,不要让外人来打扰。 阳平赶紧出去对工匠们道:“明天再来吧。” 一个工头不干了:“阳大人,今天不开工可以,不过误了工期,你别怪我。

” 阳平就道:“你叫什么名字?耽搁一天也不行么?” 工头就道:“在下刘淳。阳部长,工期太紧,耽误一天都不行。我是掐着日子排的班。不过阳部长,随你,你要是叫我们今天停工,我们就停,但皇上登基大典的时候,大殿没修好,你别怪我们。” 尼玛啊,皇上登基一周年纪念日的时候,金殿没修好,那自己这个部长还能再干啊,肯定会免职的喂。如果自己不是有证的流氓,说不定砍头都是有的。阳平难办了,只好回金殿和黄潜善商量。 金殿上的人发现没有危险,都收了神通。

当时蛮金殿上的人朝下面看,乖乖,都是需要我们罩着的普通人民蛮。殿下的工匠就朝上看,尼玛,一群当今最有权的人蛮。 黄潜善来火了:“阳部长,你是怎么办事的?”让工匠打断我们议事就算了,现在居然连几个工匠都搞不掂。 阳平就道:“丞相,以前朝廷里在编的工匠都不在了,为了赶工期,只好在外面请。这些都是扬州城内手艺最高的。不过时间实在太紧,我们也没法子。要不我们换个地方?”能怪我么?又没人,又要做那么多事。 黄潜善火大:“换地方?我看不如换你!” 阳平也来火了,尼玛为了修这个京城,劳资天天累得跟条狗似得,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猪晚,黄潜善你在扬州的丞相府,还是我带人起早摸黑盖起来的,现在就为了这点小事,让我在金殿上没面子啊。

换人就换人,不换是小狗!我也是有执照的好吧,当时脖子一梗:“黄丞相,在下无能,现在就辞去工部尚书之位。”另请高明吧,劳资不干了,到时候金殿修不好,看你怎么办? 这个时候蛮,为了朝廷,为了大局,就要抛开个人恩怨的,再者讲了,阿黄已经演了红脸,自己不去演白脸,岂不是亏了?这个现成便宜不捡,我还叫汪伯彦啊?赶紧出来:“阳部长,何出此言?修造京城的重任,怎么可以推却?黄丞相批评你,也是为你好,是为了让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要有批评和自我批评的精神,不可以闹个人情绪。” 还是汪丞相通情达理,阳平就在旁边不做声了。 汪伯彦就讲了:“老黄,这些工匠,有劳你去说服了。”没看我已经立功了啊,下面比较难的部分,留给你哈。 黄潜善那个气啊。尼玛,还没对汪汪汪发难,反而让他倒过来捡了个便宜。最气人的还是肉给他吃了,骨头却扔给自己啃。我一个丞相,和工匠们去讲理,不丢份啊?正想对杞明等心腹使眼色,皇上说话了:“黄丞相,还望你正确处理朝廷和新京城内人民群众的关系。

你亲自去和工匠们说,让他们先等上一等。不要为难他们。” 赵构就对黄潜善看,黄丞相,你办事,我放心。你的能力,我还是比较肯定的。我在新京城里的形象,全拜托你了哈。为了一炮打响,给我用心点个。 皇上都这样说了,黄潜善就不好推辞了喂,只好站到金殿边上。汪伯彦多精明了,马上就晓得皇上是想搞面子工程了喂,赶紧站到黄潜善身后,阿黄,我给你压阵哈,你要是唱红脸了,我就捡便宜,扮个白脸。你要是直接白脸了,我就在旁边看你笑话哈。一个丞相,给工匠们说好话,传出去不笑死人啊。

黄潜善心中有气。忽然一惊:皇上为什么要让自己出马?自己办事能力固然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蛮,就是想在大家面前,下下自己架子喂。汪伯彦不在的这段日子,自己发展势力很勤快啊。心里有数点个,不要死了都不知怎么死的。这样一想,就不觉得委屈了。当时咳嗽一声,对那个工头道:“你叫刘淳?” 刘淳就点头,这人谁啊?好像比阳部长还大蛮。 黄潜善就和颜悦色道:“刘淳,你见到本相,为何不跪?” 刘淳朝黄潜善看看:“你说你是丞相,我就给你下跪啊,我还说我是皇上妹夫刘春呢。

