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章 我看你是嫉妒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赵璧吓了一跳:“什么?!这句话原先是你说的?你怎么没对我说过?” 赵構就得意洋洋:“哥哥是一个有货色的人,深藏不露那是我的品质。难道以前出使金国,我和金国国主吴乞买斗智斗勇的事也要告诉你?有些事不告诉你是为你好,免得吓着你。” 赵璧道:“那你和他的事总可以说吧?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你为什么那么讨厌他,这总可以说吧?” 赵構想了想,道:“其他的不能说,他的人品我倒是可以再对你讲一次,他就是那种非常不堪的人,连爹爹都说他是狗肉上不了正席,平常有些小聪明,一上大场面就不行了。

” 赵璧怒道:“胡说!什么叫大场面?五百金兵在他面前,他都不怕,轻轻就给退了。汪丞相当时都没主意呢。咦,爹爹以前也说过他?” 一不小心又说漏嘴了,料越爆越多了蛮,赵構就想打住,无奈妹妹不停地追问,只好道:“当初我向爹爹推荐他,爹爹说他市井之气太多,然后蛮,就说了刚才的话。” “什么?你以前还向爹爹推荐过他?”赵璧又追问。 越漏越多哈,再往下说,保不齐自己以前不堪的往事也给漏出来。赵構蛮,当时就闭上嘴,一个字也不吐。

赵璧那个气啊,上去轻轻捏住哥哥的嘴,向边扒:“你再说几个字嘛。” 赵構坚决摇头:“不说!就是不说!总之,他就不是个好人。”推开赵璧的手。 赵璧就坐在那里生闷气。 赵構就安慰:“哥哥什么时候给你亏吃过?我做的都是为你好哎。” 赵璧嘟起小嘴:“每次说到他的事,你总是只说个开头。说他人坏,却说不出是什么事。你想要我退亲,总得有一个正当理由吧?我看你就是嫉妒他。” 赵構差点气笑:“我嫉妒他?” 赵璧道:“就是的。你一听说金兵,就愁眉不展,而他谈笑间就退了强敌。

” 赵構就摇头:“我是皇上,别人有能力用得着嫉妒?巴不得他有能力好重用呢。” 赵璧就道:“他有能力,那你重用撒。” 赵構就咽住了。自己以前在妹妹眼里,可是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形象哎,没想到现在却连话都回不出,都是姓刘的那小子教的哈,当时就来火了:“什么人都可以重用,就是刘春不行!” 赵璧就笑:“不是说巴不得别人有能力好重用么?” 赵構怒道:“那家伙整天没个正形,重用他,带坏了朝纲怎么办?带坏了风气怎么办?就是带不坏大人,带坏了小朋友怎么办?” 赵璧就眯起眼睛看大哥,哎哟哎哟,忽然这么有爱心了蛮。

赵構就道:“我对你讲,只要我还是皇上,他就别想出头!”尼玛,不把这小子压得死死的,难泄我心头之恨!“你让他给我小心点,别让我抓住,不然,命都没得!”不要以为朝廷对流氓一向网开一面,他就可以胡作非为,实在不行,为了他,我也是可以破破例的! 哎哟,你这是在公然威胁我的爱人蛮,赵璧不高兴了,俏脸一板:“大哥,以后你别在我面前提退亲的事,不然大哥都没得做我告诉你。好了,今天接待的时间已到,请回吧你。”门一关,再也不理。

赵構心里那个气啊,乖乖,兄妹两人聊聊天都成了接待哈。看来从妹妹这里打开缺口去退亲是不可能的了。怎么办? 当时就派人把汪伯彦喊到便殿里来。这件事是你惹出来的,你来负责给我摆平。汪伯彦就道:“皇上,这个离婚吧,是两个人的事,既然长公主那里不行,那我们就在刘春那边想想办法?” 赵構就道:“想什么办法?能娶到长公主,对他来讲,那是天大的好事。叫他主动离婚,他肯?” 汪伯彦就道:“皇上,不要忘了,我们手上可是有大杀器的,这个呢,叫爱国爱朝廷。

刘春这孩子年纪也不大,我看这招对他一定管用。到时候两句话一勾,他还不热血沸腾啊?那时候不要说叫他退亲,叫他送命都冇问题啦。” 赵構就摇头:“我看悬。这家伙好像很清醒的样子。” 汪伯彦笑道:“那要看谁去说。呐,皇上,我认识一个人,叫孔老邪。他那张嘴,吧嗒吧嗒两下,就把人说昏了。他宣扬起爱国爱朝廷来,那是极好的。” 赵構就问了:“可是太学的孔老师?” 汪伯彦就道:“原来皇上也知道他。呐,到时候我们把刘春喊到京城来,让孔老师出面超度他。

不要说离婚,就是和孔老师结婚,估计都没问题。” 赵構就点头:“对孔老师,我还是比较放心的。好,就这么办。纪公公已去无为县宣旨,等他回来,再行文无为县,让刘春即刻进京。” 无为县育官官署里,刘春正在看莫悦容给自己倒茶,老钱急匆匆进来:“阿春,你还有心思喝茶?还不快点个。圣旨来了。” 旁边的周夫子和竹竿赶紧站起来,周夫子一脸慌张:“上头也是的,都不通知一声。阿春,你看我这身衣服还行啊?去接圣旨会不会不太庄重?要不请宣旨的人再等一等,我回去换套衣服再来。

” 竹竿怒了:“周夫子你还有数啊?宣旨的人能等你,我们可等不起。洪老虎,我们先去。” 洪老虎刚站起来,老钱赶紧拦住:“你们还知道来宣旨的是谁啊?” 刘春就笑:“难不成皇上亲自来了?” 老钱摇摇头:“来的是纪公公。关秃子的舅舅。”关秃子以前为什么那么横,就是因为有这个hou台好吧。现在他来宣旨,接下来肯定没好事。 洪老虎切了一声:“怕他做什么?我们立的可是军功。”军功最硬铮了。 竹竿就笑:“老钱你怎么跟个女的似的。我们又没做错什么事,还怕他报复啊。

” 周夫子就问:“有没有说多少赏钱?” 一听关秃子三个字,莫悦容的手一抖。刘春就安慰道:“关秃子如今关在牢里,纪公公权再大,还敢把他放出来啊?关秃子犯的可是通敌罪。” 老钱就道:“我就是让大家小心点个。都别说了,赶紧去接旨是正经。” 几个人就去正厅。大厅里全是人,州里的刘知州、几个参军都来了,刘子轩、罗义天在一旁陪着,中间站着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面白无须,不像是太监,倒像是个读书人。 看到刘春等人,刘子轩赶紧道:“刘育官,过来拜见纪公公。

纪公公也算是半个无为人呢。” 刘春就带着大家参见了。纪公公满脸带笑:“你就是刘春?怪不得汪丞相在朝里会夸奖你,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将来一定前途无量。”听说皇上都想要你的命呢。尼玛,我妹夫被你害得好惨,外甥到现在还在牢里关着。 刘春就客气了几句。 纪公公就道:“刘英雄,我有一事不明,不知可否请教?” 刘春就道:“纪公公尽管说。” 纪公公就看看刘知州和刘子轩,然后道:“老奴不过是皇上身边使用的人,朝廷的事一向不知。我来颁旨的时候,听说刘春做的是育官,就有点不明白。

”也不喊英雄了:“刘春,这个育官究竟是做什么的?” 刘知州和州里来的几个参军就想笑,纪公公,你太会说话了。刘子轩脸色就不好看。 刘春就笑道:“纪公公,你没了一样东西,当然就不知道育官是做什么的了。” 老钱等人就想笑。 纪公公脸色就难看了,这个刘春胆子还蛮大的蛮,自己这么大的架子,都没吓住他。当时就不说话,朝刘知州等人看,还不出面替我扳回来? 刘知州就皱眉道:“刘育官,注意点场合。” 尼玛,纪公公,还想借势压人蛮,今天不让你领教一下我的厉害,以后还有机会啊?刘春当时就道:“刘知州,不知本朝太监阉割时,用的是刀子,还是锯子?我听说唐朝太监净身,都是用锯子锯。

纪公公,疼不疼?” 纪公公吓得身子一哆嗦,尼玛,和这些读书人斗嘴,我真是昏得了。不过蛮,恶人自有恶人磨,我找你们领导哈,就朝刘知州看,还不帮忙? 刘知州脸色就难看了。上官的威严吧,要属下认可才行,人家不鸟你,你也没办法,除非你能害人家。刘春现在和朝里的汪丞相都很熟,自己拿他有什么办法?除非是自己这个官不想当了。只好不理纪公公,眼睛朝旁边看。 尼玛,再这样下去,纪公公会被刘春羞辱的!不管怎么说,人家都是来宣旨的,给皇上点个面子好不好?刘子轩就咳嗽一声:“刘育官,你可准备好接旨?”纪公公你快点把圣旨读一读,然后该去为非作歹就去为非作歹,但你别在这儿撒野撒。

呐,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纪公公也晓得不会有便宜讨,赶紧就去院子中间,站在香案后面,开始拆圣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