” 大胆!要在平时,黄潜善早发作了,可这次皇上已经暗示了,是代替他出来亲民,顺带丢丢自己脸的。汪伯彦和金殿上的人这时都快笑出声了。 黄潜善只好挥挥手不跟刘淳计较:“刘淳,我等正在商议朝政,为天下苍生谋福利。若是被你耽搁了,如何得了?” 刘淳头一昂:“你这个老头,不要拿大帽子来压我。我对你讲,我不怕!” 汪伯彦和金殿上的人差点笑死。 黄潜善愣了愣,还有这么嚣张的工匠头子,不会有hou台吧?就听刘淳接着道:“我们大宋可是有王法的,容不得你们这些当官的胡来。

” 黄潜善差点也气笑了,尼玛,跟我讲王法,你昏得了! 刘淳就开始拿乔了:“今天歇工也可以,不过到时候金殿修不好,你别怪我。”说完就对黄潜善看,我有王法保护,怕你个鸟。 不和你缠杂不清了,黄潜善当时就问阳平:“他们是谁找来的?”“是宫里的纪公公。”“给我把他找来。”还治不了你了! 不一会儿,纪公公气喘吁吁到了。知道情况后,吓坏了:“刘淳,还不给丞相赔罪。”还想不想做我们皇宫的生意了? 谁知刘淳脖子一梗:“我又没做错什么,陪什么罪?我们大宋可是有王法的。

我还是那句话,歇工可以,到时候大殿修不好,别怪我们。”扬州城内,就我们这些工匠,把我得罪了,大殿我不修了,顶多不赚你这个钱就是了。 这下连纪公公都没办法了。 啊哟,还是个有骨气的工匠头子蛮。金殿里的人一边笑一边佩服。 黄潜善来火了,不要拿金殿来压我!我就不信没了你们金殿就修不好,当时就把杞明、汪雨亭两个心腹喊过来:“传我的话,让各州各县火速挑选上好的工匠,限三日内进京。”然后对刘淳道:“你们去纪公公那里把工钱结了。

快快离开。不然,王法无情。”跟我谈王法?现在王法来了! 拿不了乔,刘淳就软了,赶紧陪笑:“黄丞相……” 尼玛,原来你知道我是谁啊。 刘淳接着道:“黄丞相,我为了赶工期,心里急了些。你担待点个。这个工程呢,要是半路接手,是做不好的。要不这样,今天呢,尼玛议你们的事,我们做我们的工。大家两不误。怎么样?” 阳平部长就对黄潜善使眼色,丞相,你就答应了吧,半路换人,工钱会超出预算的。现在朝廷厉行节约,承担不起这个费用啊。 黄潜善就皱眉:“那怎么行?我们商议的事,不是全被他听去了?” 刘淳一脸不屑:“黄丞相,我读的书少,你别吓我。

你们商议的事,不说我也知道。不就是商议皇上妹夫刘春的事蛮。” 汪伯彦奇怪:“你是怎么知道的?” 刘淳笑了,这位先生以前倒没见过,你是少见多怪吧?“京城里,这件事已经传雾起来了。我知道的,都比你们多。” 黄潜善就对汪伯彦看:你看看你干的好事!把朝廷的脸都丢光了!当时就道:“刘淳,你意图窃听朝廷机密,该当何罪?可知王法如何处置奸细?” 刘淳吓了一跳:尼玛,究竟是丞相,大帽子一顶一顶的,就道:“拿王法吓唬我做什么撒。

今天我们歇工就是了,顶多这两天加几个晚班喂。”带着工匠们赶紧走了。 大殿上的人就议论纷纷,现在的老百姓,真是不怕事啊。 赵构就笑道:“这倒是好事。百姓之气,宜鼓而不宜泄气。汪丞相,听说你在外遇到了金兵,究竟是怎么回事?”尼玛,两个丞相老是干不起来,老是有事拦住,算了,我亲自起个头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